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3章番外:勾夫手記(238)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4:18
A+ A- 關燈 聽書

左安謙恍若不聞,淡清清的走到了英子的身邊,身形一縱,便利索的坐到了梳妝臺上,居高臨下的斜睨著英子,“還是那麼英氣勃發的,真好看。”

“你真噁心,出去。”英子討厭左安謙看著她時那色迷迷的樣子,若不是知道左安謙的本事,她早就出手了。

可是現在,她明白最好不要一下子惹怒他,否則,這男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而她如今再也沒有了沙州島的庇護,更沒有簡非離保護她,還是萬事小心的好。

“呵呵,你讓爺出去爺就出去,那多沒面子呢,况且,爺也不是來欺負你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喜歡你我追求你這沒有錯,所以你也沒有理由趕我走。”

“這是更衣室,你突然間出現在我的更衣室,你這是駸犯我的人生自由,是流氓行為,所以,我有理由請你離開,左先生,你再不走,那就是不要臉。”英子惱了,恨不得掐死這個左安謙,太討厭了。

“呃,爺從來都不要臉,臉有什麼可要的,爺只要自己喜歡的女人。”左安謙眯眼笑開,不惱不怒,認准了就死纏著英子。

英子“騰”的站了起來,甩手就是一巴掌,她本以為左安謙會躲,沒想到他半點也沒有去避她的手,直到紅鮮鮮的五指山印在左安謙的臉上,英子才發覺她惹了不該惹的人。

她不是怕左安謙,而是討厭他的死纏爛打,這讓她很沒轍。

左安謙原本就眯起的眸子眯得更深了,只留下一條縫隙,卻足以讓他看清楚眼前的英子,“呵呵……”被打了,他居然笑了,大手捂上了被打的那半邊臉,輕輕撫摸,可是看在英子的眼裡根本就是想要把她才打在他臉上的觸感印在他心底裏一樣,讓她更噁心了。

這個男人,打不躲罵也不惱,讓英子一時之間也想不到對付他的辦法了,乾脆就拿起手機撥起了110,她是當著左安謙的面撥的,可直到英子撥通了110再報警完畢,一旁桌子上的男人都是一付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樣子,仿似英子報警的對象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一樣。

“左安謙,你再不走,等你被抓可不要怪我。”她的妝雖然卸完了,可是衣服還沒換,他繼續留在這裡,只怕再拖下去,她會趕不及兩個小時後的飛機。

那是去小城的飛機,她今天要回去看簡非離。

“嗯,不怪你,絕對不會怪你的。”左安謙低低笑,根本沒當回事,他到這座城市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與警方的人打了招呼,所以,他追英子,不管發生什麼,警方都會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英子低頭看了一眼腕表,再不走真的就要來不及了,畢竟乘坐客機不是自己家的飛機,不是你想什麼時候起飛就什麼時候起飛的,到了機場還要選座位,然後安檢,再找到登機口,總要花費時間的。

一咬牙,她也不想換裝了,乾脆直接穿著戲服走好了,扭身拿過自己的包,英子轉身就走。

“嘖嘖,你就穿著這一身緊身衣出去?”左安謙響響的吹了一個口哨,語調痞痞的說到。

英子皺眉,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緊身衣,這身衣服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太好的顯露出了她的身材,絕對S形的玲瓏體形完全暴露了出來,若真的這樣出去,還真的有點招搖。

“那你出去。”

“爺不想出去。”

英子擰眉,不過只一秒鐘,她就拎起了自己要換的衣服,再一次的朝著門前走去。

身後,左安謙還是眯著眼睛坐在桌子上,不急不躁的由著她往外走。

那樣的神情讓英子就覺得這男人在跟她玩花樣,可是一時之間,她也猜不到他在玩什麼。

直到英子摁下了門把手,才發現左安謙在跟她玩什麼了。

門打不開,被人從外面鎖上了。

落了明鎖。

微微一笑,英子不慌不忙,從前她做殺手的時候都能解决這些小問題,更別說現在她已經不是殺手,而是片場裏最尊貴的女主角了,就算是導演也要給她八分的面子,“來人,給我開鎖。”這一嗓,她的嗓門極高,不怕事大就怕事小的恨不得把外面的人全部召集過來,再幫她開鎖。

然,一嗓過後,門外清清靜靜,半點聲息都無。

若是平常,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拍戲結束也才十幾分鐘左右,更衣室外不可能一個人也沒有的。

英子倏然轉首,一瞬間就明白了,“左安謙,你清場了?”若是別人,她或者不信,可是以左安謙的能力,英子卻是信的。

“怎麼,不喜歡?”左安謙終於動了,縱身一起,便跳下了梳粧檯,步步輕搖的走到了英子的面前,長指輕輕一抬,便勾起了英子的下頜,這一次,英子居然也是沒躲沒避,彷彿是在告訴左安謙,他不怕,她亦也不怕。

一張卸了妝的全素顏小臉清麗乾淨,雖然沒有半點笑容,卻依然透著一股子最讓左安謙著迷的勃勃英氣,四目相對,他完全不在意英子眼底的惱意,微微笑的看著她,“越來越好看了。”

“你想幹什麼?”英子低低問出聲,心底裏已經起了殺意,又不是沒殺過人,殺了左安謙是為女人除害。

“想睡你。”

這樣直白不要臉的話太流氓了,可英子居然笑了,“成呀,不過,得有個條件,否則,無緣無故讓你睡了,姑奶奶豈不虧了。”

“呵,別說是一個條件了,一百一千個爺也答應,說吧。”

“姑奶奶不喜歡你,除非你讓我喜歡上了你,到時候隨便你睡。”

英子從小就在沙州島那樣的男人堆裏生存,所以,說話從來都是偏男子味,有時候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太不女人了,可是她的一舉手一投足甚至是說話的語氣和詞語落到左安謙的眼中就全都是他喜歡她的原因了,他就是喜歡這樣不矯揉造作的英子,最討厭那種嗲裏嗲氣的女人,“好,本少一定讓你乖乖喜歡上爺,至於那個連起都起不來的簡非離,現在連男人都不算了,要他何用?”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英子就笑了,“要是有一天我喜歡上了你,要是你也挨了槍子昏迷不醒了我也不要你了,那樣真的好嗎?”

“好,爺要有那一天,你直接甩了爺,真變成那樣,那是爺沒本事。”

英子邪邪睨了一眼左安謙,倒是沒想到他居然這樣回答她,不過,他也不是第一個喜歡她的男人了,癡情如諾言,她也一樣沒有接受,更何况這個曾經親手傷了簡非凡的男人呢。

她不喜歡,永遠也不會喜歡。

“行,那你追吧。”尾音還未落,左安謙的臉色已然變了,落在她下頜上的手指緩緩垂落,看著她的眼神無比的吃驚,“你……你居然敢殺我?”

為什麼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就中了她的招?

這是以前從來也沒有過的現象,他和英子上一次的過招,是英子中了他的招,不過那時候,英子顯然是對他沒有防備的。

或者,是她早就對他設防了吧。

“殺的就是你,就算是你追我,只要讓我逮到機會,我一樣殺你。”英子退後一步,拍了拍手,隨即打開了手拎包,摸出了一個小物件轉身就到了門前。

也不知道她是怎麼弄的,才幾秒鐘的功夫,只聽門外“啪”的一聲悶響,鎖落了,門也開了,她頭也不回的走出去,“沒補一刀給你那是因為這裡是姑奶奶的劇組駐地,不想染血,否則,再有一次,你會沒有進氣也沒有出氣。”

殺左安謙事小,可是挑起了她與逍遙閣的仇怨,從此她就再也沒辦法安安心心的拍戲了,她喜歡拍戲,雖然只拍了兩個多月,但是,英子已經完全的融入了這樣的生活。

雖然也很累,但是比起做殺手更能給她一種自我認定的滿足感,原來,除了做殺手,她還可以拍戲,那麼是不是還可以做其它的工作?

英子穿著高跟鞋很快走離了左安謙的視野,卻並沒有立刻馬上離開,而是悄然閃進了不遠處的一個雜物間,迅速的換下了一身的緊身衣,否則,這樣子出去,若是遇到以前沙州島的師兄們,還以為她要重操舊業了呢。

可她不會的,從知道是易明遠算計了簡非離開始,她就再沒打算做殺手了,一心只想著與易明遠切割,老死不相往來。

她讓簡非離救易明遠,易明遠卻恩將仇報的害了簡非離,這個梁子,已經徹底的結下了。

半分鐘後,英子一身清爽的走出了劇組駐地,啟動了車子,疾速駛往機場的方向。

身後的更衣室裏,左安謙緩緩起身,眸色深幽的望著英子離開的方向,她說了他可以追她,他就要讓她看看他的本事,總有一天會把她心底裏住著的簡非離徹底的摒除其外的。

他左安謙想要的女人,一定要弄到手。

只是這一次,他不會再來硬的了,他就不信他要不到那個女人的心。

總有一天,陌英子會徹徹底底的屬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