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5章番外:勾夫手記(24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4:35
A+ A- 關燈 聽書

“一個人。”英子看都沒看身後,落城一與她無關。

“那就好。”左安謙不会的一手搭在英子的肩膀上,擁著她就朝機場大廳的玻璃門走去,他的座駕已經停在那裡等候多時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撒麗……”落城一急急的追了上來。

英子仿似沒聽到,依然隨著左安謙往門前走去。

“英子,他是魔鬼,你忘了諾言是怎麼失踪的嗎?”落城一顧不得這是在機場是在公共的場合了,他只想提醒英子疏遠左安謙,離左安謙越遠越好。

一旁,一個也剛剛走出出口的女子恍然看向了他。

然後,隨著落城一的目光一起篩落在英子的身上。

“你是誰?我哥失踪了?”方諾語灼灼的目光全都在英子的身上。

英子的脚步一頓,轉首,聽到‘我哥’這個字樣,她再也沒有辦法無動於衷了,淡淡的掃了一眼方諾語,她對這個女孩沒印象,確切的說,以前的她除了對沙州島的人還有簡非離有關注過以外,其它的人於她就算是陌生人,她從來都不會多看一眼的。

但是現在,這個女孩叫諾言為哥哥,她就關注了,在她的心裡,如今除了景欒和簡非離以外最重要的人就是諾言了,諾言的失踪全都是為了她。

“諾言是你哥哥?”

“是,他是我哥哥,我哥哥失踪了?”方諾語淩厲的眼神射向英子,她哥哥諾言失踪了,而簡非離也失踪很久了,這兩個於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都失踪了,也是到了這一刻,她才反應過來一件事情,這兩個男人都與英子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她不喜歡英子,很不喜歡。

“是。”英子雖然不想說,卻又不能不說出實情,她不想欺騙方諾語,方諾言的這個妹妹她有聽方諾言偶爾提起過,是方家對諾言最好的一比特。

“是不是你?他們兩個是不是因為你而打架了?然後……”兩個人一起消失,又都與英子有關,方諾語不由得開始聯想了,其實她知道方諾言喜歡英子是因為方諾言有一次喝醉了說了夢話,他說‘英子不要離開我’,他說‘簡非離我要殺了你’,如此種種。

“不是。”雖然,諾言的失踪與她有關,可是絕對不是簡非離與諾言打架了,相反的,他們兩個那時候還聯手一起從左安謙的手中救下了她,可惜,如今兩個男人一個失踪一個昏迷不醒,這一刻,她突然間就覺得自己是個掃帚星,她是一個會給男人帶來黴運的女人。

“我不相信,一定是你,都是因為你,不然,我哥和非離不會失踪的。”方諾語沖到英子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領口,一張小臉已經染紅,她激動極了,恨不得殺了英子。

“走開,諾言的失踪與她無關,不是她做的。”一旁,始終沒說話的左安謙一把推開了方諾語,淡冷冷的說到,這女人敢動他的女人,不管是誰都是與他惹上了梁子。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

左安謙隨手摸了根烟,拿在手裡把玩著,“我自然知道,因為,是我把方諾言沉到海裡的。”

“你……是你?”方諾語歇斯底里的沖向左安謙,拳頭飛過去,高跟鞋也踢過去了。

左安謙抬手就要隔擋開方諾語的襲擊,不想,英子卻急急道:“左安謙,你別傷她。”

英子這一句,左安謙硬生生的收了勢,“嘭”的一聲響,方諾語一拳打在了左安謙的胸口上,可是那一拳讓他根本沒什麼感覺似的,就象是在撓癢癢一樣,“呵呵,好,英子說什麼就什麼,我不傷你,不過,你最好不要再惹我。”

“啊……”剛剛那一拳,方諾語雖然命中,可是結果卻完全是她意料之外的,挨打的男人半點反應也沒有,相反的倒是她的拳頭被震疼的後退了兩步才堪堪站穩,心口不由得一驚,面前的這個男人太過陰冷,她打了他,可是後來卻是他反作用了她的力道回敬了她。

諾言總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告訴她有一天若是遇到厲害的一定要收斂些,否則,自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一張小臉已經煞白一片,“左安謙,你等著,你害死了我哥,總有一天我要報仇的。”她不會放過這個男人的,諾言是與她最親近的哥哥,害了諾言就等於是害了她。

“好呀,我每天每時每刻都等著,你最好不要讓我等太久。”左安謙還是微微笑的看著方諾語,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如同一個痞子,讓人拿他很沒轍。

英子皺眉,不放心的走到方諾語的身前,不管怎麼樣,方諾語都是諾言的妹妹,“你別找他報仇,否則,你會被他當螞蟻一樣的捏死。”

“你……我哥死了,你居然不為他報仇,你……”

“誰說我不會為諾言報仇了,我會的,我會殺了他。”英子說這一句的時候,眸光是落在左安謙的身上的,“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他的。”

轉身,她不想再留在機場大廳,剛剛方諾語的吵鬧已經吸引了很多的人看過來,甚至還有機場的安保人員走了過來。

身後,方諾語還想去追左安謙和英子,卻被落城一拉住了,“不想死就別追了。”

方諾語定定的看著英子離開的方向,隨即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簡訊。

英子,一定是她間接的害死了哥哥,她方諾語是不會放過害了哥哥的人的,不會放過英子,也不會放過那個痞痞的左安謙。

還有簡非離,看到英子了,她就一定以英子為突破口,一定要找到簡非離的下落。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全都不見了。

“英子,上我的車吧。”機場大門外的停車場上,一輛拉風的勞斯萊斯幻影停在那裡,比英子那輛柯尼賽科還要拉風。

“我有車。”英子一個漂亮的拉門,人就坐進了駕駛座。

車子駛向了出口,左安謙不疾不徐的跟了上去,見她並沒有象躲猫猫一樣的要甩掉他,不由得笑開,他看上的女人是然不一般,一點也不怕他呢。

響響的吹了一個口哨,反正簡非離已經醒不過來了,他現在就把英子打上了他自己的標籤。

英子是他的。

要不是簡非離有他那個兒子和西門守著,他直接就斃了簡非離的命,雖然簡非離還昏迷不醒著,可只要他還有呼吸就讓左安謙沒有安全感,奈何,他殺不了簡非離,小城的那幢別墅仿如銅牆鐵壁,就連他都想不出辦法來。

簡非離的那個兒子簡景欒果然有點鬼才。

那幢別墅裏,隨便丟個石子進去都能被碾碎,整個別墅裏的機關如同古代皇陵裏的機關,一關算百關,關關相扣,一關被啟動了,就有無數的關再等著要人的命。

所以,他根本進不去。

兩部車一前一後的駛離了機場,拉風的吸引了一路的人看過去,雖然隔著一部車的距離,可是左安謙看著英子的車還是心情愉悅的。

前面,是綠燈。

然,等英子的車駛到十字路口的時候,綠燈變紅燈了。

左安謙隨著英子漫不經心的停下了車。

她停,他自然也停。

絕對做遵守交通規則的好公民。

另一個方向的車一輛輛的駛過了十字路口。

還是紅燈。

可是車已經開始减少了。

只有一輛加長的貨櫃車正在轉彎駛離十字路口。

忽而,英子的柯尼賽科一下子啟動了,就在左安謙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車正好駛過貨櫃車的正前方,等左安謙啟動車子追過去的時候,他的勞斯萊斯幻影已經被貨櫃車擋住了,除非是從貨櫃車上面飛過去,否則,別想追上英子了。

“Shit!”左安謙的車停在了十字路口,他開車很少敗給對手,可是今天,他輸給英子了,卻輸得心服口服,他看上的女人,自然是不一般的。

左安謙的手機就在這時候響了,低頭看了一眼號碼,是英子的,他知道,“親愛的,怎麼先走了?”被英子甩了,他也不惱,笑嘻嘻的問過去。

“左安謙,你最好別再惹我,否則,下一次你就沒這麼幸運了。”

“怎麼,就這麼想我死?”

“對。”她對方諾語說過她要為諾言報仇的,她不會放過左安謙的,別以為她不當殺手了,可是殺人對於她來說還是小事一樁,雖然左安謙是個很棘手的對手,可是,她還是有能力去殺他。

當初,左安謙算計了她也是趁著她沒有注意他的時候。

“好呀,爺時刻等著你來。”綠燈了,左安謙啟動了車子追過去,可貨櫃車開過去後,卻哪裡還有英子那輛車的踪影,早就消失在車水馬龍中了。

好在,他知道她的目的地,陌英子,她逃不過他。

“左安謙,你最好有種。”英子故意的,若想報仇,那左安謙自己貼上來她才更容易找到機會抓住機會,如同之前甩了左安謙的車一樣,就算他是一隻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她不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