第146章不解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8:23
A+ A- 關燈 聽書

“哼,騙子。”江君越拿過手機,已經沒電了,怎麼開也開不了機,該死,怎麼會沒電了呢,幾步的走到了一部固定電話前,拿起,飛快的撥通了藍景伊的手機號碼,外面的天早已經大亮了,他起晚了。

“傾傾……”微微遲疑的女聲,帶著一絲猶疑的味道,“傾傾是你嗎?”

江君越的心微微一疼,“嗯,是我,呵,昨晚跟朋友出來泡湯,結果泡著泡著就睡著了,這不,一醒過來就打電話給你了,手機是不是被你給打的關機了?”

藍景伊臉一紅,她剛剛真的打了好久,“什麼時候回來?”所有的氣所有的怨,在聽到他的聲音的時候,居然就悄悄的散去了,她現在只想看到他,只想他在她身邊。

“嗯,要過一會兒,公司裏有點急事要趕過去處理,然後,我就回去接你。”

“那你忙吧,我在這兒挺好的,我去告訴老爺子你沒事,你不知道,他老人家急壞了。”

“去吧,乖,我會儘快回去。”江君越掛斷了電話,腦子裏卻全都是成青揚騙了他的話,說什麼天亮前一定讓他回家,結果,他睡到現在,瞧瞧,都上午十點多了。

“他去了哪家賭場?”江君越淩厲的目光射向女傭,彷彿她再不說就要把她殺了一樣。

“我……我真不知道,江先生去問別人吧。”女傭戰戰兢兢的說道。

“好,我就去問別人。”氣惱的轉出去,好半天才遇到成青揚的人,一把拎起人家的衣領問道:“成哥呢?”

“成哥昨晚去藍山賭場了。”

“什麼時候去的?”

“淩晨兩點多吧。”

“這會兒還沒回來?”

“這個……這個兄弟我也不知道,成哥的事兒,我們真的管不著。”拳館的小弟小心翼翼的說道,上面就是這樣交待的,若是江君越問起,一律這樣回答,其實成哥什麼時候走的又去了哪裡,他們真的不知道。

江君越狠狠的一松小弟的衣領,大步的就走出了拳館,停車場上,他那輛新路虎正安靜的停在那裡,姓成的還算有良心,至少知道把他的車開過來,拿著車鑰匙開了車門,跳上去便把車直駛向藍山賭場,只是這大白天的,成青揚還在那裡玩?

江君越一下了車就象龍捲風般的沖了進去,守門的警衛彷彿知道他要來一樣,誰也沒攔著,由著他進去了。

走進大廳,掃視過一周後,根本沒有成青揚的影子。

江君越隨手就扯過一個侍應生的衣領,“成青揚呢?”

“成……成哥在天字一號包厢裏。”侍應生結結巴巴的道,被他的冷冽給嚇到了。

江君越一鬆手,直奔天字一號包厢,守門的要攔人,卻已經攔不住了,他推門就進了去,裡面,煙氣飄渺,方型桌前,正對著他的不是成青揚又是誰?

眼見得他面前一大堆的金色籌碼,這小子一看就是沒少贏,他走過去,氣恨的手一推,“嘩啦”一聲,那些金色籌碼便全都落了地,“姓成的,你不是說天亮前我會回家嗎?”他怎麼就覺得自己上了成青揚的當呢。

相對於他的惱怒,成青揚卻是不緊不慢的淡淡一笑,“睡到自然醒不好嗎?我不覺得你天亮前回去和醒了後回去有什麼差了,再者說,你的天亮前也沒說是今天天亮前還是明天天亮前吧,嗯,坐下來玩幾把,明兒個天亮前回去也沒差吧,你女人那裡你還需要請假?”

江君越覺得自己被成青揚打敗了,這還有外人在場呢,還有兩個老外,若是他說要經過自己女人同意還不被他們給笑掉大牙,好吧,他是答應過藍景伊以後晚回去都要事先告訴她一聲的,算了,回去後再好好的向她解釋,而且,剛剛打回去電話的時候,她似乎也並沒有惱了。

“什麼時候開玩的?”占了成青揚的位置坐下去,好久都沒有玩麻將了,就玩兩把,一來是弄清楚昨晚是誰把他從浴缸裏抱出來的,二來是順便過下癮,這會兒急著回去也沒用了,都到中午了。

“三點鐘左右吧。”回答他的不是成青揚,而是他對面的一個外國男子,長相挺彪悍的。

“呵,怎麼就成哥一個人贏呀,你們幾個也太不給力了吧。”瞄了一眼桌子上其它人的籌碼,真的就只有成青揚的最多。

“可不,都幾個小時了,真就他一個人贏,老天真不開眼。”身側的一個男子狠狠的打出一張牌,“我就不信,總是你那個位置的人贏。”

手一推,江君越愉悅的笑開,才玩一局就贏了,“胡了。”

“丫的,我要調莊換位置。”男人拿起了色子往桌子上一撒,可,換到的卻是他上家,根本動不到江君越這個下家。

又玩了兩把,江君越居然連胡了三把,說實話,沒人贏錢不愉快的,卻還是站了起來把位置讓給了成青揚,答應藍景伊要回去的,他得回了。

“越,你多玩幾把吧,手氣真不錯,呵呵。”

江君越卻是手一推成青揚摁著他坐下去,“你來,走了。”來的時候還氣,可是,知道成青揚昨晚上一直在這裡玩麻將,再加上自己連贏了三把,江君越心情已然大好,開著車便趕往江家老宅去了,想著藍景伊,想著兒子,聽著溫馨的音樂,他第一次發覺,其實人活著真好。

從藍山賭場回到江家大宅,一下了車,藍景伊抱著兒子就沖了出來,“傾傾……”

她沒惱,真好。

走過去一手接過兒子,再一手攬住藍景伊,一家三口朝著別墅走去,老爺子就站在門前,拄著拐仗看著江君越,“越小子,你還知道回家?”他吼得超大聲,可是,越大聲江君越心裡卻是溫暖,若不是擔心他,老爺子也不會這麼生氣。

“爺爺,我昨晚上去跟朋友泡湯,泡著泡著就睡著了,沒聽到手機響。”其實事實真相是手機被成青揚給拿去了隔壁,理由是想讓他舒服舒服的睡一晚。

他倒是真的睡爽了,結果,害得家人擔心了這麼久。

“行了,以後不許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藍丫頭昨晚等了你一夜,你過份了。”老爺子的聲音有些嚴厲。

江君越這才仔細審視藍景伊的一張小臉,眼圈真的黑了,額頭上還貼著一塊OK繃,“怎麼了?”

“哦,去廚房幫忙被油花給燙到了。”藍景伊很隨意的說過,不想他因為她而與自己的母親起衝突,被推的那一下,她就當賀之玲是心情不好吧,人一心情不好就極容易煩躁,被人勒索了心情能好嗎,算了,她理解了。

江君越一傾身,輕輕的在她臉頰上一親,“沒事兒,即便是毀了容,我也保證不會休了你。”

她聽著他的聲音,就覺得自己很沒用,他沒回來沒消息的時候,她氣的恨不得一見了他就狠狠掐他一把,可是此刻真的見著了,所有的氣怨又都迅速的消失了,輕輕的拉著他的衣角,“傾傾,跟我上樓去,我有話要跟你說。”

眼看著小女人很嚴肅的表情,江君越微微的有些緊張了,可,大男人的作派讓他想要解釋的話又咽了下去,男人哪有不應酬的,他又沒出去玩女人,雖然是連著晚回來了兩天,可他真不是故意的,洛美薇那裡是因為晴柔,可是昨晚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因為什麼?

他說不出來了。

好在,藍景伊並沒有逼著他追問。

進了房間,藍景伊關上了房,然後,居然謹慎的反鎖了門,這才抱著小壯壯拉著江君越坐到臥室的小沙發上,“傾傾,你爸和你媽好象是攤上事了,你最好出面處理一下,不然,他們要吃虧的。”

江君越一下子就樂了,還以為藍景伊是要找自己算帳呢,居然不是,他輕鬆的笑開,“我爸我媽攤什麼事兒了?你怎麼知道的?”

藍景伊便把昨天在咖啡廳遇到賀之玲和那個黑衣男子的事兒,還有昨晚上江涵予和賀之玲說過的話全都重複了一遍。

原本,江君越的表情還是沒當回事的,可是聽著聽著,他的表情就凝重了起來,等藍景伊全部描述完,他的臉色已經冷沉了下來,輕輕的一拍藍景伊的肩,“這事兒我來處理,後續你就不要再插手了,伊伊,別去惹任何人,聽話。”

“嗯,我這不是正向你彙報嗎,不然,昨天我就跟進巷子裏去跟踪那個黑衣人了。”

江君越隨手一捏她的小鼻尖,“這樣才乖。”

“傾傾,以後,再不回家告訴我一聲好不好?”想了又想,她還是再度提及了,昨天才跟他說過,可是,沒過一天,他就又犯老毛病了,這讓藍景伊的心理真的有些彆扭,很彆扭。

“嗯,好。”江君越沒在繼續大男子主義,女人都這樣說了,再說,昨晚的確是他不好,不該睡得那麼沉,成青揚,又欠了他一次了,害他不知道要怎麼跟藍景伊解釋,索Xing,便沒有任何的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