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番外:勾夫手記(27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9:53
A+ A- 關燈 聽書

景欒一聽到江君越問起簡非離,便低頭再看了一眼腕表,然後有些懊惱的道:“不知呢,我爹地和媽咪還在公寓,沒出來。”簡非離一向都是個很有時間觀念的人,既然他答應了簡非凡,按道理不可能不來的,可是現在……

景欒也不明白了。

景欒看著手錶的時候,江君越也跟著掃了過去,不由得好奇了,“小子,你這什麼手錶?怎麼我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還挺好玩的,居然能顯示你爹地媽咪所在的位置,很神奇。”

景欒自豪的仰起小臉,道:“這可是特製的手錶,是我們沙州島的標誌,江叔叔,這個可不能給你,也不能給你弄一個,這是我們沙州島獨有的,除了沙州島的人誰也不能給。”不等江君越討要,簡景欒直接就封了江君越的口,別以為他沒看明白,江君越這是對他的手錶動心了。

江君越也不惱,微微一笑,便道:“那你爹地也不是沙州島的人,他不是也有了嗎?小子,給你江叔叔弄一個。”

“那是因為我爹地有我這個沙州島的人做兒子呀,不然,他也沒有。”

“傾傾,你多大人了,還跟個小朋友討東西。”藍景伊看不過去,嬌嗔的瞪了江君越一眼,一行幾個人便隨著迎賓進了牡丹大酒樓的包厢。

既然江君越一定要請客,簡非凡也就不会了,把簡曉菁交給了賴續續,眼看著簡非離還不來,只得對景欒道:“給你爹地和媽咪發個訊息,問問情况。”

公寓裏,簡非離不知道勸了多久了,可是,英子死活就是不同意隨他去參加家庭聚會。

“英子,為什麼?”簡非離只要一想到簡非凡這會子在等他和英子了,就一陣著急,於他,最不喜歡的就是言而無信,但是現在,只怕他可能真的要言而無信一次了。

英子不去,他又如何去得了。

英子靜靜的躺在床側,就這樣躺著足有一個多小時了,不管簡非離說什麼她都不理會簡非離。

忽而,一直只是苦口婆心勸著英子跟他去赴宴的簡非離突然間起身,身體一歪一側,頎長的身形便壓在了英子的身上,大手正過英子的小臉,一雙黝黑的眸深邃的看著英子的眼睛。

四目相對間,英子心口一慌,“你下去,我說了不去就不去,你做什麼也改變不了的。”

“好,那我不用你去,但是,你要告訴我你拒絕我的原因,死也要死個明白,是不是?”

英子回視著他的眼睛,透過簡非離的瞳仁看到了小小的自己,她能說嗎?

她覺得跟他去見了他的家人也沒勁兒,他不想娶她,那又何必去見他的家人呢。

到時候,只會自取其辱,惹人嘲笑。

“說,為什麼?”簡非離的唇輕輕落下,隨即,覆上的牙齒帶著懲罰意味的咬齧著英子的唇,不輕,可也不重,可就是那樣的力道就如同羽毛在心尖尖上刷過一樣,讓英子的身體不由自主的輕輕顫動了起來。

她去推他,可是推不開。

又或者,她根本捨不得推他。

“答應不答應?”簡非離加深了這個吻,同時,兩隻大掌全都隔著衣服遊走在她的身上,那就象是隔靴搔癢一樣的感受,所經,更讓人奇癢難耐。

“別……你別……”受不了簡非離這樣的煽情,英子扭動著嬌身,就想要脫離開簡非離的掌控,可是最近,她好象已經完全習慣了他對她身體的掌控,所以,只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她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繳械投降了。

“說,乖。”

英子閉上了眼睛。

可是這一閉,所有的感官享受更加强烈,更想要他的手他的唇繼續再繼續。

她覺得自己要瘋了。

不,她不能說,自尊心讓她狠狠咬著唇,就是不肯說。

簡非離歎息了,他這樣的折磨她,其實何嘗又不是在折磨他自己呢,簡非凡這會子一定是帶著景欒在等他和英子了,心思一轉,他努力放柔了聲音道:“先陪我去應應景,我們很快就回來,我知道你委屈,可是我答應你,你心裡想要的,早晚,我都會辦到。”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你起開,我沒想要什麼。”英子閃爍的眸子漸漸的染上了怒火,是簡非離之前答應她的,挑起了她的渴望,卻是在如今什麼都不提了,他把她當成是玩笑了嗎?

以前是她不喜歡有婚姻的束縛,現在她想要了,他卻不給了,那原因只有一個,他的心不是全在她的身上,一定還藏著其它的什麼女人。

是了,喜歡他的女人她知道的就有幾個了,其中就有一個她比較熟悉的,到現在都不知道要怎麼讓那個女人知難而退的,畢竟那是諾言的妹妹方諾語,但看現在的情形,只怕她們誰都沒有機會了。

既然不想娶她,那她又何必與他在一起呢。

“簡非離,我們分手吧。”這一句出口,臥室的空間裏所有的空氣彷彿一下子被抽空了一般,簡非離一動不動的看著英子,許久,才指尖撫上她的臉頰,“告訴我,你只是開玩笑的。”

他愛她。

雖然確定愛她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但好在兩個人都是單身的,都有擁有對方的權力。

那他為什麼要放弃呢?

不,他不要分手。

“我沒有開玩笑,簡非離,我們分手吧。”

她一句一個簡非離,從前那叫得極順口的‘阿郎’仿似已經成了遙遠的過去,仿似她從來也沒有那樣親昵的叫過他似的。

“休想。”薄唇狠狠的碾壓了下去,簡非離長身壓在英子的身上,恣意的掠奪和索取著,不,他要把她變成他的,這樣,她的身心歸屬了他,她就會乖乖的不去想七想八了。

“不要……我不要……”英子卻是奮力的掙扎著,她若不掙,簡非離輕車熟路的就可以把她變成他的,可她若是掙,簡非離一時之間還真的奈何她不得。

一手緊緊的鉗制著她的身體,箭在弦上,只剩下了發了。

就在簡非離腰身一送,準備拿下英子的時候,忽而,手錶響了。

他的,還有英子的。

“你起開,是景欒。”英子一聽那響聲就知道是景欒發過來的,雪臂抬起,手錶上是一條資訊,“爹地媽咪,我和二叔還有簡曉菁在一起,還有江君越叔叔和藍景伊嬸嬸,對了,還有賴續續,我們五個人在等爹地和媽咪一起過來用餐呢,爹地媽咪什麼時候出門?”

看到景欒發過來的訊息裏藍景伊的名字,英子撇了撇嘴,“不是說只是家庭聚會嗎?原來,還請了老相好了,你既然很喜歡她,不如直接從江君越手上搶回來,那也挺好的。”

“英子,你胡說什麼?”簡非離的臉色已經青了。

“我沒有胡說,我說的是事實,T市誰人不知誰人不曉,你簡非離從前深愛的女人是藍景伊呢,至於我,不過是一個不入流的女人罷了,算計你有了景欒,我的目的也僅限於景欒,除此,都與我無關,簡非離,我們分手吧。”既然不想與她結婚,那就分手,她的字典裏只有兩個選擇,要麼結婚在一起,要麼分手從此分開。

二選一,既然他不想娶她,那就分手於她最有利,至少,可以保住她做女人的尊嚴。

“起來,跟我走。”簡非離終於惱了,都說愛人之間提一次分手感情就會淡一分。

可他相信自己對英子的感情絕對不會淡去一分的,但是英子對她,已經明顯的有了起伏,不,他一定要帶她去牡丹樓。

用力的一扯英子的手臂,扯著她一起下了床直接走向衣櫃,目光隨意一掃,便選了一件米色的過膝裙裝遞給了英子,“你穿這一件。”而他,則是選了一套同色系的西服。

“簡非離,我說不去就不去,你若非要我去,就等著給我收屍。”英子冷冷一笑,她陌英子從來都不是被嚇大的,她也不怕別人嚇她。

“英子……”

簡非離皺起了眉頭,或者,讓他對其它的任何女人,他都有辦法,卻獨獨對面前的英子常常感到無力,常常讓他毫無辦法。

“爹地,媽咪,出事了嗎?為什麼不理景欒呢?”

手機又響了,這一次景欒是發的語音,就發在他們一家三口的家庭群裏,兩個大人不止是遲到了,是連出發都沒有,現在別說是簡非凡和江群越還有藍景伊在懷疑,景欒的小心臟也被提到了嗓子眼,若不是知道他爹地媽咪的本事,這會子就覺得兩個人一定是出了大事。

簡非離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再不出發就說不過去了,只好拎起西裝外套走過去拿起了手機,“半個小時後到。”說完,便關停了手錶。

然後,悶聲不響的穿上了西服,很快就回復到從前那個衣冠楚楚溫文爾雅的簡非離了。

回頭時,英子早就把那條他選的裙子丟進了衣櫃,人也重新躺回到了床上,看起來還是不打算與他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