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9章番外:勾夫手記(23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44
A+ A- 關燈 聽書

“小欒,要不你回來沙州島吧,你若回來了,你就時刻都在你媽媽面前了,那她不可能不理你吧?”童子冉又勸起了景欒。

“那我爹地呢?他還在昏迷不醒中。”

小傢伙心寒了,他從前最敬重的舅舅們,沒有一個是站在簡非離這一邊的。

可是爹地,明明都是為了師公。

都說人要懂得知恩圖報,舅舅們常說要報答師公的養育的恩情,可是爹地救了師公,卻沒有一個人感謝爹地,而媽媽,還囙此被困在了沙州島。

小小的他,可以懂電子懂電腦,卻唯獨想不明白師公的用意。

都說殺手要無情,可他還是覺得有些殘忍了。

終於,他打開了暗道,小身子先是跳了進去,卻並不急著去找英子,而是透過一個藏在裡面的按鍵將剛剛倒騰到垃圾箱一旁袋子裏的垃圾全數的倒回了垃圾箱。

這樣,即便是有人經過也不會奇怪了。

畢竟,垃圾箱裏的垃圾不在垃圾箱裏而在袋子裏,的確是古怪的。

當初設計的時候他就想到了空垃圾箱很容易暴露一切的。

搞定了一切,景欒這才猫著小身板開始前行了。

不得不說,這個暗道真的是為他一個人設計的。

要知道沙州島只有他一個小朋友,這樣低矮的暗道也只有他才能通過,這一刻,突然間就有些後悔自己當初設計這個暗道時的偷懶了。

如果呆會見了英子,他要怎麼把英子帶出來?

再通過這個暗道他是可以出來,可是英子真不行。

太小了。

除非是爬著出來。

不過,他不可許自己媽咪遭那個罪,他就是不許。

那樣,他心疼。

先找到媽咪再說。

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就快要到出口了,景欒的小心臟開始狂跳了起來。

師公說殺手的心要狠要冷,再加無情。

他和媽咪現在的反應似乎都不適合做殺手了。

一個人總是被情牽扯,那就有了軟肋,那樣子即便是去出任務,也很容易出事。

到時候,賠上的是自己的命。

他雖然小,可是在殺手堆裏長到今天,什麼場面都見過了,自然是懂得那些的。

所以,若是真的在這裡找到了媽咪,他一定要帶走媽咪。

幾分鐘後。

簡景欒終於推開了頭頂的地板。

小腦袋立刻悄悄的探了上去,可是,才要欣賞一下自己久違不見了的房間,忽而,一隻黑洞洞的槍口抵在了他的小腦袋瓜上。

槍口有些凉,那凉意讓他小心肝一顫,難道媽咪根本不在這裡?

難道是旁的人霸佔了媽咪的房子,就等在這裡捉他?

不然,不可能他才一出道地,就撞上了槍口。

景欒開始舉手,他投降,沙州島上的人,他只能智取,絕對不能硬來,否則,死得要多慘就有多慘,畢竟,師公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師公了,沙州島的氣氛於他於媽媽來說已經不對了。

他現在是個沒人寵沒人愛的了。

“不許動。”英子舉著手裡的槍,顫巍巍的看著眼前的洞口,她想兒子了,最近特別的想景欒,沒想到才在景欒的床上躺一會,就聽到了詭異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這才舉起了槍等在地板上,沒想到,居然就露出了一個人頭。

可是等等,為什麼這小腦袋瓜這樣小?

師兄們的頭絕對沒有這樣小的。

沙州島的人只有一個有這樣小腦袋瓜的。

那個人,就是景欒。

“媽咪……”

“小欒……”

果然,英子才想到景欒,小傢伙就開口了。

手裡的槍“刷”的掉落,英子一把抱出了景欒,然後看向他才爬上來的洞口,“你挖的?”除了這個可能,英子想不出其它可能。

而且,她的兒子絕對能幹出這樣的事來,她相信。

也只有她的兒子能想到在自己的房間底下挖個暗道出來,這臭小子,總能作出讓她驚喜的事情。

景欒緊摟著英子的脖子,整具小身軀都貼在了英子的身上,然後,小人傲嬌的笑了,看到英子,他才有了能達眼底的真正的笑容,“怎麼,媽咪不喜歡我挖道地?”

“喜歡。”英子俯首在兒子的小臉上親了又親,可很快的,就落寞了,“小欒,你走吧。”

“媽咪,我們一起走。”小傢伙什麼也不問,只說要帶她一起走。

可英子還是落寞的,“我從小在這裡長大,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不想走。”易明遠把她關在這裡,每天都會有師兄來守在周遭,她就算是逃也逃不出去。

她試過了。

她身上的所有的能與外面聯系的通訊設備全都被易明遠沒收了。

而她剛剛瞄了一眼景欒爬上來了這個通道,只有他那樣的小孩子才能爬進爬出,她的體形根本是寸步難行。

她走不了,她就不想連累兒子。

她一個人守著寂寞就好了,這樣的煎熬她已經深深感受到了,絕對不能再拉上一個簡景欒,不值得。

景欒也不反駁英子,粗粗的喘了一口氣,然後摟著英子道:“我想躺躺我的床。”他從記事起就睡在這房間的那張床上了,那時候英子就要他一個人獨睡,她說他是男孩子,所以,只要會走路會說話了就要自立就要一個人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被當成大人般的訓練了。

只是,訓練的是他的冷漠還有玩電子的能力。

至於打槍打架,他只是會一點皮毛。

不過他一點也不急,以後跟著爹地一樣也會的。

英子聽著兒子的話,心底酸酸的,“這裡有什麼好,你居然還惦記。”可是口裡這樣說,手上還是乖乖的抱著景欒躺到了他的小床上。

母子兩個並排的躺著,看到景欒的這一刻,英子的心無比的平靜,仿似他們現在就在一個無比自由的世界裏。

但不管空氣有多清新,都嗅不到自由的氣息。

娘兩個說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好久沒有與人說話的英子從來不覺得說個話也能讓人這樣的心裡敞快。

可是,說著說著,她的神情又落寞了。

不管有多怕,英子還是問了,“小欒,他醒了嗎?”

這一刻,英子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

她嘴裡的‘他’,指的自然是簡非離。

她最怕的是景欒告訴她‘簡非離死了’,可,卻很想知道答案。

最好他活著,甚至於,他也來了沙州島。

可她知道這樣的可能xin很渺茫,若是他真來了,不會讓兒子這樣辛苦的爬道地的。

簡非離,他捨不得景欒吃苦的。

景欒是簡非離的心肝寶貝。

簡非離對景欒的愛一點也不亞於她這個親生的媽。

原來對自己的孩子,不管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的,可是從接觸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天下的父母就沒有不護犢子的。

反正,她護著景欒,簡非離也護著景欒。

不然,他也不會冒死的去救景欒。

簡景欒小小的烦乱了一下,他不知道要怎麼回應英子了。

因為,簡非離還沒醒。

要是英子知道簡非離沒醒一定很難過。

可,若說簡非離醒了也不好,他醒了不陪他一起來帶走媽媽,媽媽也傷心。

思來想去,景欒决定不做一個說謊的孩子,畢竟,對象是自己媽咪。

“沒。”

輕輕一個字,一個音節,平常日子裏再普通不過的一個字,這一刻卻如同一枚炸彈般徹底炸開了英子的心,她靜靜的躺在那裡,可是心,卻燒灼的厲害。

許久許久,見英子一直沒反應,景欒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可是爹地還活著,還有呼吸,媽咪,爹地會活過來的,他在等你,等你去看他。”小身子緊緊的摟住了她,那一刻,英子流淚了。

她記憶裏流淚的次數屈指可數,母親跳樓的時候她哭過。

那是嚇的。

第一次殺人的時候她哭了。

那也是嚇的。

後來的後來她不記得她哭過了。

但是現在,英子哭了。

景欒的小手指輕輕落在了英子的眼睛上,他不說話,就是一下一下的擦著她眼睛上的淚,那只小手居然就能透過她的眼瞼直達她的心底,很暖,很暖。

“傻。”

“爹地不傻。”不想,她只一個字的評語,景欒就知道她說的是爹地。

“臭小子,你偏心。”英子磨牙,為什麼她辛辛苦苦的把這個臭小子養到今天,可是這臭孩子對簡非離的感情好象一點也不比對她少呢,她OUT了。

景欒笑了,“媽咪,我的心現在離你的近。”

“呃,前兩天一定是離他的近。”

“咯咯……咯咯咯……”簡景欒不会的笑了起來。

“臭小子,你笑什麼?”

“媽咪,我只聽說男人的女人有新歡了男人會吃醋,女人的男人有新歡了女人會吃醋,可我不是新歡吧?我是小孩子。”

“撲哧”,這一次輪到英子笑噴了,伸手就去搔景欒的癢,這熊孩子,居然敢這樣訓她,偏她,還認認真真的聽完了。

直到景欒求饒,英子才一本正經的道:“說,這屋子裏有人吃醋嗎?”

“沒有。”景欒知道,撒謊才是他現在唯一的出路,再笑下去,他快要窒息了,他最怕搔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