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番外:勾夫手記(28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1:17
A+ A- 關燈 聽書

不過是片刻間,簡非凡就抱著簡曉菁徹底的離開了賴續續的視野,只是她耳中依稀彷彿還是那孩子的哭聲一片,惹她心疼莫名。

只是,終究不是她的孩子,她心疼也沒用。

想到這個,不由得心裡一跳,什麼她的孩子,她連婚都沒結,連男朋友都沒有呢,又哪裡可能有孩子。

“賴續續,你喜歡他,是不是?”賴續續慢騰騰的轉過身,沒想到面對的又是陰魂不散的蔣威。

“你管不著。”她低吼,越過他就想上樓,然後把自己藏在屋子裏大哭一場,不知為什麼,她這個時候就是想要大哭一場。

從小在孤兒院裏,總是被比自己大的孩子欺負,可她從來沒有哭過。

但這一刻,她就是想哭。

為著簡非凡的那一甩,彷彿甩掉了她所有的少女心。

“續續,續續,你怎麼了?”門外,蔣威“咚咚咚”的敲著她的房門,幾戶鄰居早就被吵醒了,開了門低嚷著讓他們小聲點。

蔣威也不管,依然不管不顧的敲著賴續續的房門。

終於,賴續續再也忍不住了,擦了擦眼睛,一步沖到門前打開了門,“姓蔣的,別敲了,你煩不煩呀?”

蔣威眨眨眼睛,也不惱,大長腿不請自到的就進了門去,“續續,他誰呀?看起來還行,不過做你男朋友有點嫌太老了點吧。”

“什麼男朋友,不是啦,不過是救了我兩次罷了,蔣威,麻煩你出去,我想睡覺了。”

蔣威就低頭捏了捏賴續續的小臉,“眼睛都腫了,哭成這個樣子睡覺不好的,容易神經衰弱,還容易變醜的。”

賴續續抬手推開蔣威的大手,“我神經衰弱我變的醜不醜都用不著你管,我困了,就想睡覺,你出去。”

“續續,我們說說話吧。”

“不想說。”賴續續懶懶的繼續推蔣威,可蔣威就是不肯出去,兩個人僵持著,最後到底也沒有推出去。

賴續續疲憊的躺在床上,蔣威說一句她就也胡亂的說一句。

賴續續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與蔣威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以至於他什麼時候走的她也不知道。

那一晚,她睡得一點也不踏實,翻來覆去全都是簡非凡中刀流血的畫面,而簡非凡則是頂著傷帶著簡曉菁自己開車回到了老宅。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夜深了,一直緊隨其後的手下也跟下了車,“老大,要不要替你包紮一下?”

“醫藥箱放下,你可以走了。”簡非凡冷漠的道,不過手下人已經見慣不怪了,最近的簡非凡就是這個樣子,冷冰冰的,道上都傳開了,他是受了刺激,可他又不許自己的人去報復喻色,相反的,還要求大家能支持就支持喻色的公司,他說雖然離婚了,可是他最愛的女人依然是喻色,所以,給他面子就要給喻色面子。

“哦,好的。”手下雖然不放心,但看著簡非凡拒人於千裏的樣子也不敢上前了,都說說多錯多,他還是趕緊走吧。

簡非凡將簡曉菁哄睡了,這才對著鏡子審視著自己的傷,那一刀紮得不算特別深,可也不淺,足有兩公分深,只是他從前皮實慣了,所以沒當回事。

清洗了一下傷口周邊的血,這才上了藥包紮,全程都是自己一個人動手的。

也是這個時候,腦海裏閃過了賴續續,要不是因為賴續續,他也不會受傷。

包紮好了起身回臥室,曉菁睡得正香,小模樣是那樣的可愛,看著這張小臉,一瞬間就與喻色重合了。

總還是放不下喻色,所以,他不允許任何人詆毀喻色。

傷口有些疼,簡非凡抿唇躺到床上,身邊是小小的簡曉菁,看著小東西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賴續續說過的話,她說拋弃孩子的媽媽都不是好媽媽,可他覺得喻色就是好媽媽。

心口突的就疼了起來。

簡非凡隨即拿起手機定了天亮後的第一班飛機,然後定了兩個小時後的鬧鐘,班機太早,必須要提前趕到。

正要收起手機,才發現景欒那個小東西居然給他發短信了,原來是告訴他撞了賴續續那部車的車牌號,他也不管是晚上幾點,直接報給手下去查,然後,倒頭就睡。

……

簡非離送走了江君越和藍景伊,還有簡非凡賴續續和簡曉菁,這才牽起簡景欒的小手轉回了包厢,英子還在喝,應該是剛剛喝幹了一杯,此時正拿起酒瓶要倒酒。

英子離開了沙州島,也離開了那種非人的訓練,雖然拍戲的片場偶爾也遇到有大太陽曝曬的時候,可大多數都是在室內,故而,雖然只離開了幾個月,可是她的皮膚卻是比從前水嫩了許多。

白皙的小手與暗棕色的酒瓶形成鮮明的對比,也彰顯得她的手格外的秀氣好看。

他一直都喜歡她的手,握在他的大掌裏小巧滑嫩,觸感極好,惹他常常是吻過一次又一次,都愛不釋手。

“不喝了,好不好?”簡非離快步走過去,摁下了英子倒酒的小手,他不想她再喝了。

“阿郎,你別攔著我,我還想喝,我還沒喝够呢,你讓我一次喝個够好不好?”打了一個酒嗝,英子試圖掙脫簡非離的手,還想倒酒。

下一秒鐘,簡非離單手就摟過了英子的腰,硬拖著她走出座位,“不許再喝了。”

“不要呢,我還想喝,阿郎,你說你要寵著我的,你說過我要做什麼你都隨我的,我現在就想喝酒,你不許攔著我。”英子還想要搶回桌子上的酒瓶繼續倒酒。

簡非離直接把包遞給景欒,“小欒,你去車上等爹地媽咪。”

“好咧。”景欒眨眨眼睛,很相信爹地一定能把媽咪搞定,要是搞不定也就不會有他的存在了,想當初媽咪也一定是看上了爹地是個厲害的人物,不然才不會借爹地的種,也不會生出他這個小天才呢,他是集中了爹地和媽咪所有的智慧了。

眼看著景欒出去了,簡非離乾脆來個漂亮的打橫一抱,就將英子抱在了懷裡,“乖,我帶你回家,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你不騙我?”英子聽著他溫柔的聲音,好象比酒還讓人迷醉。

“不騙,爺說到做到。”

“那你陪我喝。”

“你捨得讓我喝,我就喝。”

英子頓時迷惘了起來,像是想了好久才道:“對喲,你受傷了,你昏迷了,你不能喝酒呢,阿郎,那我喝酒你喝咖啡,我們一起喝。”

“好。”簡非離輕輕應,佑哄著英子健步走出牡丹大酒樓,一路上,身著修身旗袍的女服務生看到簡非離時無不是羡慕的看著他懷裡的女人,被男人公主抱的女人就已經很幸福了,何况還是這樣帥氣的公主抱,又帥又酷。

簡非離到了自己的車前,打開車門,突然間發現車裏空空的,正迷糊著景欒哪裡去了,就見方向盤上貼了一張紙條,將英子放好在後排位置上,簡非離拿起了紙條,“爹地,我困了,想睡覺,我先回了,爹地不用理會我,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倒是爹地,要辛苦你照顧媽咪了,爹地媽咪晚安。”

看著兒子貼心的留言,簡非離唇開,笑了。

小景欒真的是他的貼心小寶貝,他太愛太愛這孩子了。

就看兒子的面子,他也一定要把英子照顧好,英子真的是給他生了一個寶貝。

啟動車子,簡非離往公寓的方向開去。

後排位置上的英子迷糊的坐了起來,“阿郎,你要帶我去哪?我要喝酒,我只要喝酒。”

簡非離皺皺眉頭,這是真的喝多了,看來他之前跟她說的話,她早就忘記了,“帶你去喝酒。”

這一句,英子的眼睛亮了亮,“好呀好呀,我就要喝酒,阿郎最好了。”

“乖,很快就到了。”看英子有些輕晃的身形,簡非離很擔心,可他在開車,也沒辦法去扶她,更不好把她綁在車上吧。

“阿郎,我已經很乖很乖了,你說要帶我來T市我就來了,可是,現在是你不乖了,你是壞人,你不娶我,你還不跟我領證,阿郎,你不是男人,男人從來都不食言的。”酒這東西,真的能讓人酒後吐真言,這些話英子清醒的時候有可能根本說不出口,可是這會子,不清醒的她腦子裏有什麼就說什麼,反正,就是放開了放爽了說。

簡非離微微眯眸,英子說的他都明白,雖然他已經答應她會娶她了,可到底沒有給她一個期限一個日期,所以,她還是烦乱還是不安心。

女人,果然是與男人不一樣的,思維方式完全不一樣,他覺得他已經有了承諾她就應該安心了,可是,女人要的不是承諾,而只是結果吧。

偏那個她想要的結果,他暫時真的沒有辦法給她,不是不想給,而是還不到時候。

一時間,簡非離心思百轉,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英子了,只是默默的開著車,只想以時間來慢慢消彌英子心底裏的不安。

總有一天,他會娶她,她會成為他的妻。

等他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