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番外:勾夫手記(24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4:59
A+ A- 關燈 聽書

一天過去了。

兩天過去了。

……

第七天的時候,羅導演終於發來了一條簡訊,“陌小姐,左先生已經同意不會出演安旭澤那個角色了。”

“好的,我知道了。”彼時,英子正好睡醒了,慵懶的望著天花板,左安謙還算識趣,她是絕對不會接受他的,

原本還打算這兩天就離開T市回去小城,沒想到左安謙終於退讓了。

英子吃過了晚飯,便驅車趕往片場。

還是那家酒吧,這是一段夜景的戲,男配出場,整個劇本進入了一個小**。

果然,男配換了,雖然沒有換回裴凱,但至少不是左安謙了。

一場戲拍完,已經快要天亮了,英子打著哈欠卸了妝,只要拍夜景的戲,她的睡眠就睡的顛倒了。

白天睡覺晚上拍戲,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每一次坐上劇組派給她的車回去飯店的時候,英子都會在車上迷迷糊糊的睡一會。

可是這一個清晨,天還朦朦亮的時候,突然間,才睡著的英子一下子驚醒,總是覺得今天有什麼不對,可是車裏,只有她和司機。

目光徐徐的掠過司機的背影,英子已經徹底的清醒了,“左安謙,誰讓你來開車的?”

“劇務,總要分配給爺點工作做吧,要知道,爺與劇組可是簽了協定的,爺是劇組的一員。”左安謙手轉著方向盤,漫不經心的繼續開著車。

“停車。”英子迅速的掃過車內,沒有去扣動車把手,她知道扣了也沒用,左安謙早就在駕駛座上鎖了所有的車門。

所以,她就是想跳車也不可能了。

“英子,帶你去一個地方。”左安謙依舊不疾不徐的開著車,“你放心,我不會動你的,動你的代價太高,我還不想你討厭我。”

“不想嗎?你這樣纏著我讓人很討厭。”

“那就沒辦法了,讓我從你的世界裏消失絕對不可能。”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聽著左安謙溫溫柔柔的聲音,英子已經鎮定了下來,除了第一次她輸給了左安謙,被他在A市掠到了他的別墅,上一次她就贏了左安謙,所以,只要她定下心來,想擺脫左安謙不是不可能,這個瘋子,他憑什麼喜歡她,她討厭他,她恨死他的糾纏了。

左安謙輕瞄了一眼車窗外,“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

英子也無聲的轉向車外,這條路應該是去往郊區的路,她也不報警了,報警也沒用,直接拿起手錶發了一條語音給景欒,“景欒,我在左安謙的車上,若是我有什麼閃失,你唯他是問。”

“呵,聰明,你那個小鬼的智商一點也不比你差,不過要跟爺鬥,他還是太嫩了,小個子不過到爺的大腿根,只有智商沒有武力,那是不行的。”

英子就笑了,“左安謙,你跟一個孩子比,你不嫌不要臉?”

“不嫌,爺從來都不要臉,沒臉就沒臉唄,爺只要你。”

英子深吸了一口氣,不然,她絕對會動手,可是這會子在車裏,她跟左安謙打跟左安謙鬥根本不划算,萬一他打著打著把車開媽陰溝裏,到時候受傷的也是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還有景欒,她惜命,她才不會拿自己的命與他開玩笑。

小車裏靜靜,她不說話,左安謙也靜了下來,英子閉上了眼睛假寐著,可是聽覺卻格外的敏銳,哪怕是左安謙的一個刹車,她都會不由自主的緊張,不管他承諾的有多好,她都不信任他。

半個小時的車程,英子卻彷彿煎熬了半天一樣,車停的時候,她恍然睜開眼睛,下意識的看向了車窗外,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玫瑰。

確切的說入目全都是玫瑰。

火紅的玫瑰如同火焰一般燃燒在一大片的土地上,只是那花海的面積就足够壯觀了,可是還有更加壯觀更加讓人歎為觀止的。

陌英子,I LOVE YOU。

那麼一整片的玫瑰堆成這中英混合的一行字,一瞬間,就連英子也被震撼了。

太壯觀了,壯觀的無法形容。

七天。

左安謙消失在她的世界裏七天,原來他就做了這個。

“喜歡嗎?”看到她眼裡的驚歎,左安謙微微一笑,就為她這驚歎,他什麼都值了。

“傻子。”英子推開車門下了車,只這一句評語,然後,轉身就走向了大馬路,她該回去了,不管身後的那一大片的玫瑰的造型有多漂亮多好看多震撼人心,可是,那都是她無法接受的。

她沒有辦法接受左安謙這個人,自然也就無法接受他這樣的表白。

他愛她嗎?

不愛。

他若愛她就會尊重她,至少,尊重她愛著簡非離的這個事實。

他愛的只是他自己,愛的只是得不到的那點私欲,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得到,如此而已。

否則,若他真的愛她,就應該祝福她,而不是強逼著她接受他。

英子走得堅決,走得不帶一絲猶疑,震撼和驚喜是有的,可是必須離開也是應該的,這兩者並不衝突。

“陌英子……”眼看著她推開車門轉身就走,完全無動於衷自己辛苦了七天的勞動成果,左安謙急了,再也不淡定了,下車就要追過去,可是追了兩步才反應過來他這樣太蠢了,他應該開車追。

“陌英子,上車,這條路所經的車很少,除了買玫瑰的基本上沒人來,不過,來買花的大多都是早上來提貨的,你要是不喜歡這片段,那我送你離開,絕對不勉强你。”左安謙的眸中現出痛苦的神色,他花了七天七夜的時間,耗費了他所有的心思,可是,英子只看了一眼轉身就走,她對他,竟是連半點的情份也沒有。

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致命的打擊。

他左安謙還從來沒有遇到這樣難啃的骨頭,可,越是難啃,他越想啃下來。

不過是一個女人罷了,他就不信他鬥不過那個死了九成的簡非離,他就不信他偷不來這個女人的心。

不是都說守得雲開見月明嗎?

一天不行,他就兩天,兩天不行他就三天,總有一天他要讓她的心裡悄然住進一個他。

“謝謝,我想獨自一個人走一走。”英子還是看都不看左安謙,淡漠的仿似他是路人丙,甚至連路人甲路人乙都算不上。

一人,加上一人一車,左安謙足足跟了英子有五分鐘,見她絲毫不為所動,從頭到尾都沒有回頭看他一眼,還有他精心打造的玫瑰花圃,忽而,他沉聲道:“英子,車給你,你開回去吧。”

英子的脚步這才頓住,“你真願意把車給我?”不相信的看著左安謙,她從來都不信天上會掉餡餅,這男人從來都是對她不安好心,她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所以,才時刻對他提高著警惕。

“嗯。”

“那好,你下車,車給我。”英子也不会,小車是劇組的車,可不是他左安謙的,而她也是劇組的人,她用這輛車天經地義。

“好。”左安謙黯然的下了車,還以為自己的那一片玫瑰會感動英子,可是,英子半點感動的意思也沒有。

長腿才一邁下去,他便摸了根烟點燃,眸色幽深的看著利索坐進駕駛座的女人,舉手投足間的每一個動作都特別的合他的胃口,象英子這樣的女人絕對是百年難遇的主兒。

所以,他喜歡她也算是正常吧。

這個世界上,找漂亮的女人大把大把的,無論是溫柔的甜美的嫵妹的可愛的,各種款兒的只要想要就都有,甚至於都不用他找,就有女人倒貼的想要霸上他,任由他上任由他欺,可偏偏,他對那些女人就是沒興趣,他就喜歡英子這樣的。

英子不是好人,殺人不眨眼,可他不在乎,都說物以類聚,他也不是好人。

狠狠的熄了一口,人被烟汽還有車屁股噴出來的尾氣嗆的咳了一聲,他皺眉看著半點都不關心他駛離的女人的側顏,只一眼,那輛小車就箭一樣的駛離了。

“陌英子,你等著,我會等他醒來再與他一較高下。”一隻手狠狠握拳,左安謙靜靜看著那輛越駛越遠的小車,腦海裏閃過的卻是簡非離等著他的槍口打中頭部的那一個畫面,或者,就為那一刻的簡非離,英子才不改初衷。

“阿謙,你還不死心嗎?”陽光初起的晨曦,一道影子斜斜打在眼前的馬路上,左安謙緩緩回頭,冷冷的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趕來的男人,“老頭子,你最好不要動她。”

“她算什麼?”

“爺已經把她記在爺的名下了,你動她,就是動爺的女人,身為我老子,你覺得動了兒子的女人像話嗎?”

左成彪哈哈大笑,“你終於肯承認是我左成彪的兒子了?”

左安謙淡淡的白了左成彪一眼,“那個諾言怎麼樣了?你什麼時候肯放過他?”

“呃,要我放他做什麼?”左成彪微微一笑,越看這個兒子越出息了,象他,邪痞的讓女人著迷,卻偏偏也遇到了一個絕對冥頑不靈的女人,兒子遇到的這樣的就是陌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