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番外:勾夫手記(28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1:32
A+ A- 關燈 聽書

“阿郎,我們這是去哪兒?是去沙州島嗎?咱們園子裏的木棉樹也不知道有沒有開花?”英子忽而恍恍惚惚的坐了起來,呆呆的看著車窗外的景致自然自語著。

簡非離心頭一陣悲凉,他醒過來後西門第一時間就告訴了他發生在英子身上的事情。

是她自己毅然决然的選擇離開沙州島,而從他醒過來,他從來也不曾聽她提起過沙州島,若是單看表面,她對沙州島似乎已經沒有了感情,但是此時,她酒醉後的話語便說明了一切。

雖然她從來不提及沙州島,可是骨子裡對沙州島是最有感情的。

都說酒後吐真言,這一句從來都是真理。

心,不由得就疼了,若不是他在駕駛座上而她在後排,他一定將她攬在懷裡,“英子,再給我些時間。”

“時間?給你什麼時間?阿郎,你快告訴我,我們這是要去哪兒?你是不是要帶我回沙州島?我想園子裏的那片花圃了,這個時候,很多花都開了。”

“嗯,就帶你去。”聽著她嚮往的聲音,簡非離忍不住的就答應了她。

“阿郎最最好。”英子孩子氣的歡呼著,可很快又搖了搖頭,“這好象不是去沙州島的路,那路的兩邊沒有這麼多高樓的,這是哪兒?這好象是T市,阿郎,你是不是要帶我回公寓?”

“嗯。”

“為什麼?”

“因為天黑了,該睡覺了。”簡非離只好哄著英子。

“可我最近好象都是白天睡覺呢,我現在不困,真的一點也不困,我不想回去公寓,阿郎,你開車送我回沙州島,好不好?”

簡非離開車的手一滯,差一點就把車開出了馬路沖上人行橫道。

“真想回去?”沉聲問英子,這一刻,簡非離的心情複雜了。

“嗯,我要回沙州島,好久沒回去了,我想師兄們了,他們也想我了吧。”英子的手在車窗上比比劃劃著,整個人看起來根本不清醒。

簡非離遲疑了一下,忽而道:“好,我帶你去。”

於是,車子突然間加快了速度,直奔出市區的那條路開去,同時,簡非離用藍牙連打了兩個電話,一個是打給劇組的,給英子請假,一個是打給了西門,告訴西門自己要帶英子回沙州島一次。

“總裁,你瘋了?只要你帶著英子上了沙州島,我保證易明遠再也不會放你們回來。”西門立刻就反對了。

“不會。”簡非離再瞄了一眼後座上的英子,隨即掛斷了藍牙。

就算是易明遠真的扣押了他和英子,他也認了。

一切,只要英子開心就好。

走過生死,他早已經把一切都看淡了。

生與死,不過就是那麼刹那間,他昏迷不醒的時候什麼都不知道,生與死對於他來說,就是英子的四師兄配合易明遠突然間襲擊他的那一刻,他中招倒地,那一瞬,真的堪破了生死。

而醒來,更是讓他感歎生命的奇迹,他還能活過來就是老天待他不薄了,他會在餘生的時間裏,讓英子快樂,讓景欒快樂,盡可能的讓自己所有的親人都快樂。

車開飛速,一夜,簡非離沒有睡覺。

英子醒來的時候,天已經朦朦亮了,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不是在床上,而是在車椅上,她睡得一點也不舒服,揉著額頭掃過周遭,這才看到還在開車的簡非離,“阿郎,這是去哪兒?”他們好象早就離開了T市,此時正在高速上,看著車開的方向,她皺了皺眉頭,怎麼就覺得這是去往沙州島的路呢。

頭好疼,她揉了又揉。

“帶你回家。”

“回家?”英子坐直了身體再度看向窗外,“這好象離咱家越來越遠了,簡非離,你在搞什麼鬼?”

“去沙州島。”簡非離不慌不亂的道。

“沙州島?”英子頓時皺起了眉頭,果然,她醒來時的感覺對了,“簡非離,你在胡鬧什麼?”

“回去轉一轉,就呆一會兒,就回來。”知道她醒來了要反悔,可她內心深處還是渴望回去沙州島的,所以,簡非離如是的說到。

“那有什麼意思,我不回去,你給我把車調頭,立刻馬上回去T市,我想景欒了,那個臭小子呢?”英子說著,就打開了手錶準備撥給景欒。

“他在睡覺,不要吵他。”

“對喲,他在睡覺,好吧,我不吵他了,你立碼給我調頭,否則,我跟你急。”

簡非離撫了撫額,“英子,是你自己吵著要回去沙州島的。”昨晚上吵著要回,這他真的要帶她回去了,她又反對了。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一點也不錯呀,他這會子算是徹底的領教了。

英子低頭嗅了嗅自己的身上,這會子所有的意識早就回籠了。

“簡非離,我昨晚喝了很多酒對不對?”她記得的就是自己一直一直的在喝酒,至於是怎麼離開牡丹大酒樓再怎麼上這輛車的,然後自己在車裏說了什麼做了什麼,她全然不記得了。

“嗯。”

“那我喝多了,是不是?”

“嗯。”

“我都不知道我說過什麼了,既然你也認定我是喝多了,那麼,一個爛醉如泥的人說的話你也信?趕緊給我調頭,否則,我跳車。”英子說著,居然就搖下了車窗。

高速上車開的快,車窗一開,汩汩的風倒進車內,吹得簡非離一陣頭疼,看來,真的要打道回府了,這玩笑開的就是他一夜未睡。

因為,他絕對相信英子有跳車的可能,她若想,真的能跳車,別的女人也許還不行,可是她行,就算是在高速路上,她也絕對能穩穩的跳下車去,這個,根本不用試。

“別鬧,快把窗子關上,下個路口我就把車調頭。”

英子這才搖下了車窗,“你最好不要騙我。”

簡非離就失笑了,他什麼時候騙過她?

不過這話他現在可不敢反問她,大小姐這會子好象很不爽的樣子,他明明為了她一夜未睡了,可居然最後不爽的還是她。

他是真的不懂女人了。

到底,車還是在下一個高速出口處調了頭,英子非吵著要開車,簡非離無奈的把車交給了英子,人便坐到了副駕上。

看著英子開車,也是一件很賞心悅目的事情。

“簡非離,你腦袋真是被驢踢了,秀逗了,居然連這樣蠢的事都做得出來,我很懷疑你的智商。”一邊開車,英子一邊碎碎念,“那個地方有什麼好去的,我一輩子都不想回去了,你以後要是再敢跟我提沙州島,你不休姑奶奶,姑奶奶直接休了你。”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徹底的苦笑了,昨晚上明明是她吵著要回沙州島,這會子信誓旦旦絕對不回沙州島的也是她,這變化,還真是忒快了。

“對了,劇組那邊有沒有給我請假?”想到這個,英子急急問到。

“請了。”

“那昨晚我有沒有很失態?”這會子精神了,英子一邊開車一邊開始想七想八了,昨天可是她第一次與簡非離的初戀女友當場過招,也不知道自己的樣子是不是輸給藍景伊了?

這個,真的有點懸,要知道她昨晚喝了好多酒,可印象裏藍景伊好象沒喝呢。

“沒有。”聽到英子問這個,簡非離不由得笑了,看來,她還是挺在意自己的形象的。

“阿郎,我看江君越挺寵著他那個老婆的,不管你對藍景伊是不是還有心,你都給我收起你那份狼心,否則,第一個我不依,第二個江君越也不依,除非,你想有一個强大的敵手。”

簡非離唇角的弧度越來越大,笑容也越來越燦爛,正好英子歪頭看了一個正著,“你笑什麼?”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小手,他相中的女人雖然不是最溫柔的那一款兒,但是絕對是最可愛最真實最不矯揉造作的那一個。

“第三個我不依,第四個藍景伊也不依,陌英子,收收你的小心思,乖乖的等著做爺的老婆吧。”

可說完,英子的臉就黑了,簡非離這才發現自己又說錯了,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老婆這個詞兒,以後絕對不能亂說了,尤其在他帶她領證之前。

“簡非離,不許再誑我。”

“好。”簡非離乖乖的,是他不好,不該不能說的話題也說,他這過份了呢,所以,趕緊的跟自己女人乖乖的。

英子這才稍稍的滿意了些,“對了,身上帶卡沒有?”

“有。”

“那等我們回了T市就去逛街吧。”

“啊?”英子這轉移話題的速度讓簡非離跟不上了。

“我要買兩套衣服,你也要買,我幫你挑,怎麼樣?”

“行。”這個必須行,簡非離在心中一千一萬個點頭同意。

“你說咱兩個人要不要買那種情侶裝呢?”

“好。”簡非離溫溫笑,心底裏已經猜出英子的用意了,這是準備參加晚上江君越的做東請客,英子不提買衣服,他都給忘記了,昨晚上真的答應了江君越今晚上會過去的。

沒想到,一離開牡丹大酒樓他就給拋到了腦後直奔沙州島了。

這記xin,果然是紅顏禍水,都是英子惹得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