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番外:勾夫手記(27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8:57
A+ A- 關燈 聽書

“嗚嗚……”英子用力的去推簡非離,然,啥用也沒有,她推不動。

他昏迷不醒的時候,她想怎麼擺弄他就怎麼擺弄他,可是現在,他醒過來了,生龍活虎的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了。

倒是簡非離,直接將她抵在了走廊的牆壁上,又玩起了最近一直在玩的遊戲,以吻封唇,讓她到了嘴邊的話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她想咬他,可是,又捨不得。

想到她為了從左安謙的手上救她受的傷,想到他為了救易明遠的九死一生,那些種種,全都讓她下不了口,到底,還是沒捨得咬他。

原本氣怒的身子也在簡非離的吻中漸漸的化成了一灘水,軟軟的依靠著簡非離才不至於倒下。

不知道是不是離開沙州島太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沒有鍛煉過身體了,最近她的體質嚴重下滑,可,也沒見簡非離怎麼鍛煉過呢,怎麼他的身體倒是一天比一天強壯,強壯的已經甩她幾條街了。

老天爺真是不公平。

倏爾,英子走神的功夫,簡非離一個打橫一抱,便將英子穩穩的抱在懷裡,隨即走向了對面的房門,不然,再在走廊裏繼續下一個情節就很有可能走光了,他走到英子的眼裡不怕,英子走到他的眼裡也不怕,最怕的是一不小心走到這一個樓層裏其它的兩戶人家的眼裡。

“阿郎,我累了,想睡覺。”天要亮了,英子頭靠在簡非離的肩膀上,原本還是清醒的生氣的,可是這會子她只想這樣靠著他睡覺。

“好。”簡非離真的把英子送到了床上,真的沒有其它多餘的動作,只是輕摟著英子,兩個人一起不知不覺的就睡沉了。

直到手機“叮”的一聲響,簡非離條件反射的拿過,瞄了一眼便悄悄坐了起來,身側的女人一個翻身,皺著小眉頭又繼續睡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這是討厭這樣的騷擾呢。

簡非離失笑的披上晨褸進了客廳,低頭再看了一眼手機。

就一條簡訊,四個字,“我在門外。”

是簡非凡的手機號碼。

非凡居然查到了他的這個新的手機號碼。

雖然沒叫哥,可是簡非凡能找上他,明顯是知道這個號碼就是屬於他的了。

簡非離漫不經心的走到門前,既然藏不住,那便見面吧。

輕輕一拉門,門外,簡非凡正背對著他而站,頎長的身形與他差不多,只是,多了幾許的落寞,他與喻色的那段婚姻走到結束終還是讓他受了傷害。

“非凡……”簡非離輕喚一聲,兄弟兩個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並不是特別親近,可是骨子裡的那種兄弟情卻從來都不曾减一分。

“哥,你不是住在這一間嗎?”簡非凡轉身,指著景欒睡的那一間,完全的不知所措了。

他知道這裡的,他才面對的那一間才是簡非離的房間的。

“兩邊都買下來了,不過,登記的是你嫂子的名字。”

“撒麗?”對於撒麗,簡非凡是知情的,那個,差點殺了喻色的女人,因為喻色他對撒麗沒有好感,不過也許可權於知道撒麗這個人而已,畢竟那一天在醫院的時候簡非離帶著景欒出現了。

也是這幾天他將這些事串聯在一起,才明白為什麼那天晚上在祖宅門外看見景欒的時候就覺得小傢伙有些眼熟了,原來不止是小傢伙象簡非離,他還在刺殺季唯衍的醫院的監控錄影裏見過景欒小小的身影。

只是,錄影有些模糊,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認出來景欒罷了。

“嗯,也叫陌英子。”

“哥,你回來為什麼不來找我?也不告訴我?”簡非凡興奮的看著簡非離,簡非離回來了,他是不是就能擺脫簡氏這個麻煩了,他一點也不想打理簡氏,他在小城有屬於他自己的公司,如今已經上了軌道,相對來說,他更喜歡由自己一手創立一手發展起來的公司,那樣子做起來才有成就感。

如今做簡氏,雖然公司比他自己的大了幾倍都不止,可那些都是老爺子和簡非離前期打下來的江山,於他根本沒什麼成就感,他不喜歡。

於他來說,賺錢不是目的,挑戰才是人生目的。

“有些事,不方便。”簡非離微微一笑,他連英子都沒說,更不會告訴簡非凡了,“等我一下,我去換套衣服,我們出去說。”英子要補眠,他便不想與簡非凡在公寓裏座談,不想吵醒英子。

“好吧,不過……”簡非凡瞄了一眼景欒的房間,他其實不止是想找簡非離,還想找景欒,撞了賴續續的那個司機始終沒找到,這件事既然讓他攤上了,他就沒想放過那個司機。

“你要找小欒?”簡非離何等精明,簡非凡一個眼神他就明了了。

“是。”

“他去學校了,晚點,你來見他,或者,我派人送他過去。”昨晚知道景欒惹上了簡非凡,他原本是要審一審那個臭小子都做了什麼的,沒想到這還沒來得及審,簡非凡就找上來了。

是的,以簡非凡的能力查到了景欒的下落實在不是什麼稀奇事。

“好。”

於是,簡非離換了套衣服出了公寓,兄弟兩個進了公寓對面的一家咖啡廳,兩杯熱咖啡,借著嫋嫋的霧氣,簡非凡開口了,“哥,你什麼時候回簡氏?”鑒於簡非離這樣久沒回來,簡非凡很擔心簡非離的决定,簡非離要是想回來,早就回來了,也不用他來質問了。

“不確定,所以……”所以,以後還是要麻煩簡非凡繼續打理。

“不行,我想回去小城了,那邊有我自己的公司,簡氏還是由你打理。”簡非凡立刻打斷簡非離,先下手為強,他先說出自己的决定,逼著簡非離回公司。

“呵呵,咱們家的公司多少人眼巴巴的盯著想要拿走呢,江城就是一個,李秋雪也是一個,倒是你這個簡家的子孫,這就麼的不想要嗎?”

“哥,那你呢?你現在不是也不想管嗎?什麼都丟給我了。”簡非凡冷冷看著簡非離,兄弟歸兄弟,他不愛打理簡氏,這個實在是不想將就。

“我暫時沒辦法捕手。”

“為什麼?”簡非凡就不懂了,簡非離能有什麼原因不接受自己家的公司?他之前明明打理的挺好的,這根本就是想抓他這個勞工不撒手,這要是被簡非離給强行的摁在簡氏實際負責人的寶座上久了,他以後是不是都擺脫不了這個“燙手山芋”了,這可不行。

“這個,現時還不能說。”簡非離淡定的抿了一口咖啡,他這個弟弟他瞭解,雖然在商場上很有天賦,可是簡非凡從出生開始就特別的喜歡混在簡鳳樓當時還在道上的一些產業,管也管不了。

“是不是就為了撒麗?那個女人有什麼好,她差點殺了小色。”只要是對喻色動過心思的人,簡非凡一律自動不覺的標上敵人的標籤。

“她是你嫂子。”

“什麼嫂子?如果真是我嫂子,至於要殺我的女人嗎?”簡非凡冷怒的看著簡非離,若不是事情已經過去有些日子了,他心底裏的惱意也褪去了些分,否則,一見到簡非離他就要理論了。

簡非離唇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意,他就知道簡非凡會對英子有怨言,也是,如果簡非凡的人動了英子,他也不樂意,也是很難原諒,將心比心,他懂。

所以,還是把事情的原委說清楚比較好。

“江城現在有下落了嗎?”他昏迷不醒了,不然,早就查到江城藏到哪裡去了。

“還沒有。”被簡非離問到這個,簡非凡也頗不好意思,這一陣子他雖然把簡氏打理的還算井井有條,但是,對於其它事真的沒有很上心,到底,還是被與喻色離婚的事情影響了心情,對什麼都提不起來興致,不想去管。

“那時江城花重金找人劫了小欒,目的就一個,讓他媽媽去殺了季唯衍,否則,就撕票小欒,非凡,你要撒麗這個做母親的怎麼選擇?”簡非離這個問題直接拋給了簡非凡。

“那她為什麼要動喻色?”

“撒麗那時找不到季唯衍,就只是想要弄傷喻色激出季唯衍,她沒有想殺喻色。”

“你為什麼不封锁?”簡非凡還是惱。

“我那時在找小欒的下落,知道撒麗去找喻色和季唯衍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對了,你見過小欒了,他是不是很可愛?”簡非離說起景欒,唇角都彎起了弧度,景欒是他的驕傲。

“還行。”想到那個小東西抱著簡曉菁時兩個孩子間的友愛,簡非凡的臉色這才平和了些,若是景欒能娶曉菁,也是挺不錯的一件事,雖然兩孩子都姓簡,可是沒有血緣關係,有大哥的孩子照顧簡曉菁,他覺得不錯。

反正,他從現在開始就要規化曉菁的人生了。

“沙州島最資深的駭客就是景欒了,改天,讓你感受一下他的能耐。”簡非離忍不住的提起景欒的本事,那是連他這個做爹地的都自歎弗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