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挨打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4:28
A+ A- 關燈 聽書

“你和伊伊都沒怎麼吃,這會兒一定餓著呢,這樣不好,咱們吃了再回家也不遲。”他心疼自己的女人,反正,是不許她餓著的。

“好。”藍晴望著江君越看女兒的眼神,知他是擔心了,這樣也好,小沁沁還要吃Nai水呢。

“伊伊,下來去吃點東西吧。”飯桌上她根本沒怎麼吃,他知道,可沁沁還吃著Nai水呢,她一個人不吃,她知道不知道他可是要心疼兩個人的。

可,藍景伊彷彿沒聽見似的,依然還傻呆呆的坐在那裡,“伊伊,下車吧,去吃點東西。”江君越搖了搖她的肩膀,想到沒帶回兒子,他歉然了。

那輕搖的力道讓藍景伊終於清醒了過來,抬眼先是迷茫的看了江君越一眼,隨即,也不管沁沁是不是在她懷裡睡著了,抬手就一拳拳的揮向江君越,“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你這個壞蛋,壞蛋……”拼命的揮舞著拳頭,可是隨著嗚咽聲起,她的拳頭卻揮得越來越慢越來越軟,“江君越,你告訴我為什麼?”

“哇……哇哇……”她這樣的大動作,惹得小沁沁醒了過來,眼看著媽媽哭,她自然是一點也不甘落後的陪著媽媽哭,於是,還沒下車的母女兩個全都大哭了起來,藍景伊帶著小沁沁這一哭,藍晴也在車下麵抹眼淚,好不容易找到小外孫了,可是親家不給接回來,她也心酸。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任由藍景伊捶著,直到她捶不動了落下了拳頭,他才輕輕摟住母女兩個,輕聲的呢喃道:“這次,怪我。”以後,再也不敢把什麼都放在最後面要給她驚喜了,這次驚喜是有了,可是,後面的麻煩更多,爺爺那裡,真的讓他頭疼,似乎,他可以對付任何外人,卻就是不知道要怎麼對付自己的親人。

“嗚嗚……”藍景伊抽噎著,只一會兒的功夫,鼻涕眼淚就蹭了江君越一身,他輕拍著她的背,“明兒,我再帶你去看小壯壯,放心,老爺子不會虧待那小東西的,那小東西從出生到現在別看沒親人在身邊,可是他最會笑最會哄人了,哪怕是陌生人看到他都不忍欺負他呢,更何况是他太爺爺了,再說,咱天天回去,爺爺也不敢把他傷了的,乖,我答應你明晚一定陪你回去看小壯壯,現在,別哭了,不然,一張臉都哭成大花貓了,嗯,你是大花貓,咱家小沁沁是小花貓。”江君越柔聲的在藍景伊的耳邊低低說著,藍晴聽不到,但看著藍景伊“撲哧”一聲終於破涕為笑,“你壞蛋,你才猫呢。”

眼看著藍景伊終於止住了哭,江君越這才松了一口氣,伸手抱過小沁沁,“來,爸爸帶你去吃點東西,這家店裏有玉米汁呢,你一定愛喝,饞丫頭,就喜歡吃甜的是不是?”

“別,沁沁出牙了,不許給她甜的東西吃。”藍景伊接過江君越遞給她的紙巾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命令道。

“好,那就是不加糖的玉米汁,這樣總行了吧?孩子她媽。”

“走啦。”藍景伊真的對江君越很無言,有時候,他看起來冷冰冰的,可是,哄起人來卻又是一套一套的,他這一說,她的心情就好了很多,於是就下了車跟著他進了馬路對面的一家餐廳,中餐西餐都有,看起來味道還不錯,藍晴自己點了一份牛排,江君越為自己和藍景伊分要了一份義大利牛柳面,再給小沁沁點了一份不加糖的玉米汁,配上小吸管,四個人愉悅的各吃各的,明明是最簡單的食物,可是卻比江家桌子上的三珍海味要好吃的多,果然,吃東西也是講究心情的,吃飽了,藍景伊的心情也好一些了,卻還是蔫蔫的,一是想小壯壯,二是想著江君越的父親為什麼就不肯接納她呢,這讓她很頭疼。

“傾傾,你爸爸為什麼那麼反對我呢?就因為我是三婚嗎?”說起三婚這個字眼,說實話,好象是挺讓人彆扭的,她也覺得彆扭,“算了,是我不好,你一婚都沒有,我都要三婚了。”

車停了,藍景伊氣惱的抱著小沁沁就下了車,一邊下車一邊踢起了一個路邊的石子,她是真的心煩呀,她怎麼再結婚就是三婚了呢。

江君越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攬過她的肩膀,擁著她一起進了電梯,身後,藍晴也是什麼也沒說,看著他們小夫妻兩個站在一起,她為他們擔心,也為他們心酸,她想她應該搬出去住了,不然,再跟著藍景伊和江君越住一起,她怎麼就覺得自己像是一顆透亮的電燈泡似的呢,過幾天,她就搬出去吧,這幾天她怕藍景伊因為小壯壯的事兒而想不開而不開心。

上了樓,藍晴洗了澡就哄了小沁沁睡了,小沁沁自己睡漂亮的公主床,那還是江君越買給她的呢,藍景伊自然是和藍晴睡臥室的大床,於是,江君越就只能睡沙發了。

昨晚上沒辦法得到的Xing福,他是再也指望不上了。

而且,連鴛鴦浴都別想,那更是不可能。

耳聽得浴室裏藍景伊洗浴時嘩嘩的水聲,那聲音簡直就是一種折磨,江君越只好開了電視隨便的看著,可是,電視的聲音也掩不去浴室裏的水聲,他皺眉,拿了根烟去了陽臺,悶悶的靠著欄杆抽吸了起來,小熙的事,讓他第一次的頭痛了。

可,明兒他要上班,公司一大堆的事兒等著他去處理呢。

“傾傾,到你了,你快去洗吧。”小公寓真小,只有一間浴室,於是,只能這樣排隊洗澡,三個人輪下來也得一會兒的時間。

“嗯,我知道了。”但是,別墅那邊裝修還沒好,再等等吧,一年多都等了,真不差這十天半個月的了,江君越歎息著,拿了睡衣進了浴室,水淋在身上,江君越呲牙了一下,真疼,這才透過鏡子看到了自己的後背,居然都腫了,老爺子那一仗真是狠,居然用了全力的。

爺爺何曾這樣打過他呢,從小到大這是第一次這樣的狠,以前最多是拍他屁`股一下,那是真的不能比的。

唉,就為了一個孩子,看來爺爺是真的很喜歡小壯壯。

洗好了,江君越便去拿睡衣,卻一個沒拿穩,睡衣刷的落在了地上,地上才淌下的水還沒流淨,頓時就濕透了,江君越皺皺眉頭,只覺這一晚特別的倒楣,兒子抱不回來,洗個澡也能把睡衣給掉地上,於是,只好裹了浴巾在腰上,輕輕的推開門,卻見藍景伊正坐在沙發上,似乎,是在等他,“怎麼還沒睡?”他走過去坐在她身邊,低聲的問道。

“不想睡,咦,你的睡衣呢?怎麼這樣子出來,媽在呢。”藍景伊別過臉去,雖然已經數次的見過不穿衣服的江君越,可是,不知怎麼的,才掃過了只著浴巾在腰上的江君越,居然,會讓她臉紅心跳,她真的臉紅了,這樣的披著一身水珠的男人看起來似乎好象更加的Xing感。

“睡衣掉地上濕了,你去幫我再拿一件。”衣服都在臥室的衣櫃裏,瞧著,房子小是真麻煩,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打心眼裏他就是不想搬,似乎,住這裡上癮了一樣。

藍景伊進去臥室悄悄拿了他的睡衣出來,藍晴睡了,所以,她盡可能的不發出聲音,“來,穿上。”敞開了睡衣,江君越便大爺的伸起了胳膊,可,還沒穿上,藍景伊就停了下來,“傾傾,你背上腫了?要不要緊?是不是爺爺打的那一下?”

“沒事兒,不過一拐仗而已。”江君越漫不經心的,他是男人,男人哪裡那麼嬌氣了。

“不行,你趴下我給你看看,要是傷的厲害得上點藥,我記得有種藥酒挺好的。”她說著,便摁著江君越趴在了沙發上,把他一張結實勁健的背曬給了藍景伊,看著他古銅色的肌膚,隱隱的平坦中夾帶著一股子暴發力,只是這樣看著都覺得好看,她的小手落下去,輕輕撫過那一條淤青紅腫,“真的挺嚴重的,傾傾,你先別睡,就算是躺著也要側身躺著,我去給你買藥去,一會兒就回。”她心疼了,起身就要去給他買藥酒去。

可,還沒走一步,就被江君越一把拉回,“不許走。”他霸道的圈著她,不許她走,那手的力道帶著一些野蠻,讓藍景伊頓時心跳加快,“快放手,我媽在呢。”她感覺到了,他又想那個了,“真是禽獸。”

可,她這一句讓他一把她壓在沙發上,隨即精健的身體就欺了上去,“你都給我安了這一個罪名了,我若是辜負了你,是不是很對不住你?”

“不行,我媽在呀,江君越,你不可以。”藍景伊使勁的掙扎著,便是卻不敢大聲喊,她怕吵醒媽媽和小沁沁。

可,她哪裡是江君越的對手,被他摁著,她半點也動彈不得,她急了,伸手就捶在了他的身上,“嘶”,一聲冷嘶,江君越再度呲起了牙,好疼,藍景伊這一下刮碰到他背上的紅腫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