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0章番外:勾夫手記(24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5:15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諾言有消息了。”

落城一這一句讓英子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顫,隨即驚喜的沖向了落城一,“城一,你說真的嗎?”她找了諾言很久了,可惜一直都沒有線索,讓她無從找起。

“嗯,真的。”落城一伸手接過沖過來的英子,如同從前她出任務回去沙州島見面後一樣的抱了抱她,“瘦了。”

英子抿唇,她能不瘦嗎?

簡非離還在昏迷不醒中,而且全都是為了她,每每想起就是心傷,她不瘦才怪呢,不過這與落城一無關,她說了也沒用,“城一,諾言在哪裡?我想去看看他。”最好不要在沙州島,否則,她真沒辦法去沙州島去看諾言。

然,她最不想的結果偏偏立碼就來了。

“師父說,只要你回沙州島,就能看到諾言了。”落城一似乎也猜到了她的心思,這一句的聲音壓得低低的,像是不敢讓她聽見一樣,卻,又不得不說出來。

英子欣喜的眼神一下子變得黯然了,驟然的後退,一步又一步,直到背脊抵在了牆壁上退無可退,才被迫停下,“你見到他了嗎?”

“沒有。”落城一實話實說。

英子定定的看著落城一,足足看了有五秒鐘,他的神色都不變,她這才信了,一瞬間心思千回百轉,最終,她選擇了,“城一,你走吧。”

在諾言和簡非離之間,她快速的做了一個選擇,若是諾言已經到了沙州島,若是師父讓她回去看諾言,那就證明諾言現在身無大礙,而且還有師父照顧著,比簡非離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不,她不要回去沙州島,死都不回去。

“英子,你不想見他?”落城一的臉色也變了,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即便英子不愛諾言,可是他們之間的感情是最最純真的,英子這樣的態度,讓他心寒了。

英子苦笑了,“我不想見的只有一個人,城一,你應該懂的。”這句說完,她轉身就走,甚至不願意再與落城一多說一句,她怕她再留下來一定會後悔,她是想去看諾言的,很想去,然,心底裏又有一個聲音在制止她,不能去,絕對不能回去沙州島,絕對不能去見易明遠。

“英子,不管怎麼樣他都是你師父,即使他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可怎麼也抵得了他養育你二十年的恩情了吧?况且,你要見的是諾言,不是師父。”落城一還在極力的挽回她的選擇,於他來說,英子能回去是最好的了,沙州島上沒了她,就象是人沒有了靈魂一樣,了無聲息的感覺,死氣沉沉的。

那樣的氣氛憋得人時時刻刻都有種喘不上來氣的感覺,太沉悶了。

而且,師父瘦了,瘦了很多,從英子離開,易明遠整個人都不對了似的,若是按以前的規矩,有島上的人逃離,易明遠一定會下令追殺的,可是英子離開的那一天,他什麼也沒說,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連著三天不吃不喝。

易明遠從小就喜歡英子,雖然對她嚴厲有加,可是與對待島上其它人卻又是不一樣的,落城一從前只覺得那是因為英子是女孩子,而其它人都是大男人,可是現在他就有一種感覺,一定不止是因為英子是女孩子的緣故,還有其它原因,只是一時之間他也猜不出。

“是師父讓你來的吧?”英子也沒回頭,背對著落城一低低問了一句。

“這……”其實來找英子的時候他就知道她會問他這個問題,而他也準備了許多外理由,但是在真正面對英子的時候,卻一個也說不出口,只為,那些理由都是假的,因為,的確是易明遠派他來的。

“他給了你什麼承諾?只要你把我請到沙州島,他就讓你見諾言,是不是?”

“英子……”落城一一愣,果然最瞭解易明遠的是英子,她一語中的。

“呵呵,也許他是騙你的,他手上根本就沒有諾言,城一,我們不要再上他的當了,易明遠,他就是一個偽君子。”說完這一句,英子的脚步加快,飛一樣的就走離了落城一的世界。

看著她纖瘦的背影,如果說易明遠瘦了,那英子也瘦了。

兩個人,這又是何苦呢。

一個痛苦也就罷了,現在居然是兩個都痛苦了。

看來,師父和英子之間的這個結必須解開,否則,兩個人全都不開心,這是他所最不樂見的。

不過,回頭來思考一下英子的猜測,也不是沒道理,他的確是應該先見到諾言才能證明易明遠沒有騙他。

想到這裡,落城一也沒有追出去,任由英子離開了。

“嘭”,英子才一跑離休息室,整個人就撞到了一堵肉牆。

“走開。”英子纖手下意識的一推,便要推開身的男人。

卻不曾想,這人真的變成了一堵牆,仿似還深紮了地基一樣,任由她怎麼推也推不開。

“呵呵,這麼急著來見我,是不是想我了?”左安謙長指倏的一抬,便抬起了英子的下頜,頓時,四目相對了,他看著她的眼睛,全都是驚詫和憤怒。

“你滾,我恨你還來不及。”英子惱,要她想他,門都沒有,她剛剛不過是因為諾言而方寸大亂罷了,否則絕對不會撞上左安謙的。

“都說愛之深則恨之切,那我允許你恨我吧,越恨越證明我在你心中的份量有多重。”左安謙還是不急不惱的道。

“呵呵,真的很喜歡我?”英子的眼睛轉了轉,忽而就轉移了話題。

“自然,相當喜歡。”

“那你幫我找到一個人,我就答應做你的女人。”英子看著眼前的左安謙,再想到身後的落城一,或者,左安謙可以為她想到辦法把諾言從易明遠的手上要下來,那她也就不必苦惱了,她還是想見諾言的,非常想。

“找誰?”左安謙微微一笑,開始期待上了。

“就是諾……”忽而,英子一句話還沒說完,尾音還未落,便倏的一抬腿,膝蓋便直直的頂向左安謙的襠部,她這一下絕對是突然襲擊,出其不意,平日裏這樣的訓練練得最多,雖然好久沒有執行任務了,可是從小到大的訓練,早就把英子訓練成了一個想要做什麼就可以條件反射的做出來動作的人了。

她早就看左安謙不爽了。

這一頂實在是太過突然,等左安謙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雖然他迅速的後退了一步,卻還是被英子頂到了大腿,重要部位是安全了,但是大腿則被她頂的吃疼了,“嘶”的一聲低叫,左安謙完全沒想到英子突然襲擊的本事竟是一流,就連他都被騙過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張臉已經黑了,“陌英子,你真敢……”

“我為什麼不敢?沒把你身上的最重要的零部件撞碎了我真遺憾。”英子掃描了一通左安謙的腰部以下的位置,被左安謙避過了,英子真的很懊惱,她這一手這是第一次失敗了。

以前每次執行任務,只要她嬌妹的與男人對話,對到一半的時候出手,從來都是只有成功而沒有失敗過的。

是的,這是她第一次嘗到沒成功的滋味,好在,也不算完全失敗,至少左安謙還是中了她的招,只是不是關鍵部位罷了。

“你若是把我撞壞了,以後還有xin福嗎?還好爺躲得快,否則真中了你的招了,英子,你越是這樣,爺越是喜歡你。”左安謙單手插進了褲子口袋,漫不經心的睨著英子,還是那英氣勃發的樣子,他從來都喜歡,從來都沒有褪色半分。

英子真的是無言了,她决定下一次見到左安謙一定做一個嗲裏嗲氣的女人,這樣他是不是就不會喜歡她了?

對,就從這一刻做起好了,以後在左安謙面前全都嗲裏嗲氣的,她就不信他還會喜歡她。

“阿謙,你這就不對了,你這是犯踐。”這一句,英子絕對是用嗲裏嗲氣的語氣說出來的,說著的時候全身的雞皮都起來了,她真不習慣做那樣的女人,可為了逼退左安謙,她豁出去了。

“爺就樂意犯踐呢。”左安謙將眼前小女人的神態盡收眼底,她這樣快的轉變,他若不明白就是他傻了,“你這樣,爺也喜歡你,從此做爺的女人吧。”

“不嘛,我有男人了,我還有一個兒子。”英子繼續嗲裏嗲氣,才一會兒的功夫,雞皮就掉了一地,她快要瘋了,可不管對自己有多無言,她都必堅持,不然,就真的成了左安謙的女人了。

“原來你是說簡非離呀,那又怎麼樣,他這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至於你那個兒子景欒,我會視為已出的。”

左安謙不会的直接就給了他的選擇,他喜歡景欒,儘管那個臭小子總是與他做對,可是,生命中能遇到一個絕對可以稱得上對手的對手,那也是一種緣份一種福氣,而若是能把景欒據為已用,那於他來說就只有得到而沒有失去了,這個,絕對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