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番外:勾夫手記(3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5:41
A+ A- 關燈 聽書

咪寶被無視了。

龍驍也被無視了。

付了帳,英子旁若無人的扯著簡非離就出了飯店坐到了簡非離的車上。

至於其它兩個人,各自離開,她全然不管了。

反正,都是成年人了,有手有腳的自然能自己照顧自己。

至於會不會有什麼情緒,那是咪寶和龍驍自己的事情,她管不著。

「脫衣服。」車簾拉上,這下子車廂里的空間就純屬私人空間了,她倒要看看他要是再敢不脫,她就直接動手給他脫了。

簡非離無奈的搖了搖頭,「回去再脫,成嗎?」

「不成。」英子母老虎般的要求他。

可這母老虎般的架勢簡非離居然一點也不討厭,相反的,眼睛里的都是欣賞。

脫吧。

早晚都是脫。

早一分鐘晚一分鐘都是一樣的結果。

於是,簡非離認命的開始脫起了上衣。

英子已經打開了車燈。

燈光打在簡非離光著的膀子上,以前在她眼裡xin感迷人的男人的身體此時雖然還一如既往的精瘦而無一絲贅肉的彰顯著強壯,但是,那一片片的淤青紅痕太明顯了。

英子的眼睛瞬間就綠了。

「下面。」手指著簡非離的褲子,下面也得脫,她必須要好好的檢查一遍,否則,這開車回酒店的一路上,她根本放不下一顆心了。

這真是不要命了。

不要命的玩起黑拳來。

果然,腿上也是一樣的。

還好最重要的部位沒問題,否則,他整個人都毀了。

「說吧,為什麼要去打黑拳?你這分明就是為錢,不用再說些這樣那樣的借口了,直接告訴我答案。」英子一付老神在在的神情,大有你再不交待我直接把你休了的感覺。

簡非離眼皮一跳,他明白英子不鬧則已,一旦鬧了,他好象還真的沒有好的說辭能騙過她。

這也是這幾天他千方百計不讓她發現的原因之一。

可這會子,估計她不問出來結果就絕對不會放過他了。

嘆息了一聲聲,長臂便要去摟英子,人到他懷裡,床頭吵床尾合,他只要侍候的她舒服了,暫時的就能逃過這一關。

沒想到,英子抬手一拍,冷冷道:「別碰我,給老娘說清楚,到底為什麼?今晚上你別想矇混過關,不對,不是今晚上,就是此刻,此刻你就給我說明白,不許唬我。」

「真想知道?」簡非離見矇混不過去了,只好靠到了椅背上,腦子裡想著要怎麼開口才不至於讓英子不舒服。

「對,馬上就要知道,你說,不許掖著藏著的。」英子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簡非離,絕對不允許他再耍花樣了。

「呵,不就是為了娶你嗎,這樣你滿意了吧?」

「娶我?娶我不用打黑拳吧?」

「為了給你一個盛世的婚禮嘛,這不是你要求的嗎?」簡非離低低笑,一付他就是為了這個打黑拳的。

「簡非離,你少給我玩花樣,你有多少錢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帳上的每天都在變化的我姑且不說不提,就是那些不動產,少說也有十幾個億,難不成,十幾個億賣了還不夠一場盛世婚禮嗎?你誑我也沒這樣逛的,說吧,到底為什麼打黑拳?那點子錢就算你打一個月都不夠你買一套公寓的。」英子噼里啪啦開口,一段話就把簡非離打回了原形。

看來,他是說也得說,不說也得說了。

這要是還編這樣的借口,英子都會懷疑他的智商了。

唉,女人太強勢真的不好。

強勢的讓他現在沒辦法應對了。

「簡非離,你說還是不說?不說你以後就再也別想見到我了,我帶著景欒離開,有你沒你我們娘倆一樣過最好的日子,最逍遙的生活。」英子抱著膀子斜睨著簡非離,她是真的想只給他最後一次機會了。

她陌英子怎麼可以嫁一個傻傻去打黑拳的男人呢。

智商不在線的簡非離,她不要。

簡非離再度嘆息了一聲,這才輕聲道:「他說他不喜歡富二代,富二代有錢就揮霍,然後沒錢了就虐待老婆,最後,鬧的家破人亡,然後我就答應了他,我從此不做富二代,我就靠自己的能力白手起家,一點一點賺錢賺出我們的婚房,賺出我們辦婚禮的錢,還有養兒子的錢,等都賺足了,我就帶你去扯證就娶你,他就帶著沙州島的人來祝福我們的婚禮,英子,我只是想有他的祝福,這樣的婚姻才完美,是不是?」

這些話,他憋了很久了,他很想告訴她,可又覺得告訴了她,她一定捨不得他為了她而去辛苦的白手起家。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是了,打黑拳可以賺到他人生的又一個第一桶金,等稍稍積攢多了,他就拿去投資一筆小生意,然後把錢滾血球似的越滾越多,這樣很快就能攢足他想要的那些錢了。

沒想到,這才開始,就被英子給抓包了。

說完了,簡非離以為英子一定會感動的鼻涕眼淚一大把的。

可是沒有。

英子就靜靜的坐在座位上看著他,彷彿還沒有消化完他才說過的話似的。

簡非離緊張了。

英子這是什麼意思?

緊張的捉起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裡,「英子,我身上的傷都是皮外傷,真的沒什麼的,你要是不信,我立碼讓你試試我的體力,還有……」

「嘭」,一拳狠狠的砸在了簡非離的背上,「傻子,不許再去打了,聽見沒有?」原來,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她為了易明遠,易明遠他也太狠了,居然還真的由著簡非離這樣傻下去。

「這……」簡非離遲疑了一下,他這樣久的打算,而且已經堅持幾天了,實在是不想被英子的兒女情長而改變了。

男人嘛,做事不能半途而廢,否則,就不是男人了。

「我跟他說。」英子直接拿起了手錶,然後撥通了易明遠的。

那邊,很快就接了起來。

不等易明遠開口,英子直接道:「我要結婚了,你來不來參加?」

手錶那邊有一秒鐘的遲疑,隨即便毫不猶豫的道:「去。」

「那師兄們呢?」

「都去。」

「那行,那就這樣定了,後天吧,嗯,就後天,後天你們都來T市參加我和非離的婚禮,少一個,我陌英子都不饒他。」

「英子……」簡非離急了,就要去阻止英子,她這速度,也太……太快了吧。

這好象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她就要把她和他的一生都決定了?

他這完全的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

「你別管。」英子一把推開簡非離,「我的婚禮我作主。」

簡非離欲哭無淚,那也是他的婚禮好不好,他就不能自己作主嗎?

英子根本不理會他了,又對易明遠道:「我告訴你,當初我媽之所以跳樓,根本不是因為那個男人,也許,根本就是因為你的自卑,你若不自卑,然後要娶我媽,我媽又怎麼會跳樓呢?說什麼都是富二代的錯,其實都是你的錯,還非要扯上非離,這個鍋我家非離不背,再者,我也沒我媽那麼弱,簡非離要是敢欺負我,老娘直接騎到他的身上去,這個你不用擔心了,看在你是我老子的份上,以前的事我一筆勾銷,不過,你也不許再整出這樣那樣的幺蛾子的事情折騰非離,你同意了,就成交,不同意,就當我沒說。」

英子連珠炮的說完,手錶的另一端先是靜了幾秒鐘,就在英子和簡非離一起開始緊張了的時候,易明遠這才輕聲道:「只要你肯承認我是你老子,英子,我怎麼都好,以後,沙州島也是你作主。」

「你這是答應了,是不是?」

「嗯。」

「那好,後天見,你要是來,我就叫你一聲爸,你要是不來,從此我沒有你這個爸。」

說完,她直接掛斷。

從頭到尾,也就只用了兩分多鐘的時間就把一切解決了。

簡非離淡靜的看著英子,她還真是能耐,她一個電話,把折磨了他這樣久的事情全都抹去了。

「後天,真要結婚?」這……這真的太快了,他好象只有一天的時間準備了,不對,是確確實實的只有一天,而不是好象。

「簡非離,你什麼意思?難道,你不想娶我而想娶咪寶?」英子叉著腰的吼過去,這一個晚上,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的腦仁這會子都疼了,若是簡非離再整出點什麼來,她真的受不了了。

簡非離看著英子迷糊的小臉,心思一動,長臂倏然伸出,這一次,他猝不及防的把英子摟在了懷裡,直接的貼在了他光而無一物的身體上,「我這會子就一個意思。」

「什……什麼?」英子愣,他還真的對她的後天結婚有意見呀?

可她不想再等了,以前是她不想跟他結婚,現在是她想要結婚了,那麼,就一天也不拖。

其實剛剛說完她就後悔了,應該明天結婚才對,明天也來得及,讓易明遠帶著師兄開飛機過來T市,大不了就晚上辦,總是可以的。

「先讓你確認一下我這身體是不是有問題再結也不遲,嗯,開始吧。」簡非離說著,薄唇輕落,不由分說的就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