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4章番外:勾夫手記(24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5:48
A+ A- 關燈 聽書

黑色的小車徐徐停伫在左安謙別墅的不遠處,這是英子和落城一早就踩好的點。

兩個人下車,緊貼著路邊的樹木小心翼翼的避過馬路上的監控朝著左安謙的別墅走去。

這不是英子第一次來這裡,此時再來,心底裏的感覺與上一次又不一樣。

上一次她是等著被人救,結果是簡非離和諾言一起救了她。

這一次她是來救諾言。

都說風水輪流轉,大抵就是這樣了吧。

迎著夜風,她想諾言也想簡非離了。

那兩個,都是為了她不要命的男人。

每一個,都對她極好極好。

“我負責樓裏,你負責別墅後面的那一排房子,那裡面據說都是左安謙的保鏢住的地方,雖然很小,可我覺得越小越容易讓人想不到,左成彪那個人陰狠毒辣,從來都不按牌理出牌,所以我才覺得他很有可能是把諾言藏在左安謙這裡了。”

“好的,我知道了,小心。”落城一點點頭,很快的,兩個人便按照事先商量好的路線分頭開始行動了。

英子的速度很快,雖然幾個月沒有訓練過了,可是從小到現在二十幾年的殺手訓練讓她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透著沙州島的殺手們必備的本事,快,狠,准。

英子先是躍過了圍牆。

圍牆上有電網,不過這個難不倒英子和落城一,對於他們來說,那是小兒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進了院子,英子迅速的掠到了建築物的牆根下,

“媽咪,監控已經搞定,你和城一舅舅可以進去了。”景欒的小聲音暖暖的發了過來。

“收到。”兒子果然是最厲害的電子高手,雖然左安謙這裡的監控已經因為她上一次被救走而改觀過了,可還是沒擋住景欒的破譯,幾分鐘小傢伙就搞定了一切。

廚房的窗子,英子悄悄的潜了進去,不避諱的在一樓搜尋著,反正這個點傭人都睡了,一間又一間,悄無聲息,一樓沒有,就往二樓……

轉眼到了左安謙曾經囚禁過她的那一間,看到那扇門時,她心口一跳,竟是第一次的在出任務的時候有些怯步了。

不得不說,左安謙是個魔鬼,若是被左安謙逮到,她會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深呼吸再深呼吸,英子這才輕輕的推開了那扇門,門開,一室的寂靜,淡弱的光線下什麼都是她曾經來過的樣子,沒有半點變化,就連大床上曾經拴住她的鐵鍊和繩子都是她離開時的位置。

唯一有變化的就是簡非離流的血被清除了,房間裏乾乾淨淨。

看到簡非離曾經倒地的那個位置,英子心口一跳,脚底生了根般,定定的注視著那個位置,許久,才在窗外閃過一組煙花時回過神來。

出事了。

煙花是景欒發的。

這是在提醒她這幢別墅裏的保全已經不在小傢伙的控制之下了,而煙花就是她和景欒約定的訊號。

英子低頭看手腕,落城一那邊也沒有任何訊息,不過群裡面已經有師兄回應了過來,那邊沒情况。

一共五條。

左成彪的地方已經有五個被查過了,沒有任何的異樣。

那就證明她這裡更加有可能了。

排除法雖然工程浩大,每一個可能的地方都要去查,但是非常的直觀,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之所以一起行動,就是要給左成彪來一個措手不及,否則,查了一個再查另一個,除了第一個所查的地方,剩下的每一個都會很難,畢竟,第一個查過之後就已經打草驚蛇了。

所以,他們才會安排幾組人同時行動。

這間房間已經查完了,沒有,這裡沒有諾言。

英子正要轉身出去,忽而,窗子外映出一道醒目的光線,那是車燈的燈光,直直打在別墅的大門口。

“閣主,您來了。”

“閣主,請進。”

左成彪親自來這裡了,那就說明他已經發現了他們沙州島上的人集體出動了,同時也證明諾言真的是在這裡,否則,左成彪根本不用擔心有人來這裡蒐索諾言,反正搜不到呀。

“阿謙呢?叫那臭小子出來。”左成彪下車,大步流星的往別墅裏走進去。

“太子爺他……他……”

“嘭”的一聲槍響,隨即就是“啊”的一聲驚叫,“太子爺在臥室,他睡了。”剛剛支吾的保鏢立刻盡職的說到。

“你最好不要撒謊,否則,我下一槍直接打在你的腦門上。”左成彪脚步飛快,最後一個尾音聽著已經進了別墅大門。

英子皺眉,腦子裏迅速的回味了一下左安謙這幢別墅的格局,隨即轉身直奔窗子,先出這幢別墅,不然與左成彪對上就是硬碰硬,左成彪人多,她和落城一勢單力薄,而他們此刻也不是為了打架才來的,而是為了救諾言,救諾言才是重點。

可到了窗前,英子才發現她根本沒辦法從這間房間的窗子出去,有欄杆,這應該是後加的,上一次簡非離來救她就是從這窗子進來的,所以,左安謙才加了鐵欄杆吧。

這要出去,必須用工具,沒有個三五分鐘她絕對弄不斷這麼粗的欄杆。

就在英子迅速的思考著要怎麼出去這間房間的時候,門外響起了腳步聲,而且是一連串的腳步聲,很多人都上了這個樓層。

那目標好象就是她所在的這間房間。

他們發現她了?

英子聽著心口的狂跳,腦子裏也在轉著圈圈,只一秒鐘的時間,英子隨即跳上了那張大床,再跳到床的靠背上,一手抓住鐵鍊固定身體,另一手輕輕推開了頭頂的一塊天花板,空的,還好還好可以藏身。

英子俐落的一縱身一跳便跳到了天花板上,再將打開的天花板小心翼翼的歸位,再屏住呼吸靜靜的趴臥在那裡,她只能等外面的人進來搜過之後離開她再出去了。

與此同時,門開了。

“給我搜。”左成彪低吼進來,氣勢迫人。

英子聽到了房間裏傳來的劈裡啪啦的翻東西的聲音,很快的,有人道:“閣主,沒有。”

“我這邊也沒有。”

“生命探測儀。”

聽到這五個字,英子瞬間秒愣,她沒想到左成彪還有這樣的先進武器,完了,只要生命探測儀一出現,立碼就能測出她所在的位置,然後,她就等著束手被擒吧。

從沒有一刻她是這樣的後悔來這間房間。

這間房間是不是跟她有仇呢,上一次她在這裡受盡了左安謙的侮辱,這一次又要在這裡被抓,她慘了。

忽而,嘴上一緊,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小嘴,“別說話,把這個戴上。”低沉的男聲就在耳邊,居然是左安謙。

英子想到了落城一說過的話語,左安謙最在意的就是她了。

他這是為了她要跟他老子杠上了,他老子要抓她,他就要救她嗎?

英子輕輕點頭,她沒時間去分辯左安謙話語的真實xin,只知道她必須儘快的做决定,而在左成彪和左安謙之間,她下意識的毫不猶豫的選擇左安謙。

一個小罩子罩在了鼻子上,呼吸有些困難,可還好可以呼吸。

可英子覺得只削弱呼吸根本沒用,生命探測儀還可以探測到她心臟的跳動呀。

忽而,就在她心底裏七上八下的時候,身下的房間裏傳來了左成彪一個手下驚喜的喊聲,“那邊有生命迹象。”

英子看不到房間裏的人,所以,這個人所說的‘那邊’她根本不知道指的是不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完了,她要被抓住了嗎?

英子緊張的全身都繃緊了。

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握住她手的大手輕輕的捏了捏她的小手,那是在示意她安心。

英子到了這會子才想到左安謙怎麼也上了天花板了呢,難不成,他一直等在這裡?

不然,她找了半天也沒發現這房間裏有人呀。

沒時間來問左安謙,况且她此時鼻子上的儀器也讓她沒辦法發出聲音來。

“喵嗚……喵嗚……”一隻貓叫的聲音打破了短暫的沉寂,英子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八格老子的,居然是只猫,這是在耍老子嗎?給我搜,繼續去搜。”左成彪惱怒的低吼了一聲。

左成彪的一行人終於出了這間房間,安靜了,真的安靜了。

聽到迅速走離的腳步聲,英子整個人癱軟在天花板上,全身都被冷汗浸濕了。

只差一點點,她就要被發現了。

左成彪為了搜人連生命探測儀這樣先進的儀器都有了,這個他們沙州島還沒有呢。

果然先進的儀器更容易得手,若不是那只貓,她慘了。

小手摘下了鼻子上的儀器,英子低聲道:“左安謙,謝謝你。”空間太逼仄了,再與左安謙呆在這狹小的空間裏,那種感覺怪怪的,也讓她很不爽。

“呃,就只這樣感謝我?多少來一點實惠的吧,不然,爺好委屈。”英子轉頭就敲了一下他的頭,“沒人讓你救我。”

“陌英子,你這是恩將仇報,難道,你不想找到諾言了?”

英子的眼睛頓時一亮,“諾言他真的在你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