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禁忌之戲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5:31
A+ A- 關燈 聽書

拿著江君越的手機很快撥通了藍晴的號碼,那邊響了兩聲就被接了起來,“君越,不是說要過二人世界嗎,怎麼還打過來?沁沁挺好的,我才喂她吃了米糊,又試著用你讓人送來的做玉米汁的機器絞了玉米汁,她也喝了幾口,剛睡著,你放心吧,沁沁沒鬧。”

藍景伊靜靜的聽著,藍晴的聲音很平穩,果然是相信了江君越所說的要跟她去過一晚二人世界了,“媽,是我。”

“原來是伊伊呀,你這丫頭,手機沒電關機也不知道用別人的電話打個給君越,害他瘋了一樣的出去找你,下次,不許這樣了,你不知道,那有多嚇人,也把媽給嚇壞了。”

“媽,我錯了……”藍景伊輕聲的說過,可是下一聲,卻突的變成了另一個音,“哼……”淺淺的下意識的一聲低銀,藍景伊嚇壞了,就在她跟媽媽通電話報平安的時候,那男人居然不知不覺間就撩開了她的衣服,因為經常要給小沁沁喂Nai水,所以,她都穿著那種寬鬆肥大的衣服,手一撩就能撩過胸,而此時,江君越不止是撩起了她的衣服,可是這會兒,她又不敢發作,那邊,媽媽還聽著呢。

“伊伊,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晚上真沒發生什麼事兒嗎?”那邊,藍晴誤會了,還是有些擔心呀,畢竟,她是真的失踪過。

“媽,沒事兒,剛被蚊子盯了一下。”

江君越一鬆口,抬頭就狠狠的瞪了藍景伊一眼,他現在成蚊子了?他這是在幫她好不好?還不是為了她這裡不疼在鞠躬盡瘁的為她服務嗎,可她居然說他是蚊子。

眼看著那男人的眼神,藍景伊居然不淡定了,想要說什麼,偏藍晴還沒有掛斷電話的意思,於是,她手一按江君越的頭,不想看他的臉色了,“呵呵……”輕鬆的愜意的一笑,江君越低低的用只有藍景伊才聽得到的聲音道:“這回可是你自己願意的,還按我呢。”

藍景伊的整個心魂都要飛起來一般,再也沒有心思跟媽媽講電話了,“媽,今晚不回去了,沁沁你多照顧著,明兒我就……”

藍景伊還沒反應過來呢,手裡的手機就被搶走了,“晴姨,不止是今晚,要個三五天吧,你看……”

“行,行行行,君越呀,把伊伊交給你我放心,行了,掛了吧。”藍晴臉上掛不住了,她是不是隔著電話也當了一回電燈泡?

“好,那隨時聯絡,伊伊想沁沁呢。”

藍晴哪裡還敢隨時聯絡,想起之前藍景伊發出的那一聲‘哼’聲,一定是此時兩個人正在……正在……,她不敢往下想了,她是過來人,什麼不明白呢,“好的,沁沁好象醒了,我去看看她。”急忙的掛斷,手捂著胸口,她這個姑爺,她是越來越看不透了,腹黑著呢。

手機掛斷,江君越隨手一丟就丟在了一旁,頭一俯,就要繼續之前未完成的工作,藍景伊一拍他的頭,“快起開,你一個大男人搶女兒的Nai水吃,你丟人不丟人呀?”

“我這是不浪費地球資源,還有,這樣能讓你不疼,不是挺好的嗎?”江君越理所當然的說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喂,我又沒讓你娶你,你要是介意,大不了我們分手。”他吼什麼吼呀,初初,她根本就沒想過要跟他交往的,是他對她霸王硬上弓的,他還好意思跟她說這個。

“藍景伊,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江君越的表情越發的嚴肅了,彷彿要吃人一樣一樣的。

車裏的氣氛頓時緊張了起來,藍景伊還坐在他的大腿上,她甚至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在輕輕的顫抖著,是為著他即將的山雨欲來嗎?

不,她打不過他,到時候吃虧的還是她而不是他。

識實務者為俊傑,她不做俊傑,她只要自保,微微的一笑,藍景伊不懼的回視著他,“我俗仔,我要是有`種就變成男人再把你變成小`受了。”她是女人,所以,她不會再重複一遍的,分手的話即便是要說也不能再在這個時候說了,這個時候,她在他手上呢,什麼都被他江君越給掌控著。

藍景伊真的只是一句玩笑的話,只為,她是女人呀。

可是,江君越卻瞬間就變了臉色,“小受……小受……藍景伊,我要你變成小受……”

…………

傾傾被小`受兩個字給刺激到了,哈哈

夜色,溫柔而華美,車窗外,是那樣的安靜。

可是車內,卻上演著讓藍景伊絕對沒想到的禁忌之戲。

她不動了。

她也不說話了。

只是靜靜的趴在他的腿上,若不是還能感受到她身體的溫熱,他甚至在想她是不是昏迷不醒了?

可,不會的,她醒著,她是惱他了。

一瞬間,江君越的頭痛了起來,“伊伊,對不起……”

可,那小手軟軟的,冰冰的,他帶動著怎樣就怎麼樣,她還是毫無生氣的在他的懷裡。

路邊的大樹下。

路虎車內,江君越就那麼的緊摟著藍景伊,兩個人都不在說話,亦也沒有任何的動作,只為,無論江君越做什麼,藍景伊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疼了是不是?”他忽而輕聲問她。

沒反應,還是沒反應,藍景伊死死的咬著唇,只有淚水繼續在臉頰上流淌,止也止不住。

“我帶你去泡溫泉,泡了,就不疼了,乖。”不知多久,江君越歎息了一聲,這才一手環抱著她,一手轉著方向盤,把車慢悠悠的駛向那幢溫泉別墅。

夜,越發的漆黑了,若不是有車燈,藍景伊只覺得伸手不見五指一樣,她還是靜靜的躺靠在江君越的懷裡,整個人都不會了思考,只是那樣的靠著他,她不想動,一動也不想動。

車,停了。

青草混合著泥土的氣息撲面而來,溫泉別墅座落在半山腰處,江君越抱著藍景伊便下了車,手裡,是成青揚交給他的那把別墅的鑰匙。

懷裡的女人還是一動不動,彷彿被人點了Xue道一樣。

江君越的手微顫的打開了別墅的門,一道道的門,一道道的燈,幾乎所經的地方全都被他按開了燈。

彷彿,那燈光就會給自己光明一樣,就會掩去心底裏的一份殤一樣。

以為再也不會有那樣的錯覺了,卻,還是有了。

幾年了,藍景伊是他唯一的女人。

那初初的與她的第一次,也是他許久以來第一次的全身心投入的愛`愛,他以為他恢復正常了。

卻還是在剛剛傷害了懷裡的女人。

主臥旁一間小小的客房,他記得自己從前曾經有一段時間最怕的就是空間感超大的房間,那便,就留在小房間吧,把她放在床上,他怎麼放,她就怎麼躺在那裡,還是一動不動,彷彿,一具行屍走肉一般。

“伊伊,我去陽臺看看,一會兒來帶你過去。”他在她耳邊柔柔說道,明知道她不會有反應,可他還是在她的小臉上親了一親,然後,邁著兩條長腿,飛快的走去這小臥室的陽臺。

果然,一推開門就看到陽臺上的一個湯池,成青揚真是一個會享受的主兒,這別墅的每一個房間都有這樣的湯池,全都引得是山裡的溫泉水。

轉身回去,藍景伊還靜靜的躺在床上。

他想,他是真的傷了她了。

可是那一刻,他鬼迷了心竅一般,就是用了手指把她……

他俯身去給她**服,她也沒反應,由著他脫,似乎,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她絕對不反抗,也絕對不會喊不會叫。

可他寧願她此刻沖著他喊沖著他叫,甚至於對他拳打脚踢他都可以忍受。

“伊伊……”輕輕的喚,臉頰貼上了她的臉頰。

她卻還是沒有反應,抱著她踏進了湯池中,剛剛他從房間抽屜裏找了一些湯料,也不知道是什麼,反正一放進去那水就沁出一抹抹的香。

江君越閉上了眼睛,什麼也沒說,只是以下頜抵著藍景伊的額頭,青青的胡碴有一下沒一下的蹭著藍景伊的肌膚,帶著微微的癢,又帶著微微的刺痛,惹她心慌。

而江君越就是那般的不疾不徐的蹭著。

所有的以為會有的美好才一開始,就被他給搞砸了,或許,初初遇見的時候,他就不該招惹她。

“伊伊,餓了吧?”

藍景伊還是沒反應。

“你先泡著,我去給你弄點東西吃,很快就回來,好不好?”

藍景伊還是靠著他,不反應。

“想吃嗎?想吃你就眨眨眼睛,不想吃你就別眨眼睛。”帶著無奈的說過,藍景伊的眼睛恰巧動了一下,於是,他放她在溫泉水裏,起身就出了湯池,撩起的水珠盡數的都落在了藍景伊的身上,帶著滾燙,帶著獨屬於江君越的味道。

藍景伊還是安靜的坐在那裡,等江君越端著兩個煎的金黃色的煎蛋,還有一個火腿過來的時候,藍景伊還是他之前離開時的姿勢,一點也沒有變過。

香香的氣息飄過來,江君越拿叉子叉了一塊火腿遞到她的唇邊,“吃吧,才烤好的,很香的。”

沒動,一如他想到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