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番外:勾夫手記(235)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53
A+ A- 關燈 聽書

終於,英子捨不得了,兒子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住了手,擦著景欒眼角的淚,雖然知道他不是真的哭了,只是笑哭的,卻還是忍不住的心疼,“小欒,你走吧。”

“不,媽咪在哪兒,小欒就在哪兒。”

英子歎息了,“你師公把媽媽關在這裡,我出不去。”她又看了看地板下的那個洞,真想自己能回到小時候,能從那裡出去,但是,這是不可能的。

“媽咪,我引開城一舅舅和子冉舅舅,你出去就是了。”簡景欒大眼睛一眨一眨,一付他有辦法的樣子。

“你確定你行?”英子雖然是質疑的問句,可是語氣裏卻全都是認定的,她兒子什麼本事,她清楚。

“確定。”小傢伙說著,小嘴就貼上了英子的耳朵又說了一句又一句,英子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從小到大,她最喜歡的沙州島,如今於她不過是個牢籠,但是,就算是牢籠,她也是捨不得,“景欒,媽咪再煮一餐飯,我們吃完了再離開,好不好?”

“好吧。”想想還等在快艇上的保鏢,景欒有點著急,說好了兩個小時就回去的,若是再一吃餐飯,只怕要多上一個多個小時了。

可是看著英子戀戀不捨的樣子,小傢伙不忍心媽媽不開心。

於是,英子煮飯,景欒坐在小板凳上看著英子,他很小的時候,英子就是這樣把他放在搖搖車裏一邊煮飯一邊由著他自己個玩的,母子兩個相依為命真的有幾年了。

他幾歲,就有幾年。

廚房裏飄出來的都是他熟悉的味道。

“媽咪,等爹地醒了,你也給爹地煮飯,好不好?”然後他們一家三口一起吃飯,他好懷念爹地住在沙州島,他們一家三口在一起時的日子,只可惜那是過去了,簡非離現在能不能醒過來都不確定。

“好。”想到簡非離,英子一陣內疚,若不是她,簡非離也不會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媽咪,師公不喜歡爹地,是不是?”想了又想,小傢伙問了,事關爹地,他必須知道實情。

景欒這一句出口,英子手裡的刀一下子就切到了手,頓時,就有血流了出來,十指連心,很疼的,她卻無動於衷的繼續切。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卻被景欒看見了,“媽咪,你傷了手,我來切吧。”

“呃,你切過?”

“看過。”小傢伙站了起來,端著小板凳走到了英子的身邊,放下板凳跳上去,再從容的搶下英子手裡的菜刀,然後,有板有眼的切了起來。

雖然切得慢,但是刀功還不錯,薄厚均勻,很像樣。

英子的心暖暖的,有這樣一個兒子是她的驕傲,“景欒,你以後真的想跟你爹地一起嗎?”

“嗯,我想過正常人的生活,不過,我可不去幼儿園不去學校。”景欒說到這裡就住了手,轉頭看英子,“媽咪,要是以後爹地非要送我去幼儿園和學校,你要幫我喲,你要站在我這一邊。”

“呵呵,好。”難得兒了有求她一件事,她是一定答應的,可是這時候,心底裏卻是七上八下的,“也不知你爹地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反正會醒的,早晚而已。”景欒又開始切了起來,他想快點煮好飯,吃完,就離開。

就因為媽媽想要與他一起在沙州島再吃一餐飯,他已經浪費時間了,萬一快艇和保鏢被發現,那後果……

不過,到時候再說吧。

爹地曾經對他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車到山前必有路,他覺得爹地的話是對的。

凡事,順其自然就好。

景欒這一句,英子的鼻子更酸了,最近,她總是會心傷,這陣子的心傷比她認識簡非離之前所有心傷的總和都多。

當然,不包括母親跳樓的那段日子。

就是因為那段日子易明遠收留了英子,所以,英子才與易明遠的感情比較深。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有些先入為主的感情就那般定了下來,但是現在,就因為一個簡非離,他們撕破了臉。

終於,景欒切好了。

兩個菜,英子炒了炒很快就開飯了。

之前不知道景欒會來,她也就要了兩個菜的食材,這時候要是出去再要加菜,沙州島上的人一定會懷疑的。

吃一口夾一口給景欒,小傢伙乖乖的,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雖然心裡急得火燎似的,可是他最看不得英子委屈。

娘兩個終於吃好了。

景欒沖著英子點了點頭,英子便配合的拍了兩段視頻。

小傢伙十指翻飛在手錶上,很快就把視頻與即時的時間配合在了一起。

就是撥放視頻的時候,顯示的就是即時的時間,再也不是拍視頻時的時間,這些,難不倒小傢伙。

沖著英子做了一個手勢,兩個人分頭行動了。

英子走正門,景欒還是走道地,他不是不想跟英子一起,只是,他的身手遠沒英子俐落,萬一落在城一舅舅和子冉舅舅手裡,那就是英子的軟肋了。

出去了。

小傢伙先於英子出去的。

很快就查到了落城一和童子冉的位置,小傢伙立刻發視頻,“城一舅舅,子冉舅舅,媽咪昏倒了,你們快來救她。”

“臭小子,你誑我們?”

“我也在廚房,算了,就知道你們也想媽媽死。”小傢伙說完,直接掐斷了視頻。

雖然不是百分百的確定兩個舅舅會放不下媽媽,可是,簡景欒知道整個沙州島的人並不想媽媽死。

只是,不想媽媽嫁給沙州島外的人。

易明遠不喜歡簡非離,自然就不想英子嫁給簡非離。

那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弄死簡非離。

而他,也真的這樣做了。

這是剛剛兩個人商量離開沙州島之前,英子告訴他的。

但是,簡非離和英子都是他的底線,一個爹地一個媽咪,他是不許任何人欺負的。

所以易明遠,小傢伙恨上了。

一分鐘後,落城一和童子冉行動了。

兩個人一起沖進了那幢小樓。

就在兩個人進去的時候,英子從門側的一個位置輕輕一個閃身便出來了,然後朝著景欒藏身的位置飛奔而去。

這是他們之前商量好的位置。

景欒飛快的刷點著手錶,一分鐘後,沙州島所有的網絡全都癱瘓了。

甚至也包括景欒的。

這個時候,他要的只是離開,只要與英子匯合了,他要網絡也沒有用。

他也沒時間理會城一舅舅和子冉舅舅了,之前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不過是想要知道英子的下落罷了。

“媽咪,那邊,快。”他打架不厲害,打槍也不厲害,但是,逃跑的本事卻是一流。

一大一小飛奔在沙州島的沙灘上。

網絡沒了,監控自然就監測不到他和媽媽的位置。

六舅舅弄這個最厲害,他的本事最初就是六舅舅教的,不過六舅舅那時候絕對沒想到他才五歲就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六舅舅最少也要半個小時才能把網絡修好,等網絡好了,他和媽媽已經上了快艇了。

况且,城一舅舅和子冉舅舅那裡最少也要耽誤個幾分鐘的。

二十幾分鐘後,英子看到了一公里以外的那般快艇。

母子兩個對視了一下,隨即一起跳入海中。

只要遊到快艇那裡,她就可以與景欒一起離開這個於她現在來說只能算是牢籠一樣的小島了。

景欒有些遊不動了,畢竟剛剛的狂奔消耗了小傢伙不少的力氣,英子一邊遊一邊關注著兒子的動向,眼看著景欒慢下來,她也慢了下來,手牽住景欒的,帶著小傢伙一起遊向快艇。

易明遠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訓練她的水xin了,况且她又是在海邊長大的,游泳是她最擅長的。

終於,一公里的距離遊過了。

景欒呼呼的喘著氣,已經累得快要癱了,“景欒,來,媽媽托著你,你先上。”

“好。”小傢伙真的沒力氣了,這會子就想著跳到快艇上,然後舒服的躺上一分鐘,他好累。

“景欒,抓住。”英子用力的托舉著兒子,景欒的小手則是吃力的去够著快艇的邊緣。

不過,只是片刻間的功夫,景欒不動了,“媽咪,小心。”

這一句,景欒的聲音低低的,同時,身子一個後仰,便掙開了英子的手複又掉進了海裡。

“臭小子,真蠢,你師公說你不愛游泳不愛打槍不愛打架還真是說對了,瞧瞧,連上個遊艇都上不去。”英子恨鐵不成鋼的數落著景欒,可是眼神裏更多的還是慈愛,她兒子再不好,都是她的最愛。

“媽咪,不對。”

“什麼?”看著景欒的口型,英子的動作也緩了下來,抬眸朝著快艇上看過去。

這個時候,娘兩個都發現了一個事實,他們到了,可是快艇上的保鏢並沒有來接應他們,而是靜靜的背對著他們站在快艇上。

那背影,竟是那般的熟悉,英子眸色一凜,卻還是牽起了景欒的手,“別怕,跟媽媽上去。”到了這個份上,距離開只有一步之遙,她不會放棄,否則,就毀了景欒的心思,也毀了景欒的謀劃。

小傢伙都是為她,她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