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3章番外:勾夫手記(30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5:09
A+ A- 關燈 聽書

柔軟的大床上,英子被簡非離擺成了大字型,她迷糊的看著根本看不清楚的簡非離,越來越不懂他了。

明明白天的時候他也動了情的,卻硬生生的戛然而止。

這會子她明明沒有勾飲他的,可他這明顯是想要她了。

迷迷糊糊中,男人偉岸的身形籠罩住了她的嬌小,英子感受著他的唇他的手他的所有的所有,這些太過讓她亢奮,亢奮的她再也不想理會他的詭異變化了。

愛咋地咋地。

反正,他是她男人。

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必須是。

就算他不娶她,他也休想娶旁的女人,在她這關就過不了。

她才不管呢。

她就是霸著他了。

這一次的簡非離是瘋狂的,瘋狂的彷彿在彌補他白天時的欲求不滿似的,結束的時候,英子就覺得全身都虛脫了,懶懶的賴在床上不想起了,“阿郎,你再給我請假吧,我不想去。”他在黑暗中穿衣服,她小聲的嘀咕著,這會子真想不去了呀,她的小腰都要斷了似的,渾身都酸酸軟軟的。

“行,我這就給你請假,大不了付其它人一些費用好了,讓他們先回去,省得空等。”簡非離扣好了最後一個扣子,這才開了燈,然後拿過手機準備打出去。

英子卻一驚,一骨碌就爬了起來,“行了,別打了,人都去了還讓人家離開,那不是玩人嗎?不行,我得趕去劇場。”

“真的要去?”簡非離低低笑,伸手捏了捏英子還有些潮紅的小臉蛋。

“嗯,必須去。”這會子人精神了,英子决定還是趕去劇組的好,再這樣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她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了。

“老婆辛苦了,來,爺給你穿衣。”簡非離說著就拿過了英子的衣服。

英子一抬手就拍下了他的手,然後搶過衣服自己穿了起來。

房間裏的燈還亮著,她也顧不得了。

反正,他看就看唄,又不是沒看過,她全身上下不知道被簡非離看光光多少次了,再多一次也無謂,她陌英子從來都不是扭扭捏捏的矯情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乾脆是坐在床前欣賞起自己女人更衣時的風情了,他就喜歡她這樣的xin格,大大方方自自然然,想什麼就做什麼,從來不矜持,更不裝。

絕對不會如時下的女人那般總是喜歡在男人面前扮溫柔,那樣的女人要多假就有多假。

可,簡非離只坐了一會就起了,英子穿衣的速度實在是太快,就象是電影裏的快進鏡頭似的。

沒辦法,她要是想快就特別快。

“我送你去。”

“行,順便讓我在車裏再躺會,簡非離,你今天是不是吃什麼大補的東西了?累得我小腰酸著呢。”

“呵呵,你不是一直行嗎?”

“誰說我不行了,我就是有點累罷了。”英子嗔了他一眼,有些不甘心了,為什麼她這會子累得不想動,可簡非離卻完全是意氣風發,彷彿剛剛什麼也沒做似的呢?

只是,她還是有些奇怪他為什麼白天不做晚上做?

這個問題一直壓在她的心頭,最近的他太怪了。

她隨著他進了飯店的大廳的時候就在想,是不是該查一查這個男人了?

可轉念,她就斷了這個念頭。

既然選擇了他,那就相信他。

她陌英子的眼光絕對不會差了的。

下了簡非離的車,英子就進了劇場,一忙起來也忘了要查簡非離的事了。

只是清晨,簡非離照例沒有來接她。

英子有些不淡定了。

他說他是約會了江君越,可也不能天天約吧?

還每晚都通宵,這樣藍景伊會不在意嗎?

不可能的,那藍景伊豈不是每晚都要獨守空房了。

守空房這樣的事她這邊都不樂意呢,藍景伊也一定不樂意,是女人都不可能樂意呀。

不行,簡非離這一定有問題。

英子打了的士跳上去想都沒想就撥給了藍景伊,連著在一起吃了兩餐飯,她要到了藍景伊的號碼。

“英子,早上好。”藍景伊已經起了,沒辦法,孩子們起得早,要去幼稚園,所以,她的作息就隨著孩子們了。

“藍景伊,你家江君越在家裡嗎?”英子什麼也不管了,劈頭就問了過去。

“在家呀。”藍景伊一愣,不明白英子一大早的打她電話問江君越做什麼?

“那昨晚呢?”

“也在。”

“那大前晚呢?”英子繼續問,心底裏已經開始起了千層浪了,簡非離說什麼是與江君越出去玩了,可是藍景伊剛剛分明是在告訴她江君越這幾晚全都在家裡。

英子這又一問,藍景伊就警惕了,連著問的都是同一個問題,八成是對簡非離有所懷疑,只是她不懂英子既然是懷疑簡非離什麼,那幹嗎問她的居然是江君越的行踪呢,這一次,藍景伊警惕的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英子,非離出什麼事了嗎?”

英子臉一黑,這會子基本上已經認定簡非離那邊是有問題了。

不過,若是除了藍景伊以外的人問過來,她一定會據實以告的,偏偏這個人是藍景伊,想了想,她不想說實話,她不想被簡非離的這個曾經的初戀女友看了笑話。

她陌英子,絕對不能比藍景伊差了,差的居然連自家男人都守不住。

那豈不是丟臉丟到家了。

微微的一笑,英子低聲道:“我在與景欒玩個遊戲,嗯,就猜江君越這幾晚是不是有在家裡,嘿嘿,我說是一定在家,景欒就說不在,現在看來,是我贏了,藍景伊,改天我請客呀。”

聽英子這樣一說,藍景伊松了一口氣,笑道:“好。”

“對了,我這樣幼稚的遊戲千萬不要告訴江君越,不然,他要笑死我了,這個可不行。”英子隨口囑咐藍景伊,就是不想藍景伊透露給江君越,否則,江君越若是再透露給簡非離她查過崗,那就不好玩了。

“好的。”

英子這才掛斷,一張小臉已經黑透了。

車子停在了飯店門前。

她下了車進了客房,很困,卻半點也不想睡了。

她沒心情睡覺了。

簡非離,這是背著她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了。

不然,他沒有不跟她說的道理吧。

越想越生氣,英子呆呆的坐在床上看著電視,可是電視裏演什麼她全然不知。

這一坐就是三四個小時,直到房門開了,她才恍然驚醒,轉首,是簡非離進來了。

“怎麼沒睡?”簡非離在看到坐在床上的英子時一愣,這幾天他這個點回來她都睡了的,可是今天早上,這還挺精神的。

“睡不著,等你呢。”英子溫溫一笑,“你過來陪我睡吧,這樣說不定我就能睡著了,你不懂,很困又睡不著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行,等我去洗個澡就出來。”簡非離嗅了嗅自己身上的一身臭汗,决定先沖個凉,打了一晚上的黑拳,能不出汗嗎?

只要再給他十天八天的,他也就積累出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了。

簡非離拿了乾淨的衣服就進了洗手間。

英子輕輕跳下了床,悄無聲息的就到了浴室前,總覺得簡非離這兩天怪怪的。

慢慢的推門,一條縫隙悄然而開,英子眯著眼睛看了進去,頓時愣住了。

簡非離的背上紅鮮鮮的一長條,分明就是被指甲什麼的給劃的。

那劃痕不像是昨晚劃的,因為那劃痕太過新鮮,以她的感覺應該是才劃不久的。

况且,她仔細回想了一下,她昨晚絕對沒有劃過他的背。

她沒那個嗜好的。

看到這裡,英子的臉更黑了。

輕輕拉上了浴室的門,英子便回到了床上,閉上眼睛準備睡了。

她知道簡非離是怎麼回事就好了,他可以出軌,她就可以對付他,但是前提條件是要好好的睡覺,否則,她拿什麼精力陪著簡非離玩?

她卻不知道,就在她關門的那一刹那,褪下身上長褲的簡非離的背腰上還有腿上是一處處的淤青,那些淤青的顏色有的深有的淺,一看就是不同時間留下的。

可惜,英子沒看到。

簡非離洗澡的時候看到了,卻完全不以為意,這點子輕傷於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能賺來他想賺的錢這樣就好了。

快速的沖完了澡,一身輕爽了,不過,他立碼就穿上了衣服,還是長袖的襯衫和長褲,目的就一個,不想英子看到他一身的傷,不想她心疼。

她如今跟了他了,那他就必須寵著她愛護她,絕對不能讓她因為這些事情而傷神。

出了浴室,還以為英子還在看電視呢,不想,她已經睡下了。

這樣好。

這樣才正常。

女人最重要的就是睡眠充足,她拍了一晚上的戲,是該好好的睡一覺了。

簡非離和衣躺到了英子的身旁,大手攬過英子的腰時,就覺得她好似僵了一下,不過,再看她的小臉,又睡沉了,他這才安心,也閉上了眼睛,陪著她一起睡了。

有英子陪他睡,他才能安眠。

最近,已經習慣了她在身邊,繼續摟著她睡,他是男人,他從不想委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