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自殺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6:40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微微一笑,大手抬起,輕輕拍在了洛啟江的肩膀上,“嗯,我信你,行了,這次就看你小子的面子上饒了她一回,若是有下次,我會讓整個洛家陪葬。”輕輕的聲音,卻讓洛啟江面上微微變色,他知道江君越這絕對不是在開玩笑,他是說得出來也做得出來的。

沉重的邁開了脚步,一步一步走出辦公室的時候,洛啟江的心是亂的,他突然間很後悔一開始把自己的人手調撥給洛美薇用了,或者,從那時候開始他就錯了,於是,一步錯,步步皆錯。

“十九號VIP包厢。”身後,傳來了江君越淡清清的聲音,讓他的脚步一緩,沒有回頭,但是這一刻,他是真的知道他錯了。

好在,江君越還把他當哥們,否則,這一次洛美薇說不定真的被賣了。

而那賣了她的人還是她自己惹上的人。

以江君越的個Xing,除非他不想,否則,他想對某個人做什麼,那個人絕對逃不掉,更何况,江君越還有一個後臺,洛美薇真是不知好歹,若是江君越出一丁點的事兒,成青揚都不會放過她的。

手,落在了十九號VIP包厢的門上,猛的一推,卻根本推不開。

再推,還是推不開,顯然的,門在裡面被反鎖了,他此刻站在門前,什麼也聽不到,騷動的包厢隔音一向好。

洛啟江緊張了起來,他無法想像洛美薇再度被男人給强了的後果會怎麼樣,之前那一次的視頻,她足足哭了好幾天,她一個人心煩,害得老爸老媽也一起跟著傷心。

“嘭”,他撞在了門上。

卻,怎麼也撞不開那道門。

洛啟江真的急了,裡面的情况他不知道,但是,一定很緊急。

“嘭”,他再度的撞了過去,可,身體吃了痛後,那扇門還是牢牢的立在那裡,而包厢裏,依然沒有任何的聲音和反應傳出來。

“姓洛的,你告訴了其它人?”包厢裏,幾個痞子已經感受到了撞門聲,全都是兇相畢露的看著洛美薇,那眼神,彷彿要將她活香了一樣。

“江總,要不要……”蔣瀚也微微的急了,畢竟,洛家跟江家的關係不一般,有時候,還是多一事兒不如少一事兒的好。

“等等,不急,讓她多嘗嘗自作孽不可活的滋味,下一次就會乖一點了。”淡冷的說過,江君越穩穩的坐到了椅子上,完全一付看熱鬧的樣子看著洛美薇被人羞辱,這次若不能再讓洛美薇長記Xing,那下一次,就是直接讓她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傾傾,別這樣,你打她罵她都好,就是別讓那些男人把她……”藍景伊忍不住的又是求情了。

“傻女人,你不知道,若是你被抓,比她還更慘。”江君越卻是一點也不急,趁著這個機會告訴告訴藍景伊以後再去惹那些人的後果也好,免得他以後總要替她擔心,他總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她吧。

“傾傾,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藍景伊自然明白了江君越的意思,“若是當初你接了我的電話,我也就不追過去了,其實,怪你。”

“呵呵……”他笑開,為著她的嬌嗔的小聲音而愜意著,“行了,就看你的面子上饒了她吧,蔣瀚,去把電鑽拿來。”

蔣瀚立刻拿來了一個電鑽,“江總,給。”

江君越一把接起,其實,還可以有其它的辦法的,可是這會兒他就是想玩玩電鑽,“人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江總。”

“嗯。”淡清清的應了一聲,江君越這才慵懶的起身,拿著那電鑽就走了出去,藍景伊才要跟過去,卻聽得他一聲吼,“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辦公室,不然,今兒你別想見到沁沁和壯壯。”

這一句,讓藍景伊立刻止住了脚步,其實她知道,他是怕她跟出去有危險。

算了,她坐在椅子上也能看到,很快洛美薇那包厢的門就能被打開了。

江君越走出去,一條連著長長電線的插座已經被送到了十九號包厢的門前,江君越彎身把電鑽插上了電源,再拿胳膊肘撞了一下洛啟江的身體,“嗯,你自己來吧,我對救你妹妹可真沒有任何興趣,可不要讓她誤會了。”說著,由著洛啟江接過電鑽,而他則是慵懶的退到一邊去,頎長的身形斜倚著牆,一付靜等好戲上場的模樣,說實話,他真的很想看看洛美薇在看到他好端端的站在這裡時的反應,嗯,那一定爽呆了。

“嘭嘭嘭……嘭嘭嘭……”電鑽響了,響徹在騷動包厢間的走廊上,“哐啷”一聲,門終於開了。

“哥,救我。”洛美薇煞白著一張小臉,此時正衣衫不整的被人以匕首架住了脖子,鮮紅的血絲從她白皙的脖子上緩緩滲出,很賅人……

“起開,否則,我殺了她。”手執匕首的男子兇悍的吼道,“讓開,都給我他`媽`的讓開。”

“哐啷”,又一聲響,洛啟江手中的電鑽掉在了地上,眼看著洛美薇脖子上的血,他是真的緊張了。

不管洛美薇做過什麼,可是,她是他的親妹妹。

“放了她。”洛啟江冷聲低吼,“放了她,我就放你們離開。”

“狗屁,我會信了你才怪,都給我退開。”男子手中的匕首越來越往下壓,那刃尖壓得洛美薇的脖子上鮮血汩汩而出。

可,洛美薇居然不喊也不叫,原本的臉上的驚懼此刻已然退去,換上的是一付吃驚至極的表情,她死死的盯著門外牆壁上斜倚著的男子,那張臉不是江君越又是誰,“他……他……他沒死?”她呢喃著,彷彿看到了什麼妖魔鬼怪一樣,“你們看……你們看看他,他是人是鬼?”

她這樣的反應,讓那手執匕首的人這才把視線落在了江君越的身上,頓時,他也吃驚了,“不可能……不可能,你是假的?”明明親眼看見‘江君越’上了車,親眼看見那輛車墜入了海裡。

江君越微微一笑,頎長的身形突的站的筆挺,就象是標槍一樣立在那裡,卻壓迫的包厢裏的幾個人的呼吸全都急促了起來,其中一個男子下意識的喃喃道:“怎麼會這樣?我們真的親眼看見他進了車裏,然後,那車便駛進了海裡,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小美……”輕輕的一聲,只兩個字,洛美薇卻瞬間癱軟。

這兩個字已經證實了面前那個男人他就是江君越,小美,那是小時候只有他才會喚她的小名,那是多久之前的稱呼了,卻不曾想,原來他一直記得,記得年少時那些曾經一起快樂的時光。

眼淚,撲簌簌的流淌了下來,“越越哥哥,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了,我錯了。”眸中的淚水越聚越多,明明是什麼都看不清楚了,可是那個男人的面龐卻為什麼就是如此清晰在腦海裏呢。

“放了她,江君越人沒死,你們一個子也不應該拿到,是不是?”洛啟江想要靠近,卻苦於那男子的匕首一點也沒有鬆開的迹象,他賭不起洛美薇的一條命。

“讓開,老子要離開,都給我讓開……”一切,又回到了最初門開的那一刻,只是,那幾個尾瑣男人的心裡防線已經被徹底的撕開了,人沒死,他們再要錢也的確沒有道理,可是,被江君越緊盯著,哪怕是江君越什麼也沒做,就只是那看著他們的眼神,也讓他們不由自主的心慌。

“越越哥哥,對不起……”江君越什麼都知道了,甚至於知道她要殺了他,她現在只是殺人未邃,她是主謀,以後,他只會更加厭惡她了。

洛美薇忽的一笑,含著淚珠的眸子灼灼的看著江君越的方向,“越越哥哥,你知道晴柔為什麼會跳樓嗎?哈哈,我知道,可是,我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她含笑說過,突的,頭一低,直接往那匕首上一蹭,隨即,整個人便歪倒向一側,脖子上的血如水流般的往外淌,那鮮紅的顏色是那樣的賅人。

“美薇……”洛啟江終於沖了過去,再壞也壞不過這樣了。

那拿匕首的男子手抖了一抖,挾持的人質**了,再挾持已經沒有意義了,手一松,撒腿就往外跑,他身後的幾個人亦也是緊隨其後。

能被江君越跟到這裡,就可見他對他們的事情瞭解的有多詳細了,他們要殺了江君越,如今卻被江君越圈在這裡,顯然江君越是有備而來,所以想逃,只能出其不意。

幾個人跑得飛快,如兔子一樣的只想逃命。

蔣瀚帶著人就要追過去,江君越卻一擺手,淡清清的道:“隨他們去吧,自己要作死誰也管不著。”

“美薇,我送你去醫院。”洛啟江抱起了洛美薇就往外走,藍景伊也跟了出來,監控裏已經看不到洛美薇的情况了,她揪著一顆心,所以,就追出來了。

卻不曾想,江君越卻攔住了她,“蔣瀚,你親自送景伊回去小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