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一夜未歸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8:13
A+ A- 關燈 聽書

“那越少那邊……”

“我盯著,你們都退下,誰也不用守著他。”輕聲的說過,彷彿聲音大了會影響荧幕中那個男人休息似的,江君越眯著眼睛的樣子看起來更加的邪魅,惑人心。

“好的,那哥幾個退了。”

很快的,成青揚的房裏房外,但凡是離江君越近的地方便一個人也沒有了。

絕對的安靜。

靜的,只能聽到呼吸的聲音。

江君越就在他的眼前,手指輕輕撫上荧幕上那個男人的臉頰,明明還隔著一道荧幕,卻,讓成青揚的手微微顫抖了起來。

若是時間可以倒轉,他寧願當年那個救他的人不是江君越。

可是,那個救了他的人就是江君越,那是他這輩子再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一個美好的開端,卻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折磨的開始,而且,不知道會延續到何時。

身旁的託盤上,是江君越來時身上穿的衣物和帶著的東西,只等著他醒來給他換上了,他就會離開了。

可他真的不想江君越離開。

隨手拿起江君越的手機,一條簡訊躍然眼前,“有事找你,睡了嗎?”

那是藍景伊發過來的。

看著‘老婆’這個呢稱,一瞬間卻是那麼的刺眼,讓成青揚差點伸出手來把那兩個字給删了再把那條簡訊給删了。

可是到底,他也沒有去動。

簡訊並沒有打開,他只是透過荧幕看到了短信內容,只因,簡訊很短,若是長了不打開是絕對看不完的。

藍景伊在找江君越。

他卻不想江君越離開。

他已經把江君越讓給藍景伊那麼久了。

輕輕的起身,很快就找到了一根香,點燃,淡淡的幾乎沒有什麼味道的香,只有一縷嫋嫋的煙氣開始飄渺在空氣中,成青揚打開一道暗門悄悄的把香插在江君越浴室的門外,那微敞著的門讓香氣悄然的飄入,這一夜,他會睡得很香很沉。

沒有更多的奢望,只是,想要守候他一夜,只是,讓那個女人放過他一夜,男人縱`欲太多會傷身的。

理所當然的想著,成青揚後仰著身體靠在了椅背上,一雙眼睛依然落在荧幕上,這一晚,就這樣過吧,就這樣吧。

藍景伊一夜未睡,她睡不著。

江君越不回來她真的睡不著。

天亮了。

小壯壯還在睡。

孩子多好,什麼也不用想,也不必去想,他們的任務就是讓自己長大,這便足矣了。

她的手機,一夜都很安靜,掃視著江君越的房間,最終,她抱起了小壯壯準備回去客房,這一夜,就當她從來也沒有來過江君越的房間,就當她什麼也沒有看到,那個漂亮的女孩就是她的一場夢吧,夢過無痕,她告訴自己不要再去烦乱那樣的一個女人了。

可是,當把所有都恢復為原樣開始離開的時候,藍景伊的脚步依然沉重。

“藍景伊,你怎麼在君越的房間裏?”才推開門,賀之玲就陰魂不散的現在眼前,那氣勢,那模樣,恨不得要殺了她一樣。

藍景伊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得罪了賀之玲,忽而想起她初初認識江君越時她下給賀之玲的果島沫,難道賀之玲是記恨那件事?

“壯壯鬧,所以我就抱孩子過來了。”

“君越,你出來。”賀之玲卻是伸手一推藍景伊,然後就沖向江君越的房間。

“嘭”,抱著孩子的藍景伊一個重心不穩,猝不及防的整個人便撞在了走廊的牆壁上,“哇……哇哇……”小壯壯醒了,彷彿知道媽媽受了委屈般的就替藍景伊哭上了,那嗓門,絕對可以用嘹亮來形容,於是,不過是須臾,老爺子和江涵予,還是江家的女傭全都出現在了走廊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怎麼了?”老爺子拄著拐仗怒氣衝衝的看著小壯壯,“怎麼孩子哭成這樣?”

“我……”藍景伊撇撇唇,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了,難不成說是未來婆婆推了自己一下?

“老爺子,君越不見了,快點,君越真的不見了,是不是又出什麼事了?”才沖進江君越房間裏的賀之玲閃了出來,驚慌失色的喊道。

“怎麼回事?”老爺子迷糊了,看看賀之玲又看看藍景伊。

賀之玲一彎身,便一揪藍景伊的衣領,“你才從他的房間裏出來,他不見了,你早知道是不是?是不是你做的?”

冷厲的聲音讓藍景伊輕輕一顫,心,痛了起來,她不知道,那個男人什麼也沒有告訴過她,原來,她在他心底裏什麼也不是。

不是。

“藍丫頭,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昨晚會在君越的房裏?還有,君越他人呢?”老爺子開口了,孫子人不見了,他只覺胸口有些悶,那日被他落海的事兒給嚇到了,一直不見好。

藍景伊皺眉,她若是知道江君越去哪了,也不必苦苦等在江君越的房裏了,她等江君越是為了把賀之玲和江涵予的事兒告訴他,可是這會她面對的就是賀之玲和江涵予,她又怎麼能夠說出呢?

微一思量,她只好低聲道:“我帶著壯壯睡有些怕,睡到半夜醒了,就想去找他,可是,他不在。”

“不要臉的女人,就想著勾`引君越,就想著夜夜爬上君越的床,是不是?”賀之玲兩手叉著腰,氣惱的低吼著。

“行了,你少說幾句,小熙哭著呢。”老爺子深吸了一口氣,彎腰抱過小熙,這才對藍景伊道:“你起來吧,看看有沒有哪裡傷了,若是傷了就去我房裏拿醫藥箱,沒有就下來吃早飯。”

“老爺子,你怎麼這麼相信她說的話呢,君越不見了,這一定跟她有關,昨天還說她腿疼腰疼的,可你們不知道,她才抱著孩子出來的時候身體看著有多好。”

“之玲,小熙哭呢,你少說幾句吧。”江涵予勸著,眉頭也皺了起來,轉身就下了樓。

藍景伊的頭越發的痛了,不知是被撞的痛了,還是本來就痛。

扶著牆站起來,回到自己的客房,半開的窗前,窗簾被風吹了起來,天,果然下雨了。

江君越說得真准。

她拿起手機,盯看著他的號碼,一遍遍的以手指撫過那串號碼,彷彿這樣就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似的,江君越,說好了以後若是晚上不回來要給她電話給她簡訊的。

可是,他食言了。

去洗了臉換了衣服,處理了一下額頭的傷口,只破了點皮,並無大礙,下了樓,老爺子在等她一起用早餐,小壯壯已經不哭了,保姆抱著呢,這會正樂顛顛的喝著Nai粉,一看見藍景伊那雙小手就揮了過去,“爸爸……爸爸……”小東西總是叫她爸爸,可她知道那是因為他不會發出‘媽媽’的音,所以,統統的都叫爸爸了,“來,媽媽抱。”

“吃飯吧。”老爺子卻是一喝,讓她才要抱起小壯壯的手硬生生的垂落了下去。

江君越不在,藍景伊如坐針氈,卻,不得不硬著頭皮坐下吃早餐,他不在的時間她覺得如同惡夢一般,真的很難過。

終於,扒完了碗裏的米粥,藍景伊便站了起來,“我回去了,老爺子,我想帶小熙回去給我媽媽看看。”江家人都叫小東西為小熙,小壯壯是她起的名字,人家不認可。

“過幾天再說吧,君越的電話一直沒人接,等他人回來了,你再走不遲。”老爺子疲憊的靠在椅背上,一瞬間彷彿蒼老了許多似的,讓藍景伊也不好忤了他的意了,只好留在江家。

對江君越,她真的有些惱了。

什麼也不管的就打起了江君越的手機,可是,一遍遍,回應她的全都是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手機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

可是稍後再撥,回應她的還是那樣的一句。

小壯壯就在身前,她卻再也開心不起來了。

原來,一個人的開心是有條件的。

她的開心要有兒子有女兒,還有,那個男人。

她的世界裏已經少不了他們了。

窗外,雨還在下,淅淅瀝瀝的,如泣如訴,讓人的心不由得染上些許愁緒。

他到底去了哪裡了?

江君越沉沉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到了床上。

圓形的大床,溫軟的被子蓋在身上,室內的空調開得不高不低,一套衣服整整齊齊的擺在床頭,他抖了被子坐起來,被子下的他居然什麼也沒穿,記憶回溯到昨晚,他好象是泡在浴缸裏,然後,睡著了?

是誰把他弄到這床上的?

江君越迅速的拿起衣服,一一的穿在身上,全新的,尺寸卻剛剛好,不肥不瘦,推門就走了出去,迎面一個女傭站在那裡,“江先生,這是您的東西。”

託盤上是一把車鑰匙還有他的手機,“成青揚呢?”

“成先生昨晚去賭場了,到現在還沒回。”

“他不在?真的?”鬼才信呢,他不信,昨晚,一定是成青揚那個死東西把他抱到床上的,一想到那個男人碰了自己,江君越頓時渾身起了雞皮。

“真的。”

“哪家賭場?”

“成先生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