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番外:勾夫手記(232)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28
A+ A- 關燈 聽書

一大一小兩個男人靜靜的隔著玻璃窗守著簡非離。

這一守就是兩個多小時,簡非離還沒有脫離危險,護士醫生進進出出,檢查這樣檢查那樣,而西門和景欒什麼也幫不上,就只能遠遠的看著。

景欒忽而就有一種很無力的感覺,原來,不管自己的電腦多厲害,可是遇到這種生死的事實,他卻半點也幫不上。

那種感覺一點也不好。

以後長大了,他要學醫。

學醫就不會有這種無力感了。

他真的一點一點也不喜歡這種無力感。

“西門叔叔,爹地不會有事的,對不對?”雖然知道這樣問了西門一定說簡非離不會有事的,可小傢伙還是這樣問了,他明白這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心理,可是此一刻唯有這樣的自欺欺人才能讓他的心稍稍的踏實一些。

不然,那種飄在半空中的憂心實在是太難受了。

他不會向英子那樣表現出自己的悲哀,那是女人的表現形式,他是男人,男人必須要堅強。

“不會的。”果然,西門就按照他預想的回答他了。

“西門叔叔,我餓了。”站了好久了,他又累又餓,一張小臉也滿滿的都是疲憊,“我想去看看媽媽。”不知怎麼的,想到英子,小傢伙的眼皮跳了起來。

“好,我帶你去。”西門抬頭再看了一眼病床上插滿了各種各樣管子的簡非離,他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姑且就帶著小少爺去找媽媽吧,現在,顧著活的才最重要。

否則,萬一小少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更對不起簡非離。

畢竟,江誠的人現在也不知道有沒有撤離這裡。

走到走廊的盡頭,是他包下的VIP病房,等簡非離出了重症監護室就要住進這間病房了,英子就是來這裡休息的。

景欒輕輕的推了推門,而不是敲門,小傢伙怕媽媽睡著了吵醒媽媽。

門開了,一室的靜寂,靜的突然間就給了他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媽媽……”下意識的低喊聲了一嗓,隨即,景欒沖進了病房,沒有。

衛生間也沒有。

小客廳,還是沒有。

再有就是小廚房了,推開了最後一扇門,可裡面還是沒有。

“西門叔叔,媽媽不見了。”景欒整張小臉都皺了起來,怪不得剛剛突然間的就想要來看媽媽,果然,媽媽走了。

“我派人去追。”景欒找媽媽的時候,西門是全程跟著的,英子不見了意味著什麼,他明白。

可他才摸出手機,就被景欒的小手摁住了,“不用打電話,我知道媽媽走到哪裡了。”景欒低頭看腕表,小手指刷刷刷的點了一下又一下,很快的,就查到了英子的方位,“媽媽去追師公和舅舅了。”

西門對於景欒的手錶特別的好奇,可是,也只能是好奇而已,心裡就想著以後有機會一定向景欒討要一個,這手錶太神奇了,“那我們呢,要不要派人去追?”

景欒搖了搖小腦袋,“不用了。”他不是要打擊西門,西門派出去人也沒用的,不可能追上媽咪的。

媽咪的本事不是爹地的手下能比得過的。

當然,爹地可以。

可是爹地在昏迷中。

“好吧,我覺得你媽媽去找你師公和舅舅也不會有危險的。”見景欒封锁,西門便沒有派人去了,畢竟,這是英子和她師父的家務事,他插手進去,就有種多管閒事的感覺。

“對,我還是留在這裡陪著爹地吧,爹地好可憐,等爹地好轉了,我再去找媽咪。”小傢伙可憐兮兮的,一付他其實不止是想要爹地,連媽咪也想一起要,偏偏,此事兩難全。

西門不忍的抱起了景欒,才五歲多的孩子,卻已經開始擔負起他們大人需要擔負的所有了,真是難為了這孩子,好在,簡非離說過這孩子异於常人,這才能讓他略略放心。

“小欒,你媽媽和爹地都會沒事的。”

“對,都會沒事的。”景欒小聲的重複著,可是,聲音裏卻一點底氣都無,為什麼第六感一直在悄悄的告訴他,爹地會有事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如果爹地真有事了,他要怎麼辦?

小傢伙皺著小眉頭,心事重重的小模樣。

景欒想著想著,睡著了。

這一睡就是一夜。

醒了,就與西門一起守著簡非離,而簡非離也終於從重症監護室移到了VIP病房,可是,卻依然沒有蘇醒的意思,按醫生的解釋說,簡非離醒過來的幾率只有萬分之一的概率。

可只要有可能,那就不能放弃。

VIP病房裏。

這是景欒第六個小時不吃不喝安安靜靜的坐在簡非離的床邊守著他了。

西門真的看不下去了。

這樣的事情連他這個大人都幾乎要承受不住,更何况是景欒這樣小的孩子。

“景欒,來,吃點東西。”西門第N次的勸著景欒,反正,他不能任由這孩子不吃不喝的,他心疼。

“西門叔叔,我想回沙州島了。”景欒的大眼睛還都在簡非離的臉上,彷彿只要一移開,就再也看不到簡非離了似的。

“好,你去吧,把你媽媽帶過來看你爹地,你爹地一定會高興的。”西門就覺得景欒一定是想英子了,那是他母親,一個孩子想母親是天經地義的,這與智商無關。

“那當然,爹地最喜歡媽咪了。”景欒的小手抬起,輕輕的落在了簡非離的臉上,一點一點的輕撫著,他的爹地,他和爹地相認才幾個月呀,爹地怎麼就昏迷不醒了呢?

“對,你爹地在遇見你媽咪之前,T市多少女人倒追你爹地呢,可不管人家的小姐多富有多漂亮,你爹地連正眼都不看,反正,沒有一個他看上眼的,偏偏,就對你媽咪上了心,唉,這都是命。”若不是遇到英子,也就不會有這一連串的事情了。

“我媽咪不好嗎?”

被小傢伙這一反問,西門立刻道:“好,你媽咪很好。”只是,誰能想到簡非離這樣一個商業大亨喜歡的會是一個女殺手呢?

正常人只要想想那名頭,就會禁不住的渾身汗毛直豎。

雖然簡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也走過偏門,可那只是混些黑道上的生意,賺點錢罷了,絕對沒有做過殺手這一行。

那可是殺人不眨眼的行當,若不是早就知道,他都不相信英子會是一個殺手。

景欒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緩緩俯首,小嘴就在簡非離的臉上親了一親,“爹地總說我不親他,還不許他親我,今個,我要親爹地好多下,西門叔叔,行不行?”

“行。”這個,絕對行,也必須行,他支持他點贊。

兒子親爹地,天經地義。

小傢伙果然親了一下又一親,可惜,簡非離都沒有回應了。

若是簡非離是醒著的,一定美美的四處炫耀了。

這陣子,簡非離就沒少向他炫耀景欒的聰明。

果然,他見了後也覺得神奇,別看人小,可是會的懂的東西可比他們大人多太多了,讓他一個大人都自慚形穢了。

兩天后,景欒帶著一個保鏢離開了小城,而簡非離繼續留在那座小城,爹地睡著了,就讓他繼續睡吧。

這些年,他太累了。

他甚至不讓西門告訴二叔。

有時候,不知道消息反而是最好的消息。

他和媽咪兩個人心裡難受就好了,又何必要扯上二叔呢。

只是不知又要多久才能見到久違的二叔了。

英子一直都在沙州島,可是,不管他怎麼呼叫媽媽,媽媽都不回應他。

這也是小傢伙决定回去沙州島的最大的原因之一。

一定是出事了。

回想媽媽之前說過的話,難道媽媽跟師公和舅舅們的關係已經徹底的决裂了?

小傢伙不敢想了。

甚至於不敢在沙州島的群裏說話。

但是,那個群並沒有遮罩他,舅舅們還有師公說什麼他都看得到。

卻唯獨,媽媽從來沒有在群裏說過話。

若他猜的沒錯,媽媽出事了。

而媽媽的手錶也被師公鎖著了。

至於為什麼沒有回應他的話,那是因為媽媽與他對話的時候經常使用語音,若是只發文字而不發語音,他一定會懷疑的。

這是,全沙州島的人都知道的媽媽的‘秘密’。

師公,他雖然還沒有到沙州島,但是媽媽身上發生的一切,他已經猜到了。

先是飛機,再是轉車。

一輛小車停在了海邊,

景欒跳下了車,人站在沙灘上,靜靜的看著遠方。

“小少爺,接下來怎麼走?”

景欒隨手從身上摸出了一張卡,“拿這張卡去買一輛快艇來,密碼是XXXXXX。”

“買快……快艇?”

“對,快去,我要全新的。”他喜歡征服,全新的快艇更先進,用起來也才更順手,他要親自把快艇開去沙州島,否則,這岸邊的船沒有人敢接這個活計的。

“好……好的。”保鏢很想問他他這卡裡的錢够買快艇嗎?

可是隨即就想起臨行前西門的交待,反正,不要拿景欒當正常人就是了,更不要把他當小孩子,小傢伙是人小鬼大,他們大人也比不了。

想到這裡,保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