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番外:勾夫手記(25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6:04
A+ A- 關燈 聽書

“好。”英子拖著諾言往那邊走去,諾言咬牙緊跟著她,雖然脚步踉蹌早就沒了當初的冷酷,但是不愧是沙州島出來的人,速度只比英子慢了些分。

“快,老頭子追來了。”左安謙再度催促了。

“諾言,我背你。”英子咬牙,只有這樣才能快些出去。

“我……我自己行,快走。”諾言這一聲,就連牙齒都打顫了,說明他的毒癮已經發作到了最强烈的程度,這時候的諾言還沒自殘,已經算是奇迹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英子是很懂毒品那玩意帶給人的傷害的,諾言能忍到現在這樣的程度,絕對是奇迹中的奇迹。

兩個人搖搖晃晃的往院牆走過去,只希望到了就出去了,就徹底的脫離這個苦海了,卻沒有想到身後已經傳來了雜踏的腳步聲,“站住。”左成彪追到了這裡,顯見的,囚諾言的房間是他選的。

“老爺子,放他們離開。”左安謙停住,怒瞪著左成彪還有左成彪的人。

“你個臭小子,你敢忤逆你老子?”左成彪怒氣衝衝的瞪著左安謙,“給我攔住,我說不許離開就不許他們離開。”

左成彪的手下立刻往前沖去,卻,突然間被左安謙攔住了,“讓他們走。”

“老子的話沒聽見嗎?只要他們兩個走出去一個,你們就自斷一條腿,走兩個,就自斷兩條腿。”左成彪冷眼一瞪手下,場面的風向立刻變了。

“太子爺,得罪了。”兩個手下立刻就要越過左安謙沖過去,畢竟,如今逍遙閣的閣主還是左成彪。

“你們除非是踩著老子走過去,否則,別想去追他們兩個人。”左安謙伸手伸腿繼續攔著左成彪的人。

“阿謙,你瘋了?”左成彪惱羞成怒了。

“我沒瘋,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雖然我很想要陌英子,可是强要來的有什麼意思?靠押著她的師兄來得到她,那也沒勁兒,要了還不如不要,我左安謙是男人,不是求女人憐憫的男人。”

“呃,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遇到漂亮女人哪怕是搶也要搶到手,哪裡有這樣婆婆媽媽的時候,你這哪裡是男人,分明是給我左成彪丟臉,老子沒有你這樣的兒子。”左成彪越說越激動。

“那是我以前不懂愛的時候,如今懂了,我便不會由你們傷害她,陌英子,你快走。”左安謙說著,回頭望了一眼英子的方向,兩個人已經到了院牆邊上,此時正要出去,他頓時手一按,那面院牆立刻就開出了一道口子。

英子一喜,顧不得身後的混亂,拖著諾言就走了出去。

“快給我追。”左成彪眼看著兩個人已經走出這園子,氣得真跺脚。

其它的沒有被左安謙攔住的保鏢急忙沖過去去追英子和諾言了,可當追到院牆邊,那道才開的口子‘刷’的就合上了。

“阿謙,趕緊給我摁開。”左成彪見自己的手下不敢動左安謙,自己親自沖過去了,一把拎起了左安謙的衣領,他就不信他這個孽子還真的敢忤逆他,那個陌英子已經勾走了兒子的魂,再這樣下去,那女人留不得了。

其實若不是知道陌英子是沙州島的人,他早就出手了。

“老爺子,我說過了,不能動她,這是我的底線。”左安謙眸色清冷,恨恨的看著左成彪,左成彪越過他偷偷的抓了諾言,而且還把諾言藏在他這裡,他這一次若是不放了諾言,英子一定會恨他入骨,那麼,他與英子之間只怕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這是他所不想要的結果。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的認真的對待一份感情,况且他已經付出了那樣多,他不想這樣半途而廢。

“阿謙,你真要忤逆你老子?”左成彪拎著左安謙的衣領,恨不得掐死這個不爭氣的兒子。

其實若不是左安謙只一代單傳,他早就教訓這兒子,一脚把他踢暴了。

“難道,你就希望我不開心?希望我痛苦的活著?”

“這……”左成彪頓時語結了。

“如果不是,那你就鬆開手。”左安謙也不掙扎,對他自己的老子,他身為兒子動不得手,只能以親情來感化來讓左成彪放了英子和諾言,他現在想要的不止是英子的人,還有英子的心,而要一個女人的心,何其的難呢,更何况是一個已經心有所屬的女人的心。

不過,只要簡非離一天不醒,他就有一天的希望。

可以說,易明遠對簡非離下手於他來說就是一個最大最大的機會。

若錯過了,等簡非離醒過來,他就再也沒有希望了。

左成彪微眯著眼睛,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左安謙,“你真的那麼喜歡陌英子那個女人?”

“是。”左安謙半點都不遲疑,再遇到象英子這樣的女人可以說是難上加難,遇到嗲裏嗲氣的溫柔的女人倒是絕對有可能,那樣的女人到處都是呀,可惜,他全都不喜歡。

象英子這樣英氣勃發的女人也不少,可是能英氣勃發又很漂亮的,那就是少之又少,可以說英子是他遇到的第一個這樣的女人。

“不行,她連別的男人的孩子都生了,她配不上你,老子不許。”“刷”的一下,左成彪邊說話邊突然間的撒開了左安謙的衣領,然後,不等左安謙反應過來,一把捉住了左安謙的一隻手,說時遲,那時快,他的動作太快太快,再加上左安謙根本沒想到他老子會突然出招,一瞬間的功夫,左成彪便捏開了左安謙的手,也搶下了左安謙手裡的小型遙控開關,他這個兒子的本事沒有誰比他這個老子更清楚了。

左安謙的身邊他早就安插了人,所以,手指一按那個小型遙控開關,迎面的院牆“刷”的就開了,“快追。”

“不許追,否則,就是我死。”左安謙一張俊臉倏的漲紅,他沒想到會輸給自己老子,還輸的這樣慘,頓時,一把槍就頂在了自己的額頭,那是太陽穴,只要命中,百分之百沒命。

“阿謙……”左成彪臉色一下子煞白,曉是大風大浪他見得多了,卻從沒有一次象此刻這樣緊張,就看左安謙的表情,一點也不像是在開玩笑,只要左安謙開槍,他一顆小命就休矣。

“讓他們回來,其它人也不許去追。”左安謙繼續冷聲催促著,同時,手指輕動,槍已上膛,只要手指一松,頓時就會中槍,就會一命嗚呼。

“閣主……”

“太子爺……”

場面一下子就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左成彪的决定,若他還想要追英子,就是不要他這個兒子的命了。

這一瞬間,左成彪的額頭也全都是冷汗了。

閉了閉眼,心思百轉千回,終於,他蒼老的聲音裏夾雜了數不盡的無奈,“放沙州島的人離開。”

這一句,他的聲音低低的,卻也是沉甸甸的,彷彿一塊巨石壓在每一個人的心口,讓人喘不過氣來。

逍遙閣的人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包括左成彪的心腹,也包括左安謙的心腹,要知道這父子兩個若是真的因為對峙而見了血,逍遙閣只怕立碼就會亂了。

左成彪受不得失去愛子的痛,左安謙受不得自己心愛的女人被抓,在一個男人的認知裏,他自己可以抓自己喜歡的女人,甚至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卻絕對不容許其它的人抓他的女人,否則,就意味著他的無能他的沒本事。

還好,就在左安謙的槍上膛的那一刻,左成彪收回了成命。

門外,英子攜著諾言奔向了她的車,已經等在那裡的落城一一看到兩個人的身影就沖了過來,一把搶過諾言扛在肩上,三個人幾步就沖到了車前。

“我開車。”英子輕鬆了,上了車,立碼就打開了車門啟動了車子,等落城一扛著諾言一上了車,英子的脚下便踩上了油門,車速開到最快,直奔他們早就堪查好的路線往沙州島的大部隊匯合了。

只要沙州島的人匯合到了一起,就算是逍遙閣的人想要拿下他們,也沒那麼容易了,况且,他們也早就想到了對策。

兩百脈的車速,在普通的大馬路上這樣根本就象是在玩命,幾乎與賽車的車速差不多了,可是英子全然不管了,否則,也許下一秒鐘左成彪就派人追來了。

“嘭”,身後驟然傳來一聲槍響,只一聲,卻驚得英子的脚下一松,車速頓時緩了下來,“怎麼回事?”那一槍絕對不是沖著她這部車來的,難道是身後的左成彪和左安謙父子兩個動手了?

這一槍,讓英子遲疑了,對於左安謙剛剛對自己和諾言的放手,她是感激的。

左安謙曾經對她的壞,左安謙現在對她的好,她這一刻分得清清楚楚。

好就是好。

壞就是壞。

二者不可混淆。

“英子,他們是父子,左安謙還是獨子,左成彪不會殺了左安謙的,我們先離開,等安全了再回來打探,快。”眼看著英子遲疑了,落城一適時的提醒著英子。

英子頓時再踩油門,車子飛一樣的駛離了A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