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番外:勾夫手記(24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5:40
A+ A- 關燈 聽書

騷動。

英子望著輕輕晃動過的高腳杯中的紅色酒液泛起的漣漪,她已經看了很久很久了,漣漪久久不散,攪動著人的心也是一片紛亂。

不得不說,易明遠的話觸動了她的心弦。

是的,除了簡非離和景欒,沙州島上的師兄們就是她最親的人了。

可,她就這樣的妥協易明遠嗎?

不,她不甘心,很不甘心。

咬了咬唇,英子抬首,目光清凉的注視著易明遠,“告訴我,為什麼要殺簡非離?我要答案。”

“……”易明遠沒吭聲,而是端起了酒杯將杯中酒一仰而盡,他不能說,那便不說。

這樣的反應與英子當初在沙州島上質問易明遠時易明遠的反應一模一樣。

可就是這樣的沉默,更是讓英子困惑。

一定是有什麼很重要的原因,否則,易明遠不會對簡非離出手。

可是易明遠不說,她又怎麼能夠知道呢。

“易先生,你不說,我會恨你一輩子,你若說了,或者我會選擇原諒你。”英子冷冷看著易明遠,一聲易先生,一聲會恨你一輩子,全都是攻心的話語,她希望易明遠會深思,會告訴她實情。

可易明遠還是悶聲不語的喝酒,一杯又一杯,蒼老的面容在酒吧的霓虹閃爍間更顯蒼老了。

英子知道,他是絕對不打算說了。

算了,不說也罷。

反正,簡非離還活著,總有一天簡非離會醒過來的,到時候,簡非離一定會查到一切的。

她雖然查不到,可她相信自己男人的本事,簡非離從來都沒有讓她失望過。

從他在A市從左安謙的手上救走她,從他繞過她繞過沙州島上的所有的人救出景欒,簡非離在她的心目中宛然已經是個無所不能的男人了。

若不是易明遠和四師兄使詐,簡非離上了自已人的當,簡非離絕對不會受傷的。

算起來,這些都怪她。

是她要簡非離去救師父,結果,害慘了簡非離。

若是讓她一直昏迷不醒的睡在床上這樣久,她一定恨極了。

換成是簡非離,她一樣恨那個害了簡非離的人。

“景欒,我們走。”只要一想起簡非離昏迷在床上的樣子,她的心便是一陣抽搐,根本沒辦法原諒自己。

“撒麗,你不救諾言了?”易明遠終於出聲,抬頭看英子的表情中都是祈求的味道,他不想就這樣與她分開。

“如果我不救,易先生就也不救諾言了嗎?”英子低低笑開,“如果真是那般,我不介意去遊說沙州島上所有的人與易先生决裂。”

易明遠皺了皺眉,不得不說,英子的攻心成功了,不管英子答應不答應與他合作,他總是要救諾言的,否則,便真的是無信於沙州島上自己的徒弟了。

那不符合他的作風。

他的狠只對敵對的人,從來不是對自己人。

否則,不是窩裏反了嗎。

眼看著英子牽著景欒的小手越走越遠,眼看著就要走離他的世界,易明遠再也忍不住,隨即起身,幾步追了上去,“撒麗,這次沙州島的人我交給城一帶頭,你與他們一起去營救諾言吧。”

英子伫足,這也是易明遠的讓步吧,想到諾言,終是因為她才失踪才最後落在左安謙的手上的,她只好點了點頭,“好,我與城一師兄聯系。”至於易明遠,她始終無法原諒他。

兩天后,英子到了A市。

沙州島上的其它的師兄也全都到了A市。

但是T市的劇組依然還在拍戲中。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離開而影響了整個劇組的拍攝行程。

那麼,她離開的時候可以先拍那些不含她在內的鏡頭。

因著她沒有其它檔期,所以,不管是有沒有戲份,都一直是全程留在劇組中的。

還有一些可以用替身的戲份也可以先拍。

總之,英子悄悄的請假了。

這一次,她相信就算是羅導演也不敢隨便說出去的。

她找人拿了羅導演的兒子,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封羅導演的口,不許他說出去自己離場了。

否則,對羅導演她很不放心。

“撒麗,這裡的地形你比我們熟悉,就由你來指揮吧。”A市市中心的一家五星級飯店,落城一帶著哥幾個下了車便走近了英子,其實對A市對左家,最熟悉的人莫過於英子了,由她指揮更妥當。

“好,一切按原計畫實行。”英子低頭看了一眼腕表,“十分鐘後各自出發,有沒有問題?”住飯店不過是一個煙幕彈,讓人以為他們到了A市先暫時休息了,卻誰也不會想到他們一到了A市就開始行動了。

更何况,這次來的人全都化了妝,就連她也是的。

其實,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他們的計畫不被暴露出去。

化妝加上悄然離店這個煙幕彈兩個雙保險,才能確保他們的安全,否則,都說強龍鬥不過地頭蛇,左成彪就是這裡的地頭蛇,所以,他們想要從左成彪的手上救下諾言可以說是很難很難的。

“沒問題。”沙州島的內部群裏,到場的人看到她指令一個接一個的回應了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數著回復夠了,英子這才沖著落城點了點頭,“準備出發。”

兩個人一組,她和落城一一組。

英子早就換上了乾淨利索的男裝,襯衫長褲,顯得她格外的風流倜儻,只要她不開口,或者用變音器,沒人知道她是女的。

行動開始了。

雖然是英子指揮,可是每個人的分工都是不同的,控制所有路線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簡景欒,小傢伙向西門告假了,救諾言舅舅是他份內的事情,他必須參加。

左成彪在A市一共有六處可以關押人的地方,這六處他們全都分派了人,或者兩人一組,或者三人一級,强的就兩人,弱的就是三個人一組,比如童子冉這樣的就一定是要與其它兩個人一組的,論打論殺,是他弱項。

他們只知道諾言被左成彪藏在他A市的地盤,至於是哪一個地盤,完全不知,那便全都派了人,各點出擊,而且是同一時間出擊,總不會錯過的。

“撒麗,你覺得左安謙手上的這一點最有可能?”英子開車,落城一坐在副駕上沉聲問英子,雖然覺得諾言有點不可能是在左安謙的手上,可是,他一直很相信英子的第六感,女人的第六感有時候特別的准,以前他與英子一起出任務的時候,英子也有過用感覺查到目標的時候,那時他就覺得神奇。

那種感覺不需要借助任何儀器設備,就是人的想法和思維,然後一切就有了。

“嗯,我的感覺。”所以,六個藏人的地點她選了左安謙手上唯一的一處,其它的都是在左成彪掌管之下。

她知道不是左安謙抓的諾言,而是左成彪,這個,沙州島上的人後來已經查到了,就是因為查到了,易明遠才找上她要救諾言。

左成彪抓了諾言再把諾言放在左安謙的地盤上,這種邏輯相對來說更不容易被發現。

畢竟,父子兩個對英子的態度是完全不一樣的。

左安謙喜歡英子,而左成彪一直反對左安謙接近英子,甚至不惜毀了英子以離間左安謙對英子的心。

“一會到了,我在前你在後,你不要逞能的沖在前面。”落城一苦口婆心的勸到,若不提前說,英子才不管什麼後果不後果呢,更不會因為她是女人而落於人後,她的xin格,落城一太清楚了。

“呃,小看我是女人?”英子撇了撇嘴,不屑的睨了一眼落城一。

“呵呵,我是一不敢小看你,二更不敢小看左安謙,左安謙這個人不好惹,甚至比他老子還陰毒三分,不過,我知道他有軟肋。”

“他有軟肋?是什麼?”英子脫口而出的問到。

“你呀。”落城一低低一笑,我覺得他喜歡你是真心實意的,否則,以他逍遙閣太子爺的名氣真不至於為了你而去T市追了你那樣久了。

直接派個人把你綁到A市更簡單更直接是不是?

可他沒有那樣做。。

所以,可見他對你是認真的。

“不可能。”英子才不信呢,對於他們這樣道上的人,哪裡就有真正的愛情了呢?

至於她和簡非離,那純屬意外。

“撒麗,我一直相信你的第六感,這一次你就相信我的第六感吧,他很愛你,是很愛很愛的那種,所以,若是你被抓,你就別想為簡非離守身如玉了,不過若是我們師兄弟們被抓,那只要你還是自由的,我們就都沒事,因為,看你的面子左安謙也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這樣,懂嗎?”

“你這意思是說,我只要保護好我自己不被抓就好,至於出手救諾言,全部都由你來,是不是?”英子磨牙,那她跟過來幹什麼?完全一擺設呀。

“對,你負責保存實力,這也是我和師兄弟們保命續命的最好的辦法,有你在,我們都會相安無事的,英子,你要相信我。”

英子無奈了,可,又無從反對落城一的分析,他說的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