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哪也沒露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3:44
A+ A- 關燈 聽書

再有,被他自己從前的女人算計了,陸文濤一定面子上不好過,怪不得他打開房門時推倒了陌小雪,還讓陌小雪滾呢。

車子,重新又駛在了T市的馬路上,夜,更深了。

藍景伊累了一天了,再加上這一個晚上她經歷了一個又一個讓她事前怎麼也想不到的驚喜也好,突發事件也好,反正,此時的藍景伊累得半點也不想動了,眼皮垂下,她睡著了。

江君越將車子徐徐停在了路邊,然後,放下了車子的座椅,再彎過身把藍景伊和小沁沁都調整了一個舒服的睡姿,這才又重新啟動了車子。

這一刻的他目光冷肅極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不羈。

時間早已經過了淩晨了,天,也要亮了,美好的一個晚上就這樣的折騰沒了。

車子,卻沒有駛向小公寓,而是,駛向了藍景伊絕對想不到的地方。

忽而,江君越的手機開始在口袋裏鎮動起來,這絕對不是蔣瀚的電話,那小子不敢打過來。

而他這個私人號碼根本沒有幾個人知道,微一思量,江君越還是拿出了手機,看了一下號碼有些皺眉,居然是洛啟江的。

沒接。

卻也沒有掛斷。

這一個晚上,對於要給洛美薇一個什麼樣的懲罰,其實,他想了很久,二十幾年的交情,做得太絕他也覺得對不住自己的良心。

其實,他已經盡可能的給洛美薇面子了,大螢幕上男歡女愛的畫面雖然沒打馬,可是,那畫面只是雲飛在洛美薇身上飛動的樣子,她的三點一個也沒露好不好?

上面的兩點被長髮給擋住了,下麵的一點被雲飛給擋住了,那樣側拍的畫面,已經是他節選的最保守的一段視頻了,他是要給洛美薇甚至給那些想動自己女人的人一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動自己女人的後果是什麼。

不管是什麼女人,只要他江君越沒看上,那麼隨便別人怎麼搞,可是,若他看上的女人,他再也不允許任何人折騰了,這一次,賀之玲也不許。

前車之鑒,他不會再在藍景伊身上犯一次。

手機的震動終於停了。

可,江君越還沒鬆口氣,那震動就又來了,他沒動,就由著手機震動著,但是這一次,那震動就彷彿永遠也停不下來一樣,一直一直的震動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微微煩躁了起來,隨手拿出接起,“到底要幹什麼?”他吼過去,是洛啟江先動他女人的,不是他不給這個發小面子。

“越哥,在哪混呢?要不要出來玩幾局?”

以為是洛啟江,沒想到居然是孟峻鋒那小子,“沒空。”淡冷的兩個字,隨即就要掛斷。

“越哥,好歹兄弟也二十幾年了,給個面子吧。”

“有話直說,沒空,忙著呢。”

“呵,摟著自己女人爽了吧?”

“你知道還來添亂。”若不是車上睡著藍景伊和小沁沁,他直接就用吼的。

“越哥,你不來也行,你看,昨晚那事兒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該給的懲罰都給了,明兒,別讓她太難堪了,行不行?”孟峻鋒給求情了,因為,這一個晚上他就沒消停,T市最大的娛樂報已經打給他兩次電話了,江君越安排了洛美薇明天的頭版頭條,昨晚的事兒這要是真上報了,那以後洛美薇在T市還活不活了,見江君越不回應,孟峻鋒又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就看在哥幾個從小一起穿著活襠褲玩到現在的份上,放過她吧。”

“你小子就知道當說客。”江君越頗為不耐的冷聲說道。

“我不是不想咱們哥們幾十年的交情盡毀了嗎,行了,就這樣定了,那頭條撤了吧,改天,我帶著洛哥給你賠罪去。”

最後這句還挺受用的,江君越眯眼瞟了一眼藍景伊的睡顏,她睡的真香,好吧,就看在自己女人孩子現在都安好的份上,他就給洛美薇一條活路,“行了,明早都睡自己的回寵覺去,都別起來折騰我了。”

“哈哈,我就知道越哥是哥們,行了,那就不打擾你和嫂子快活了。”

孟峻鋒終於掛斷了手機,江君越這才打給蔣瀚,蔣瀚正睡得香呢,這個晚上江君越說過不許吵他,所以,他隔外放鬆的跟自己女人來了一次超大尺度的床上遊戲,這會兒,比哪天都睡得沉,被手機吵醒後很不耐煩的拿過,才要掛斷,猛的掃到那是自家主子的號碼,急忙的接起,“江總,有事兒?”

“嗯,報社那邊的頭條通知撤了。”

“江總,這個點都印完……”他還沒說完,那頭,已經掛斷了。

蔣瀚擦了擦額頭的汗,嘴裡不由得嘟囔了一句,“真是難侍候的主兒。”

其實,江君越也想到了,不過,他相信孟峻鋒那小子一定不會讓報社虧的,之所以選了那家報社,就因為那家報社不止是跟自己有些淵源,跟孟家也有些淵源,或者,從一開始他就沒想徹底的整死洛美薇吧。

對那女人他沒任何好感了,可是他跟洛啟江真的是幾十年的兄弟了,卻因為他一個妹妹鬧到了今天也許連兄弟都做不成了,說實話,他多少是有些感傷的。

車子,停了下來。

天,已經朦朦亮了。

母女兩個還睡得香,他看看藍景伊,再看看小沁沁,目光不由得越來越柔和,不知不覺間,他昇了,呵呵,陞級做了父親了。

下了車,吸了一根烟,太陽還沒出來,但是,一眼就可預知這一天會是一個響晴的天。

低頭看了看時間,快到點了,他這才打開了藍景伊這邊副駕的車門,輕輕的推了推她,“伊伊,醒醒。”

可,藍景伊睡得太沉了。

搖了又搖,眼見著她怎麼也不醒,江君越歎息了一聲,寵溺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尖,這才把車門關好了,然後,直接在外面鎖好,檢查了又檢查,這才快步的朝著機場的大廳走去。

廣播裏,正播放著從法蘭克福來的班機已經抵達了。

江君越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到了國外班機的出口處,靜靜的站在人群中,機票訂得急,只得這一班最快的,雖然有點早,可是,他覺得這一天挺好的,別有一番意義。

出口,江君越終於看到了藍晴,她拉著一個拉杆的皮箱,站在那裡先是四處望了一眼,很快便發現了朝著她揮手的江君越,臉上一笑,“君越……”他告訴她孩子找到了,說只要她到了就能看見,所以,她直接就按照他的安排回來了,匆匆的趕過去,“景伊呢?”看了又看,居然沒看到藍景伊,她微微的有些皺眉。

“哦,在車上呢,來,給我吧。”拿過了藍晴的行李,兩個人便快步往機場大廳外走去,只為,江君越惦著那熟睡著的娘兩個,而藍晴也因為好久都沒有看到從小就帶著的小沁沁也加快了脚步,她對那小東西有感情了,幾天不見著就想了。

到了,還沒上車就看到正躺在座椅上睡得沉沉的女兒,藍晴笑了,“君越,謝謝你。”她突然間明白了為什麼女兒沒親自接她了,一定是江君越沒捨得叫醒熟睡中的女兒,這讓她尤其的欣慰。

“謝什麼,一家人,晴姨,上車吧。”拉開了後排車座的門,扶著藍晴上了車,他這才又坐到了駕駛座上。

一夜未睡,可,除了那微微冒出了青碴的下巴以外,他身上看不出來有任何疲倦的味道。

車子,飛快的駛往小公寓,母女兩個還睡著,一點也不知道剛剛都發生了什麼,甚至,她們還去了一趟飛機場。

車已經到了小公寓的樓下,可藍景伊還睡著呢,一點醒的意思也沒有。

想到藍晴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著實得上樓去休息了,江君越便輕輕的試著把小沁沁從藍景伊的懷裡抱了起來遞給藍晴,“晴姨,你抱著孩子,行李我一會兒再下來拿,先上樓。”

“哦,好的。”藍晴接過小沁沁便下了車,以為江君越要叫醒藍景伊呢,卻不曾想,那男人居然轉到了副駕這邊打開車門就抱起了藍景伊便朝著大堂走去。

有沒有這麼寵女人的?

藍晴的眼睛濕潤了,想著藍景伊這一年多以來受的委屈,這一刻,什麼都值了。

她什麼也沒說,由著江君越抱著女兒,而藍景伊,似乎真的是困狠了,越睡越是沉,尤其在感覺到一個溫暖的懷抱時,她居然還往那懷裡拱了一拱,再挪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睡著,一張小臉也睡得紅撲撲的,格外的嬌妹可人。

電梯裏,四個人靜靜的或站或躺的在裡面,藍晴看著懷裡的小東西,江君越則是看著藍景伊的小臉,直到電梯停了,藍晴和江君越才捨得移開視線。

到了門前,江君越只手挪了一個姿勢,以方便自己去按密碼,這一挪,藍景伊終於懶懶的睜開了眼睛,“傾傾,到家了嗎?”

“嗯,到了。”江君越這說的是實話,藍景伊的意識還停留在從醫院到家裡的路上呢。

門開,藍景伊掙著下了地,“沁沁呢?”她迷糊的問起,江君越抱著她,那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