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番外:勾夫手記(28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1:09
A+ A- 關燈 聽書

簡非凡眸色一凜,曉是早就猜到這出租房的房租一定很便宜,卻也絕對沒想到會這樣便宜。

兩百塊不够他一頓飯的錢。

可是卻是賴續續一個月的房租。

沿著出租小樓的樓梯走上去,水泥的樓梯沒有任何裝潢,扶手也是磨的鋥亮的那一種,一看就知道被無數的人摸過,便摸的光滑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凡走的很慢,像是在感受這幢小樓的古老一樣。

倒是賴續續有些著急,隱隱的好象聽到簡曉菁的哭聲了,不過她也不是很確定。

總覺得那孩子不會哭,畢竟這大晚上的正是小傢伙最好睡的時候。

不過,什麼也說不定。

她也不是特別瞭解簡曉菁。

然,等連上了七八級樓梯後,不淡定的變成是簡非凡了,“是不是曉菁在哭?”

“好象是。”賴續續實話實說,越近她聽著越像是簡曉菁的哭聲,之所以一直沒說,是因為這幢小樓的隔壁樓裏也有一個小嬰兒,所以一時之間她沒辦法斷定是曉菁還在哭還是旁的孩子在哭。

簡非凡倏然加快了步伐,一步兩個臺階的很快就到了二樓,二樓的一端是公共衛生間,也不用問賴續續,循著哭聲他就知道賴續續的房間了。

伸手推門,蝸牛一樣的小居室就現在了眼前,好在,雖然只有一個小房間,但是乾乾淨淨。

只是這小居室裏為什麼除了簡曉菁以外還多了一個穿棒球衫的大男孩呢?

“你是誰?”簡非凡滿是敵意的問過去,眼神也格外的淩厲。

大男孩正晃悠著懷裡的簡曉菁,聽到聲音便轉過了身,“你又是誰呀?”他反問起簡非凡來了。

賴續續都慌了,兩手下意識的在衣服上擦了一下便沖了過去,“蔣威,快把孩子給我,誰讓你進來的,是不是你把她給弄醒了?”

大男孩原本充滿陽光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賴續續,你講講道理好不好?明明就是這個小屁孩吵醒了正熟睡的我,我沒打她的小屁屁就不錯了,你居然還教訓我,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賴續續飛快將簡曉菁抱在懷裡時整個人都慌得不能再慌了,一邊伸手試著簡曉菁是不是餓了,一邊拿眼角的餘光掃向簡非凡。

他一張俊臉此時更黑了,果然直接瞪向了蔣威,“她叫簡曉菁,不許叫她其它的亂七八糟的。”

“你是誰?你還沒告訴我呢。”忽而,大男孩終於注意到了他肩膀上的傷,“怎麼流血了?這怎麼弄的?賴續續,你帶了一個什麼鬼回來?他是你什麼人?”

下一秒鐘,蔣威一下子失聲高喊了起來,“啊……放開我,放開我。”

可是沒用,簡非凡直接提著高大威猛的蔣威如同提著洋娃娃般直接就將他丟出了賴續續的房門外,然後,“嘭”的一聲直接就關上了那扇門,然後,從裡面直接上鎖。

賴續續很確定蔣威那一聲喊方圓五裏都能聽得見,不知道的還以為簡非凡是在殺豬呢。

“他為什麼進你的房間?”簡非凡並不理會門外蔣威還在高喊的抗議,他的目的就一個,把蔣威送出賴續續的房間。

“我……我們是鄰居,他可能是聽到曉菁哭了才進來的。”

“那就是說剛剛你離開的時候連沒門都沒鎖?”簡非凡繼續逼問。

賴續續頓時低頭看簡曉菁,“曉菁餓了,要喝奶粉了。”她說著就去沖奶粉。

簡非凡將簡曉菁抱回懷裡,一邊哄著一邊道:“別轉移話題,你告訴我你離開的時候有沒有鎖門?”

賴續續知道再也躲不過去了,只好道:“我不是擔心你嗎,急著出去看你的情况,一時間就忘記鎖門了。”她越說越小聲,真不懂這男人彆扭什麼,沖好了奶粉晃動著再試試溫度,還可以,這才遞給了簡非凡。

可才遞過去又道:“還是給我吧,你受傷了。”

簡非凡沒在吭聲,不知道是不是賴續續的那一句她擔心他讓他受用了,總之,臉色沒之前那麼臭那麼難看了。

他靜靜站在小屋中央,環顧周遭,這出租屋的廚房和洗手間都在外面的走廊裏,全都是公用的,還有,小的除了床根本沒地方坐了,那他便就只能站著了,站在那看著賴續續還算熟練的喂起了曉菁,果然,奶瓶才一沾到簡曉菁的小嘴,簡曉菁一口叼住,再也不哭了。

“果然是餓了。”賴續續慈祥的看著懷裡的簡曉菁,越看越是喜歡,忍住的就道:“她媽媽還真是捨得,要是我生的,這樣小我絕對不會送給別人,沒媽的孩子多可憐。”她就是被媽媽拋弃的那個女孩,她最討厭拋弃自己孩子的女人了。

“不許說喻色。”不想,簡非凡冷冷的一聲低喝,恨不得剝了她的皮一樣。

賴續續就知道這孩子媽喻色是簡非凡的一個禁忌了。

可禁忌就禁忌,她今天偏就說了,“我從小沒媽,從小在孤兒院裏長大,反正我就是不喜歡拋弃孩子的媽媽,你說我偏見也罷說我觸到了你的黴頭也罷,你怎麼對我就怎麼對我,我也不在乎,反正,我就是不喜歡不要孩子的媽媽。”

簡非凡額頭的青筋直跳,先還是緊攥著拳頭不讓自己的暴發,後來看到聽到她說她就是一個被媽媽拋弃的孩子時嘴角現出的一抹稍縱即逝的悲凉的感覺,一瞬間,竟是沒有訓出口,只是低聲道:“喻色是不想我太孤單。”

“呃,那她為什麼還要跟你離婚呀?若是你說的原因,證明她也應該是很在乎你的。”賴續續想了想,如是的道。

簡非凡頓時就苦笑了,低聲道:“在乎不是愛,她不愛我。”

這一句近似喃喃自語,若不是賴續續一直在認真聽,她根本聽不清楚,“那她愛誰?愛這個孩子的父親嗎?這孩子的父親也是够狠的了,居然也不要這孩子,曉菁真可憐。”

“夠了。”簡非凡低吼,一下子沖過去就抱下了簡曉菁,連著她嘴裡的奶瓶,然後,轉身就要離開的樣子,甚至不在意他肩膀的上的傷。

“非凡,你的傷還沒處理,快把曉菁給我。”賴續續急急沖過去,這樣的簡非凡是她從來都不曾見過的,彷彿要將她碎屍萬斷一般。

而原因就是因為她提起了簡曉菁的父母,看來,簡曉菁的父母都是他的禁忌,可既然是禁忌,他又為什麼對簡曉菁這樣好呢?

好的根本就是視為已出,若不是飯局上他說簡曉菁和簡景欒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她都不相信簡曉菁不是他的孩子。

“嘭”的一聲,被簡非凡單手打開的小木門回彈在牆壁上發出巨響,然後就是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小屋走下了樓梯。

“非凡,你等等我,你至少包紮好了傷口再離開好不好?”

可,簡非凡就象是沒聽見一樣,依然抱著簡曉菁闊步離去。

“瘋子。”走出自己房間看熱鬧的蔣威吊兒郎當的斜倚在欄杆上,不屑的瞪著簡非凡離開的背影。

“你才瘋子。”賴續續怒懟了回去,繼續追出去。

小樓外,簡非凡的人已經拿了醫藥箱趕到了,“老大,你這是……”眼看著簡非凡一言不發的出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這醫藥箱是要送上去給賴續續,還是就此打道回府的隨簡非凡一起離開了。

“回去。”

“哦哦,好的。”那人看看簡非離,再看他懷裡此時已經不喝奶粉而是又哭起來的簡曉菁,在他的認知裏,簡非凡是從來都不會任由簡曉菁哭鬧而不管的,不過此時,這孩子是真的在哭,而他居然不哄,就由著簡曉菁哭呢。

“非凡,你別走。”賴續續追了下來,當看到那人手裡的醫藥箱,忍不住的又道:“至少包紮了傷口再走也不遲。”她說著,追上簡非凡就捉住了他的手臂,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如鐵打一樣的男人,她的身上別說是象他這樣的傷口了,就是平時不小心劃一道小小的紅痕都疼得呲牙咧嘴,可是簡非凡那樣的皮開肉綻,她愣是沒聽見他吭一聲,彷彿那傷根本不是他身上的,而是別人身上的似的。

“走開。”簡非凡用力一甩,這一甩甚至甩了他肩膀上的血濺到了賴續續的臉上,一股子腥鹹的味道襲上大腦,賴續續深吸了一口氣,終於還是鬆開了簡非凡的手臂。

她這裡,他要來便來,要走便走,他們沒有任何的私人關係,有的不是過是華強與簡氏的合作罷了。

再有就是他救過她兩次了。

上一次的車禍,還有這一次的被搶包。

所以,他算得上是她的救命恩人了。

只有他要求她做什麼的份兒,沒有她要求他留下來的道理,想到這裡,賴續續輕聲道:“簡先生慢走,我就不送了。”既然他討厭她,她再追著送他那不止是自討沒趣,還是惹他不開心了。

簡非凡的脚步微微一滯,不過也就只一瞬,便又闊步離開了。

那個背影高大威武,如同神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