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番外:勾夫手記(大結局上)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8:01
A+ A- 關燈 聽書

此時的客廳里,明明其它兩個都是大人,可是唯有他這個最小的小不點不慌不亂,篤定了英子會來參加婚禮,也篤定了賴續續不會不要小妹妹。

簡家的兄弟兩個一起看著景欒,這臭小子,總是在賣關子。

「你怎麼勸她?電話?」

「嘿嘿,我不告訴你,反正,我會勸了她的,到時候,一定給你一個漂亮可愛的小妹妹,不過,要把小妹妹交給我玩喲,我會好好玩她的。」

「……」簡非凡傻,他好好一個小公主一樣的女兒到了簡景欒手裡就要成簡景欒的玩具了?

可他很清楚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惹怒簡景欒,否則,小東西一怒起來,要是不幫他找回賴續續,那他的孩子連著落都沒有了。

一夜,簡家的兩個男人還有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四個大人,沒一個睡得踏實的,唯有簡景欒一個小人,睡得特別的安穩。

早上是新郎官接新娘子的例行程序,然,簡非離根本不敢去接新娘子,他知道他去了也沒用,沒人。

沒新娘他接什麼呢?

結婚大喜的日子,簡非離無精打採的起了,慢騰騰的走到隔壁的房間門前,大手正要去敲門,傭人就走了過來,「大少爺,小少爺說了,請你一起來就接接新娘,他說七點三十六分是吉時,錯過了您後果自負。」這話,只有小少爺才敢說,這女傭就算是傳達個話也嚇得不輕,生怕簡非離怒起來,大喜的日子添了霉頭。

可,小少爺也說了,就按照他的話說,說大少爺絕對不會怪罪的。

「好,我知道了。」一聽兒子讓他去接新娘子,簡非離一掃之前的愁容,迅速的叫來儀容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確定沒問題了這才出發。

時間很充足,他這六點就醒了,還一個半小時呢,大清早的路上車不多,一定能趕到的。

那是他親自為英子的娘家人也就是易明遠和沙州島的人購下的超級豪宅,那是她的娘家,他接新娘子自然要從娘家接人了,這也是早先就定下的結婚程序。

只是一直都沒有英子的下落。

不過,既然兒子讓他去了,那就一定沒問題。

他或者不相信其它人,但是簡景欒的小心計,他卻是很信的。

因為,這些天里雖然對外宣布的新聞真真假假數不勝數,但是從來沒有宣傳過他去接新娘子的那座豪宅,這是簡景欒的要求,也是他唯一的要求,除了那地兒,其它的地方可以由著他隨便宣傳。

簡非離風風火火一身暗紅色西裝的上了車,這次沒有親自開車,而是由專門的司機開車,前前後後幾十輛紅色保時捷接親隊伍,特別的壯觀。

然,當車隊和迎親隊伍真的到了目的地,當簡非離下了車進了宅子里時才知道,英子還沒出現。

「簡景欒,你人呢?」簡非離對著手錶低吼,他這是被自己親生的兒子給擺了一遭嗎?

「媽咪馬上就要到了。」

隔壁的一座別墅里,簡景欒舒服的靠坐在沙發上,也是一身暗紅色的小西裝,襯著他花花小公子的模樣,特別的帥氣。

此時的小傢伙手裡拿著手機,皺眉看著手機上的彩信照片,「呃,真丑,你就不能把小爺我拍得漂亮點嗎?」說著,他抬頭哀怨的看左安謙。

左安謙恨不得掐死這個小壞蛋,可他不敢,他有把柄被簡景欒捏著呢,這會子簡景欒讓他做什麼他就得做什麼,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不得不說,這小壞蛋彷彿就是天生下凡來整治他的,明明才這麼一丁點大,可每次都能把他治的叫苦不迭,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總之,幸運之神彷彿永遠都站在景欒的那一邊,根本沒想光顧他這一邊似的。

「這已經很漂亮了,真帥。」左安謙不想誇景欒的,雖然景欒的確很帥很漂亮,可是不誇也得誇,不然小傢伙一個『不小心』把他的果照放出去,他從此就再也沒有辦法在江湖上混了。

「給我媽咪的簡訊發了沒有?」

「已經發了有十分鐘了。」

「十分鐘了嗎?天咧,那我得開始上『刑具』上了,估計媽咪要來了。」簡景欒起身,一邊利落的跳上他自己給自己準備好的刑具上,一邊對著手機道:「爹地快過來隔壁,媽咪要來了,要是被你錯過了,你今個就自己結婚吧。」

隔壁的簡非離不等掛斷就開始行動了,大步的跑出大門向隔壁走去。

「爹地,你要隱蔽點,從後院跳過來,不然我很懷疑媽咪這個時候也正在進這個院子,要是你先她后她看見你不肯進來了,你還是要一個人結婚呢。」

於是,簡非離只能小心翼翼的尋著僻靜的地方潛到隔壁。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接個媳婦容易嗎?

又是爬牆又是跳牆,哪一步沒做好,都是傷筋動骨的。

「媽咪來了。」這一句說完,景欒就關了手錶,不說話了。

簡非離長腿飛跑向隔壁的別墅,進去的時候儘可能的不發出任何聲音,先是進了大廳,然,大廳里靜悄悄的,半個人影都無。

上樓,輕手輕腳的。

樓梯上走廊上還是悄無聲息的。

一扇門一扇門的推開,還是無人。

到了最上面的二樓,簡非離才一上了樓梯,就看到了走廊里此時正倚在一扇門楣上的英子。

只是看到她的背影,他就激動了。

景欒果然沒有誑他,成功了。

景欒成功的引來了英子,他今個的婚禮終於不用一個人唱獨角戲了。

正要撲上去直接來一個撲倒制服英子,忽而,英子推開了那扇門,人便閃了進去。

簡非離立刻速度的跟上去,也一推門就閃了進去,甚至來不及看裡面的情形,第一件事是直接把門反鎖再反鎖。

他不許英子跑了。

然,當他抬頭看到眼前的畫面時,頓時愣住了。

「小兔崽子,你誑我?」英子此時正拎起被倒掛在繩子上的簡景欒的耳朵,「這麼蹩腳的遊戲,你居然真的用了,小兔崽子,我今兒饒不了你,還有你左安謙,你居然做他的幫凶,說什麼你綁了他還發了他被綁的照片給我,原來,都是假的,就是佑著我來的,是不是?」她就在懷疑呢,以景欒的本事只可能被綁一次,不可能再被綁一次了,可景欒畢竟整過左安謙,算是左安謙的死對頭了,左安謙綁了景欒要挾她出來帶走她也不是沒可能,所以,她才來了。

「是呀。」景欒這會子也不裝了,小身板立落的一跳就從繩子上下來了,然後轉頭瞪左安謙,「都是你,也不早點告訴我你早就發簡訊了,害我還沒準備好偽裝好我媽咪就來了,現在惹我媽咪生氣了,我要發一張你的照片,你說是發哪一張呢?是全果的還是留一條短褲的?二選一,你選。」

左安謙哭喪著臉,從來都是讓別人聞光喪膽的太子爺此刻如同喪家之犬,咬了咬牙,這才發狠的道:「陌英子,好歹我已經放手了,你就讓你兒子放過我吧,以後,我再也不打你的主意了。」抬頭,卻正好看到兩眼放光的簡非離,簡非離什麼時候進來的他居然一點也不知道,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母子兩個身上了,這母子兩個就是他的冤家,註定了被這母子兩個惡整,看到簡非離,男人的自尊讓他想收回才說過的話,然,已經來不及了。

簡非離眨了眨眼,示意他不要出聲,隨即,猛的向前一撲,不偏不倚,正好把英子撲了個滿懷。

懷裡的女人頓時如野馬般的狂掙著,奈何她已經落到了簡非離的懷裡,這好不容易才接到的媳婦,怎麼也不可能再從自己的手裡弄丟了,簡非離也不顧英子的又抓又掐,薄唇輕落在英子的耳際,「老婆我錯了,我大錯特錯,今個特別的用一場盛大的婚禮來稍稍的彌補下我的過錯,但還不足以彌補我所有的過錯,我決定等今天的婚禮過後,是跪榴槤還是跪搓衣板由你選,為夫的全跪,那兩個物件現在就擺在新房呢,你要不要看看?」

英子還咬唇,不理他。

於是,簡非離又道:「隔壁就是你的娘家了,老丈人和十幾個小舅子都在呢,你要是不出現,最後丟臉的也是他們,要不,咱先過去,一會到了你家,你讓我給誰奉茶我就給誰奉茶,行不行?」

「我讓你給諾言奉茶。」英子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

「行。」簡非離二話不說就應了,媳婦都是他的了,奉個茶他也沒什麼丟份的,真正傷心的是諾言,從此再也沒辦法對英子有心思了,這個,他樂意。

「還有落城一。」

「行。」這跟諾言是一個xin質,他也同意。

「其它的師兄也都要奉茶。」

「好吧,老婆說怎麼就怎麼,我要是不做,你就不用嫁給我了。」本來來接親的新郎官就要過五官斬六將的,這些關他通通會闖,絕對不含糊,少了哪一關都沒意思呢,他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