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番外:勾夫手記(28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0:09
A+ A- 關燈 聽書

一聽到江君越的聲音,簡非離這才清醒了過來,瞄了一眼臉紅紅的英子,他卻是臉不紅心也不跳,“對,撒狗糧呢。”

英子,“……”

這話也能這樣自豪萬分的說出來?

簡非離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她服氣。

車子緩緩啟動,後視鏡裏的方諾語越來越小,直到最後消失不見。

英子的臉色這才稍稍的好轉了一些,可還是氣不打一處來的樣子,“簡非離,你還真能惹桃花,真是到處留情。”

簡非離卻是哭笑不得,那些全都不是他自願的好不好?

旁的女人硬貼上來,他除了趕人也沒有其它辦法,人家貼上來不能怪他吧。

不過,想到兩個人之間好不容易才緩和起來的氣氛,簡非離一點也捨不得了,“嗯,是我錯,是我不該太有魅力了,更不該太優秀了,那樣,方諾語也就不會愛上我了。”

“簡非離,你要不要這樣自戀呀?”英子被簡非離哀怨的表情逗得“撲哧”笑了起來,哪有這樣自戀的,不過,話說回來,簡非離也沒說錯,他的確是有魅力也是很優秀的一個男人,否則,她也不會看上他,甚至於現在已經死心塌地的準備跟著他了。

聽到英子的笑聲,簡非離徹底的放輕鬆了,伸手一摟,摟著英子靠在他的肩膀上,“爺要是那種滿大街遍地都是的男人,你會喜歡?”

英子小嘴一嘟,雖然這個理不錯,可她怎麼也不肯承認,“說吧,為什麼不娶我?”

“剛剛不是說娶了嗎?”

“呃,你就騙我吧,我剛剛那一個‘娶’字還不是被我逼出來的,若我不逼不問,你會說嗎?快點從實招來,否則,簡非離,你這輩子都別想上我的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目光直視著車前,聰明如英子,她果然猜到他是有原因的了。

可那真正的原因,他卻不想說,也不能說。

又或者,還沒到該說必須說的地步吧,“英子,再給我些時間,好不好?”

英子抬頭,目光灼灼的看著簡非離,真想從他的表情裏看出點什麼來,可是看了半天,只看出了深邃幾許,其它的啥也看不出來了。

英子正襟危坐,“簡非離,一會吃過了飯我就去片場,明早,不用你接了。”

瞧瞧,又惱了。

簡非離歎息了一聲,“英子,我只是不想委屈了你,我們現在大婚,只有我們簡家人的祝福,得不到他的祝福,你覺得,你會快樂嗎?”雖然英子口頭上不說,甚至於表面上看起來與易明遠也沒聯系沒來往了,可是,她心裡的不自在他全都感受得到。

畢竟,沙州島是她從小生活到現在的地方,那裡藏了她太多的感情。

英子撇嘴,不吭聲了。

“我是希望我們大婚的時候,他來,島上的人也全都能來,那樣,才完美,畢竟,我只能給你一次婚禮,是不是?我不想你遺憾。”

“再有,之所以沒有帶你扯證,是不想隱婚,我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為什麼要隱婚呢?”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他想追她,從頭再追一次,也嘗嘗那種戀愛的感覺。

好象是經歷了一場場的生死後,突然間就把什麼都看開了,想要的,如今也只剩下了她和景欒。

“怎麼,還生氣?”眼看著英子不理他,簡非離惆悵了,他都這樣說了,可英子還是不吭聲,其實他之前也沒想瞞著她,只是覺得自己暫時做不到,做不到的事情他就不想承諾什麼。

英子轉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對,生氣。”

“好吧,那你說要怎麼樣才能原諒我,才能不生氣?”

英子的心早就軟濡了,被他幾句話下來哄的哪裡還有氣生了,不過是硬繃著臉罷了,“還沒想好。”

“好吧,那我自己想,一定要想辦法讓你原諒我,還有,不能讓你生氣了,女人生起氣來老的快,皺紋也長得快呢,來,美女,給爺笑一下,爺晚上就乖乖給你暖床,這樣總該原諒爺,總該不氣了吧?”

“撲哧”一聲,英子又笑爆了,“簡非離,你就一混蛋。”

“嗯,我是一公混蛋,你就是一母混蛋,咱兩正好配一對,誰也別嫌弃誰。”

“簡非離,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這個人居然還會講這樣肉麻小色的話呢,簡非離,你完了。”

“沒事,為了你,讓爺說什麼做什麼都樂意。”

英子,“……”

看來,以後得多多的給他些臉色看了,這樣才能憋出他說這些話的天份來,居然連公混蛋和母混蛋這樣的都說出來了。

兩個人就這樣一邊說著小情話一邊往牡丹大酒樓趕去,好在,簡非離就有一心可二用的本事,開車的速度居然一點也沒减下來,很快就到了牡丹大酒樓外面的停車場,才一下車,便看到了大堂外的一眾人等。

第一個映入簡非離眼中的自然是景欒,是景欒盯著手錶知道他們快到了才帶領眾人下來迎接的。

第二個,就是藍景伊。

許久不見了,久得,彷彿走過了一個世紀那樣的漫長,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就是這一別的一年多,他連兒子都有了,還已經六歲了。

英子扯了扯他的手,“喂喂,你還要看多久?這次不要跟我說你沒惹桃花吧,人家老公在旁邊站著呢,你居然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不移開了,簡非離,今晚你要我怎麼罰你?”

“多給你暖一次床。”簡非離回神,小小聲的貼著英子的耳邊說到。

“滾。”雖然簡非離的聲音很小很小,小到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可畢竟被幾個人圍觀著,英子還是不由自主的臉紅了。

“爹地,媽咪。”好在,景欒一溜煙的沖過來了,也緩解了些微她的尷尬。

“非離,你瘦了。”藍景伊緊跟在景欒身後也迎了過來,是的,簡非離真的瘦了,與簡非離打過了招呼,她就轉向了英子。

可不等藍景伊開口,英子就遞過去了一隻手,“你好,我是陌英子,我師兄們都叫我撒麗。”

“我記得你。”藍景伊微微笑,剛剛在等著簡非離和陌英子的這段時間裏,簡景欒小朋友給他們在場的人釋疑了,當初英子要殺季唯衍的原因他們也都明白了,所以,到了這個時候,已經完全的理解了英子,也原諒了她,畢竟,看著這樣好的景欒,哪個做母親的捨得不管不顧呢。

藍景伊最懂了。

“我也知道你。”英子一把握住藍景伊傻傻的什麼也沒想就配合遞過來的小手,隨即笑眯眯的看著藍景伊,“江夫人很漂亮。”

藍景伊一張小臉已經皺了起來,好疼。

這握著她手的確定是一隻女人的手嗎?

她怎麼感覺象鉗子,快要把她的手握斷了。

兩步開外的江君越一個箭步沖了過來,揮手劈向英子的手臂,“放開她。”再看不出來這女人對藍景伊有敵意,他江君越也不叫江君越了。

“英子,別鬧。”簡非離也感受到了,無奈的哄勸著英子,對英子,他有時候是真沒轍。

然,江君越的那一劈並沒有讓英子松開手,不過力道減輕了些許,感受著手臂上的麻痛,英子有些沒想到江君越這個看起來象繡花枕頭般的男人還真有點本事,這手掌的一劈還是有些水准的,只是可惜他劈錯了人,她堂堂沙州島的陌英子豈是他想劈開就劈開的,那她不是從此壞了沙州島的名聲了嗎。

藍景伊只覺得手上的疼鬆散了開去,雖然猜到英子可能是故意的,但想著英子是簡非離的人,還是强擠出一抹笑道:“陌小姐更漂亮,英姿颯爽的,很少女人能有你這樣獨特的氣質,非離真是有眼光。”

英子回了一記笑眼,彷彿在說‘算你會說話有眼色’,“那是,非離自然是有眼光的。”可是這句說完,她又覺得不對了,這分明是在說簡非離當初看上藍景伊也是有眼光的。

可是,看著周遭的一眾人等,這麼多人,她也不好再深入解釋一遍了,“來晚了,都餓了吧,走,我們進去邊吃邊說。”

於是,只這一句話,英子就儼然成了今晚的女主人一般。

“嫂子。”簡非凡也迎了過來。

這一聲‘嫂子’愉悅了英子的心情,“非凡,最近辛苦了。”

她這一句自然是感謝簡非凡這一陣子代替簡非離打理簡氏,沒想到簡非凡借梯子往上上了,“嫂子,你知道我辛苦就好,趕緊的讓我哥回來幫幫我,我快要累死了。”

英子抿嘴笑了,沒想到這個簡非凡這樣會演戲,可她也不明白簡非離的意思呢,這回來也有幾天了,他不止是沒有娶她的意思,好象也沒有回去簡氏的意思。

至於原因,原諒她真的不懂。

“嫂子,別告訴我你和我哥之間是我哥說了算,那我立刻跳樓去。”也許是見到景欒見到簡非離心情好了,簡非凡終於又多少回去了從前的那種吊兒郎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