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番外:勾夫手記(25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7:06
A+ A- 關燈 聽書

“嘶”,簡非離低嘶一聲,似乎很不舒服。

“怎麼了?”英子頓時緊張了,轉身拉過簡非離的手,“阿郎,哪裡不舒服了嗎?”他這才醒過來沒多久呢,結果昨晚就與她……

回想一下,英子小臉紅通通不說,還擔心極了。

下一秒鐘,一隻手緊扣住了英子的小腦袋瓜,不許她逃跑的一張俊顏逼近了她的小臉,輕輕的吻落下去時,口中呢喃,“你不理我,我理你好了。”

還不等英子回味過來,大腦就一片空白了。

他的吻太纏綿,糾纏著她的舌一起翩飛在她的口中,夾雜著男xin的味道,濃郁的如同罌粟花開,讓她徹底的迷醉在他的世界。

別墅裏靜靜,西門不在,傭人也不在,除了一家三口外其它的人都被簡非離遣走了,這一天,他只要一家三口的三人世界。

於是,英子終於解放已經是在一分鐘後了,紅唇微漲,完全被簡非離給吻得腫了起來。

“禽獸。”他才一鬆開她,英子就小聲的嘟囔著。

“去看電視,乖。”簡非離聽到她的這一句‘總結語’非但不生氣,相反的人居然精神了許多,被比喻成禽獸說明他的身體恢復了許多,這是連他自己也想不到的速度,狼一樣的速度。

“我幫你吧。”英子掃描了一下餐桌上的彩帶和汽球,這樣大的工程如果是以前的簡非離做起來,絕對的得心應手,可是現在的他讓她很擔心。

“不用,這幾年辛苦你了,今天我來。”於是,英子被迫的被安置在沙發上看電視,時不時的看向認真佈置的簡非離,他的動作很慢,一舉手一投足都讓她很擔心,不過,他的表情卻是自信的,終於,房間裏佈置好了,很喜慶,到處都是生日快樂的標識。

那些標識讓英子一直在困惑,“簡非離,你準備這些多久了?”

簡非離微微一笑,寵溺的捏了捏英子的臉,“你猜?”

“難不成是從你醒過來就讓西門準備了?”這些他自己是萬不可能準備的,他昨天還是連下床都困難呢。

“我的女人果然聰明,就是時間有點短,還不能盡善盡美,現在只能這樣了。”

已經很完美了好不好,身為簡景欒的媽媽,她從來都沒有為簡景欒佈置這樣美的生日環境,好溫馨。

“簡非離,你是不是想搶走我的景欒?”他再這樣下去,會把景欒寵壞的,到時候,景欒的心裡他就變成了第一位了,想到這個,英子的心裡不淡定了,那可不行呢,她才是景欒心中最重最重的那一位。

“呃,老婆吃醋了?”簡非離失笑的眨了眨眼睛,英子這樣的言論絕對是吃醋了。

“滾,你才吃醋了呢,我的景欒,豈是你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想搶就能搶走的,你才認識小欒多久呀,我可是與他相依為命了六年,不對,還有十月懷胎的那些日子呢,他還是我的。”

“對,我是媽咪的。”突然間,樓梯上傳來了小東西的聲音,吸引著兩個大人一起看上去,景欒正揉著眼睛站在高處,“好漂亮呀。”然後睜大的眼睛已經不够用了,入目所及太漂亮太好看了。

果然,不管他多聰明多能耐,都不過是一個才六歲的孩子,孩子就是孩子,他喜歡簡非離搞的這些個花樣。

“簡景欒,你不許再看了。”英子沖了過去,一手抱起兒子,一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不許看了。”

“嗯嗯,我不看了,我只看媽咪,行不?”小傢伙咧開小嘴笑了,等到英子鬆開他的眼睛,果然,他一雙大眼睛都在看她,然後小嘴狠狠的在英子的臉上親了一下,“小欒最愛媽媽了。”

“對,你的生日最應該記得媽媽的好,媽媽生你受了很多苦。”簡非離微微笑的看著自己女人,真的醋了,看來,他今個要與景欒聯合起來把英子腦子裏的醋給綜合了,否則,這樣歡樂的日子就變了味道呢。

“我記得的,師公……”說到這裡,景欒急打住了,“聽說媽媽生我的時候難產,生了三天三夜,我生出來的時候小脖子被臍帶纏了三圈,還好我命大,醫生手快的繞開了臍帶,我才能活到今天。”

“你知道就好,我那時嚇得魂都要飛了,幸好你後來安全然恙,我們家景欒的這小脖子是鐵脖子呢。”英子自豪的摸了摸景欒的脖子,她的兒子如今已經這樣大了,她很欣慰。

“咕嚕”,明明很好的一家三口回味著小傢伙出生的故事,不想,某人的肚子不爭氣的響了一聲,英子回眸,“簡非離,餓了?”

“嗯,是真的餓了。”說這一句的時候,他還沖著英子眨了眨眼睛,明明肚子叫只是肚子餓了,可是他這一眨眼,愣是能讓英子回味到另一重意思,就是他那啥……那啥也餓了。

色狼。

兒子在呢,他居然還敢表達另一種意思。

若不是景欒在,英子一定沖回去狠狠的揍簡非離一頓。

“我也餓了。”小傢伙發現英子的臉色在不停的變化,可他聽不出爹地的話有什麼不對呢,便及時的為簡非離解了圍。

“我去煮面,等著,一刻鐘就好。”簡非離轉身就進了廚房。

水煮蛋早就煮好了,此時還熱著,長壽麵也是他早就讓西門準備好的,只要下麵就可以了,同時再打幾個荷包蛋,面香很快就飄滿了整幢別墅,整整三大碗端出來,看起來還不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餓了的景欒不会的拿起筷子就挑了一口,“好吃。”然後看到英子瞪過來的眼神,立碼補充道:“不過沒有媽咪煮的好吃。”

英子這才滿足了,“你知道就好。”

簡非離是一點也不爭的,女人高興了,兒子高興了,他就也高興,當然,若是女人和兒子能把面都吃光光,他更高興。

那才是最證明他的廚藝水准的。

吃過了面,一家三口就到了園子裏,簡非離負責曬太陽,英子負責陪著景欒瘋玩,小傢伙睡著的時候實在是沒想到明明天已經快亮了,可是等他醒來還能有這樣大的驚喜,西門早就安裝好了幾組室外活動的迷宮和滑梯。

小傢伙穿梭其中,玩得不亦悅乎。

這一天,簡非離根本沒準備要出去慶祝的,就這樣一家三口在一起,一個白天一晃就過去了。

到了晚上,英子和簡非離親自下廚,十菜十湯,全都是最精緻的,還都是景欒最愛吃的,不得不說,簡非離對景欒的瞭解現在一點也不差了英子,所以,她才吵著與簡非離一起煮菜,再不煮,兒子的心就要被簡非離給徹底的征服成了第一位。

吃過飯就是生日蛋糕,兩層的大蛋糕,景欒看到忌廉的時候美美的舔了舔唇,他最愛吃這個了。

不過,吃飽了菜的小傢伙也就只吃了一小塊就吵著要看煙花。

園子的角落裏堆了絕對有一輛小車那麼多的煙花。

這個,絕對不需要簡非離動手,景欒是愛動派,放煙花比看煙花更能吸引他。

於是,他自己個就研究著把所有的煙花全放了,當然,少不了英子這個幫手。

這一放,足足放了有一個多小時,他這才滿足了。

“好漂亮,爹地,明天還放好不好?”

“明天不行。’

“為什麼?”小傢伙撇撇嘴,立刻不滿意了,畢竟今天是他的生日嘛。

“明天咱們一起送你媽咪去T市,導演打電話催了。”

“好吧。”聽到簡非離這個理由,小傢伙小大人般的這才不抗議了,正事要緊,這個他懂。

一個生日,最完美的收官是簡非離的故事,簡景欒睡著的時候,耳朵邊還是簡非離磁xin而悅耳的童話故事。

在簡非離的眼裡,景欒始終都是一個小孩子小不點。

景欒睡沉了。

簡非離講故事的時候,英子自動自覺的去看電影了。

看到簡非離這樣用心的為景欒過生日,她是感動的,她明白簡非離是覺得這幾年對景欒太內疚了吧,畢竟這麼幾年他都缺失了身為父親的責任,所以,她便任由簡非離霸著景欒了。

聽著兒子均勻的呼吸,簡非離才緩緩的站起了身形,許久才輕聲對著窗子那邊道:“你進來吧。”說完,他便轉身走出了景欒的房間。

窗子外的陽臺上,易明遠身子一顫,這一天發生在這幢別墅裏的一切都被簡非離遠程視頻線上傳給了他。

輕撩窗簾,望著房中床上的小東西,再看著簡非離離開的那扇門,難道,對簡非離他真的做錯了嗎?

不,他沒有做錯。

畢竟,簡非離姓簡,姓簡的就不該做英子的丈夫。

想到這裡,易明遠身子輕盈一躍便從窗子跳進了簡景欒的房間,低頭看著床上的小東西,憐愛的目光徹底的顯露了出來,他和英子的關係再也不用掖著藏著了。

他們都知道了。

知道便知道吧。

英子是他的女兒,這是鐵一般的事實,誰也改變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