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不行就不行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33:11
A+ A- 關燈 聽書

“要等一會兒,不然,一放下沁沁就會醒的。”經驗告訴藍景伊,不能這麼快放下小沁沁。

“不是睡了嗎?”

“那也要等一會兒。”

“不行,趕緊放下這小東西,都霸佔你霸佔那邊久了。”江君越的一雙眼睛深沉的落在女兒的小臉上,這會兒,該是女兒把他女人還回給他的時候了吧。

“我說不行就不行。”

“我來。”江君越手臂一探,就搶過了小沁沁,結果,還沒放下,那小東西就揮舞起了小手,眼睛也眯成了一條縫,“爸……爸爸……”她喊出聲了,小臉皺成了一團,那是要哭前的節奏。

“快給我。”藍景伊急忙抱過來,然後和小沁沁一起躺到枕頭上,結果,一隻Nai`頭就被小沁沁再度的叼進了小嘴裡,叼到了,她就閉上了眼睛又呼呼的去睡了。

“這毛病可不好,從明天開始,給她戒了。”江君越有點氣憤填膺了,霸佔了他女人一整個白天可以了吧,這晚上要是天天這樣的霸著他女人,他真的不願意的,誰也不行,兒子女兒都不行,“明天,交給保姆帶。”

“你要是敢,我就搬出去住。”

“你敢?”藍景伊懷摟著小沁沁,江君越只手從她身後摟住了她的小蠻腰,小東西的小嘴還沒鬆開呢,所以,藍景伊吃虧的還露著兩隻,一隻手就從她身後探過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別……”只是這樣,藍景伊頓時就覺得全身如觸了電一般。

那種感覺太魔魅了。

可,她的拒絕江君越恍若沒有聽到,也不理會。

藍景伊雖然目光都在沁沁的小臉上,可是身體卻本能的往後靠去,這一靠,她差點驚叫出聲,男人就在她身後。

“傾傾,別鬧,孩子在呢。”她輕聲的哄他,只怕吵醒了小沁沁。

江君越卻是探過了頭來,上半身彎成了一個半圓,定定的看著她。

很快,江君越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小腹上,那上面,是一條長長的疤,不醜,可是也絕對不能說漂亮吧,那疤痕讓他的心疼了,“還疼嗎?”

藍景伊只覺自己的身體被他給望穿了一個洞一樣,“好久了,不疼了,只是……”她頓了一下,似乎,不想說下去了。

“只是什麼?告訴我。”他柔聲的哄著她,為著自己那時候不在她身邊而內疚著,那時的她一定很無助吧,據說女人生孩子的時候最渴望的就是自己的男人在身邊,可他那時卻不在。

“只是下雨天會癢癢的,會難受,平時都好好的,沒關係的。”她輕聲說過,女人坐月子沒有不落下點什麼病的。

“怎麼那麼傻,大冷天的坐月子還往外跑,咱們兒子福大命大,你不找他他也不會有事的。”輕聲的在她耳邊低語,當小伍向他描述當初她月子裏不要命的出去找兒子的時候,他的心痛的無以附加,洛美薇,其實他給她的懲罰真的不算什麼的,比起其對他女人的已經是差了太遠,可,看在洛家的面子上,看在洛啟江這個發小的面子上,他也只能做到那般了,對藍景伊,他會以自己的管道來彌補那曾經的殤。

“我好想他,傾傾,我總覺得他就在這世界的某一個角落裏在等著我去接他,傾傾,那時候我擔心極了,我怕他被壞人抱走被人弄殘了放在馬路上挨冷受凍的討錢,又怕他被賣到不好的家庭裏,吃不飽穿不暖……”現在,她也依然在擔心著。

“別說了。”江君越再也聽不下去了,若是現在還沒找到兒子,估計他也會是那樣的心情,好在,他知道兒子現在好好的,“伊伊,明天一定給你兒子的消息,別擔心了。”可是,不知道老爺子會不會把兒子還回給他和藍景伊,一想起這個,江君越有些頭疼了,對洛家的人他可以不手軟,可是對自家的人,他還能那樣嗎?

爺爺就是爺爺,媽媽也是媽媽,他能對他們怎麼著呢?

“好,我聽你的。”藍景伊輕聲的應著,懷裡,小沁沁終於鬆開了小嘴,也吐出了她的,讓她終於可以舒服的躺好,真累,這一整晚她的心被一個又一個的驚喜填的滿滿當當的,可雖然累,卻一點也不困,相反的,還帶著些許的興奮,歪頭看向江君越,他真的就在她的身邊,一抬眼一抬首就可以以目光觸碰到他的身體,看著他的俊容,她還是有種如夢般的感覺,“傾傾,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不是。”一把環摟住女人,她的眼神讓他只更加的內疚,為什麼不早些知道一切呢?

若是早些知道,她也不必一個人受那麼多的苦了,明天,他還會給她一個又一個的驚喜,他想,她會開心的。

就覺得她是個傻女人,總是要為別人著想,卻從來也不想著她自己,那時她若告訴他,兩個人一起面對,總比她一個人去面對那些要好過得多。

還有壯壯的失踪,那是多大的傷害呀,洛美薇,其實他對洛美薇的懲罰真的算是最輕最輕的了,若不是她姓洛,他絕對不會饒過她。

“伊伊,你生孩子那會兒是不是特別恨我?”她腹上的那道疤讓他無法無視,那麼長的一道疤,手術時雖然做了麻醉處理,可是術後恢復時,那傷口一定會疼的,她要照顧沁沁,還要忍受壯壯失踪帶來的痛,她一定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不會。”是她要離開他的,她怎麼會恨他呢,只是,感覺那時特孤單而已。

“真傻。”江君越再度俯身,這一次,他的吻卻落在了她的小腹上,舌尖膜拜著那一處疤痕,彷彿這樣就能緩解了她當初的痛似的。

藍景伊一陣輕顫,“傾傾,別……,沁沁在呢。”女兒在身邊,她說什麼也不敢的,真的不敢。

“呵呵……”他輕笑,原來她是擔心身邊的小電燈泡,可是小電燈泡睡著了呢,此時睡得正香,唇角還掛著笑意,大概也是很期待他和她媽媽今晚的大戲吧,江君越一個坐起,打橫一抱便抱起了藍景伊,邁開長腿就往外走。

“放開我,冷。”藍景伊掙扎著,人在他懷裡,卻已經感覺到了他全身的滾燙。

“一會兒就不冷了。”他向她保證道,卻還是拿了條毯子蓋在她的身上,再把暖氣也開大了一些,這才走向客廳的沙發。

“快回去,沁沁不能一個人睡。”藍景伊急了,這男人,太討厭了,她現在不想,一點也不想,可他又太強勢了,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就象是他看上的一隻小紅帽。

“那我也不能一個人睡客廳。”他抱著她,一下子滾到了沙發上,還是那個小沙發,不大,一個人躺下都嫌小,但是,他緊緊的環摟著她,居然就真的躺下了,一個翻身,强健的身體便壓上了藍景伊的……

“好想好好愛你,這一句話只能藏成秘密……”熟悉的手機鈴聲就在這一刻煞風景的響了起來。

江君越只當沒聽見,雖然恨不得去摔爛了那枚手機,可他更想先把身下的女人就地正法。

“傾傾……快……快起開,可能是我媽。”藍景伊想到了自己之前打過給藍晴,便欲推開江君越,他和她的這個速度,真的太快了,雖然已經訂婚了,可到底還沒結婚是不是?

“不是。”卻不想,江君越篤定的說過,根本不理會她了。

“不行,你快起開,我要接電話。”藍景伊卻突然間大力的推開了江君越,只為,她太擔心媽媽了。

那力道是那樣的猝不及防,讓江君越一個不防就讓她成功的推開了他,藍景伊飛也似的沖進臥室,還好小沁沁睡得香沉,並沒有被手機鈴聲吵醒,她急忙拿起手機,看也沒看的接起就道:“媽,是你嗎?”這麼晚了,只有媽媽會打電話給她。

卻不想,回應她的不是藍晴的聲音,而是陸文濤的,“景伊,救我。”

一聲‘救我’,讓藍景伊瞬間受了驚,“文濤,你怎麼了?”本能的反應,她擔心起陸文濤了,他那聲音,她不可能不擔心,很不正常,一點也不正常。

“我不知道,我很難受,熱……很熱……景伊,你快來救我。”電話彼端的陸文濤有些語無倫次,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現在很難受,一想到這一年多陸文濤為自己所做的一切,藍景伊立刻問道,“你在家裡嗎?”

“是。”單音一個字,還帶著幾許的難受,讓藍景伊愈發的擔心起來。

“好,我馬上過去。”掛斷了手機,藍景伊就沖到了衣櫃前,衣櫃裏有很多的衣服,都是昨天江君越買給她的,隨便的選了一條褲子穿在身上,尺寸剛剛好,再看到那裡面掛著的那件桔紅色的薄款羽絨服時,她這才想起昨天在那家時裝店裏為自己量身的售貨員,藍景伊便明白了,江君越早就知道她昨天跟進那家店了,臭男人,居然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