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6章番外:勾夫手記(24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4:42
A+ A- 關燈 聽書

英子又是忙碌了起來,劇組裏拍戲,劇組裏吃劇組裏睡,她以為左安謙一定不會放過她的,卻沒想到那個男人居然連著幾天都沒有出現在她的世界裏。

仿似突然間出了什麼事一樣。

不過,他愛咋地就咋地,他是死是活都與她無關,她巴不得他從此再也不要走進她的世界裏。

“陌英子,準備出發了。”英子正在化妝,劇務的人喊了過來。

化妝師動作不由得快了,再補了補粉和唇彩,英子這才起身,劇組裏的人經過兩個多月的拍戲已經很熟悉了,只有群眾演員每天換來換去的。

今天的這場戲是作為殺手的她出去執行任務,遇到了與她同樣是殺手身份的男配,新出來的配角,劇本上這是很重要的人物,她記得導演說過這個角色用的是當紅的男演員裴凱,她知道這個人,很帥,而且戲骨很好,很有演戲的天份,裴凱曾經演的戲就連她這個曾經的外行都喜歡看。

酒吧裏的戲,劇組乘車趕往已經包下的酒吧,並不見裴凱,英子也沒多想,裴凱是當紅的演員,不象她是名不見經傳的人物,裴凱一定是時間趕不及,所以自己乘車直接去酒吧了。

下了車,正好下雨,助理才要為她撐傘,她就搶了過來,“我自己撐就好。”她不是大牌演員,再者,即便她是大牌演員也不會那麼嬌氣的連個傘也撐不了。

從小到大的習慣就是,她喜歡自力更生,凡事靠自己。

“好的。”助理已經與她相處兩個多月了,早就熟悉了她的xin格。

“陌英子,這一場戲就在這間酒吧裏,你去那個角落坐下,然後慢慢的斟一杯葡萄酒,才要喝下,男配就出現了,注意你與男配的對話,還如從前一樣要表現的冷且酷,讓他對你迷戀,然後再酷酷的直接將酒杯砸在男配的頭上,這樣懂了嗎?”導演隨著她進了酒吧,一邊走一邊講著接下來的戲要怎麼拍。

英子眉頭輕皺,“酒杯直接砸在男配的頭上?”那會流血的,若是砸在她頭上她不怕,不過對於當下的當紅演員,若是真砸傷了,會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再者,她昨晚有看過劇本的,劇本上可不是要這樣演的,劇本裏是說她將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擲在了桌子上,濺的玻璃碎片和酒水到處都是。

這砸桌子和砸人頭,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可是現在,導演好象給改劇本了。

“對,這樣才能更逼真,效果才更好。”

英子倏的止步,轉頭看導演,“裴先生同意了?”雖然還沒見到裴凱本人,可是酒杯砸在頭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若是杯子的碎片落在裴凱的臉上花了他的臉,那可是毀容呀,對於一個演員來說,這是最慘的了,這不是她下不下得去手的問題,就算是讓她殺個人,她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傷一個當紅演員,她覺得沒必要把自己置於輿論的漩渦中,那不值得。

要知道裴凱可是有很多的粉絲的,這個玩笑可開不起。

“裴先生?你是說裴凱嗎?”導演看到了她眼底裏的質疑,不由得笑了。

“是。”

“換了男配了,我與製片商量了一下,裴凱不適合這個角色,這個角色要一個多少會一點功夫的人,不然演起來很費勁,也演不出來殺手的那種氣勢。”

“哦,好吧。”既然換了男配,那就有可能男配也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自然是不怕被砸頭了,只要戲拍的形象逼真就好,其它的,都是次要的了。

反正,她砸的是頭不是臉,只要掌握好力道,也不見得就傷了對方的。

她有分寸。

酒吧裏的光線有些暗,霓虹閃爍著讓人的面容也有些模糊了,化妝師又為英子補了補妝,她便隨xin的走到了酒吧的角落坐下。

然後,四周的群眾演員便散在了酒吧的角角落落,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劃拳的劃拳,侍應生則是穿梭在群眾演員中,若不是知道這是在拍戲,她還以為自己真的是在酒吧裏獨自消遣呢。

這個時候,居然就想起了簡非離。

她記得她第一次勾搭簡非離是在遊艇上,結果沒懷上孩子,第二次就是在酒吧裏。

那時候,鬼使神差的,她就是中意簡非離,那時以為他不過是她選中的一個可以為她提供精子的男人罷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她會有喜歡上他愛上他的這一天。

人生無常,便是這般了。

透明的高腳杯纖塵不染,潔淨無瑕,英子隨手將耳邊的碎發綰到耳後,那輕撩的一個動作帶著冷帶著酷還帶著點點的妹,特別的瀟灑自如。

綰好了發,英子隨即便拿過了一旁的酒瓶,白色的酒液輕輕傾倒在酒杯中,所有的動作都自然的仿似她此時真的不開心真的是來借酒澆愁,而不是來演戲似的。

酒滿了。

酒瓶落下。

英子皙白的指端起了高腳杯輕輕晃動,那神態冷酷的讓一旁看了許久的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等導演沖著他點了點頭,他便慢條斯理的走向了英子。

長長的影子倒映在案頭上,人也緩緩的坐到了英子的身邊,視線灼灼的看著英子,男子沉聲道:“清歡,又見面了。”

這是男配見到英子的第一句臺詞,他邊說著邊看著英子,很投入很認真。

英子卻一下子愣住,這一愣絕對不是因為劇本要求才愣住的,而全都是她心底自然而然的反應。

“左安謙,你來幹什麼?”她在拍戲,怎麼左安謙居然出現在了片場,還說起了劇本裏的臺詞?

可問完了,英子頓時就反應了過來,男配換人了。

再轉頭看一旁正在看她拍戲的導演和攝像,完全沒有任何不對的表情,仿似左安謙的出現就是天經地義的。

她明白了。

是的,左安謙的出現的確是天經地義的,“你替換下了裴凱?”這部戲的出資方是簡非離,可是簡非離現在昏迷不醒中,按照簡非離的要求,只要女主是她,女主飾演一個殺手就好了,其它的,都由導演作主,所以,選哪個男演員做主角配角都是導演安排的,英子也從來不過問。

不管是哪個男演員,都與她無關,再帥也帥不過她的阿郎,再酷也酷不過她的阿郎,她的阿郎若是真與殺手打起來,比她這個曾經的真正的殺手還酷還帥。

但是現在,男配居然換成了左安謙,左安謙這一下玩大了,她不同意。

“不是的,是裴凱求我幫忙的。”左安謙大言不慚,一本正經的說到。

英子信了才怪,“他怎麼了?”心底裏一驚,一定是左安謙對裴凱做了什麼,否則,左安謙不會這樣大搖大擺的成了這部戲的男配的,甚至於,他還有可能對導演和製片還有劇組裏的其它人做了什麼,這個,絕對可以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個男人,於他來說他的底線就是他,他認為對的就是對的,他認為錯的就是錯的。

就象對她,明知道她心裡真正喜歡的男人是簡非離,可他偏要纏著她。

果然,之前的幾天消失不見完全是為了讓她放鬆警惕,結果,他突然間的又出現在她的世界裏了。

“他還活著,就是讓我轉告你一定要好好陪著爺演戲,呵呵,這還是爺的處子作呢。”左安謙低低笑著,完全不在意她臉上的氣惱,“英子,這也是你的處子作,我們倆,才是最般配的一對,不如,我這個男配直接把男主替換了,最後你做我的老婆好了。”

“滾。”英子手裡的高腳杯狠狠的直接就砸在了左安謙的頭上,而他居然沒躲,彷彿早就知道要這樣拍的一樣。

玻璃碎片,還有酒液從他的頭頂飛濺開來,他卻全然不顧自己的一把推開英子,痞痞的道:“別弄髒了你的衣服,爺捨不得。”

英子皺眉,快步就沖向了導演和攝像,“他是男配?”到了,她回手一指左安謙,猶自還不相信這男人有本事把男配換成了他。

這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他根本不是個演員,他是逍遙閣的太子爺,他跺一跺脚,踩死幾個人都不在話下,跟他一起拍戲,這劇組的每個人的腦袋已經被削了一半了,隨時都有可能被削下另一半而丟了一條命。

她自己不怕,可不能拿別人的xin命開玩笑。

“陌英子,是的,他就是男配,你認識他?”導演迷糊的看著跑過來的英子,雖然英子是個新人,雖然她從來也沒有學過表演也沒有演過任何戲,但是,從她進劇組以來,她總是很認真很敬業的完成他所要求她做的,所以,直到目前為止,英子都是讓他滿意的。

“導演,不能用他,我不同意用他,快換人。”為了劇組人員的命,這個男配必須換掉。

“陌英子,我知道你可能是比較喜歡裴凱做男配,可是他病了,而且很嚴重,暫時沒有辦法演戲了,所以,男配必須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