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番外:勾夫手記(233)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36
A+ A- 關燈 聽書

那張卡是西門交給他的。

西門說,那是爹地留給他的,密碼就是他的生日。

想起之前媽咪留遺書的時候爹地也說要留的,結果,如今只給他留下了這張卡。

或者,在為卡設置密碼的時候,他就想到了自己會出事吧。

卻,還是義無反顧的去救師公了。

快艇買下來了。

不大。

但是足够他和保鏢兩個人乘坐了。

景欒只稍稍的研究了一小會,就會了。

“少爺,要不要請人來開?”

“不用,我自己來。”

保鏢看怪物一樣的看著簡景欒,這說明書他也看過了,可是,他看不懂,也不敢開。

但是,小少爺只匆匆的瀏覽了幾分鐘,就要自己開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若不是這快艇是自己親自新買來的,他一定會認定小少爺開過好多次了。

“少爺,我……”

“放心,我給你買了保險,你要是有事,你全家人都會受益。”

“什……什麼時候買的?”

“離開的時候我就讓西門叔叔給你買了,意外險,你若出事,保險公司會賠償你家人三百萬。”

保鏢還是烦乱的看著簡景欒。

三百萬對於他來說,真的是不小的數目。

况且,他也不一定會出什麼事情,畢竟,小少爺很機靈。

“算了,那你留在這裡等我吧,我一個人去。”景欒皺皺眉頭,他是很相信自己的,但是看保鏢,根本不相信他的樣子。

也是喲,他還這樣小,個頭才到保鏢的大腿根,人家不信他也屬正常。

“不行,我不能放下你一個人不管。”保鏢一咬牙,還是跳上了快艇,小少爺對他很好,而且,還很和氣,有個這樣的小主子自己要懂得珍惜。

景欒這才笑了,“我不會讓你隨我上沙州島的,到時候,你在快艇上等我,不用兩個小時,我就回了。”

“那家後呢?”保鏢知道景欒是來找英子的。

“看情况。”他也不知道英子現在的情况怎麼樣,走一步看一步吧,不過最終,他是要回到爹地身邊的。

絕對不能把昏迷不醒的爹地一個人丟在小城裏。

丟下一天兩天可以,久了他是不樂意的。

那是他親生的爹地,那種骨血的關係是怎麼也抹殺不掉的。

即便簡非離不理他,他也放不下簡非離。

快艇出發了。

那些個現代化的摁鈕,景欒摁的非常熟悉,仿似他真的開了很多次一樣。

快艇乘風破浪的前行著,初時,保鏢還有些微的擔心,但很快就放下了一顆心。

快艇開的很平穩,而且看小少爺的樣子根本不是胡亂開的,他開得有模有樣,就是個子小,要搬個凳子站上去,才能把那些儀器儀錶看得清楚。

畢竟,這不是海邊那些供遊客遊玩的簡易快艇,而是一艘豪華快艇。

兩個多小時後,保鏢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沙州島。

然,景欒在距離小島還有一公里左右的時候就把快艇停了下來,看了一下那個距離,“小少爺,你這是……”

“你在快艇上等我,我遊過去。”

“小少爺,海裡有鯊魚的。”

然,他的尾音還沒落,早就準備好的景欒一脫身上的外套,就露出了他的泳衣。

果然,是早就準備好了。

“這個位置沒有鯊魚,你放心吧。”他從小在沙州島長大,哪裡能出入而不被發現他很清楚。

他已經不相信師公了,所以,不想讓師公發現他,否則,很有可能會跟媽媽一樣被‘留’在沙州島再也出不去。

外面的世界雖然很精彩,可是他簡景欒真的不在意,那些,佑惑不了他,他在意的是與簡非離在一起,與爹地一起,那是與英子在一起時又不一樣的感覺。

雖然他和簡非離相處的日子屈指可數,可是每一天在他的記憶裏都是最美好的回憶。

小傢伙縱身一躍就跳入了海中,姿態優雅如一尾魚,太漂亮了。

他人雖小,可是遊起泳來游泳健將也要甘拜下風,眼看著他遊得越來越遠,越來越近沙州島,保鏢雖然擔心,卻也無可奈何。

終於,小人上岸了。

一公里的距離於他來說就是小小兒科,真的不算什麼。

上了島,景欒並不急於去找英子。

而是端坐在沙灘上拿出手錶,十根小手指飛快的點了又點,很快的,沙州島的監控系統就被他換上了一些以前錄下來的畫面,只要那些畫面一直在,就沒人會透過監控發現他的。

他們看到的全都是假的他換上去的畫面。

這些,他早就在來之前自己弄好了。

只是到了沙州島再想辦法上傳到監控器上罷了。

雖然他的電腦是跟舅舅們學的,可是,他們絕對不會想到他會一個人潜回來,更不會想到他會用這種最簡單的替換辦法,把真實的畫面掩蓋下去。

一切OK了。

景欒快速的朝著他和英子的島上的家飛奔而去。

雖然不相信師公了,可是,以師公對他的好對媽媽的好,他覺得師公也不會難為媽媽的,只是不許媽媽離開沙州島罷了。

所以,他認定了媽媽會在家裡。

這整個小島,一草一木他都是熟悉的,從小生活過的地方,其實真的是有感情的。

就要到了,那幢房子是小島上最時髦的建築,舅舅們都說師公偏心媽媽,那時他還不信,可是現在,看著遠處近處的建築物,真的是媽媽的住處是最好的。

一磚一瓦都是從陸地那邊運過來的,那是多大的工程呢。

師公對媽媽很好很好。

好過沙州島上的每一位舅舅,他以前不覺得有什麼,只以為可能是媽媽是島上唯一的女xin殺手,所以師公才過於的偏愛媽媽吧,可是此刻,他已經推翻了自己的那個論斷。

近了。

景欒的心跳突然開始加快,一雙大眼睛如同獵人般的在瞄著自己的獵物。

果然,小傢伙發現了守在週邊的落城一和童子冉。

師公倒是會選人,這兩個人都是與媽媽關係最好的。

可,就是這兩個人讓他無從下手,也捨不得下手。

但是不下手,他就沒有辦法越過這兩個人進去自己曾經的家。

如果沒有落城一和童子冉,他還不確定英子在裡面,但此時看到他們兩個,他便什麼都確定了。

媽媽就在裡面。

小傢伙站在一株樹後,靜靜的觀察了一會。

現在,要麼是等天黑了再出手,要麼就是談判。

等天黑還要很久,保鏢在等他,兩個小時內他回不去就證明他失言了。

直接談判雖然有風險,雖然不能保證說服落城一和童子冉,但至少,還有一線希望。

哪怕是只有一分希望,他也想要試一試。

景欒並沒有立刻出手,而是拿出手錶分別與落城一和童子冉單聊了。

“城一舅舅,我想你了。”

另外一個對話方塊裏也是一樣的炮製,“子冉舅舅,我想你了。”

很快的,兩個人一起回了過來。

“小欒,那就回沙州島吧。”這是童子冉的,回復的很快。

“景欒,舅舅也想你。”這是落城一的,看著很溫馨。

“媽咪呢?為什麼我聯系不到媽咪?我跟媽咪說話,媽咪都不離我呢。”

“她忙吧,你要體諒一下。”

“那也不至於幾天都不理我吧,再者,我查到了,她的手錶定位在沙州島,她在島上又不出任務,有什麼可忙的?”景欒一邊說,一邊悄悄的往那幢建築物靠近。

他相信落城一和童子冉此時都一定是在看著手機的,就趁著這個時候,他撒腿的奔過去。

先突破,若是突破不了兩個舅舅,那再談判也不遲。

反正,他今天必須見到媽媽,必須知道媽媽的情况。

不管是好是壞都要知道。

只有知道了,他才能心安。

落城一和童子冉各自發回給了他一個無奈的表情,竟是神同步。

或者,他們也是無奈吧。

景欒微瞄了一眼,又是快速回到,“回答問題別發表情打岔,就算是忙,當媽媽的不理兒子那也不對吧?城一(子冉)舅舅你評評理。”

一邊走一邊打下這段文字,這樣的能耐,大抵也就只有簡景欒能做到了。

况且他個子小小的,若不是特意的朝他的方向看過來,還真是不惹眼,很難發現。

就這樣的說著聊著,景欒靠近他和英子沙州島的家了。

正門顯然不能走了,還好他前幾個月調皮搗蛋自己挖了一個地下通道。

當然,地下通道很短不說,也只容得下他這樣的小身板進去。

算來,仿似那個時候他就感覺到了會有今天這樣的情况似的。

而這樣的與落城一和童子冉聊著天,兩個人絕對不會想到他此刻就在他們的位置不遠處。

房子外面的一個小小垃圾箱。

誰也不會想到他會在一個垃圾箱下麵挖下通道的。

畢竟,他簡景欒那樣愛乾淨。

可,越是想不到的地方挖道地才越安全。

戴上手套挪開上面的垃圾,一下一下挪開的時候,看到那些蔬菜葉子,還有煮飯菜時丟出來的殘渣,小傢伙更確定英子正住在裡面了。

否則,空空的房子外怎麼可能會有這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