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7章番外:勾夫手記(27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8:49
A+ A- 關燈 聽書

淩晨三點鐘,疲憊的簡非離推開辦公室的門,正要回去公寓,西門迎了上來,“先生,二少這幾天一直在找小少爺,你看……”

“非凡在找景欒?為什麼?”簡非離微微一愣。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二少的意思,不過,我查了一下,前幾天小少爺去過老宅,還見到二少了,也不知道……”

“這個小兔崽子居然沒經過我允許就回去了,這事我知道了,我去審審他。”想到景欒,簡非離一陣頭疼,他這個兒子看似還小,可也不是隨便能擺弄得了的,就是他這個老子也不成。

低調的黑色寶馬緩緩停在英子的劇組片場外面。

說好了這個點他來接她,果然,等了十幾分鐘後,簡非離終於看到了走出片場的英子。

還是第一個出來,可見,她是有多急切的要回家了。

簡非離摁了一下車喇叭,英子便朝著他的方向飛奔而來,長髮隨著飛奔飄舞在她的漫身,就象一個午夜的精靈,惹他一眼不眨的看著她,越是相處久了,那種夫妻間的情越是彌深。

他發現,他中了她的毒了。

“阿郎,等很久了嗎?”英子拉開車門,快速的坐上了車,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問身側的簡非離,這樣晚,不對,是這樣早讓他來接她,她很過意不去。

“沒,剛剛到而已。”簡非離緩緩啟動了車子,隨口問道:“今天的戲還拍的順利嗎?”

“還行。”英子說著,腦海裏卻閃出了一個人影,她很想說出來,可又不想簡非離擔心,到底,什麼也沒說。

簡非離打了一個哈欠,為了接英子,他最近的作息也是隨著她一起的,她熬夜,他就也熬夜,她白天拍戲他就也白天工作,兩個人的時間現在是完全一致的,也是這樣他才能真正的徹底的體會拍戲有多辛苦,作息有多亂。

拍好的播出來的電影電視劇看起來演員很風光,可實際上那風光的背後是幾多的辛苦和無奈。

看到他打哈欠,英子有些心疼,“都說了我自己可以開車回去的,你偏來接我,是不是又一夜未睡?”

“回去一起睡。”簡非離唇角輕勾,露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來,看得英子頓時花癡的貼了上去,“阿郎,以後要叫你色狼了。”

說什麼‘一起睡’,分明就是欲求不滿的味道。

“好呀,只有咱們兩夫妻的時候,你多叫幾聲色狼,爺愛聽。”

“滾。”被他調系了,英子磨牙,伸手就去呵他的癢,簡非離大笑,“開車呢,開車呢,娘子饒命。”

英子這才不情不願的坐正了身姿,想要再回敬簡非離幾句,可是心情卻一下子就低落了下去。

說什麼夫妻,簡非離回來T市也有多半個月了,可是,再也不提要帶她去領證的事了,完全把答應她的事給忘了一樣。

初時,她是想他才回來忙吧。

可是現在,這忙也要有一個度吧,况且,難道忙一輩子,一輩子就不跟她做夫妻了?

不給她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她也認了,可是連妻子的名份也不給她,他這是後悔與她在一起了?

還有,他最近神神秘秘的,雖然回來了T市,可居然連他自己的家也不回,讓她常常就覺得這男人在幹一件什麼大事,可問他,他又說沒有,以吻封之,讓她到後來完全忘了追問他了。

英子就覺得越來越看不懂身邊的這個男人了。

看著他的側顏,她一時就看得呆住了。

“好看嗎?”簡非離眼角的餘光中,女人一直在盯著他看,不由得失笑的單手摟過英子,讓她靠在他的肩頭。

這還是淩晨,黎明前的黑暗,馬路上的車少之又少,彷彿整條馬路都是為他一個人而建的似的。

視野開闊,很好開車。

“醜。”英子微惱,不会的給了這樣一個評估。

“醜你還看那麼專注?這審美……”

“我審美怎麼了?你敢說不好?”英子一拳砸在簡非離的胸口上。

“嘶”的一聲,簡非離痛叫了一聲,很大聲的感覺。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怎麼了,打到你的傷口了嗎?”英子頓時就緊張了,她剛剛真的是隨意的一拳揮過去的。

“老婆這麼關心我,立碼就不疼了。”正好是紅燈,簡非離轉首飛快的在英子的臉上親了一下。

“你……你誑我。”英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上當受騙了,簡非離他根本沒被她打疼。

“不敢,怎麼也不能誑自己老婆。”簡非離微微笑,就喜歡這樣與英子一起輕鬆的調**,鬥鬥嘴,原來人生還可以這樣走過分分秒秒,很愜意。

是的,這與他找回英子和景欒之前的生活是完全不一樣的。

“呃,少來,我可不是你老婆。”聽著簡非離一句又一句的老婆,越聽越是刺耳,英子聽不下去了。

簡非離眸色一沉,“那你想做誰老婆?”

“反正不是你。”英子越說越氣,去救師父出事之前,他還急著帶她回T市準備大婚,可是現在,絕口不提這事了。

這讓她很是惱火。

簡非離透過後視鏡瞄向英子,這才發現她的臉色很不好,明顯有些生氣的樣子,這才知道她不是開玩笑,掃了英子一眼又一眼,最終,簡非離也沉默了。

他不是不想娶她,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偏,又不想告訴她,惹她擔心難過。

算了,時間是治療一切的良藥,總有一天她會懂他的。

可,他這樣的沉默讓一旁的英子更加的開始胡思亂想了。

果然是不想娶她了。

不然,也不會半句解釋的話都沒有了。

兩個人都是不吭聲的坐在車裏,車裏的氣壓頓時就低了好幾度。

到家了。

車還沒熄火,英子已經率先就下了車,飛也似的一個人就沖進了公寓大堂。

簡非離默然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然後,緩步跟了上去。

他沒有飛奔追她,或者她還不能接受他現在不帶她去領證的作法,那便讓她慢慢的習慣吧。

但是不用很久,他就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然後再帶她走進婚姻的殿堂了。

若她足夠愛他,她一定會等他,也會明白他的苦心的。

英子摁下了電梯的上升鍵,淩晨的時間點,電梯根本不用等的,隨摁隨開,她沖進電梯的時候,正好簡非離也走了過來,手快的摁下關門鍵,英子直接就把簡非離擋在了電梯門外。

簡非離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果然,等簡非離出了電梯去開門的時候打不開門了。

英子在裡面反鎖了公寓的房門。

這是不打算讓他進去了。

說好了回家一起睡的。

現在,要變成分開睡了。

好在,他也不用睡門外的走廊,隔壁的公寓是從前他住過的,悄悄開門,嗅著公寓裏熟悉的氣息,寬大的床上睡著小小的景欒,小傢伙睡得很香,一點也不知道他進來了。

看來今晚上,他只能摟著景欒睡了。

雖然很愛很愛這個兒子,可他更想摟著軟玉溫香般的英子睡呢。

洗了個澡,簡非離溜到了床上,先是手機靜音,然後發了一條簡訊給英子,“生氣了?”

等了半分鐘,見那邊沒回,他又道:“為夫的正坐在走廊的地板上呢,好可憐。”

又等了一會兒,英子還是沒回。

他只好可憐兮兮的自言自語似的道:“那本少摟兒子睡了,你可別後悔。”

“咚咚咚”,一分鐘後,英子有反應了,不過不是回簡非離的簡訊,而是用力的敲著他這邊公寓的房門,是的,英子有那邊公寓的鑰匙,卻沒有這間的鑰匙,當時簡非離拒交鑰匙,意思就是她若真想進,直接開鎖就進來了,鑰匙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那樣吵的敲門聲,這下子把景欒吵醒了,一翻身就看到了身邊的簡非離,“爹地,你怎麼進我的房間上我的床了?是不是媽咪嫉妒了在敲門?”這孩子早就習慣了簡非離和英子亂七八糟的作息時間,所以,一點也不覺得這個時間兩個人在作有什麼不對勁,一看就是才回家。

好晚。

不,好早。

已經快要天亮了。

“嗯嗯,你媽咪是在嫉妒了,我去看看。”簡非離微微笑的起身,幾個大步就到了門前,伸手一拉門,門外的英子一個猝不及防,直接栽向了門裡,正正好好的就靠到了簡非離的身上。

“你幹嗎?”英子氣惱的推開簡非離站直了身體。

簡非離眼看著英子的目光對準了景欒,立碼就知道英子敲門的用意了,她這是要帶走景欒摟著景欒睡,讓他一個人孤家寡人。

那可不行。

伸手一摟,又是一個猝不及防,然後薄唇便封住了英子的唇,同時,另一手帶著英子就移向門前,一脚則是輕輕一勾便帶上房門,强行的帶著英子出去了。

這進來的快,出去的也快。

景欒看看門的方向,小嘴咧開微笑,由著爹地媽咪鬧騰,他繼續睡了。

好困呢。

只是,門外的兩個大人一點困意都沒了,很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