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番外:勾夫手記(30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5:33
A+ A- 關燈 聽書

她與龍驍一起吃飯不過是做戲罷了。

畢竟,她從前與龍驍根本沒有半點關係,相反的,細算起來還是敵對的關係呢。

龍驍是喻色那邊的人,而她那時要傷喻色,她現在不過是利用龍驍罷了。

可是簡非離與咪寶的關係就不一樣。

咪寶喜歡簡非離,這在當初是T市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還傳得沸沸揚揚的,再有,她最近也聽說了,咪寶離婚了。

一想到兩個人以前的情份,再加上此時眼裡那挽在一起的手臂,她陌英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何曾受過這樣的氣呢。

一口氣上湧,根本壓不下去,英子“騰”的就站了起來,甚至忘記她自己精心策劃的與龍驍的戲目了,“簡非離,你劈腿了?”

“那你呢?”簡非離微微一笑,不急不惱。

“我跟龍驍不過是在做戲罷了,我們什麼關係也沒有,倒是你,你這是怎麼回事?”連珠炮的吼過去,英子真的氣壞了。

可吼完,當看到簡非離依然微笑的表情,還有他悄然鬆開的才挽著的咪寶的手臂,再有咪寶也一樣淡定沉靜的笑意,這一刻,英子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簡非離,你敢誑我?”怎麼一不小心,自己連與龍驍在做戲都說了出來呢,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旁的龍驍無奈的撓了撓頭,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猪一樣的隊友,英子的情商實在是讓他相當無言。

可,他就喜歡這樣的英子,直來直去,凡事不掖著藏著,想什麼說什麼。

豪爽,大氣。

這樣的女人百年難遇一個。

就出英子這麼一個,還被簡非離給定下了。

英子都這樣說了,他還能怎麼著?

英子這明顯是心裡有簡非離,所以這戲再也沒辦法演下去了,雖然才開始,卻也只能這樣結束。

龍驍淡定的起身,端起桌上的酒走向簡非離,“簡兄,久聞不如見面,能遇到英子是你的福氣,別在讓她傷心了。”

後面這一句,他越說越小聲,聲音低的只有他和簡非離才能聽得見。

簡非離識趣的點點頭,剛剛一進了飯店看見英子和龍驍一起的時候他心裡還彆扭著,可由著英子的反應,即使是她對他吼,他此時的心裡也甜甜的。

這代表她愛他。

為了激怒他甚至於不惜找上龍驍陪她演戲。

看來,她一定是誤會他了。

輕移一步,大手就落向了英子的手,可他才要捉住英子的手,英子發毛的急忙一閃身形,“不許碰我,簡非離,我不原諒你。”

看著她還氣咻咻的樣子,簡非離撫額,慢慢的貼近她,壓低聲音道:“跟我回飯店,然後,好好的理一理你的誤會,若是理順後是我錯了,我就乖乖跪搓衣板,隨你怎麼折騰,不過若是你誤會了我,那麼……”

“那麼怎麼著?難不成你還讓我跪搓衣板?”聽簡非離如此說,英子頓時有點心虛了,看簡非離這意思他並沒有做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

可他身上的那些紅痕呢?

那可是她親眼所見。

那麼明顯,現在也一定還有痕迹呢,他休想瞞天過海,那事必須說清楚。

否則,她跟他沒完。

簡非離再度撫額,就算英子真誤會他了,他也捨不得她跪搓衣板,絕對心疼的,輕拍了拍她的手背,“不會,只要我陪睡你一晚就夠了。”

一聽到陪睡,英子腦海裏的簡非離身上的紅痕就越來越清晰,放大在她的心中格外的刺痛,那條紅痕積壓在她心底很久了。

這兩天就算是睡著了她夢裏都會夢到那條長長的紅痕,此時看著簡非離篤定她誤會他的樣子,她一下子又氣了,“簡非離,你脫衣服。”

一句吼完,只覺得四周有無數道目光全都看向了她。

咪寶在看著她,龍驍也詫異的看著她,其它的只要聽到的人全都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她。

這飯店可是公共場合,公共場合當眾脫衣服,這有點少兒不宜吧。

被人盯的英子全身都不自在了,“看……看什麼看?”可說著這句的時候,她越來越心虛了,轉頭看簡非離,此時的罪魁禍首正目光灼灼的回視著她,“你確定?就讓我在這裡脫衣服?”

這一刻的簡非離心思百轉,難道英子已經知道他晚上的活動了?

一定是知道了。

否則,也不會如此的生氣。

可,生氣不對吧,若她真知道了,她應該是心疼才對。

簡非離迷糊了。

“簡非離,你愛脫不脫,你不脫就代表你心虛,你不敢讓人知道真相。”英子繼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

不管怎麼樣,反正什麼都說出來了,乾脆就都說清楚好了。

他若真跟其它女人有一手,他們分手就是了。

她就當她從來也沒有遇見過他。

若是他沒有跟其它女人有一手,那她……

可那條紅痕真的說不清楚。

英子這補充的一句,簡非離便十分確定了,英子是生氣的。

那就代表她還不知道他去打拳的真相,但是應該是知道他身上的痕迹了。

難道是誤以為……

努力回想了一下,那天他們一起後他進去洗手間沖涼她好象把門推開了一條縫隙,難道就是那時候看到了什麼?

是了,就是從那一晚上開始,她就不對勁了。

然後,消失了。

一定是的。

看來,他做的事情已經瞞不住了。

之前不想說出來是不想她心疼不想她擔心他。

現在看來,她不心疼他的想七想八好象還更傷她的身。

瞧瞧,才沒多久不見,她整個人都好象瘦了一圈,人的精氣神也不如之前。

歎息了一聲,簡非離又移前一步,目光定定的看著英子,一隻手緩緩的撩起了襯衫的下擺,頓時,露出了一大片的淤青紅痕。

英子一愣,“非離,這怎麼回事?”她是殺手,看外傷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些紅痕淤青應該不是男人跟女人做那種事的時候留下的,而是打鬥的時候留下的,“你跟人打架了?”

“撒麗,這還用問嗎,根本就是打架了,簡非離,沒想到你這麼大人了,還跟人打架?”龍驍原本還指望簡非離犯了錯,他把英子劃到自己的名下,沒想到戲才一開場就結束了,這會子正懊惱呢,巴不得多損簡非離幾句好找回些場子。

簡非離也不理會龍驍,此時他的眼裡只有英子一個。

她看著他身上的淤青紅痕時那心疼的眼神讓他心暖了。

果然,她捨不得他受傷。

長指輕落,輕輕抬起英子的下頜,“去玩拳了,玩了幾天,這都是小意思,不算什麼的。”

“玩拳?你去玩拳幹什麼?是不是打黑市拳?”英子反應不慢,一下子就猜出來了,“打黑拳都是缺錢的人才去打的,阿郎,你缺錢吧?”似乎最近,好象簡非離是挺缺錢的,連公寓都搬出來了,這會子仔細想想,難道是他缺錢缺的把公寓給賣了?

似乎,很有這個可能。

話說到這裡,簡非離就知道他現在想瞞也瞞不了了,就算他此刻不說,英子只需一個電話打出去,她那些個師兄們就會幫她妥妥的查到真相了,“嗯,去青幫開的館子打的,許久不打了,練練手,就是玩。”

他說的輕描淡寫,可他身上的那些淤青紅痕可不是玩的,那是實實在在的被打了。

“沒輸吧?”英子隨手就拍開了他的手,於是,原本別人看著挺浪漫的兩個人就被英子的一拍給轉了風向,小手心疼的撫向簡非離淤青的地方,說出來的話卻仿似只關心他的輸贏似的。

可簡非離明白,她還是心疼他。

若是輸了還弄這一身傷,那是多虧呢。

她此時的心裡一定是這樣在算帳的。

“打了幾天,只輸了一場。”簡非離實話實說。

“那還行。”英子終於笑了,一巴掌拍在簡非離的背上,“還好當初沒看錯你,要不是你之前昏迷不醒了很久,我想一場也不會輸的。”英子說著,滿臉的都是驕傲,她相中的男人,自然差不了。

“嘶”,簡非離低嘶了一聲,其實他也沒有多疼的,只是覺得是時候嚇嚇英子了,不然她一直這樣當眾的審他,有損他男人的形象吧。

“阿郎,是不是我打疼你了?”英子頓時慌了,拉過他就要當眾的揭開他的上衣察看他背上的情况。

簡非離長臂一環一摟,便將她摟進了懷裡,“沒事,回家再看,到時候你幫我擦擦藥,就不疼了。”

“好,咱們這就回去。”簡非離一說,英子也反應過來這樣的場合實在不適合檢查他的傷,要檢查回去飯店或者去醫院都可以的,“我們走。”

她拖著他就往外面走去,簡非離長眉輕擰,“等下。”他是男人,怎麼可以白吃白喝,吃完了就走人呢?

况且,說什麼也不能讓龍驍付英子和他的飯費。

他的女人他自然養得起。

“等下,我去付了帳再走。”男人的驕傲和自尊告訴他必須這樣做,這樣才不給龍驍留有任何的想像英子的空間。

他的女人他不容旁的男人覬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