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番外:勾夫手記(30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4:17
A+ A- 關燈 聽書

T市最新最高的建築物。

頂樓。

總裁辦公室。

簡非凡慵懶的靠在大班椅上。

對面,不是以往來彙報工作的公司高管。

而是,剛回來T市不久的他的哥哥簡非離。

“為什麼?”從賴續續所住的公寓離開後趕回公司時,簡非離已經到了。

這是昨晚他們就約好的一場見面。

既然簡非離回來了,簡非凡就想把簡氏交還給簡非離,他想回小城。

即便是喻色真的嫁給了季唯衍又如何?

他在小城就可以悄悄的守著她,他樂意,誰人也沒有辦法。

“我想結婚。”簡非離的手五指輪番的點在案頭上,這樣的一幕,他早就預料到了,他就知道簡非凡想把簡氏踢回給他。

可他不會接。

第一,他不想簡非凡回去小城,簡非凡離喻色越遠,越有可能開啟他的新生活,至少,他現在就從賴續續的身上看到了簡非凡走向幸福的希望。

第二,他暫時也沒有時間和分身來處理簡氏的公司業務,而且,主觀上也不允許。

“呃,結婚與回簡氏有什麼衝突嗎?哥,你原諒我,我真的想不出來,也不懂。”簡非凡淡清清的看著簡非離,如果說簡非離給出別的答案來,他一定不放過簡非離,偏偏是一句‘我想結婚’,這樣的話,他要是非讓簡非離回來簡氏而影響了簡非離結婚,他就會被戴上不想簡非離幸福的罪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個罪名他可不想擔。

他們兄弟兩個早就過了而立之年了,簡鳳樓在世的時候就殷切的盼望他們結婚,可簡非離始終不結,至於他,結了又離了,他們簡家的兩兄弟現在的確需要一場盛世的婚禮來為簡家正名,他們是可以結婚是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幸福的。

“這個,我暫時還不能說,等有一天到了可以說的時候,我一定告訴你,非凡,我是真的有苦衷。”

“那你的意思是說你暫時還沒可能與嫂子結婚了?”簡非凡理解了,簡非離這個答案他真的挺詫異的。

“是。”

“嫂子樂意?”簡非凡皺眉,以英子的xin格他覺得不可能,怪不得與英子第一晚聚餐的時候感覺英子怪怪的,而且那晚英子還喝多了,看來,就是對簡非離不肯娶她抗議呢。

“不樂意。”簡非離也不避諱,就憑簡非凡問過來,就證明簡非凡已經猜到了,那他又何必遮遮掩掩的呢,正好趁此時機留著簡非凡在T市,然後,也讓自己重新再闖出一番事業來。

“呃,那我就不明白你這是在玩什麼花樣了,有點難懂呢。”

“簡單,我不過是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從白手起家做起,然後,等我攢足了娶媳婦的本錢,就結婚了。”

“不懂。”簡非凡搖頭,他還是不懂。

簡非離起身,拍了拍簡非凡的肩膀,“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你自己慢慢體會吧,我從今天開始創業,嗯,第一桶金就在今天撈到。”

“好吧,看在你是為了娶嫂子的份上,我再幫你一些時日,不過,絕對不能久了,久了老子不幹,這總裁的活計一點也不好玩,每天累得我頭暈腦漲。”

“可你做的很好。”簡非離一點也不吝嗇的為簡非凡點贊,他是說真心話,簡非凡打理的簡氏一點也不比他在的時候差了,很不錯。

“你這分明就是想抓我做勞工給你打理公司,要不,你肯誇我?”

“呵呵,我這一次是真心誇你的。”

“呃……”簡非凡努嘴,原諒他,他才不信簡非離的話呢。

兄弟兩個這一番長談後,簡非離就離開了簡氏,他進來的時候公司裏就傳開了,都說簡非離要重新回簡氏了。

離開的時候更是傳遍了整個公司,而最讓員工們八卦的是簡非離不肯回公司。

而且據傳他已經有女人有兒子了。

這真的是個天大的新聞,很快就在公司裏炸了鍋般的傳的人盡皆知了。

簡非離從簡氏離開就去了江氏,也就是江君越的辦公室。

他白手起家的第一桶金,他想多賺點,所以,就先去江君越那裡取取經。

嫋嫋的煙氣間飄溢著咖啡香。

簡非離離開了簡氏就到了江君越的辦公室。

“真想玩拳?”

“嗯。”簡非離吸了一口烟,這是他想了很久才决定的一件事情,很認真。

“真不知道你這是什麼思想,古裡古怪的,不過,我是不陪你玩了,老婆不許。”

若是從前,江君越這樣在簡非離面前秀恩愛,簡非離是要多別扭就有多彆扭,這狗糧吃得噎人呀。

不過今天,他已經不在意了,他有了英子,一切就時過境遷了。

“不需要你出場,拳館裡找幾個能打的陪我玩玩就好。”

“呵呵,你這真是不要命的玩法呀,這個沒問題,跟成哥打個招呼就都有了。”江君越也玩了一口烟,兩團煙霧飄散在辦公桌上,烟草的味道讓男人著迷,也讓人沉醉。

“好,就今晚吧。”

“成,沒問題。”

簡非離離開江氏就驅車回去了公寓,這裡是他很早就買下來的。

其實按他的脾氣很想搬離這裡的,可想到英子,他到底沒有搬。

捨不得他跟著她換小房子普通的房子吃苦。

菜市場裏買了英子愛吃的菜,大包小包的回到公寓的時候,英子還在睡。

她最近的戲都是在晚上,於是,這睡眠就睡得顛倒了。

早就過了午,太陽越來越西斜了。

簡非離把買回來的菜摘摘洗洗,切好了的時候,湯也煲上了。

很快就飄出了香氣。

他轉身進了臥室,窗簾拉得嚴嚴實實,床上的英子睡得正酣,昨晚她又喝多了。

這幾天只要是一沾上酒局,她就沒有不醉的。

他明白都是因為他的不作為。

那他從今晚開始就要有所作為了。

指尖輕落在她的小臉上。

英子立刻就感覺到了,殺手該有的敏銳還如當初,並沒有退步,“阿郎,別鬧。”

“好,那你再睡會,一會飯菜好了我叫你。”

“嗯。”英子翻身,繼續睡了。

臥室裏安靜了下來。

簡非離卻還是不想出去,默默的看了英子一會,這才悄然的退了出去。

煮飯炒菜,眼看著六菜一湯快好了,這才去隔壁把景欒叫了過來。

小東西絕對乖。

大人不叫絕對不過來打擾兩個人的二人世界。

“爹地,明個我不想去幼稚園了。”起初去的時候,景欒還有點好奇城裡人的世界是怎麼玩的,這去了一陣子,沒興趣了。

“不是說好了只是讓你過過集體生活嗎?”

“我已經感受過了呀,沒啥感覺了。”

簡非離就皺眉,他這個兒子絕對算是古今奇談,看來他也管不了了,“行,那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過,不許給我亂來做壞事。”

“好咧,我知道了,我玩我自己的遊戲。”

菜一樣一樣的上來,飯也盛好了,煲了兩個多小時的湯端上了桌,簡非離沖著臥室的方向一努嘴,簡景欒就屁顛屁顛的進了臥室,“媽咪,景欒餓了,要跟媽咪一起用晚餐。”

英子翻了個身,“幾點了?”

“六點了,媽咪今晚要去劇組了吧?”

“嗯,要去。”英子伸了個懶腰,要不是今晚上再也不能請假了,她還想睡。

吃過了晚飯,簡非離送英子去劇組,景欒一個人回到了自己那邊的公寓,反正,他很獨立,雖然才六歲,卻完全不需要簡非離和英子的照顧。

到了,英子下了車,回頭看了一眼簡非離,就覺得這男人今晚上有點奇怪,跟往常比有點變化,“阿郎,你回去睡覺吧,明早也不用來接我,我自己打車回去。”

“好。”沒想到,簡非離居然就同意了。

這同意的有點太快了吧。

英子雖然覺得怪,不過也沒說什麼,轉身就走進了劇組。

已經請了兩次假了,再請假她真的說不過去了,整個劇組的人都在等她她真的不好意思。

身後,簡非離再看了一眼英子的方向就啟動了車子離開了。

可英子才走了幾步,就被攔住了。

確切的說,那不是攔,而是一拳揮向了她。

英子下意識的身形一側,與此同時,抬手迎向了那一拳,“嘭”的一聲悶響,手臂撞手臂,兩個人同時後退了兩步才堪堪的站穩。

英子抬眸看著迎面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冷聲道:“你襲擊我?”

居然是認識的人。

不過,也只打過一次交道。

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遇到這個男人了,沒想到,居然會在T市里遇到,不過顯然的,他是特意找上門來的,否則,不可能在這夜裡在這裡兩個人遇見。

“這是襲擊嗎?不過是給你一個練練手的機會,還行,挺不錯的,一點也沒退步。”龍驍拍了拍手,目光灼灼的看著英子,“還是老樣子,還是那麼美豔,爺喜歡。”

“切,走開。”這樣稱讚她,她從小就開始聽,早就聽膩了。

沙州島上的那些個師兄哪一個都比龍驍會哄得她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