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4章番外:勾夫手記(23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4:26
A+ A- 關燈 聽書

下了飛機,英子才走到出口的方向,就看到了騎在西門脖子上的景欒,若不是西門,她根本沒辦法一下子看到景欒。

景欒也看到了英子,小手沖著她揮了又揮,不過僅限於此,小傢伙絕對不會象其它小孩子那般興奮的沖向她再抱住她的大腿的。

看他的個頭是個小孩子,可是心智卻比大人還要成熟。

英子加快了步伐,很快就出了出口,西門已經牽著景欒走了過來,“家後。”

“媽咪。”景欒自自然然的牽起了英子的手,只有景欒這樣的牽手,英子才覺得景欒是個快要六歲的孩子。

彎身輕輕抱起景欒,小傢伙似乎是想要掙開她,不過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的由著她抱著了,“又沉了,也長高了。”

“我怎麼看不出來?”西門笑,也打量起簡景欒。

“你天天與他一起自然感覺不到,我有一個多月沒見到景欒了。”其實每天都很想景欒想簡非離,可是,每每想到簡非離昏迷不醒前為她籌備的那個片子,她便忍了,只想把他讓她做的事情認認真真的完成,這樣,等他醒了,才會開心。

她想看她的阿郎溫雅而笑的模樣,太想了,常常在午夜夢回,一臉潮濕的時候眼前都是他曾經的笑容,那樣的優雅惑人,卻獨獨只是對她。

她想他了。

驅車回到別墅,小城裏住了很久了,西門一直沒有聯系簡家的人,那是簡非離上一次去找景欒的時候就交待過的,簡非離說過,只要他沒有脫離危險就不要告訴簡非凡他的下落。

他說,沒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至少,會給人以希望。

所以,簡非離昏迷不醒後西門也隱瞞了簡非離的下落。

英子輕輕推開了房間的門。

還是一室的寂靜,如她上一次回來時一模一樣。

那份安靜,卻讓她的心莫名的染上悲凉。

徐徐走到床前,站定,英子靜靜的看著床上安靜沉睡的男人,他一動不動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昏迷不醒了,相反的,就象是在睡覺一樣一樣的,可是有誰人睡覺睡這樣久的呢?

簡非離已經睡了很久很久了。

他瘦了。

輸液輸入的營養液再多又有什麼用呢,全都不如他吃下的食物更能維持他的健康。

“阿郎,你醒醒好不好?哪怕是睜開眼睛來看我一眼呢,一眼就好。”看了許久,英子頹然的坐倒在地毯上,輕輕握住了簡非離的手,真想他睜開眼睛看看她,真是懷念他生龍活虎時的樣子,若是他能醒過來,她寧願他狠狠的一次次的折騰她,她絕對不推開他。

從前,她拒絕他太多次了。

如今,從前的拒絕就是她此刻的後悔。

有多少次的拒絕就有多少次的後悔。

小臉輕貼在他的臉上,一片滑潤,惹她的淚輕輕緩緩的滾落,沿著她的面頰再是他的面頰,可又有什麼用呢,簡非離依然安安靜靜的沉睡著,半點醒過來的意思也沒有。

英子睡著了,每一次回來這裡,她都會與簡非離睡同一張床,都會靠在他的臂彎裏。

從前不珍惜他對她的愛,如今想要珍惜了,他卻再也沒有辦法理她了。

讓她特別的懷念他那從前的音容笑貌,真想聽一聽他的聲音,卻也只能在午夜夢回的夢裏了。

一大早,與景欒一起吃過了早餐,英子又離開了,沒有回頭,她知道只要一回頭她就再也走不了了。

總還是放不下景欒放不下簡非離。

可是電影正在拍攝中,她請下了一天一夜的假已經很不容易了。

要知道,劇組裏那麼多的演員,停下來一天損失是很大的。

雖然這個劇本的投資方是簡非離,雖然都是他的錢,他也有錢,也出得起錢,可她不想浪費他的錢。

那些錢都是他用心血一點一點換來的。

匆匆來,匆匆走,安檢後再回頭,景欒還站在外面看著她,小傢伙很捨不得她的樣子,讓她真想帶著他一起走,可是他說,他有爹地要照顧,而她,自己能照顧自己。

小傢伙說的沒錯,他是該照顧簡非離的。

有個兒子真好,自己老了的時候不能動的時候,景欒也會照顧她的,她從不後悔生了這個兒子。

登機了。

英子一到了飛機上就找空姐要了毯子,然後,閉上眼睛準備補眠,昨晚上,她還是失眠了,只睡了兩個多小時就醒了,守在簡非離的身邊,夢裏都是他醒過來的樣子,可她每次睜開眼睛看他,他都是睡著的。

“撒麗,回沙州島吧。”低沉的男聲就在這時候響在了她的耳邊。

那樣的熟悉,熟悉的讓她心口一顫。

“城一?”倏然的轉頭,對落城一,她沒辦法無動於衷,景欒回去沙州島去救她的時候,落城一和童子冉都放了水,不然,就以小傢伙一個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真的把她救走的,要知道,她的師兄們的本事,個個都是了得,尤其是落城一和諾言,可惜,諾言失踪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他的下落。

“撒麗,回去吧。”

“城一,再也回不去了,你若是想我了,那我歡迎你來找我,我們一起吃一起住都沒問題,但是要我回沙州島,這個,絕對不可能。”從師父把簡非離打成現在這個樣子開始,她與沙州島的緣份就徹底的終結了,她不會再回頭了。

“撒麗,師父他……”

“別跟我提他,城一,若不是他是我師父,我會出手。”若易明遠不是她師父,易明遠給了簡非離幾槍,她就會還易明遠幾槍,甚至於簡非離昏迷不醒了,她也會讓易明遠昏迷不醒的,可偏偏,易明遠是她師父,她可以對任何人下手,卻唯獨沒辦法對易明遠下手。

可以說,沒有易明遠,就沒有她陌英子現在的人生,易明遠算是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就因為明知道簡非離的仇人是誰,卻沒有辦法為簡非離報仇,她每每看到簡非離的時候都是自責的內疚的。

都是她的錯,是她害了簡非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報不了仇,那便從此與易明遠劃清界線,否則,她連再見簡非離的權力和能力也沒有了。

“撒麗,師父病了,很嚴重,已經臥床不起了。”落城一還是說了,不管英子如何制止他提起易明遠,可他此番來,就是為了易明遠的。

“呵呵,是嗎?”英子卻笑了,“若是真的,那就是他的報應了。”

“撒麗……”

“你走吧,我不想看見你,甚至於沙州島上的任何人。”英子閉目,再也不想理會落城一了,只為,他不是來看她的,他只是易明遠的說客。

“師爺真的病的很嚴重。”

英子轉了個身,繼續闔眸,仿似一個字也沒有聽到似的。

落城一無奈的皺了皺眉頭,到底是不再勸了。

果然,就如師兄弟們之間的猜測一樣,他們都說他來見了英子也沒用的,以英子的xin格,只要簡非離醒不過來,她是絕對不會原諒易明遠和四師兄的。

果不其然,一切都猜對了。

飛機落地了,後來的英子再也沒有與落城一說半句話,彷彿他們從來也沒有認識過似的。

下了飛機,她在前面,落城一緊跟在後面。

機場的出口處,一道醒目的橫幅吸引了落城一的注意力。

‘陌英子,我愛你,一生一世,永不言弃。’

英子已經停下了脚步,與落城一一樣的困惑,她的名字如今絕對是名不見經傳的,除了劇組裏的人,沒人知道她這個名字。

但是現在機場的出口有人在接她了。

忽而,她想起來了,是左安謙。

徐徐走過去,英子沒有任何遲疑,既然躲不過,她姑且就接招好了。

看著她淡定從容的脚步,落城一更加困惑了,沙州島的那些個師兄弟們雖然有幾個愛慕英子的,但是絕對不會玩這樣的花樣,“是誰?”

“左安謙。”英子漫不經心的說過,仿似那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人物。

落城一卻是心口一跳,“他來找你了?”

“是。”

“英子,逍遙閣的人不好惹,你惹上左安謙,再想甩開就難了。”落城一緊張的勸著英子,越近出口越覺得不安。

“呵呵,你覺得是我想惹他嗎?”是左安謙纏著她,她若是自己一個人,自然可以消失,可是她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她不止是有景欒有簡非離,還有要拍戲的劇組。

她消失了,劇組的人一定會倒楣的。

“英子,想辦法讓他放弃吧。”

“落師兄,謝謝你的勸告。”英子說完這一句,脚步便迅速的加快了,她從來沒有想要‘重溫’與左安謙的感情的,從一開始她對左安謙就是放弃的,但是,那只是她單方面的,左安謙壓根就沒想放過她。

“英子,回來了?”橫幅還張揚的拉著,出口處左安謙笑眯眯的迎了上來,眸光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落城一,“怎麼,不是一個人回來的?”顯然,他認識落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