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番外:勾夫手記(24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5:06
A+ A- 關燈 聽書

左安謙眉頭輕皺,他能說他是不想陌英子太擔心諾言了嗎?

於他來說,他最大的敵人不是諾言,而是簡非離,簡非離即使是睡著了,也是他的敵人。

而把諾言放出來,至少,英子還能感激他,還能為他增添一些贏得英子的籌碼。

“父親,我不想英子一直恨我。”所以,他需要左成彪放了諾言。

“那個女人玩玩可以,可是要做我們左家的媳婦,那絕對不可以。”左成彪警告的睨著兒子,一個為其它男人生過孩子的女人,在他這裡就過不了關的。

左安謙作為逍遙閣閣主的繼承者,他的女人也一定要乾乾淨淨,這才配得上未來閣主。

“可我非她不娶,有本事你一輩子不要孫子。”眼看著左成彪開啟了保守的家長教育模式,左安謙也不急,更不吵,淡清清的只來了這一句,左成彪的臉色立刻就黑了。

“你敢?”他只有這一個兒子,再連女兒都沒有,若是左安謙不給他生,他還真抱不了孫子。

“我為什麼不敢?要不,你打死我呀。”左安謙低低笑,上一次左成彪背著他在海上襲擊英子的船,此刻回想起來他依然後怕,若是當時英子出事了,那他難辭其咎,更會自責。

“你……你這個不孝子。”左成彪低吼,臉色已經由黑到紅,再由紅到黑,一瞬間轉換了無數種顏色,對這個孩子他真是毫無辦法,兒子吃死了他想抱孫子的心,更知道他根本捨不得打死這個兒子。

“老頭子,還有事嗎?”左安謙微微笑,才不管老頭子是不是傷心,老頭子傷他女人的時候怎麼就不想著後果呢?傷他的女人,就是傷他一樣一樣的,根本沒區別。

“你管不著。”

“你若不參與我的事,我自然管不著,可你若是參與了我和我女人的事,我就管得著,老頭子,你最好不要再動英子,若是她有個三長兩短,我告訴你,你兒子我也不活了,你若不信,就試一試。”左安謙狠戾的說完,眸光突的一凜,就在左成彪還在惱火自己管不了這個兒子的時候,左安謙突然間從身上摸出了一把槍,“嘭”的一聲悶響打在了自己的左手臂上。

無聲手槍,槍響了並沒有驚動這裡附近的人,可子彈擦過血肉,雖然沒有傷到骨頭,卻轉瞬間就流血了,就在左成彪氣的張大了嘴的時候,左安謙漫不經心的道:“英子要是有事,我會自己打穿我自己的頭,到時候,可就不是這樣的擦傷了,而是腦漿迸裂,老頭子要是喜歡看那樣的場面,我就不介意你對她動手。”

不是他要耍狠,而是左成彪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而他,這一回必須要把第二次第三次直接杜絕,否則那後果他無法想像。

“阿謙……”兒子流血了,雖然一眼就發現沒有傷到關鍵,可是左成彪的心還是震撼的,他這個兒子道上的人有稱呼他逍遙太子爺的,也有稱呼他狐狸太子的,從來都不肯吃半點虧的一隻狐狸,現在居然不惜以打傷自己來要脅他不要動英子的念頭,那就更證明兒子對陌英子上心了,可是,他對陌英子真的半點好感都沒有,“阿謙,陌英子配不上你,這世上有那麼多與你門當戶對的女人,哪一個的長相都不比陌英子差了,為什麼你一定要選她呢?你難道就不討厭她的那個拖油瓶?”他兒子未婚還沒有私生子,憑什麼要娶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越想這個他越覺得自己的反對有道理。

“老頭子,這個世上只有一個陌英子,所以,她是我的唯一,我不喜歡太陰柔的女人,你若再逼我,信不信我直接帶個男人住回去,到時候你就徹底死心了。”左安謙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吼過去,反正,他是絕對不能允許左成彪再傷一次陌英子的,論本事論能力英子不差,可是論計謀論人手,他這個父親就能耐了,逍遙閣那麼多的手下,而英子現在只有一個人帶著景欒,景欒雖然也有些過人的本事,可是一個女人與一個孩子根本不可能是整個逍遙閣的對手,這一點他深以為然,他才不會讓自己看上的女人涉險呢。

喜歡她,想要她,帶給她的只能是尊貴和享受,而不是無邊無際的危險,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那他寧願不去招惹她。

之前與她分開的一段日子他就試過自己的心了,離開她,度日如年,離開她,生不如死,否則,他也想斷了的,卻,根本斷不了對她的感情。

想他左安謙,終於有一天栽在了一個女人的手上。

可他不後悔。

這種感覺這種滋味,他覺得挺美好的,他喜歡。

“來人,送太子爺去看醫生。”左成彪最終還是受不了自己兒子流血,雖然這點傷於他們這樣的人來說根本是家常便飯,都算不上是真正的傷,可他就是心疼,自己的兒子自己心疼。

左安謙這才滿意的上了車,既然老頭子在意,那他也在意一下,不然,老頭子說不定就會對英子下手了。

上了車,手下看著他胳膊上的傷,“太子爺,要不要簡單處理一下?”

“嗯,醫藥箱拿過來,我自己處理。”左安謙手指著放醫藥箱的位置,這點子傷他自己妥妥的就搞定了,說去看醫生不過是做給老爺子看的罷了。

手下立刻拿過醫藥箱,想要為他包紮,可又不敢,眼看著左安謙動作熟練的上藥包紮,一會兒的功夫就包好了,這才松了一口氣。

太子與閣主,人家兩父子之間的事情,他們做手下的誰也不敢插言。

英子回去了飯店,對於左安謙載她的事完全的放下了,雖然治不了他,不過早晚她會找個機會做了左安謙的,她討厭左安謙這樣緊盯著她。

就算是喜歡她,她也不樂意。

她不喜歡的人喜歡她,那就是為她添堵,絕對添不了光彩。

好在,左安謙這個敵人一直在明,而且不會傷害她,暫時的,她也沒有特別好的辦法對他,就只能等機會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連拍了幾天戲,左安謙都沒有出現過,讓英子不由得就對那個男人卸下了心防,或者,他是知難而退了吧。

這天正在拍戲的時候,警衛走了過來,與導演說了幾句,導演就叫暫停了,英子還以為是導演來了客人,轉身就想去休息,不想,羅導演叫住了她,“陌英子,有人找你。”

“有人找我?”英子皺眉,她認識的人除了西門和兒子就是沙州島上的人了,而西門和景欒每天都有透過手錶聯系的,除非是景欒來劇組看她,然後要給她一個驚喜才有可能。

可,他們才見過沒多久,那就應該不是景欒,難道是沙州島的人?

想到這裡,英子直接一句,“羅導演,繼續拍戲吧,什麼人我也不想見。”一想起沙州島,她就想起易明遠傷了簡非離,所以,沙州島的人她一個也不想見。

“陌英子,警衛說是一比特年輕的男子,說是你師兄,你看這……”

英子轉身對警衛道,“去問問他姓什麼?”

警衛點了點頭,“好。”然後就去問了。

英子想到這人居然這樣禮貌的透過警衛來通知她,而不是直接闖進來,這樣沉穩的xin格她那十幾個師兄裡面當屬是落城一,可是沒見到人,她也不敢確定。

好在,警衛很快就回來了,“陌小姐,他說他姓落。”

“哦,那讓他去休息間等我吧,拍完這一段戲我就過去。”片場劇務組的成員在,還有十幾個群眾演員也都在,她不是耍大牌的人,所以不想這麼多人就等她一個。

她做殺手的時候就知道要遵守職業道德,如今拍戲,也要有一個演員基本的職業首道德,不能因為這部戲的資金全部是簡非離出的而搞特殊。

警衛去了,落城一果然沒有沖進來。

終於拍完了這場戲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的事情了,來不及卸妝,英子直接去了休息室,當初景欒去沙州島救出自己的時候,若不是落城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只當沒發現景欒的出現,她也不會逃出來。

景欒還以為是自己本事躲過了落城一和童子冉,可是落城一是什麼能力英子最是清楚了。

若是師爺要落城一來找她,不得不說師父是最瞭解她的,她可以不見其它的任務師兄,卻唯獨不好不見落城一。

“師兄。”不管怎麼樣,落城一沒有對不起她,所以,落城一還是她的師兄,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

背對著她伫立在窗前的落城一徐徐轉身,目光灼灼的落在英子身上,她瘦了,可是精氣神比在沙州島上的時候卻是好多了。

總以為簡非離昏迷不醒中她一定是孤單的寂寞的,可是沒想到簡非離居然在很早以前就為她佈置了這一些,這是他絕對做不到的。

不是每個人喜歡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的,比如他從來都不喜歡做殺手,卻還是做了,深吸了一口氣,他這才道:“英子,諾言有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