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番外:勾夫手記(257)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6:51
A+ A- 關燈 聽書

輕輕的吻落下。

比起從前沒有更多的激情,有的只是溫柔,柔柔軟軟的,卻是讓英子最為動心的。

他有多久沒有吻過她了呢。

所以這樣柔軟的吻落在唇上頓時泛起了她身體裏層層的顫慄。

才不管景欒這只超級亮的電燈泡是不是還在呢,就在簡非離就要避開她的時候,她乾脆豪爽的一扣簡非離的頭,壓根不許他逃離。

就想他吻她,吻到地老天荒。

“哇哇,小欒啥也沒看見,小欒立碼消失。”簡景欒小手捂上了眼睛,卻還是好奇的透過指縫看著床上兩兩相對的簡非離和英子,爹地吻媽咪了,真好,他最愛看這樣的畫面了。

才不管什麼少兒不宜,才不管自己是不是說了要立碼消失呢,他要再看上一會會,這樣一顆小心臟才能踏實。

小傢伙認真的停在門口看著,半點要離開的意思也沒有。

簡非離感覺到了。

英子更是感覺到了。

可她還是不想放過簡非離。

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這才意猶未盡的放開了簡非離,唇色嫣紅,眼神迷離的瞪向簡景欒,“簡景欒童鞋,說好的啥也沒看見,說好的立碼消失呢?”

簡景欒立碼轉身,“我消失啦。”

簡非離失笑的看著小東西轉身離開的小身板,這兒子聰明與可愛並存,讓他愛極了,“諾言回來了?”早前醒來,一家三口都沉浸在喜悅中,所以,除了說說話聊聊天,除三人之外的所有的事情三個人全都心照不宣的沒有提及。

所以,簡非離聽到景欒告知說諾言來了的時候,還是挺震驚的,要知道,他之前都沒有得到諾言的消息呢。

不過,那時候他全身心的都在找景欒的事情上,而諾言畢竟是沙州島的人,總以為沙州島的人會盡心盡力的找到,卻沒想到,找到景欒竟然在找到諾言之前。

“嗯,回來了,不過,他跟著師父去了沙州島,就昨天的事兒。”

“他還好吧?”簡非離低聲詢問,算起來他和諾言最近都算是經歷了九死一生的了。

“還行,就是……”

“就是什麼?”想到諾言終是為了英子才失踪的,簡非離不想欠著諾言什麼,不由得就抓住了英子的手緊張的追問著。

“他被左成彪逼迫著强行吸了毒,只怕一時半會也戒不了,算起來,都是我欠他的。”英子懊惱的小聲說到。

“去見見他吧。”

“你不吃醋?”英子輕輕摟住了簡非離的脖子,低低淺笑的看著簡非離,那小模樣佑人的就象是一塊最美味的餐點,讓簡非離喉結輕湧,“妖精,吃醋也得讓你去,他是諾言。”

英子這才滿意的鬆開了簡非離的脖子,“等我去去就回,然後美美的睡一覺,等醒來,咱們要給景欒過生日。”

“好。”這是簡非離也非常期待的,景欒六歲了,他這個做爹地的還從來沒有給景欒過過生日。

英子這才鬆開了簡非離,那雙小手抽離他的脖子時,那種突然間的空虛頓時席捲了他所有的感官。

簡非離靜靜的看著她轉身,只是幾個月的不見,英子真的變了很多。

英子推門而出,樓下的落地窗前,諾言背對著她臨窗而立,頎長的背影看起來略略的有些憔悴,讓她忍不住的加快了脚步,“諾言,你怎麼來了?”從沙州島到這裡,可是挺遠的,算算時間,他這應該是先到了沙州島後,然後再出島再乘飛機趕來的。

諾言徐徐轉身,一張略顯灰白的臉映在英子的眸中,視線如織的落在她的小臉上,“英子,你恨師父嗎?”

英子抿了抿唇,再咬了咬牙,只一個字回道:“恨。”她讓簡非離去救易明遠,可易明遠居然恩將仇報的害了簡非離,她能不恨嗎?

“我問了他答案,他說了。”諾言輕聲一語,可是眉宇中透著的卻是濃濃的擔憂。

“他說了?他為什麼?”英子的眼睛驟然一亮,她太想知道答案了,可是易明遠怎麼也不肯告訴她,問完了諾言她才想到易明遠怎麼會告訴諾言呢,“諾言,他怎麼會告訴你?你做了什麼?”

“諾言忍了毒癮足足有四個小時,師父說了,只要他能挺過四個小時,他就告訴諾言。”諾言還沒開口,另一道聲音開口了,英子這才發現落城一,他落坐在陰影裏,而她下樓時滿心滿眼的都是站在窗前的諾言,以至於一點也沒有發現原來落城一也隨著諾言一起來了。

心口一跳,她眸子裏泛起了水意,四個小時與普通人來說真的不算什麼,隨隨便便就熬過去了,可是對於一個毒癮極深的人來說,那分分秒秒中都如同是行走在刀尖上。

可是諾言就為了問到易明遠,居然就做到了,“他為什麼關鍵非離?”

“英子,給我一根頭髮。”諾言向前移了一步,長指就落在了英子的發上。

“呃,你要我的頭髮做什麼?你先告訴我他為什麼關鍵非離?”

“諾言不會說的,我問他他也不說。”落城一看熱鬧般的掃描了一眼她和諾言,“不過,這要你的頭髮肯定與這事有關。”

“諾言,你要查什麼?查我的DNA?”英子一愣神,隨即想到了一件事,沙州島裏所有的師兄都有自己的身體資料庫,其中包括血型、DNA、身高、體重等等等等各種資料。

但是,卻唯獨沒有兩個人的。

一個是易明遠。

另一個就是她。

易明遠是沙州島的主人,是所有人的師父,沒有他的是他不想把他自己的私密事被弟子知道。

而沒有她的,易明遠的解釋是她是女生,所以,不必與男生一樣。

但是到了這一刻,諾言要她的頭髮分明就是要拿去驗DNA。

“是。”諾言點頭,長指輕輕一拔,一根頭髮就到了他的手中,然後,他轉身就走,半分鐘也不做停留。

“諾言舅舅,你要去哪裡驗我媽咪的DNA?我送你去吧。”一直沒開腔的景欒邁開兩條小短腿走向了諾言,微仰著小臉看著諾言,“這裡我比你熟,雖然現在是深夜,不過,我能讓那家醫院的醫生立碼來加班。”

“好,你帶我去。”諾言點點頭,如果景欒這話換個小朋友說出來,他一定不相信,可是對象是景欒,就絕對有可能了。

這孩子最近一直在這裡陪伴簡非離,簡非離昏迷不醒的,所以小傢伙與之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醫生了,他熟悉這座小城裏的醫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眼看著小傢伙跟著諾言離開了,落城一也一起走了。

客廳裏空了。

英子的脚卻如同灌了鉛一般,好久才挪開來,緩緩的走到了二樓,輕輕推開簡非離的房門,他還醒著,此時正靠在靠枕上,手裡是一本書,看他看書的側顏竟是那樣的好看。

又或者,一個女人只要愛上了,那麼這個男人就怎麼看怎麼都好看。

“阿郎……”她伸手輕輕抽開他手裡的書。

“這麼快?”簡非離轉眸看她,有些意外,還以為她與諾言至少會聊個半個鐘以上的,可這算起來,最多也就七八分鐘。

“你這反應真遲鈍了,看來,要好好滋補滋補了。”她進來他都沒發現,他的身體還是很糟糕,這讓英子不由得還是很擔心。

“有你在就好了。”簡非離卻不是很在意,輕輕握住了英子的手。

“他走了。”

“諾言?”

“是呀,還把景欒帶走了。”

“那是……”簡非離一愣,有些不明白了。

“去醫院,還拿了我一根頭髮,要驗DNA,阿郎,難道我是……”

簡非離的手輕輕一扣,扣著英子靠在了他的身上,“陌英子,你只是我簡非離的女人,嗯,等我好起來,是要給你貼上標籤了。”

英子的小臉頓時紅了,微垂著眼瞼,“說正經的。”

“這還不够正經?還是你在提醒我我這太正經了,好吧,應老婆要求,來點不正經的。”說著,他便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下,還是輕輕的,卻足可以激蕩英子的心。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阿郎……”

她這一聲輕喚,讓簡非離全身都起了反應,可惜,他的體力不支,什麼也做不了,只是輕擁著她躺在自己的身邊,悄悄的說著話,從前覺得很女人的聊天在此刻被他用的很是得心應手。

“阿郎,等你好些了,我們一起回T市。”

“這個……”

“怎麼?你不想我拍戲了?”

“拍了一半不能半途而廢。”

“既然這樣,你不回去,豈不是我還要兩處飛來飛去的。”

“呵,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每天晚上跟我睡了?”

“簡非離,你壞蛋。”她不是心疼他嗎,這身體還沒恢復呢,虛軟的就象是個軟柿子,是個人都能欺負他。

“我覺得這裡挺好的,我想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

“簡非離,你什麼意思?”英子不解,轉頭看他。

“我想留在這裡發展,你放心,我會抽時間去看你的。”

“誰要你看我,簡非離,你好沒勁兒。”他這樣的話,好象她離不開他似的,雖然,她現在好象真的離不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