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房間裏等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7:48
A+ A- 關燈 聽書

夜,帶著霓虹給這個世界憑添了一抹夢幻般的色彩,餐桌上的烤全羊已經被瓜分的只剩下大骨了,眼看著快要到了,一張濕巾遞了過來,江君越愜意的接過抹了抹唇,“權叔,味道不錯,謝了。”

“你喜歡就好,呵呵,改天再烤一隻嫩的給你。”

“吱嘎……”車停,江君越和成青揚下了車,並肩朝著地下拳館走去。

那一條小路兩旁,棕櫚樹搖曳生姿,舞動的樹影斑駁在青石路上,兩個人的影子忽而平行忽而絞在一起朝著地下通道而去,“在哪兒?”江君越低聲問道。

“暗房裏。”

“哦。”低沉的腳步聲徐徐走近了暗房,門兩側的守衛立刻恭敬的開了門,“成哥,越哥,人都在裡面呢,一個不少。”

成青揚面無表情的走進了門裡,冰冷的暗房內,角落裏幾個男子被五花大綁的歪倒在一起,那樣子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此時,已經退去了原本的狠戾和鮮華,一聽到聲音,全都瞪圓了眼睛轉過頭來,“成老大,饒命,饒命呀。”早就聽說過成青揚的名號,可是這幾年成青揚做事一向低調,一副不問江湖事的樣子,都以為他是退隱了只玩玩拳館那東西,卻不想,原來,他實力如故,一點也沒有打折扣,抓他們,不過是幾個小時的事兒,又或者,他們早就被成青揚盯上了。

“問正主兒吧,他若說饒了你們,那便饒了。”狠絕的一笑,成青揚的眸光若刀子一樣,彷彿剜上了那幾個尾瑣男人的身體,讓他們一陣冷寒。

“江總,江大人,江祖宗,你饒了小的們吧,我們幾個是有眼不識泰山,下次,再也不敢了。”

“那這次呢?”若不是自己及時發現,指不定早就葬身魚腹了,江君越冷厲的目光一一掃過幾個男人,腦海裏閃過藍景伊說過的,得饒人處且饒人,就算是為孩子們積積德,可他看著這幾個人是真的超不順眼,放了,說不定又是害人。

而且手段絕對陰狠。

“江祖宗,以後我們給您做牛做馬,只要您給小的們留一口氣就好。”

“呃,我差點連飯都吃不成呢。”懶洋洋的說過,江君越穩穩的坐在了暗房中央的一把扶手沙發上,斜睨著那幾個人。

他不說話了,可是那氣勢更是讓人不寒而粟。

“江祖宗,我自剁一隻手一隻腳。”感覺到了事態的發展會很不妙,那個曾經挾持過洛美薇的老大低聲說道,其它的幾個人也立即緊跟著附和。

“呵呵呵,那倒不用。”輕揚一笑,唇角微微一吹,吹得他額前的碎發輕揚起再徐徐落下,只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卻是那樣的邪魅惑人,成青揚忽而笑道:“記得以前研發過的那些針劑嗎?”

“嗯,記得,不過,早失效過期了吧?都幾年了。”

“不如拿出來試試藥效?”成青揚的面上終於帶上了笑意,卻是更加的讓那幾個男人毛骨悚然。

“不……不要……”

“不要呀……”

幾個人齊齊的哀求道。

江君越再度掃視了一遍幾人,淡清清的道:“其實吧,我比你們仁義善良多了,你們是想讓我死,可是我呢,我沒想讓你們死,真的。”說過,他站起身,轉身便朝著門口走去,“嗯,打吧,別浪費了,收藏也要空間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成青揚揚手一個響指,隨即,門外便走進來幾個人,分戴著口罩,手裡各拎著一個醫藥箱,打開,一支支的針劑閃過眸中,拿了針試了試,藥液透過針尖滴出來少許,落在地板上一點濕黑。

“不要……不要呀……”

一個男人嚇得尿了褲子,身體不住的往後躲,只想躲到同伴身後去好避過這樣的針劑。

可,被綁了的他根本避不開,被兩個大漢一扯,便按在了地板上,“饒命……饒命呀……”殺豬般的叫喊著,卻依然封锁不了那針劑的順利推入,一針針,很快的,幾個人全都被推入了針劑,一個個癱軟的倒在地板上,如一攤攤爛泥,再也興不起風做不起亂了。

江君越走向了拳館一側的更衣室,一套白色的拳服已經恭敬的遞了過來,三兩下換了,俐落的走出更衣室,今晚的拳館很安靜,看來今晚是沒開業了,可,這並不影響他玩玩的心情,“成青揚,快點。”輕輕一躍就躍上了拳臺,這拳隔幾天不打,手就癢癢。

於是,拳臺上一黑一白兩道身影又開始了刺激的肉搏大戰,幾個手下遠遠的看著,誰也不敢上前,生怕拳頭一個沒長眼睛就誤傷了自己。

江君越特Hight的玩著拳脚,藍景伊正睡得香酣時,小壯壯醒了,小東西喜歡半夜再來一頓亱宵,小身子在藍景伊的懷裡拱呀拱,拱得藍景伊這才醒過來,以前習慣了喂小沁沁Nai水,可是小壯壯不吃那個,他只喝Nai粉,說不得,只得睡眼惺忪的下了床去給小壯壯沖Nai粉,試了試溫度,還行,於是便把Nai瓶遞給了小傢伙,小傢伙兩條小手臂一摟,摟著Nai瓶就咕咚咕咚喝起了Nai來,那小模樣,彷彿那要多美味就多美味似的。

藍景伊靜靜的看著,怎麼也看不够,這就是自己的兒子呢,能與他這樣的親近,此刻看著就象是做夢一樣,她的手指撫過小傢伙的小臉,然後是小手小脚,小東西就撒歡的一邊喝Nai一邊大眼睛忽閃的看著她,興奮著開心著呢。

藍景伊發現自己是越來越喜歡這孩子了,真想趁著這半夜三更的把這孩子抱走,只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可能。

她想試試,這念頭一起來就放不下了,她真的不想只晚上有機會陪著兒子,她想隨時都能看到兒子。

藍景伊輕輕抱起了小東西,就先下樓去打探一下軍情,若真是沒人看著,她為什麼不帶走小東西呢?

小東西吃著吃著就睡著了,她拿下Nai瓶,輕輕的親了親那小臉,這小東西真的是江君越的翻版,太象了。

開了門,閃身就走了出去,隔壁江君越的房門冷清清的緊關著門,這個時候,他睡了?

是吧,一定是睡了。

都這麼晚了。

他壓根就沒想管過她。

她和他還沒結婚,住在江家也只能這樣分房而睡。

靜靜的看著那扇門,心底裏不自覺的就升起幾分哀怨來。

他不幫她,她就自己幫自己。

穿過走廊,步下樓梯,整幢別墅裏都是那樣的安靜,安靜的沒有半點聲息。

那靜,讓她的心卻突突的跳了起來,明明是要帶自己的兒子回家,可是這一刻,她卻有種在做壞事的感覺。

推開客廳的玻璃門,室外,月華如水,夜色真美。

她才要閃身出去,卻聽得一道低低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似乎,就在園子裏的一叢含笑花叢後。

藍景伊聽不清,但是這個時候,她要是抱著小壯壯出去,很容易被人發現的。

說不得,藍景伊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退了回去,一路小跑的回到房間裏,把小壯壯放下,小東西還睡得香呢,一點也不知道這片刻間她的心卻是經歷了大起大落,真的嚇壞了。

雖然沒做什麼壞事,可是,藍景伊真的不想給江君越惹麻煩。

眼看著小壯壯還睡得香,她便蜇到了陽臺上,這客房外的樓下正是那片含笑花的灌木叢,她站在黑暗中靜靜的看著樓下,兩道人影立在那裡。

一個高些一個矮些,看那身材,像是一男一女。

“問清楚沒有?”低低的男聲,讓藍景伊悚然一驚,居然是江涵予,那個反對自己和江君越在一起的未來公公。

“人家要一百萬。”

“無底洞,不給。”

“我已經給了。”賀之玲無奈的道。

“婦人之見,行了,後面他在要錢你甭想我再給你一分錢,我沒有了,再也沒有了。”江涵予猛的一推賀之玲,轉身便大步的走向別墅。

“涵予,你等等……”賀之玲小跑的在後面跟上去,“涵予,這也不能怪我。”

“不怪你?那怪誰?你個妒婦。”氣怒的低吼,隨即,江涵予便進了客廳,園子裏的聲音也消失了。

賀之玲先是呆呆的站在一株樹下發著呆,後來,站著站著眼看著江涵予不再理她,她便慢香香的也進了別墅。

藍景伊迷糊的回想著他們說過的每一句話,原來,賀之玲被人勒索了江涵予也知道。

她皺眉,真不知道他們兩口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原本要離開的心這會已經沒有了,她越想越是不安,她覺得這事兒應該告訴江君越,想了又想,最後,藍景伊發了一條簡訊給江君越,“有事找你,睡了嗎?”

沒反應,江君越正在拳臺上和成青揚打拳呢,此刻,正打得爽著呢,身上的拳服早就歪歪咧咧了,胸口才中了成青揚一拳,可成青揚更加好不到哪裡去,鼻子又被他一拳給打出血了,成青揚也不管,繼續的與他對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