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想什麼呢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6:16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急忙把目光從那荧幕上移開,她羞紅了一張臉,一定是江君越,“江君越,你給我出來。”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她真的羞死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是,她動不了了。

可她望遍了四周,那男人不在。

該死的,若是他進來了,她要罵死他。

江君越,他太過份了。

天還黑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天亮,可是這會兒,藍景伊已經睡意全無,她哪裡還睡得著。

房間裏的暖氣開得正好,不高也不低,不至於讓她冷也不至於讓她熱,她無聊而尷尬的躺在那裡,先還是不甘心的喊了幾嗓,可是,很快的,她就沒力氣喊了,因為喊了也沒用,根本沒人理會她,江君越把她弄成這樣就不管她了。

是他弄的嗎?

她真的什麼也記不起來了,好象之前是自己去泡湯了,後面她就……

是睡著了嗎?

她不記得了。

她想要安靜的躺著,可是,荧幕上播放的那些卻一點也不安靜。

藍景伊煩躁的把目光落在了電視荧幕上,不然,她真的沒辦法打發這難捱的時間了,天殺的江君越,他太無賴他太壞了。

先,還只當是無聊當打發時間的在看,可是看著看著,就不對了。

突然間,藍景伊反應過來了,一定是江君越,是他故意的放這樣的片子給她看的,他是要給她洗腦,告訴她不該惱他的,告訴她這其實是男人女人間最正常不過的歡`愛的一種管道。

真的是嗎?

“吱呀”一聲,那是門被輕輕推開的聲音。

那男人,他進她的房間一向都不習慣敲門。

藍景伊條件反射的轉過了臉去,“傾傾……”她突然間渴望起他的身體來了,其實,他們已經有一年多沒有親`熱過了。

她的目光灼灼的落在江君越偉岸的身體上,不得不說這男人是帥氣的是惹眼的,尤其是那張臉還有那身材,絕對比妖孽還妖孽,“傾傾,解開我,求你。”

“喜歡嗎?”他輕聲問。

“什……什麼?”

“喜歡這樣嗎?”

“不……不喜歡,你快放開我,求你,求你放了我。”

“不喜歡那樣嗎?”

電視荧幕上淡弱的光線映著江君越的手指瑩光點點,那上面,真的很濕,很濕……

“以後,不許再虐我,聽見沒有?”

她沒有虐他好不好?她還不是為了他才去忍受那一切的,可是這男人……

他就是太霸道了。

“以後,不許再因為我而去跟踪那些人了,你不知道嗎,他們殺人都是不眨眼的。”他輕喃著,一想起不久前蔣瀚發給他的那幾個人的資料,便不由得一陣後怕,昨天若是沒有及時趕到,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嗯,我知道了。”她乖乖的,再也不敢不回應他,那樣他會惱了的。

“這才乖。”他微微起身,視線落在她的小臉上。

終於,他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她不能再懷`孕了,沁沁和壯壯還那麼小,再者,她的身體狀況也不允許,這次的事情告一段落,他要把她送去醫院好好的檢查一番,然後,該補的補,該調養的調養,月子裏做的病以後一定要想辦法把她醫好。

低低的喘息著,視線卻是柔柔的落在她小腹上的疤迹上,明明一點也不美,可是,他卻覺得好看,“傾傾……傾傾……”她喜歡這樣喚他,一聲接一聲,樂此而不彼。

“你壞……你個大壞蛋,你壞透了。”

因著用力,她的臉色越發的泛紅,江君越低低一笑,一把將她摟入懷裡,“不然,你能這麼乖嗎,早這麼乖,我也就不用費事了。”

他說得她的臉更紅了,“我們什麼時候離開這裡?”

江君越卻是坐直了身體,然後下了床,一彎身就把她從床上撈了起來,“先去泡湯,香香的我再告訴你。”

“我想回去,我想沁沁,想壯壯,還想,我媽。”

他也不管,抱著她大步的走去了陽臺,湯池上水氣繚繞,水面上居然是大朵大朵的玫瑰花,紫色的玫瑰花,看起來漂亮級了,不知怎麼的,一入了眸中就讓藍景伊想起了他曾經的那輛白底薰衣草的露營車,美極了。

花香入鼻,一切都是那麼的美,他抱著她坐在水中,溫熱的水滌蕩著肌膚,帶起絲絲縷縷的癢,毛孔都張開了般的舒服極了,也愜意極了。

那熱氣,讓藍景伊又想要睡覺了,她好困。

那一晚,居然折騰了她一遍又一遍,直到天亮了還不肯放過她,又是狠要了她一回,直到最後她癱軟的睡去,他才做罷。

床上,地毯上,還有湯池的水中,到處都是他用過的杜蕾斯,藍景伊閉上眼睛的時候甚至還在想,以他這樣的用法,那九盒杜蕾斯很快也就用完了。

吃了睡。

睡了吃。

三天三夜,藍景伊已經被他給洗腦了,不管他怎麼作惡,她都不會反感了。

原來,身體也可以習慣一個男人。

她想,她已經習慣了他的碰觸。

T市,所有的人都以為江君越出事了,只是,就是找不到屍首。

“江總,你再不出現,老爺子那邊我擋不住了。”蔣瀚在手機裏小聲的抱怨著,外面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可是江君越依然在那溫泉別墅裏與藍景伊卿卿我我,彷彿,這外面的天下亂成什麼樣都跟他無關似的。

可是,那樣的亂還不是全都因為他嗎。

“跟著那幾個人,他們什麼時候去洛美薇那裡領錢什麼時候告訴我,嗯,給我盯緊了。”江君越卻還是不急,有些人,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也許之前的懲罰還不够吧,或許,應該再重點。

放下了電話,江君越便進了廚房,頎長的身形往那裡一站,原本他一進去的時候還覺得他的樣貌與廚房格格不入,可,當他開始擺弄著那些食材的時候,那畫面卻是特別的溫馨暖融。

女傭早就只管送新鮮的菜疏來了,其它的,他一律不許女傭插手,這別墅裏多一個人他都不喜歡,絕對的絕對的二人世界。

於是,待藍景伊醒來的時候,噴香的飯菜已經端了過來,她吃著,抬眼看他,他還是那樣的慢條斯理,天塌下來都不關他的事一樣,還是想孩子呀,她想孩子,“傾傾,我想回家。”

“嗯,今晚應該差不多了。”

“什麼叫應該差不多了?乾脆今晚就回去吧。”

“還不到時候。”

“那何時到時候?”她急了,有點吃不下了,擠Nai水擠得心煩,而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能是因為第一天來別墅的時候沒吃什麼東西,她的Nai水現在擠不擠都不怎麼多了,少得可憐,這便讓她愈發心急。

“等電話。”天已經朦朦黑了,以他的估算,今晚上就算是洛美薇再不急,那幾個痞子也急了,一定是想儘快拿錢走人。

果然,吃過了飯還沒收拾,蔣瀚的電話就來了,“江總,洛美薇去了騷動。”

“嗯,我馬上趕過去,兩邊都給我盯緊了。”

“好的,江總。”

江君越放下了電話,臉上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嚴肅了起來,“伊伊,去換衣服,我們可以離開了。”

“現在?”藍景伊不相信的問道,“真的可以了?”才吃飯的時候還問呢,這才放下碗筷,就什麼都變了天一樣。

“嗯,走吧,多穿點,今兒外面冷。”

她的衣服不知道被誰送過來好幾件,找了一件厚實的外套穿上,那邊,江君越已經一身整齊的在等著她了,扣好了最後一顆扣子,他牽起了她的小手就往外走。

還是那輛拉風的路虎車,藍景伊坐穩在副駕上,江君越就啟動了車子,如飛一樣的駛出了別墅,他必須要趕在那幾個小混混見到洛美薇之前趕到。

一邊開車一邊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那頭,響了幾聲才慢香香的接起,“你是誰?”

“去騷動,一會兒見面再說。”這次,他絕對不信洛啟江也卷在了裡頭,不信他這個哥們要殺自己,畢竟是二十幾年的交情了,他就給他一次死也死個明白的機會。

“江君越,你沒死?”洛啟江詫異的問道,江君越一出聲,他就聽出來了。

“你最好不要告訴任何人,馬上去騷動,一會兒會合。”“啪”,江君越掛斷了手機,多說無異,只要呆會兒讓洛啟江看到那場好戲,便什麼都有了結果。

藍景伊懵懵的坐在車上,“傾傾,要去見什麼人?”

“很快你就知道了。”目光淡淡的掠過車窗外,江君越又恢復了原本嚴肅冷厲的面孔。

藍景伊噤聲了,只是微微的側過臉頰看著身側的男人,這個時候的他看起來特別的好看,冷肅,內斂,再也沒有了與她單獨相處時的邪邪的痞痞的味道,說實話,這一瞬間,她竟然發覺她居然喜歡他的兩面,哪一面都喜歡。

成熟的也好,痞氣的也好,反正,他是屬於她的,驕傲的想著這個,心,特別的滿足暖融。

“想什麼呢?”正想得開心,突的,他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