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番外:勾夫手記(31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5:49
A+ A- 關燈 聽書

扯證了。

終於扯證了。

結婚了。

終於結婚了。

婚禮就在那一晚的隔天。

一大早英子的渾身還是酸軟著呢。

那天晚上在車裡,簡非離就一句讓她先確認一下他的身體是不是有問題,結果,他爽了一個晚上。

就連黑拳都沒去打。

是的,那勞什子的黑拳他壓根不愛打。

不過是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富二代,也一樣可以給英子幸福罷了。

他容易嗎?

一身的淤青紅腫,還被英子給嫌棄了。

然,最讓簡非離不甘心的是今天的婚禮。

太不成樣子了。

他堂堂簡氏的簡大總裁的婚禮多少也要過得去吧。

可是今個,哪裡象是他的大婚呢?

兩個人的禮服全都不是定做的。

是的,這不怪他也不怪英子,一天的時間定做根本不可能,也不現實。

至於場地呢,也不過是草草的布置的。

是的,一天的時間同樣也布置不出什麼新鮮花樣了。

簡單的不能再簡單。

一大早被英子帶去民政局扯了證就來到了這裡,看著哪裡都給簡非離一種他好象在二婚的樣子。

別人家的二婚才是這樣胡亂的辦一場婚禮吧。

越想,越是不甘心。

他真的不想結今天這個婚了。

注意,只是不想結今天這個婚了。

以後再辦一個盛大的婚禮他是很想很想的。

不對,不是想,而是必須的。

到時候的婚禮現場要是夢幻般的,讓他和英子一輩子都記憶猶新的。

禮服也要全手工定製的。

他要穿藏藍色的燕尾服,扣子全部都要是金色的扣子。

至於英子的婚紗,要鑲鑽的,閃閃亮亮的鑽讓女人一舉手一投足間都彰顯著貴氣和優雅。

他的女人,就該要穿那樣的婚紗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嫁給他呢。

可是英子偏就是不同意,非要今天這樣一個極簡的婚禮。

一隻小手勾了勾他的手指,「爹地,我來了,你不開心嗎?」景欒來了,人就站在他的身邊,仰著小臉看著他,很是關切。

小傢伙居然發現他的走神了。

果然是他親生的。

一看到景欒,簡非離心思一動,他現在是管不了英子了,英子反了天的騎到了他的頭上,他說什麼她都是油鹽不進就是不聽,她是認準了一條路走到黑,才不管他的想法呢。

可是兒子不一樣。

簡非離深深知道,現在唯一一個能搞定英子的就是景欒了。

景欒不管犯什麼錯,到了英子那裡全都是無條件的原諒。

「小欒,有沒有覺得這婚禮現場象二婚?」

「爹地,好象是有呢。」景欒的一雙大眼睛骨碌骨碌掃過周遭,這婚禮,太寒磣了,參加的人也少。

臨時通知的,只通知了簡非離男方那一方的親屬,再就是沙州島的舅舅們了。

人少。

而且一點也不盛大。

就象是應付一般,仿似新娘和新郎都不願意結這個婚,可又不得不結似的。

「小欒,感覺上你媽咪好象並不喜歡嫁給我。」

「爹地,這個我可不贊同。」小傢伙雖然小,雖然簡非離是他老子,可是該有的節操一定要有,他認為對的他就附和,他認為不對的一定不能附和,影響爹地媽咪感情的話語他可不能點頭同意,不然,那不是助長爹地製造歪風邪氣嘛。

「呃,那你聽我分析一下,你看看是不是這個理兒,這婚禮呢請的人這樣少,又是這樣的檔次,你媽媽一定是想來得人越少,那樣知道我和她結婚的人就越少,這樣方便她以後跟我離婚,這難道還不算是不喜歡嫁給我嗎?」

簡非離這樣一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分析著,簡景欒立刻點頭如搗蒜,「爹地,我剛剛錯了,我贊同你的意見,媽咪這樣是有些過份了,但是現在爹地家的還有沙州島的人都來了,這可怎麼辦?」

「嗯,這些人都可以算是咱們自己家的人,自己家的人得罪了其實也不會記仇吧,嗯,我簡非離這一方的人我可以保證都不會記仇,你們沙州島的呢?」

簡景欒一拍小胸脯,「當然也不會了,我們沙州島的人最豪爽呢。」

「那不如,我帶著你逃,等重新籌備好一場盛大的婚禮再重新來一次?」

「這樣好嗎?」景欒微微有些猶豫,轉頭看英子,那樣媽咪一定不會同意的,這可是她自己選的大婚日子和婚禮現場。

「有什麼不好的?這現場的人都不會記著我們放他們鴿子的仇的,所以,你覺得還有後顧之憂嗎?」

簡景欒還是不放心,看看這個舅舅,又看看那個舅舅,其實舅舅們來參加媽媽的婚禮穿得也不是最好的衣服,沒辦法,時間太趕了,都沒時間做一身新衣服。

想想,就覺得遺憾。

「爹地,成交。」他走了,爹地走了。

這場婚禮少了男主角和小主角,媽咪就算是再迫不及待的要嫁給爹地也不可能了吧。

不行,女人可以草率,可是男人不能呢。

他和爹地都是男人。

「好,一起去洗手間,然後,從窗子離開。」

「好呀。」簡景欒很想看看簡非離跳窗逃婚的場面,他一會跟在後面,一定要拍下來留個紀念。

爹地此生僅有的一次呢。

簡非離扭頭找英子,掃了大半圈在才在一株樹下發現了英子,此時,英子正與藍景伊站在一起,他看著那個方向,從沒有想到英子會與藍景伊打成一片,那畫面,真好。

他曾經最愛的女人,與現在最愛的女人居然就成了好朋友,這真的神奇了。

「爹地,別捨不得了,快走,不然一會外公來了咱們再想走就走不成了。」簡景欒是不怕易明遠的,可是小傢伙知道簡非離最忌諱的就是易明遠,簡非離不是怕易明遠,而是因為易明遠是他外公是他媽咪老子的關係。

簡非離再最後看了一眼,然後便毅然決然的轉身,牽著簡景欒的小手,爺兩個意見一致的走向了不遠處的洗手間。

逃。

一定要逃婚。

英子急婚,他可不能急婚。

否則,留給記憶的一點也不美麗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一身暗紅色西裝,雖然不是全手工定製的禮服,可是穿在他身上尤顯得丰神俊朗,要多帥就有多帥,是那種讓女人只看上一眼,就不想移開視線的男人。

簡景欒也是一身暗紅色的小西裝,整體活脫脫簡非離的再版,早就迷得現場的其它小女娃們恨不得把他偷走找一僻靜處去玩過家家了。

不過現在,一大一小進了洗手間了。

景欒在門邊上把風。

簡非離迅速的檢視了一下洗手間的環境,雖然這結婚辦得有些倉促,不過這個婚禮現場卻還是上檔次的,只是缺失現場的布置罷了。

洗手間很高檔,乾淨整潔一塵不染,窗子也是一樣的,他推了推,可以離開,看看洗手間里沒有其它人,便跳了上去,低低的吹了一個口哨,門邊上的小景欒立刻會意,轉身就鑽進了洗手間,先是『咔嚓咔嚓』的給簡非離拍了幾張特寫,這才屁顛屁顛的拉著簡非離的手借力跳了上去,然後,一起離開了。

那邊,英子早就看到大男人小男人去洗手間了,她的兩個寶貝真帥,一點都沒給她丟臉。

大的長臉,小的也長臉,一眾人中,不管大的小的走到哪裡都特別的惹眼。

易明遠快到了,她就等簡非離出來洗手間就與簡非離一起去迎接易明遠。

就象他所說的,他們結婚,長輩們的祝福絕對不能少,那樣一輩子才會幸福的。

這也是她妥協原諒易明遠的原因之一。

否則,只要一想到易明遠曾經恨不得弄死簡非離,她心底里就是一個大疙瘩。

一大一小已經離開了洗手間,也跳上了一輛計程車。

是了,簡非離只要把胸前的新郎花一摘,就只剩下溫潤公子范了。

「爹地,媽咪要是生氣了怎麼辦?」

「氣三天就消了。」

「那要是三天還不消呢?」

「你上。」

「呃,為什麼是我?」

「你是她兒子,她不開心你不上誰上?」

「可你是她未來老公,她不開心你不上誰上?爹地,你先上才對。」

簡非離拎起了簡景欒的小耳朵,「行了,不許討價還價,你先上,若是不行,爹地再上。」英子是絕對捨不得打景欒的,但是捨得打他,尤其是咬,那小女人咬起他來讓他常常覺得她是不是肉吃少了?

所以想吃他的肉呢?

計程車正在駛離婚禮現場。

迎面,一輛熟悉的車駛來了。

景欒眼尖,一眼就發現車裡的人了。

「爹地,是二叔和續續阿姨,他們也來了。」景欒一看見賴續續就眼睛亮了,賴續續此時就坐在簡非離身邊的副駕的位置上,爹地媽咪結婚的場面,二叔都是帶著賴續續出面的,這就代表賴續續在他心裡的地位是很重要的。

簡非離修長骨感的手一摁景欒的頭,同時他的頭也低了下去,才不管是不是簡非凡和賴續續,反正,他現在的逃婚不能被任何人撞見,否則,絕對逃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