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別樣的優雅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7:37
A+ A- 關燈 聽書

“三嬸,她是他,洛家是洛家,啟江並不知道美薇做的事兒。”江君越淡定從容的面對著一眾家長,明明就是沒落海,卻說得真真的一樣,藍景伊是越來越服氣他了。

一餐飯,就在江君越的安撫中終於結束了,藍景伊放下筷子才要下去餐椅,江君越便道:“坐著,等我吃完抱你上樓。”

藍景伊臉紅了,她沒答應他要住這裡吧,“江君越,我……”

“彆扭扭捏捏的了,疼就疼,幹嗎忍著,乖乖坐著,等我吃完。”江君越愜意的夾了一條虎皮青椒吃了,眼看著餐桌上的人都吃飽了下了桌,他這才放下筷子,沖著老爺子道:“爺爺,伊伊晚上就住我隔壁那間客房吧。”

“行,那間房空了好久了,要不要讓人打掃一下?”老爺子笑涔涔的應允了,似乎,心情很不錯。

“不用,張媽說上午打掃過了。”

藍景伊這會兒一個字都插不進去,江君越就那麼輕描淡寫的就决定了她今晚的住處,當著老爺子的面都說了,她還能說不嗎?

她恨不得咬他一口,這男人,太壞了。

果然,一吃過了飯,他就起身抱著她上了樓,根本不理會客廳裏的那一大家子看著他和她的眼神。

忍吧,總不能自己跳下去走上樓當眾拆穿他剛剛是在說謊吧,“傾傾,我想跟壯壯一起睡。”

“行,先把你送上去,然後,我再去把那小東西抱上來。”他笑眯眯,心情似乎也特別的好,就跟老爺子一樣一樣的。

寬敞的客房,床單被罩都是全新的,還有一個小陽臺,藍景伊一下了地就奔過去,看著窗外的風景,江家的別墅堪稱風水寶地,一磚一瓦都帶著講究,似乎知道她在生氣似的,江君越很溫柔的道:“乖,別亂跑,我去抱小壯壯上來。”

江君越轉身就退出了客房,藍景伊臨窗而立,算了,她也不跟他吵了,住就住吧,能陪著兒子一起,她也是開心的,畢竟,她真的虧欠小壯壯的,倒是小沁沁,從小到大都在她的呵護中,打了電話給藍晴,那邊很快接起,“伊伊,我和沁沁很好,沁沁可乖了呢,你放心住在江家,好好的帶壯壯,別急著回來。”

“媽……”藍景伊無言了,藍晴這意思分明就是在告訴自己江君越早就把今晚他們要留在江家的消息告訴她了。

原來,他壓根就沒想徵求她的同意。

霸道。

門開了,“咯咯……”小壯壯的笑聲傳了過來,藍景伊轉過頭去,“江君越,你早就决定留在江家了,是不是?”

江君越也不接話,直接把小壯壯往藍景伊的懷裡一塞,“兒子還是不是你的了?你就不能留下來疼一疼他嗎?還要讓他過多久沒有媽***日子?”

藍景伊直接啞口無言了,江君越這話可是當著兒子的面說的,分明就是在控訴她對兒子的不聞不問,可憐她不是不管兒子,實在是老爺子不給她帶呀,“你走,我不想看見你。”緊摟著小壯壯,貼著他軟軟的小身子,藍景伊看也不看江君越了。

“喏,這是Nai粉還有尿不濕什麼的,你要是帶不好,就去隔壁叫我。”卻不想,江君越居然挺乖的,她攆他走,他居然就真的要走了。

藍景伊嘟著嘴,轉過身不看他,只哄著小壯壯,小東西真乖,與她有著與生俱來的親絡感,耳聽得身後的關門聲,她立碼抱著小壯壯去把門反鎖了,哼哼,是他自己要走的,他休想再進來。

有吃有喝有玩,小壯壯特別的好哄,一個人坐在地毯上玩著玩具,藍景伊坐在他身旁一邊看著他一邊看電視,除了偶爾會想沁沁以外,其實,她真的挺開心的,終於能與兒子有獨處的機會了。

玩了一會兒,小東西就困了,哈欠連天,藍景伊熄了燈,摟著小東西睡了。

初時,她還因著懷摟著的是兒子而有些激動的怎麼也睡不著,漸漸的,就被小東西均勻的呼吸聲給傳染的睡著了,直到睡著,隔壁的那男人也沒有來敲過門,其實,她很想去參觀一下他的房間的,可是現在的她根本不敢出去了,被人發現她腿脚好端端的實在是影響江君越以後說話的可信度。

隔壁的房間裏,江君越正上網處理郵件,準備過一會兒就悄悄潜到兒子那裡,可,才處理了一半,手機就響了。

皺著眉頭接起,“成哥,又怎麼了?”

“那幾個小子得手了,你來一趟吧。”

“這麼快?”他真沒讓成青揚出手的,甚至連招呼都沒打,可他就是知道那小子根本不必他出口一定會把那幾個逃走的小子抓到的。

“慢了。”淡清清的兩個字,“車停在外面,你出來吧。”

“呃”,江君越懶洋洋的往椅背上一靠,“這麼篤定我一定會去?可我沒打算去。”

“權叔來了,有烤全羊,來不來隨你。”

“權叔真來了?”江君越從椅子上站起,他好那口,而且,最愛吃權叔烤的全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騙你是小狗,行啦,下來吧,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成青揚說完,直接的掛斷了。

江君越的心癢癢的,權叔不是經常來T市的,一年也就來那麼幾次,而他好象最少有個三年沒吃過權叔烤的烤全羊了。

算了,去吃吧,明晚再去陪著老婆兒子睡,反正,也不差這一晚了,再者,天亮前他趕回來就是了。

打定了主意,江君越換上了一套黑色休閒服,人便悄悄的潜出了房間潜出了別墅,大門外的一株大樹下,那輛拉風的薰衣草露營車果然靜靜的停在那裡,只不知停了多久了。

江君越不疾不徐的走過去,有時候,他真的很享受成青揚的好,可是,有時候他又很抵制他對他如此的‘體貼’,車門,在他走近前時自動的開了,一股子烤羊的香氣飄過來,那味道讓他深嗅了一口,說實話,真的想吃那一口了,在T市這樣的地方,不是他想吃就能吃到的,而且吃到的也不一定道地美味。

“權叔……”他跳上車,敞開式的廚房案板上,一頭烤得油亮油亮的烤全羊正吱吱的冒著油,真香,“權叔,難得你老來了,呵呵,今兒你請我,明兒,我請你,想吃什麼,只管告訴我。”

“快坐下吧,君越,你再不來,這羊都凉了。”權叔按著他坐下,再把那只羊端過來,整整一隻,“吃吧,都是男人,不用斯文,來,這還有酒。”

有酒有肉,雖然對面陪坐的人是成青揚,不過有權叔在,江君越多少自在了些,啃了一口羊腿上的肉,“人呢?在哪兒?”

“這車小,所以,就讓人帶去拳館那邊了。”成青揚漫不經心的說道,可是那目光始終都在江君越的身上,甚至,不捨得眨一下。

“嗯,那去吧。”

權叔一笑,便去開車了,車廂裏,兩個男人愜意的吃著喝著,人生最美的事不過如此了。

“越,真打算放過洛美薇了?”成青揚撕了另一條羊腿遞給江君越,微微皺眉的問道。

“你不是也放過雲飛了嗎?”

“那不一樣,雲飛沒去動過你,可是洛美薇這次動了你,越,我不想再有下次了。”

“嘭”,手裡啃了一半的羊腿飛出去,直接的打在成青揚面前的高腳杯裏,濺了他一身的酒水,“我的事兒我自己處理,洛美薇怎麼樣不需要你插手,我還有事要問她。”

“什麼事兒?”成青揚好奇的問道,“那丫頭能知道什麼?”

“她說晴柔不是因為我媽才跳樓的。”江君越如豹子般的一個後仰,目光灼灼的落在成青揚的面容上,彷彿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什麼似的,卻,看到的還是平靜無波的一張臉,至於那張臉的背後藏著什麼,他還真的看不清楚,其實,之所以答應成青揚來吃烤全羊,是想要試探一下他晴柔的事兒,這才是他的目的。

“當年尹晴柔跳樓的時候,我不在場,你明知道的,我後來查了,她是見了你媽之後才跳樓的,我查到的也就是這些。”

江君越端起了高腳杯,將杯中的紅酒一仰而盡,八二的紅酒,味道果然够醇正,“呵,可我覺得洛美薇不像是撒謊,不許給我動她,否則,你懂的。”他舉了舉拳頭,一副想打架的樣子。

“要不,今晚再玩一次?”肉搏是一種很刺激的活,可是,若是沒對手真的很無趣,在T市,敢跟他成青揚不要命的肉搏的人除了江君越沒有第二人選了。

“行,不過,天亮前我得回去。”

“才出來就想你女人了?越,你也太沒出息了吧。”

“那你呢?”淩厲的目光射向成青揚,那目光讓他無所遁形的垂下了頭,那他呢?若是不想對面這個男人,他也不會半夜三更的來接他一起喝酒甚至吃烤全羊了。

清冷的一笑,“好,我保證天亮前你會回家。”

江君越這才愜意的又撕了一塊肉,蘸了蘸料送入口中,明明是很野蠻的吃法,可是,他的一舉一動落入別人的眼裡居然會帶著一種別樣的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