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番外:勾夫手記(27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40:01
A+ A- 關燈 聽書

“你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來。”如果只是簡非凡,他還可以推掉,讓簡非凡與景欒一起吃一餐就好,但是現在又多了江君越和藍景伊,想到藍景伊,他心口莫名一痛,回來這樣久了,既然再也沒有辦法隱藏自己,那便,坦然面對所有的人。

他是時候出山了。

兩個人,一個出了房間,一個沖進了陽臺。

簡非離一身米色的西服很快就出了大堂,匆匆走向自己的車。

這是他自認生命裏遲到最嚴重的一次,除了他和英子其它人都到了,可他這還沒出發呢。

然,還沒上車的他在距離自己的車還有兩步遠的時候停住了,皺眉看著眼前的女人,“方諾語?”

“非離,你真的回來了?”方諾語驚喜的看著簡非離,這一句出口後便飛一樣的沖向了簡非離。

眼看著方諾語沖過來,想到英子,簡非離輕輕一側身形,便避過了飛撲過來的方諾語,“諾語,報歉,我以為,我與你,已經結束了。”

“非離,你去哪裡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擔心你?你怎麼可以走了那樣久呢?非離,不,你不要騙我,我們之間沒有結束,我們才剛剛開始呢,是不是?”

簡非離繼續後撤,“我沒有騙你,很報歉,我已經知道自己最愛的人是誰了,這一生,也只認定了她一個,報歉,請讓開,我趕時間。”他是真的趕時間,再遲下去,就等著被江君越調侃吧。

“非離,你要去哪裡?你帶上我好好?”方諾語卻還是不肯放過簡非離,她派人盯著這裡,不過也只是偶爾盯一下,畢竟這裡很久都沒有什麼動靜了,沒想到今天就看到簡非離回來了,知道了這個消息,她立碼就趕過來,果然,堵到了簡非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行,我已經約了人。”

“非離,你帶上我,我不會給你搗亂的,我就乖乖坐在一邊就好。”她只要悄悄的看著簡非離就好,她別無所求。

“不行。”簡非離繼續後退,若方諾語不是方諾言的親妹妹,他早就給方諾語臉色了,可是想起方諾言為英子的九死一生,他的心便軟了。

畢竟,他為了英子九死一生那是應該的,必須的,因為他是英子的男人。

可是方諾言不是,所以,算是他欠了方諾言一個人情。

“非離,為什麼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呢?非離,我愛你,很愛很愛你,所以,請你一定要帶我去,好不好?”方諾語梨花帶雨了,她都這樣卑鄙的求著簡非離了,可是看他的表情依然是無動於衷,甚至於還有些微的嫌弃的意味,這讓她很是無助很是不甘,她哪裡不好了,她是方家的大小姐,要人品有人品,要家勢有家勢,怎麼也比得過那個殺手女人吧。

只有她,才配得上簡非離。

“不好。”然,簡非離沒回應,有人回應了。

站在陽臺裏看了半天,英子看不下去了,她的男人,就算是她不要了,也不許別的女人這樣子上趕著找上門來。

“陌英子……”方諾語頓時秒愣了,她還以為這公寓裏只有簡非離沒有陌英子呢,畢竟,按道理來說,若是他們兩個在一起,那也一定是簡非離在哪裡陌英子就跟到哪裡的。

可是剛剛兩個人分明沒有在一起。

還有,她是以為英子去拍戲了呢,英子最近都是拍夜場的戲,所以,英子這一出現,她就象是見到了鬼似的。

“對,是我,就是我,方諾語,你不是問非離帶你一起去好不好嗎?我現在就給你答案了,不好,所以,你可以走了。”

“陌英子,我問的是非離,不是你。”若不是想起哥哥方諾言,方諾語很想來一句‘你算老幾?’,可是這一句面對著氣場淩然的英子,她愣是沒敢說出來。

“呃,非離是我男人,你問他什麼我自然可以答,阿郎,是不是?”

簡非離一直冰山一樣的冷臉,一下子就染上了笑意,也是這一晚上許久以來才有的笑意,“對。”這一個字,他是半點猶豫都沒有,先前是看著英子看著方諾言的面子上沒有喝退方諾語,現在看英子都不怕得罪方諾言的妹妹方諾語,那他一個男人還擔心什麼呢。

這一聲,回得那是一個快,快的讓英子很滿意,小手高調的挽上了簡非離的胳膊,“阿郎,我陪你去。”反正,怎麼也不能讓方諾語鑽了空子,她不幹。

簡非離一張俊顏如同染上了陽光一樣,帶著英子到了車前,親自為她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然後,還彎腰親自為英子系上了安全帶,整個一妥妥的橫範老公款兒,看得不遠處的方諾語眼睛都直了,她從不知道簡非離對女人還有這樣溫柔的一面,他好象對她就從來沒有這樣過。

可,他就是一付老婆奴的樣子,她也愛看,她就喜歡這樣的男人。

不管在外面對旁的人有多凶,可是對自己心愛的女人一定是最好最好的。

定定的看著英子,方諾語一咬牙,“陌英子,我告訴你,只要你和非離一天不結婚,我就一天不放弃非離。”

‘結婚’兩個字飄過耳鼓,英子的臉色已然微變,指尖一摁車窗按鈕,扭頭直視著車前方,第一次的,她居然不敢大聲回敬方諾語了。

結婚這個詞兒從來都不是一個人的事兒,而絕對是兩個人的事兒,簡非離不提,她一個女人,就算是再大大咧咧也不能說。

“陌英子,你怎麼不說話了呢?是不是非離不肯娶你?哈哈,你們認識那樣久了,孩子都有了,可到現在都沒有大婚呢,是的,我哥說了,要我放弃非離,他說你們孩子都很大了,可是這又有什麼用呢,他就是不肯娶你。”

儘管,簡非離已經以最快的速度放下了車窗,卻還是沒擋住方諾語的那些話飄進英子的耳鼓。

所有的怒氣在這一刻終於爆發了,英子也不管簡非離是不是在開車,一手落在方向盤上的男人手上,“你給我說清楚,你到底要不要娶姑奶奶,若是不娶,姑奶奶也不粘著你。”

前面就是社區裏的拐彎路段,簡非離眼看著手被摁住沒辦法轉動方向盤,這個時候又不想刺激英子的甩開她的手,只得脚下一踩刹車,於是,才啟動的車子立碼就停了下來。

輕輕轉首,看著氣鼓鼓的英子,他卻笑開了。

她能說出來,這樣真好。

這代表她的心裡是有他的。

他就心滿意足了。

簡非離直接無視車外面追過來的方諾語,輕輕捧起了英子的小臉,然後,無限深情的就吻了下去。

那顏值加上眼神,本來英子還想拒絕的,畢竟外面還跟上來了一個超級大電燈泡,而她可沒有在外人面前表演親親的習慣。

可是,就被簡非離看著看著,她愣是整個人都蘇了,情不自禁的受了他的吻,那樣溫柔,溫柔的彷彿不是真的一樣,她輕輕闔上眼眸,既然是簡非離自己要撒狗糧,她就勉强的配合一下下吧。

嗯,她是在做好事。

不然,方諾語越是不死心將來越慘。

反正,她是不會放過簡非離的。

就算他不娶她,她也不許他娶別人。

她陌英子就霸道了怎麼著?

誰也管不著。

英子迷糊在簡非離的吻中,不知不覺中就被他吻了幾分鐘了。

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簡非離才緩緩鬆開了唇,一雙眼裏滿是溫柔,“娶。”

這一個字,算是一個遲到的答案了。

雖然過程中等了很久,卻還是給英子一種春暖花開的感覺。

他終於回她了。

小臉也揚起了笑意,這一次,是她要主動的再撒一次狗糧給方諾語看了,一點也不怕撐著方諾語的狠狠的吻上了簡非離。

那手勁那畫風讓方諾語怔住了,也是這一瞬間,她突然間就明白了過來,原來簡非離是喜歡這樣豪爽的女人呀。

那她,也可以學著英子這樣豪爽。

是的,她可以。

總相信金石為開,她就不信她真心付出換不回簡非離的真情以待嗎?

只要她比英子用心用情,她一定可以的。

車子裏,英子又一次癱軟在簡非離的懷裡,原本是她主動的吻,可是吻著吻著,就就變成是簡非離主動了。

眼角的餘光中,車外的方諾語好象還在看著他們兩個呢。

她試著掙了掙,可是沒用,簡非離就是不鬆口了,狠狠的吻了她一次又一次,彷彿她從前欠了他多少的吻似的。

終於,兩個人的手錶同時響了。

那是景欒發在他們一家三口家庭群裏的訊息,“爹地,你和媽咪停在了社區裏,這什麼情况?有人襲擊你們,你們脫不開身了嗎?可是不對喲,就憑你和媽咪,要是你們兩個脫不開身,那這世上也沒有能脫開身的了……”

江君越一歪頭,受不了的直接對著景欒的手錶道:“簡非離,別告訴我你之前忙活了半天還沒滿足,這會子就在車裏撒狗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