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番外:勾夫手記(25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6:44
A+ A- 關燈 聽書

小城的天氣一年四季都是清爽怡人,不冷不熱。

這也是景欒和西門一直不肯帶簡非離回T市的原因之一,就覺得這裡更合適簡非離的休養,更易於簡非離病情的好轉。

而這一天,終於讓他們等到了。

別墅的園子裏。

一桌,三椅,三個人。

西門避開了,就把這樣美好的一天交給一家三口。

只是簡非離的椅子根本就是放倒的,他平躺在上面,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一片暖洋洋。

他醒了,卻很虛弱。

就連接受陽光也花費了一些時間呢,適應了好久才敢走出來。

只要不是太過炎熱,每個人都喜歡陽光明妹的日子。

“爹地,你再不醒過來,媽咪都要不活了。”景欒咬了一口英子才烤好的羊肉,大口吃著,誇張的說到。

“你胡說。”她哪有要不活了,英子抗議了。

“好好好,算我胡說。”簡景欒立刻告饒,否則,他這個媽不給他吃燒烤就慘了,他可愛吃了呢,再者,這些他私下裏悄悄跟簡非離說一說也無妨,沒必要一定要當著英子的面。

他這個媽媽臉皮太薄。

很多事都是死都不肯承認。

不過,她現在承認了她是愛上了爹地,這樣就足够了。

這比其它的任何都讓景欒開心。

他是只要爹地和媽咪在一起,他就滿足了。

爹地和媽咪的幸福,就是他的幸福。

“你本來就胡說。”英子扭頭瞪了小傢伙一眼,一旁的簡非離就是靜靜的看著他們娘兩個,溫溫而笑的表情是那樣的賞心悅目,反正,在英子和簡景欒的眼裡,這樣能看見他們的簡非離就是賞心悅目,比什麼都好看。

盼這天盼太久了,以至於到了這一刻,還是有種做夢的感覺。

英子為兒子烤著肉串,還不望給簡非離煮一些粥,他沒醒過來之前她還承諾要給他煮一桌子他愛吃的菜,可真到了這一刻,立碼就被景欒和西門給否决了,原因就一個,許久沒吃東西的簡非離只能吃流質的食物。

一句話,她就沒辦法了。

只能提供粥給簡非離。

嗅著肉香,還有粥香,餓了幾個月的簡非離更餓了。

等英子端了粥坐在了他的身邊,他定定的看著眼前的女人,熱汽嫋嫋間,女人親自來喂他了,抿開唇,緩緩吃下,竟是那樣的美味。

從不知道粥也可以這樣的好吃。

一口又一口,一碗粥入腹後,英子卻再不肯喂他了,“一碗就好了,晚點再吃兩碗,反正,不能一下子吃太多。”他躺了那樣久,身體的許多功能也跟著悄悄的沉睡了很久,所以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喚醒他所有還沒有徹底清醒的零部件。

還好簡非離的身體底子好,若是換個人,昏迷了這樣久的時間,根本沒有此刻他這樣的精氣神,就連醫生也感歎造物主的神奇呢。

曾經,就連醫生都以為簡非離活不過來。

但是現在,他就是活過來了。

粥吃飽了,暖了胃,一直看著英子的簡非離卻是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睡在了陽光溫暖的院子裏。

景欒悶聲不響的吃著他的烤肉,時不時的看著在他面前秀恩愛的爹地和媽咪,心底裏的開心難以言喻,總之,他就是開心。

是的,就算是簡非離睡著了,英子也是癡癡的看著他不肯轉眼睛。

那不是秀恩愛是什麼?

景欒最後一個吃好了,這才與英子叫來了西門一起把簡非離送進了臥室裏,早就有了食欲的英子也吃了好多烤肉,當然,還有簡非離吃剩下的粥,她全都吃光光。

他又睡了,她就陪他在床前。

這一刻,心情是輕鬆的。

從不知道輕鬆的感覺是這樣的美好,就想一輩子都這樣的輕鬆下去。

陪著他一起呼吸,陪著分分秒秒不分離。

她甚至不想去拍戲了,雖然是自己從小就嚮往的事情,可現在都沒有簡非離重要了。

她只要留在他身邊,便什麼都滿足了。

其它的所有的所有,原來不過都是身外之物,她全都可以不在意了。

他睡著,她就看著她。

時間分分秒秒的走過。

天黑了。

夜深了。

簡非離是在淩晨的時候醒過來的,彼時,英子卻睡著了,就睡在他的身邊,他輕輕抬眸,入目就是女人安靜而甜美的睡容,比起他初初認識的那個英子更添了幾多的女人味,那時候的英子英氣和戾氣都太重,此時的英子已多了溫柔多了嫵妹,更像是他的女人了。

指輕起,卻在就要落下的時候猶豫了,最終,指尖轉而落在了摁鈴上,既然她睡了,就讓她繼續睡,他醒來的時候就知道她那時好久沒睡了,她陪了他很久很久,然後等他醒來,她一直都沒有補眠。

推門而入的是西門。

果然,景欒那個小東西也睡了。

高興了一天,小東西是該睡了。

小東西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帶我出去。”他輕聲語,不許西門開口驚醒英子。

可這一聲,還是擾到了英子,她曾經的經歷讓她在簡非離出口的時候就醒了,“不許。”嬌嗔的否决,“你要什麼?我拿給你。”

“吃粥。”英子蔔一出口,簡非離就知道已經沒辦法與西門獨處了,該來的,也總該來了。

其實他下午是故意睡著的,這樣就能避過一些事情了。

卻沒有想到居然一睡就睡了那樣久,結果,到底沒有避過英子。

他是想要避過英子知曉這一陣子發生的所有,知道了,才知道要怎麼應對她,卻偏偏,還是沒辦法透過西門預先知道。

而有一些事,她是該問自己了,而他,也終是躲不過去了。

“西門,你去拿粥,我來喂他。”英子支走了西門,從簡非離醒過來,她就有好多話就要問他了,只是那會子氣氛太好,她又不想把那樣好的高興的氛圍擾得混亂不堪,以至於一直沒有開口。

但是,她一直在等他醒過來,等他告訴她那一天在山間易明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易明遠不說。

四師兄也不說。

那麼此刻,真正受傷害的當事人簡非離總應該說了吧。

西門走了,留下一片安靜。

簡非離慵懶如獅子般的躺在床上,若是不知道他才醒過來還不到一天,他現在的精氣神讓人一定不敢相信他就是之前那個昏迷不醒了很多天的男人。

“他沒有要殺我,是我自己不小心。”靜過了許久,可英子還沒開口,簡非離就主動的開口告訴她答案了。

“你撒謊。”英子努力的想要從簡非離的臉上看出來他撒謊的痕迹,卻,找不到分毫。

他是那樣的平靜,一雙清亮的眸子裏沒有任何的情緒,仿似他記憶裏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發生不給他任何後悔的感覺的。

可他明明是九死一生了一回。

不,她不信。

簡非離徐徐轉首,溫雅的目光一如從前般的對上了英子的眸子,四目相對,他眸色柔和,大手微微有些費力的握住了她的,“英子,我有你,便足够了。”這一句,夾雜著數不盡的滿足,似乎把一切,都看開了,都放下了。

“可我不止是要你,我還要事實,你告訴我,阿郎,你告訴我。”她委屈了這樣久,為什麼易明遠不肯說,此時的簡非離也不肯說呢?

到底是為什麼?

她總以為只要簡非離醒了,她就會知道答案了,卻沒想到,簡非離這樣子分明也是不想告訴她。

可是不知道,她就是不甘心。

一個師父,一個簡非離,難道師父要殺簡非離真的有師父的理所當然和苦衷嗎?

不然,簡非離為什麼會接受那樣的結果呢?

他不會不小心的,他是一個做事最穩妥最讓她放心的男人。

就因為瞭解他,所以他的一句只是不小心才傷得九死一生,只是一不小心才昏迷不醒了那樣久,她才不信,半點都不相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微微笑開,“英子,許多事,過去了就過去了,我醒了就是賺到了,還能看見你,我很知足。”天知道他倒下的那一刻他有多絕望,就以為這一輩子都睜不開眼睛了,所以,真的看到英子看到景欒的時候,那種驚喜根本是無法言錶。

他真的賺到了。

足矣。

這世上的許多事,最難的就是放下。

醒來的那一刻的最美,還有英子喂他吃粥時的最柔,他便已經有了這個決定。

其實放下,只是刹那間的感悟。

人生一世,對不起自己的人何其的多呢。

他想,他最討厭的人就是江誠吧,沒有之一。

至於易明遠,因著英子,也便放下了。

他不恨那個人了。

只是沒想到,最放不下的是英子。

愛之深,才會不捨得他受傷,他懂她。

“可是……”英子欲語還休,看著他曾經的傷處,指尖撫過那長長的疤,每過點點,當初的血色都在飛過腦海,泛起絲絲的痛疼。

簡非離緩緩移首,薄唇就要落向英子的,他想吻她,以吻來封緘她心底裏的不甘。

門,就在這時開了,“媽咪,諾言舅舅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