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番外:勾夫手記(24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5:23
A+ A- 關燈 聽書

“可我不愛你。”英子這一句脫口而出的時候,竟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從前的她從來不知道愛的滋味,是從簡非離之後她才懂得原來這個世上真的有愛情,可他,卻已經昏迷不醒,再也不肯看她一眼了。

“不怕,早晚你會愛上爺的。”

英子長眉倒豎,見過不要臉的,卻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左安謙,你不要臉。”

“呵呵,還行。”

英子側身就走,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再也不想理會左安謙了。

英子走得飛快,恨不得立刻馬上從左安謙的世界裏走出去,是不是嗅不到他的氣息,他就再也不會來騷擾她了呢?

他讓她很煩很煩,煩的想要掐死他,偏偏,她能殺了很多人,卻唯獨殺不了他。

“陌英子,我知道你在找諾言,若是你肯做我的女人,我能幫你找到她。”

英子脚步微微一頓,她動心了,可隨即就想起身後休息室裏落城一說過的話,諾言在易明遠手上,所以,左安謙就是有心思幫她也沒用。

“不需要你幫忙。”

“呃,你剛剛也說了的,不過是只說了一個‘諾’字罷了,你不用掩藏。”不等英子再次開口,左安謙已經句句字字堵住了她行將可能的反駁,讓她一時之間半句也沒辦法回應。

她剛剛的確是說過要請他幫忙找一個人的,也是真的說過‘諾’字了,可她那會子不過是想用自己的言語吸引左安謙的注意力,然後再突襲他,

只頓了兩秒鐘,英子就繼續抬步前行了,就算是要找到諾言,她也不想透過左安謙,她討厭左安謙。

“我有他的近照,發彩信給你了。”左安謙說完,英子就聽到了手機裏“叮”的一聲彩信接收音。

只猶豫了一下,英子就打開了手機,若說這個世上最讓她憂心的兩個人,一個是簡非離,一個就是諾言了,若不是為了她,諾言也不會失踪。

飛快打開的手機荧幕上,果然是諾言。

一身俐落的迷彩服,身姿依然矯健迷人,那張俊逸的容顏其實一點也不輸簡非離,諾言喜歡自己很多年了,可她一直把他當哥哥般,以至於這些年與他之間一點也沒有擦出火花來。

而諾言身處的背景分明是A市最大的城市廣場上的噴水池,那個噴水池很特別,壯觀浩大,她去A市執行那次的任務讓她對那個噴水池記憶深刻,所以那背景讓她一下子愣住了,很快轉首看左安謙,“你把諾言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跟你師父說了交換條件,我們把諾言交給他,他把你交給爺。”

“你卑鄙。”居然用這樣的手段來要她,這讓她很不齒,卻也是這個時候她知道了,原來易明遠要她回沙州島,也不全是為了她回去,還想要救回諾言。

“爺做事只講究結果,從來不講究過程,英子,諾言是為了你才被我父親抓的,難道,你想看著他死?或者抑鬱而終?

英子無聲了,看了又看左安謙發給她的關於諾言的照片,真的不是PS過的,那麼,諾言一定是被左安謙的人控制了,否則,諾言不會乖乖的任由左安謙的人拍照,也不會任由他們擺佈。

她記憶裏的諾言從來都是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只是與她,有緣無份。

夜來了,這一晚的英子破天荒的推掉了今晚的戲,一個人安靜的坐在酒吧的吧台前,透明的高腳杯裏,紅色的酒液輕輕蕩漾起層層漣漪,她是到了劇組的片場後突然間改變决定的,而且,要求劇組絕對保密。

只為,她不想左安謙發現她落單了。

羅導演從來都不敢得罪她,據說簡非離是為了她才出全資投資這個劇本的,而英子的口碑一向都好,偶爾一次也不為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光影迷離中,一道影子斜斜的打在她面前的吧臺上,隨即,手中的酒杯一下子被搶下,落城一皺眉看面前的英子,對上她微惱的視線,就見她撇撇嘴,又去拿另一隻高腳杯,無奈的歎息了一聲,“你以前很少喝酒的。”

英子直接將杯中酒一干而淨,舌尖輕舔了舔唇角殘留的酒液,姿態妹惑而xin感,可她自己卻不自知,“城一,你說,我沒有答應左安謙去換回諾言,是不是很壞?”諾言救了她,她為了諾言應該是做什麼都心甘情願的吧,可是這一次,她居然沒有答應左安謙。

“英子,不是的。”落城一的手落在了英子的手上,封锁她再喝一杯酒,“你不是的,或者……”

可說了一半,落城一就頓住了,畢竟,英子已經拒絕他了。

所以,他說了也沒用。

但是事情總要想個解决的辦法吧,也不能放任諾言被左成彪拘著而不管不顧。

他們沙州島上的人雖然以狠戾聞名,但是那只是對沙州島外的人,對自己的內部人從來都不是那般的,從來都是整個沙州島的人抱成團一致對外的。

“呵呵,你雖然嘴上不說,可我知道你心裡的意思。”英子推開了落城一的手,又一杯酒入腹,苦澀的滋味蔓延在口中,她的心疼了又疼。

母親墜樓那一刹那的畫面又現在了腦海中。

“麗麗,不要相信愛情,永遠也不要相信愛情……”

就是這一句話,讓她一直一直的不相信愛情,甚至拒絕了簡非離的愛情,而她終於在簡非離的感化下相信了愛情才發現,為了愛情就要承受這樣或者那樣的痛苦,雖然她不懼怕,可是眼前這件事就是極為棘手的。

以她現在的能力,根本沒辦法一個人救出諾言的,就算是加上景欒和西門也不能够,要知道逍遙閣不止是A市的大幫大派,甚至在全國各地都有屬於他們的分部。

消息網更是絲毫不差了沙州島。

畢竟,沙州島只有她和十幾個師兄加上易明遠,但是逍遙閣的人數是她所不知道的,幾萬甚至幾十萬都有可能,那個龐大的數位就大了他們沙州島很多倍。

沙州島上的人是以精練占優,個個以一敵百,而逍遙閣的人是以人數占優,若是打起車輪戰,整個沙州島的人加起來子都很難取勝,更何况是她一個人了,那是不可能的。

景欒一個小孩子家家只能出主意,坐觀全場,絕對沒辦法打打殺殺的。

可她,真的沒辦法放任諾言在左成彪和左安謙的手上而不管不顧,那樣就真的是狠心狗肺了。

那般,她自己都會鄙視她自己的。

“英子,你做什麼决定我都站在你這邊。”

“那師父呢?”英子轉首,定定的看著落城一,不想錯過他的每一個表情。

“我只負責傳達,英子,我會站在你這邊,對簡非離,師父這一次的確做的有些狠了。”落城一眸色不動,認真的對英子說到。

“你真這樣想?”英子的心這才有了些微的欣慰,離開沙州島的這些天來,她承受了具大的心裡壓力,畢竟在沙州島生活了二十幾年,那是她的人生經歷中怎麼也無法抹去的歷程。

“如果師父直接殺他,我也沒有微詞,可師父居然利用你和簡非離擔憂他的心而佑騙簡非離去救人,然後下手,這手段……”這手段真的有些下三濫了,落城一也不齒,可是易明遠是他師父,他也不能直接否定了師父。

也是透過簡非離事件,讓他認識到了一點,師父就是不想英子與簡非離搞在一起,所以才要弄死簡非離。

而以簡非離的英明和敏銳,要想殺他,那比登天都難。

當初在A市在左安謙的別墅,那樣的防衛都能讓他單人一人突圍找到英子,那是他們整個沙州島的人合起來也比不上的,要知道英子失踪之後,易明遠還親自去找了,最後才找到些許的訊息,讓諾言出手的。

所以,易明遠之所以用了那一招殺傷了簡非離,也是他沒有辦法的辦法。

“城一,謝謝你。”英子動容,離開沙州島以後,這是第一個如此安慰她的人。

“撒麗,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落城一明白英子現在之所以烦乱,全都是因為諾言,她還是放不下諾言。

英子抿了抿唇,先是連喝了三杯酒,似乎是想要以酒來壯膽似的,這才冷聲道:“要他來這裡見我。”而她,是不會再回沙州島了,從離開的那一天開始,她就沒打算回去。

“他是要你回去的。”

“這是我最後的讓步,來不來隨他。”英子說著,手中的高腳杯狠氣的落下去,清脆的悶響聲惹來周遭的人看過來,這樣的一男一女坐在一起的畫面其實很平常,只是不平常的是兩個人的身上不由自主所散發出來的那一股子冷然的氣息,讓人竟然不敢靠近。

可明明,男的帥女的靚,全都是一等一的俊美。

落城一慢慢抬手,也是輕輕端起了一杯酒,酒這東西,都說一醉解千愁,可他從來不信,只是用來疏緩心底緊繃的神經罷了,“等我,我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