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要不要緊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4:38
A+ A- 關燈 聽書

可,她哪裡是江君越的對手,被他摁著,她半點也動彈不得,她急了,伸手就捶在了他的身上,“嘶”,一聲冷嘶,江君越再度呲起了牙,好疼,藍景伊這一下刮碰到他背上的紅腫的地方了。

“傾傾,要不要緊?我還是去買藥吧。”一疼一頓的片刻間,到底還是被藍景伊給掙開了。

江君越眼看著吃不到,只好放過了藍景伊,他現在精神的很,白天睡了一天,下午才醒,他此刻一點睡意也沒有,於是乾脆就道:“我跟你一起去買,說完,隨手一扯腰上那條早就快要脫落的浴巾,頓時一`絲`不`掛的把自己呈現在了藍景伊的面前,“硫氓……”藍景伊急忙背過身去。

可江君越卻是不緊不慢,沒見過這麼會害羞的女人,孩子都給他生了,他只是換個衣服,她也能臉紅。

藍景伊雖然背過了身,可是,剛剛那一眼還是讓她禁不住的心跳加快,那男人的身材就是那麼的惹眼,只是側影看著都Xing`感極了,他就象是屬於她的小行星,灼亮著她的世界,有他在,她就能心安,她相信,早晚小熙會被他給抱回來的。

江君越很快穿好了衣服,這才牽起藍景伊的小手,“走吧。”反正,什麼也做不成,拉拉手散散步也挺好的,不然,買不買藥真的沒關係的,他壓根不在意,男人哪有那麼嬌氣。

一起下了樓,社區外不遠處就有一家藥店,正好還沒關門,兩個人一起進去,藍景伊去選藥酒,江君越卻是轉到了另一排藥架上,審視起那上面一盒盒包裝精緻的東西了,“先生,這款比較好,絕對安全保險。”售藥員臉不紅心不跳,大姑娘家家就拿起了一盒杜蕾斯向江君越推薦著。

名牌呢,而且貴得要死,能不安全能不保險嗎,“嗯,給我拿幾盒。”

“好咧。”江君越說是要幾盒,那售藥小姐數了一數,直接拿了九盒,也絕對是幾盒的意思,反正,能多賣就多賣。

“啪”,藍景伊才把藥酒放在收銀台上,九盒杜蕾斯就被售藥員放在了藥酒的旁邊,藍景伊瞬間臉紅,便轉過頭,就聽江君越道:“多少錢?”

“兩千八百三。”售貨員飛快的打了價碼,說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對,才十七塊八呀,哪有那麼貴?”藍景伊還以為那些杜蕾斯是別人買的呢。

“小姐,藥酒沒算錢,就只有這幾盒杜蕾斯算錢了,剛我們店長說藥酒算是送的了。”

“杜……杜蕾斯?傾傾,你買的?”藍景伊傻了,九盒,這得用多久呀,再看看這店裡面,真的就只有她和江君越兩個客人,看來,真的是他買的了。

“嗯。”江君越臉不紅心不跳,掏出金卡就刷了錢,“老婆,走吧。”說著,還摟緊了她的小蠻腰,一點也不在意身後那兩個售貨員閃爍的眼神。

人還在店裡藍景伊不好跟他理論,她恨不得長了翅膀立碼飛出去,她丟臉死了。

一出去藥店,藍景伊就捉住江君越的手狠狠的掐了一下,“買那個東西幹嗎?”受不了他,下次再買可不可以他自己一個人來,帶上她,估計這家店她這輩子也不會再進去買藥了。

“我用呀,嗯,你借光。”江君越淡定從容的道。

藍景伊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可,偏又拿他沒辦法,大馬路上的,她恨不得一把搶下他手中的袋子丟進垃圾箱,“江君越,你真過份。”

“老婆,難不成你要吃藥?可是吃藥對女人身體很不好,副作用太多,再說了,你吃藥小沁沁怎麼吃你的Nai水?這是其一,再來你上次是剖腹產不能很快生第二次的,不然,很傷身體,再說了,我只是買來備用著,你媽在咱家裡住著,我也用不著,我就是想放那兒擺著看著,這樣也不行嗎?”

“你要放哪兒?我媽要是看到怎麼辦?”她恨不得掐死他,真的被他打敗了。

“反正是你媽絕對看不到的地方。”進了社區,江君越的心情似乎更好了,剛才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在醞釀著要怎麼把身邊的女人吃掉了,一年多沒女人的滋味只有男人自己最清楚,再憋著,他會憋出內傷的。

樓下,那輛拉風的蘭博基尼正停在那裡,江君越這才放開了藍景伊的手,“你等我一會兒,我進車裏一下。”說完,拎著袋子就走了過去。

開了車門,他便彎身鑽了出去,等再出來,手裡的袋子已然沒了,只剩下一瓶藥酒,藍景伊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他上車裏是為了把杜蕾斯藏車上,好吧,她也承認那東西放車上比較安全,放小公寓,若是被媽媽看到真真是尷尬死了。

終於回去了,藍景伊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再跟江君越一起進藥店了,她丟臉丟到家了,“趴下。”冷著一張臉,真想不管他,卻,還是捨不得,女人,總是會心軟,心軟的沒了自我。

把藥酒倒在手上,輕柔的落在他背上紅腫的地方,輕輕的搓揉著,老爺子也太狠了,居然下手這麼重,不知道還以為他是江君越的仇人呢。

這回,不管她怎麼搓揉,江君越都是悄無聲息的乖乖的趴在那兒,可是看著那紅腫,一定很疼,“江君越,你爸爸是不是後爸?你爺爺是不是後爺爺?還有,我怎麼覺得你媽也是後媽,你們全家沒一個對你好的。”

“伊伊,我媽和我爸從我記事起,就總是吵架,從早吵到晚,從晚吵到早,後來,我爸乾脆就不回家了,都是我跟我媽兩個人一起住,我爺爺總讓我跟我媽回家,可是我不願意,因為,我二叔三叔他們回去都是一家幾口人,就我總是跟媽兩個人回去,我爸也是這兩年才經常回老宅的,以前,一年都不會回去看老爺子一眼的。”他輕輕的說著,彷彿在說著別人的故事,卻聽得她的心特別的酸。

“你爸爸是不是在外面有小三?”

藍景伊只是隨口說說的,卻不想,江君越卻是歎息的道:“他要是有小三也就好了,我倒是真想他在外面養個女人,可惜……”

“可惜什麼?”

“呵,不說這個了,還是想著怎麼把小熙從爺爺那裡搶回來吧。”說到這個,江君越又開始傷腦筋了,這會兒,他寧願對付象洛美薇那樣的女人,也不願與爺爺較勁,還沒較呢,就已經註定了是輸了。

藍景伊又感傷了,她想那孩子,仔細的給江君越上好了藥,吩咐了又吩咐,要他一定要側著身睡,這才進了臥室去睡了。

房間裏,藍晴和小沁沁睡得真香真沉,媽媽在其實挺好的,讓她自由了許多,這一刻她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要去找份工作做做了,江君越明天就要上班了,那她明天就要閑下來了,她真的不喜歡清閒下來,那會讓她更加想念小熙,讓自己忙起來,就沒時間去想了。

嗯,這事兒明天就跟江君越商量一下,她一定要去找份工作。

江君越再有錢,那是他的事兒,女人,不管怎麼樣都要自立,這樣,即便有一天真的離開了他,她也還能生存。

突然間就想到有一天會離開他了,這念頭在腦海裏閃過的時候,她受驚的坐了起來,怎麼也睡不著了,她會離開他嗎?

不會的,再也不會了。

分開一年多,她卻覺得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所以,將來無論怎麼樣她都不會離開他的。

離開他的那種痛苦她這輩子也不要再體驗一次了。

江君越一大早就起床去上班了,藍景伊還睡著,他沒有叫醒她,去外面買了早餐便開了車去了公司,最近,公司的瑣事特別的多,雖然他已經盡可能的都放手讓手下去做了,但是,最後的大决定總要他來決斷的。

藍景伊醒來的時候,江君越已經走了,看著空蕩蕩的客廳,她的心不由得失落起來,從房間裏走出來,再走回去,她不知道要做什麼,無聊,走到哪都是無聊。

藍晴看不過去了,“伊伊,出去轉一轉吧。”

“媽,我想找份工作。”

“這個,這個君越會同意嗎?”江君越那麼有錢,哪裡在乎她上班賺的那一點點薪水呢。

“他不同意也不行,腿長在我身上,我要去上班他也管不著。”

“行,那媽就幫你哄著孩子,只是,你怎麼給孩子送Nai水?”

“找到了再說,到時一定有辦法的。”捏捏小沁沁的小鼻尖,“再給她吃一個多月,嗯,等她十個月的時候就一定戒了。”到時候,就什麼後顧之憂和麻煩都沒有了。

“你以為戒Nai好戒嗎?到時候,你和孩子一起遭罪,你會痛,她會哭,到時候,你們兩個一起折騰。”

“可,總要戒了的吧,總不能給沁沁吃一輩子,壯壯也沒吃,現在不是也挺壯實的。”她就知道媽媽捨不得小沁沁,媽媽還說要給小沁沁吃到兩周歲,還說她小時候就是吃到兩周歲的,她才不要,那時候的母Ru早就沒營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