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1章番外:勾夫手記(236)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4:02
A+ A- 關燈 聽書

“好。”景欒略一沉銀,便隨著英子一起遊向快艇。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了回頭路,那便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即使是逃不過快艇上的易明遠,他們也認了。

這樣,至少努力過,若是調頭回去沙州島,才是慫呢。

英子不想慫,景欒更不想慫。

母子兩個滑動著海水,很快就到了快艇邊沿上,手用力一搬,英子便借力跳上了快艇,然後手遞給了景欒,“兒子,上來。”

景欒點了點頭,動作俐落的跳了上去,母子兩個**的甩了甩身上的水,背對著他們的易明遠仿如雕像般的站在那裡,像是根本沒感覺到他們的上來,可他分明就是沖著他們兩個來的。

也是這個背影讓景欒直皺眉頭,小傢伙不懂易明遠為什麼那麼反對媽媽和爹地的婚事了。

“易先生,歡迎你搭乘我的快艇離開。”不等英子說話,簡景欒禮貌而疏離的開口了。

那聲‘易先生’,終於讓易明遠緩緩轉過了身,景欒這才發現易明遠居然比上一次看見的時候蒼老了許多。

“小子,你叫我什麼?”易明遠灼灼的目光落在景欒的小臉上,定定的看著他,彷彿怕錯過他的每一個表情似的。

“易先生。”景欒甩了一甩頭髮上的海水,漫不經心的道:“易先生若想搭我的快艇,這一次免費,不過下一次就要收費了。”

“你個臭小子,你敢跟老子收費?”易明遠一步上前,一隻手直奔景欒。

“易先生,你做什麼?”英子迎前一擋,便擋住了易明遠,易明遠什麼手段她最清楚了,而兒子則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頑童,她必須要保護。

易明遠被迫的停站在那裡,臉上的青筋直跳,“撒麗,你……你也這樣叫我?”

“在易先生把我拘禁起來的時候,我和你之間就再也沒有師徒的情份了,只是,我陌英子還欠著你的養育之恩,等有機會,我一定還報你。”

“沒有了?好,沒有就沒有,我原本也不是你師父。”

“那是……”

“那是……”

沒想到英子和景欒居然異口同聲,齊刷刷的問了過去。

易明遠皺眉的看看英子再看看景欒,似乎是在思考什麼,最終,他沉聲道:“真要離開?”

“是。”英子半絲猶豫都沒有,現在是景欒和簡非離在哪兒,她就想在哪兒。

她的世界已經在易明遠背叛她的時候徹底的崩塌了,改變了。

一直以為最溫馨美好的沙州島再也不美好了。

她恨易明遠的殘忍。

若是不想她嫁給簡非離,直接封锁就好了,動用手段把簡非離弄成昏迷不醒就有些卑鄙了。

“不行。”易明遠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同時,一隻手箭一樣伸向英子,眼看著那只手就要落在英子的脖子上,英子倏然一退,一手牽著景欒的小手,一手快速摸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架在了脖子的大動脈上,眸色淡然,“或者讓我和景欒離開或者我死,易先生,你養了我二十幾年,這個選擇交給你。”

“你……你……”易明遠的目光落在英子拿著的那把匕首上,陽光反射著刺眼的光線,讓他微微眯起的眼睛一時神情複雜了,“我養了你二十幾年,居然養了一個白眼狼。”

“你養我,就是為了要剝奪我的幸福嗎?那我寧願從來也沒有認識你。”此時算起來,她從小就認定了不結婚不嫁男人,根本就是易明遠教育的結果,他說這個世上從來都沒有真正的愛情,那些所謂的相愛不過是騙人的把戲。

可是,有這樣一個男人,他可以為了你不顧一切甚至不要命,那若不是真心愛她,他又何苦幾次三番不要命呢?

為了從左安謙手中搶下她,簡非離寧願挨了一槍。

為了她他才去救的易明遠,可易明遠卻要弄死他。

所以,他的傷他的昏迷不醒全都是為了她。

還有他對她的好,對景欒的好,那些她從前都以為簡非離是假裝的,但是走到今天,她已經徹底的感受到了他對她的愛。

是他用他真誠的愛讓她感受到了原來這個世上真的有愛情,原來一個男人真的可以對一個女人這樣的好。

易明遠的唇微動了動,許久竟是說不出話來。

“易先生,請你下去。”英子手握著匕首,目光緊逼易明遠,她不退縮。

“不行,不許走。”易明遠說著,倏然沖向英子,就要奪下英子手裡的匕首。

英子手快的輕輕一壓,頓時,脖子上流血了。

好在不是大動脈,她輕輕一偏,只是劃破了毛細血管。

但是血依然流了出來。

鮮紅的血頓時染紅了她白皙的肌膚,那顏色是那樣的醒目那樣的刺眼。

“媽咪……”景欒驚叫,小手猛的一推易明遠,“你走開,你不許傷害我媽咪,你是壞人,你害了我爹地,現在又來害我媽咪,我恨你。”

小傢伙真的急了,一時手勁特別大,易明遠不妨景欒,還真的被小傢伙推了一個趔趄。

“景欒……”易明遠的眸色越來越暗沉,先是看了一眼景欒,再掃向英子流著血的脖子,許久才又問了一句,“撒麗,一定要走?”

“是的,易先生,非離冒著生命危險去救你和四師兄,沒想到你們兩個居然算計他,居然要害死他,有這樣以德報怨的嗎?這就是你做人的準則嗎?你能對非離這樣,早晚有一天也能對我們沙州島上的人也這樣,易先生,你是一個沒有情感的怪物,我從此再也不認識你。”英子越說越激動,想起簡非離為了她才親自開的飛機去小城,然後為了她的安全,甚至沒有帶上她就單獨行動了,計畫的那樣周全,原本可以安全的救出易明遠和四師兄,他卻怎麼也沒有想到,易明遠的被劫全都是一場陰謀。

是了,以易明遠的本事還有四師兄的本事,若非他們自願,江誠想要拿下他們,根本是難上加難。

是她太傻了,居然就信了。

也囙此害了簡非離至今昏迷不醒。

是她錯了,是她害了他。

易明遠再看了一眼英子脖子上還在流著的血,再看了一眼景欒,這才無奈的搖了搖頭,“好,我放你和景欒離開,這次,是師父做的不對,以後,不管有什麼事兒,你和景欒都可以回來沙州島,這裡永遠都是你們的家。”

家?

這個詞只與親情有關與溫馨有關,易明遠害了她的男人,這與親情相差了十萬八千裏,她再也不會回來這裡了。

沒有為簡非離報仇就是她對不住了簡非離,她如何還能在仇人的世界裏安心生活呢。

不會的。

永遠也不會的。

“你走。”英子低吼,手上的匕首又壓下了毫釐,血流得更快更多了。

易明遠閉了閉眼,一下子蒼老的不成樣子,身形悄退,當抵在快艇邊緣時,這才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英子和景欒,“景欒,好好照顧你媽咪。”說完,他轉身縱身一跳就落入了海中,留下層層的漣漪擴散開去,泛起層層感傷的味道,讓英子怔怔的看著那個方向,許久都不曾回神。

畢竟,易明遠養了她二十幾年。

她很小的時候,就是易明遠供養她吃供養她穿,沒有易明遠,在媽媽跳樓死去的時候,她也有可能一起死了。

可以說,易明遠待她亦師亦父。

可是,不管有多少的養育之恩,易明遠也不該害一個去救他的她的男人吧。

景欒小心易易的開啟了快艇,快艇駛離了沙州島,越來越遠,可英子卻並沒有回頭。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一走,不知道還會不會再回沙州島了。

快艇風馳電掣的駛離了沙州島,英子始終沒有回頭,更沒有看到易明遠一身水的上了岸,然後靜靜的看著快艇越開越遠,直到消失不見,他依然還站在那裡沒有離開的意思。

快艇上,直到快要到岸邊了,景欒才小心翼翼的開口,“媽咪,你還有我,還有爹地,爹地會醒過來的。”英子雖然沒說,可是小傢伙知道她捨不得沙州島,別說是英子了,就連他也捨不得。

可他才在沙州島上住了五年多,而英子住了二十幾年。

那二十幾年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抹去的,小傢伙有切身感觸。

英子這才回首,可是視野裏除了茫茫大海,什麼也沒有了。

那個小島消失不見,從此,只在她的記憶裏存在。

英子走到了景欒的身邊,蹲下身子,輕輕抱住了景欒,從兒子的身上她才能感受到親情感受到那種相依為命的感覺。

是的,從有了景欒,她的世界觀就在一點一點的改變,從之前的冷漠到現在的溫情,所有,都是這個兒子改變了她。

這個世上,最難割捨的就是親情,她還記得她被易明遠抱上沙州島的時候,因著媽媽的死她日夜哭泣,不吃不喝。

是易明遠一點一點的哄好了她,讓她對親情有了依靠。

可也是易明遠,害了她如今深愛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