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番外:勾夫手記(26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7:14
A+ A- 關燈 聽書

T市。

暖風和煦。

英子和簡非離一人一手牽著景欒的兩隻小手,一家三口下了簡非離的私人飛機。

抵達出口,西門已經等候多時了,“總裁,去……”

“去公寓。”

公寓有兩間,還是對門,從出發開始,簡非離就這樣愉快的私自决定了。

到時候,景欒自己住一間,他跟英子住一間。

這樣才合理,他才可以肆無忌憚的與英子一起。

而且,公寓於他於英子更有紀念意義。

英子轉首,困惑的看了他一眼,原本還以為他會如上次帶她和景旭回來T市一樣,一下了飛機就去簡家,沒想到簡非離居然沒有呢。

還有,他也不提要與她領證結婚的事情了。

好吧,是她多心了吧,他這不是好好的與她在一起嗎?

這便足矣。

熟悉的社區,熟悉的公寓,熟悉的房間,甚至連床都是熟悉的,就是在這裡,她懷上了景欒。

算起來,簡非離帶她回來這裡也是應該的。

這裡真的很有紀念意義。

一家三口才出了電梯,不等簡非離開口,簡景欒就自動自覺的道:“爹地,我住你那一間,鑰匙給我。”人還沒走到公寓前呢,不過簡景欒的小手指已經精准無誤的指向了簡非離曾經住過的公寓。

“臭小子,你敢查我?”簡非離拎起了景欒的小耳朵,這熊孩子,欠揍了。

“嘿嘿,這有什麼,第一次遇見你後我就查了你,還偷偷驗了DNA,要是不查你,你能那麼容易找回我和媽咪嗎?爹地,你該慶倖你被我查了。”景欒得意的一揚頭,半點也不後悔,他現在多了一個很棒很棒的爹地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聽著景欒的歪言歪語,簡非離真是哭笑不得了,他這個兒子有時候太强大,强大的風頭不亞於他,“行了,以前查了就查了,從此刻開始,我和你媽咪進了房間就不許查了。”

“那是自然,爹地你放心,我還小,我對滾床單沒興趣。”

“滾。”英子一脚踢了過去,雖然看起來動作是粗魯的野蠻的,可是落在景欒身上卻像是撓癢癢一般,半點也不疼,“嘻嘻”,他眯起眼睛一笑,便倒騰起了兩條小短腿,飛也似的沖到了簡非離曾經的公寓前,鑰匙一插,然後轉身回頭看了一眼正慢騰騰走過來的簡非離和英子,“記得吃飯的時候叫我,別餓壞了你兒子我。”

“好了啦。”英子皺眉咬了咬唇,景欒再說下去,她想叛變了,怎麼就覺得這兒子自己住一間,她與簡非離住一間情况很不妙呢。

這會子的簡非離已經大好了,從外表看起來一如常人,雖然體力可能還是不如從前,但是,主動出擊絕對沒問題了。

與他一起,英子就有一種小紅帽悄悄進入了大灰狼的視野裏的感覺,時時刻刻都挺危險的。

“簡非離,今晚不許碰我。”門開,她人才一進去,就小聲的命令著簡非離,同時,目光掃過整間公寓,這裡還是如從前一樣的佈置,半點也沒有變化,彷彿時光還是在當年,她和簡非離初初相識的時候。

是的,只要把景欒忽略在隔壁,她就彷彿回到了六年前。

“英子……”忽而,就在英子沉浸在這舊地暖暖的溫馨中時,身子一輕,整個人已經被打橫抱了起來,簡非離抱著她大步的走向了臥室。

“你……你放下我。”人在簡非離的懷裡,英子頓時緊張了。

“怎麼,不樂意?”

“喂,你的身體……”

見她欲語還休,原來是擔心他的身體,簡非離低低笑開,“我這身體滾一次床單絕對沒問題,你放心吧。”

“不行,你昨晚還……”好象這兩天他已經連著跟她滾過了,他這個昏迷了好多天的大病號是不是得休息一天了。

“那是昨晚,不妨事。”簡非離隨即將英子拋到了床上,頎長的身形緊隨其後的壓了上去,他瘦了好多,不過一點也不影響他男人的氣質,瘦了不代表沒力氣,不代表他不男人。

“禽獸……”

可英子已經喊晚了,小嘴很快就被封上了,不過是須臾,滿臥室飛落的都是她身上的還有他身上的衣服,大件小件珠落玉盤般的散了一地……

隔壁的公寓裏,景欒已經打開了電視,一邊看電視一邊與諾言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諾言舅舅,你還在戒毒嗎?”

“嗯。”

“我和爹地媽咪來T市了,媽咪要拍戲,諾言舅舅你會回家嗎?要是回家,記得告訴我喲,我要和諾言舅舅一起吃個飯。”小傢伙與諾言很親的,他知道當初要是沒有諾言,簡非離不一定那麼輕鬆容易的從左安謙的手上搶回媽咪。

“再過一陣子吧,等我回了,一定找你,就是不知道到時候你還在不在T市了。”

“要再過一陣子嗎?我也不知道爹地是怎麼想的,不懂他的心思,所以不確定要在T市呆多久,不過不管我爹地帶我呆多久,我都會和我爹地經常來這裡的,我媽咪的戲還沒拍完呢,還有一陣子呢。”

“行,我儘快去找你。”

“諾言舅舅,不急的,你好好照顧自己喲。”小傢伙知道諾言是要等戒了毒再來看他,想到這個,心便一陣酸,毒癮那玩意,不是想戒就戒得了的,真的好難好難。

“嗯。”

諾言下線了,小傢伙開始玩起了手錶,人雖小,可他坐得住,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他最喜歡那些英文字母了,刷刷點點間會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神奇。

天黑了,吃過了晚飯的三個人各忙各的,簡非離送英子去了劇組就驅車離開了,景欒則是一個人溜出了公寓,準備散散步再回去洗洗就睡了。

也許是在T市被懷上的,所以,簡景欒對T市有著很特殊的感情,他喜歡T市的氛圍。

出了社區,沿著人行橫道不疾不徐的走過去,不知不覺中,他才發現他居然走到了簡家老宅的方向。

是的,但凡是與簡非離有關的,他都查過,也全都爛熟於心。

雖然簡非離沒有帶著他和媽咪來簡家,但他卻因著簡非離的關係把簡家的人都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他有個叔叔叫簡非凡,簡非離說過與這個叔叔簡非凡的關係很不錯。

現時簡家的一切都是簡非凡在打理。

小傢伙人停在了簡家的祖宅前,真大。

好大的一個院子,從夜色中看進去,就能看見裡面種的花草樹木,鬱鬱蔥蔥,很是茂盛。

這裡就只住了叔叔一個人嗎?

好大呀,住一個人真的很可惜呢。

可是,簡非離說過叔叔如今已經與嬸嬸離婚了。

景欒靜靜的站在門外的一株樹下,癡癡的看著裡面發呆。

“啊……”忽而,身後傳來了一道驚叫聲,伴著的還有緊急刹車聲。

景欒下意識的轉頭,馬路上一輛自行車連人帶車砸在馬路中央,一輛小車先是急刹車停了下來,可那司機只搖下車窗瞄了一眼地上的人,隨即一踩油門便瘋也似的開車逃逸了。

“救……救命……”女子低低弱弱的呼聲讓景欒直皺眉頭,目光迅速掠過那車的車尾巴,只掃了一遍,他就記住了那個車牌號。

小人快步走了過去,借著路燈淡弱的光線看清楚了倒在血泊中的原來是一個女孩,不過比她可是大多了,女孩梳著馬尾,很清秀的樣子,只是此刻已經被疼痛包裹住了,瞥見景欒,吃力的道:“小……小朋友,救救我,快幫我打打1……120。”

景欒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通訊工具,他只有一隻手錶,他這只手錶可不能打120,被警方盯上可不得了,這手錶上的訊息與沙州島有著絕對的關係。

不行,他不能用自己的手錶,“把你的手機給我,我幫你打。”景欒點點頭,也不知為什麼,反正他不喜歡這女孩就這樣的傷在簡家老宅大門前的馬路上。

“你會打?”女孩眼睛一亮,費力的往身上摸去。

景欒傲嬌的一揚頭,“我會。”打電話不過是小兒科,他會的可多呢。

“在我的背包裏,你……你幫我摸出來。”

看她滿身是血的樣子,景欒也顧不得她是女生他是男生了,很快就發現了女孩身上的背包,三兩下就打開了摸出了她的手機,然,才拿在手裡小傢伙就皺起了眉頭,“你手機沒電了,有充電寶嗎?”

“沒……沒有,救救我。”女孩虛弱的看向景欒,雖然是個小孩子,可是此刻周遭一片安靜,除了這個小孩子半個人影都無,她只能向景欒求助了。

忽而,兩道光線直射而來,那是兩道車燈的光線,景欒抬頭看過去,一輛車正轉彎準備駛進簡家的祖宅。

那是他的親叔叔嗎?

回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女孩,景欒遲疑了一下,隨即,就對女孩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人救你。”

“謝……”後面的一個‘謝’字還沒有說出來,女孩就徹底的昏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