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6章番外:勾夫手記(23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21
A+ A- 關燈 聽書

天色已經大亮了。

室內室外,一片光明。

陽光灑進了室內,可是溫暖卻滲不透英子的心,她一直安靜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已經有一兩個小時了。

西門把剛叫人才買來的粥遞給了景欒,沖著小傢伙使了個眼色,景欒便乖巧的把粥舉到了英子的面前,“媽咪,你吃一點粥吧,稠稠的,一看就好吃,你吃一點就好。”

英子搖搖頭,抬手推開了景欒舉著的粥。

熱氣飄散在周遭,朦朧的感覺,仿似這一刻只是夢境一般,她也希望她是在做夢,可是咬過的唇,卻又分明的疼。

景欒有點氣餒了,可是轉頭看西門還在殷切的看著他,不由得强打起精神來,“媽咪,你不吃粥就沒力氣,那爹地手術出來了誰來照顧他?誰管他吃管他喝呢?”

不得不說,小傢伙是聰明的,一句話就點在了點子上。

英子這才接過了那盒粥,可,拿起勺子只吃了幾口就推給了景欒,“飽了。”

“媽咪,以前這點子粥都不够你塞牙縫的,你今兒吃的太少了。”景欒繼續勸。

“吃不下,小欒,他們都走了嗎?”英子輕聲問著,聲音飄得厲害。

“嗯。”景欒又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回應了英子。

“一個都沒留下的嗎?”那麼大老遠的趕過來,雖然易明遠已經被救了,可他們,好歹來醫院點個卯看看簡非離,哪怕只是手術室門前晃一下也好。

可是都沒有。

這會子,她心冷了。

他們都聽師父的,師父一句話,他們就全都跟著離開了,她明白,她也懂。

可是沙州島上她跟他們也是多年的感情和交情了。

卻,連一個來看一眼的都沒有。

這一刻,真的徹底的心寒了。

“媽咪,城一舅舅說他會來的,不過要等一等。”英子一直安靜的坐在那裡,不過景欒卻是有關注著沙州島群裏的動靜的,舅舅們什麼時候到的,又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他都知道。

“告訴他,不必來了。”過了這個時間點,從此,每個人待她的情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她都會記在心裡。

也許簡非離說的對,那個圈子,她真的該離開了。

太寒心了。

好歹簡非離的傷都是為了易明遠。

可是師父,就非要逼著她和景欒也一起回去。

她不回去,就連師兄們也不許來看她。

“媽咪……”景欒輕輕的靠在了她的身上。

小人雖小,可也感覺到了易明遠的不對勁。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表現出來,否則,英子一定會更傷心,“最近太亂了,師公也是想要沙州島的人家後平平的。”

“我沒想讓他來找你的,結果他來了不但是沒找到你,反而是他自己出事了,被江誠抓了藏到這裡,這樣久也沒見他有任何不妥,你四舅舅也是,倒是你爹地,一見到你師公就受傷了……”她憋了很久沒有說出來,可不代表她沒有想到。

“媽咪,也許只是意外。”

“意外?你有跟你爹地打過嗎?”

景欒搖搖頭,“爹地不捨得跟我對打的。”再者,他也不是爹地的對手。

“可我有,坦白說,媽咪不是你爹地的對手,其實仔細回想一下,每一次都是你爹地讓著我,但是媽咪的身手你是瞭解的,你覺得,這世上的殺手有幾個是媽媽的對手?”沒幾個能殺得了她的,就更別說是殺了簡非離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景欒沉默了。

“况且,你爹地那樣精明的人,若是有槍對準他,他不可能毫無察覺的,所以,根本是沒有防備的……”英子說到這裡閉上了眼睛,雖然不願意相信自己所說的話,但是,她是那樣的瞭解簡非離,所以,她的話**不離十都是正確的。

景欒聽懂了。

“媽咪,不會的,四舅舅不會的。”

“可是他會……”英子說著,一雙眼睛緩緩睜開,無神的看著迎面牆壁的某一點發呆,“他不喜歡你爹地。”

“可是師公已經答應你同意你嫁給爹地了呀?”簡景欒的反應一點也不慢,雖然滿心都是疑惑,可小小的他還是不願意相信英子所說的話都是真的,“媽咪,你不要胡思亂想了,不會的。”

英子不再說話,還是安安靜靜的坐著,如果不是知道她才說過話,你會以為坐在那裡的她就是一尊雕像,紋絲不動的仿若坐禪。

西門遠遠看著,可是,他卻不便來勸英子。

其一,他與英子昨天才第一次見面,並不熟悉。

其二,簡非離與英子並沒有辦理任何與婚姻有關的手續。

所以,如果簡非離真出了事,連他都不知要怎麼面對英子了。

那一場手術從黎明前的那一刻開始連續做了一天一夜。

隔天天亮的時候,手術室的門終於開了,這個時候,景欒已經睡倒在了英子的懷裡,兩天兩夜未睡過,小傢伙挺不住了,西門也亦是,只有英子一個人安靜的等在手術室外,醫生可以,她就也可以。

手術室的燈忽而就滅了,她抱著景欒沖了上去,“醫生,手術是不是很成功?”生怕聽到手術失敗的消息,她一開口就要的是成功的消息,况且手術做了這樣久就證明簡非離有救,否則,早就推出來了。

“手術很成功,不過……”迎面走出來的醫生滿目血絲,熬了一天一夜,幸好手術前他有睡過覺,否則,真不確定能堅持到這一刻。

“不過什麼?不要告訴我他醒不過來了。”英子問著這一句,聲音已經顫抖了。

“很報歉的通知你,醒不醒過來全都要靠他自己的意志力了,他腦部才受過傷沒多久,這也是影響手術的原因之一。”

後來的後來,醫生還說了什麼,英子已經聽不見了。

護士推著病床出來,此時的景欒已經醒了,她放下景欒在地上,隨著護士一起推著簡非離的病床,看著他安安靜靜睡著了的模樣,前天他還好好的,與她有說有笑的,甚至還跟她做了兩次。

是的,一次在飛機上,一次在別墅裏,她就覺得他是一頭狼,可是此時此刻,這頭狼倒下了,她甚至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鮮活的面容,一切如昨,她不知道他這樣的面容還能挺多久,只知道自己看一眼少一眼。

看來子彈還是命中了心臟的血管末梢,否則,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進了醫用專梯,她就站在那裡靜靜的看著簡非離,連景欒沒有進來電梯都沒有感覺到。

幾分鐘後,簡非離的病床進了重症監護室,護士請她出去,她卻恍若不聞,只是安安靜靜的守在床前,護士見她不影響工作,又見她神情有些恍惚,便也沒有驅她出去了,直到簡景欒來了,才輕輕拉了拉她,“媽咪,這是重症監護室,我們只有固定的時間才能進來的,媽咪,我們出去吧,我們在外面守著爹地。”

小傢伙懂事的拉住了英子,小小聲的勸著,他也擔心他也害怕,可是,爹地說過,他和爹地都是男子漢,身為男子漢,不管面對任何都要堅強,都要挺過去。

英子還是不為所動,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簡非離。

他睡著的樣子很好看,還是一如既往的俊逸溫雅,在她心裡,他永遠都是遊艇上初見的那般只是一眼就撩動了她的春心。

“家後,你還是休息一下吧。”這樣久了沒睡,就是鐵打的也受不住,西門進來了,只想勸著她去休息一下。

護士那邊在催了,他們一下子進來了三個這顯然不行,進來一個都違反規定呢,“家屬請配合一下,都請出去吧,否則空氣不好會影響病人恢復的。”

英子掙了掙景欒的小手,“景欒,和西門叔叔一起出去,媽媽再呆一會就出去了,在外面等媽媽。”英子小聲的哄著景欒,人也終於恢復了些人氣。

景欒這才松了一口氣,“小欒乖乖的出去,媽咪也要乖喲。”

“嗯嗯。”

小傢伙出去了。

西門也無奈的出去了。

英子又站了一會,眼看著護士一直在忙,而她什麼忙也幫不上,這才决定要走了。

微微俯身,唇就印在了簡非離的額頭,很冰,他的身體冰冰凉凉的,可是氣息還在,只要有一口氣,誰又能說他活不過來呢?

就象當初,他頭中了槍,也一樣活過來了。

起步,英子轉身離開,這一次,她的脚步沉穩,很快就到了門前,眼神也是平靜的,先是彎身抱起了一直等她在外面的景欒,在他的小臉上親了親。

若是平時,景欒一定是嫌弃的小模樣,可是這一刻,小傢伙沒有反抗英子的親吻,由著她親了一下又一下。

連親了幾下,英子才滿意了,隨手將懷裡的景欒遞給了西門,“西門,我困了,我去休息了,景欒就交給你了,你要好好照顧景欒喲。”

“家後放心,我會的。”

“好,我去休息了。”英子微笑轉身,脚步越來越大,很快消失在景欒和西門的視野裏。

她去睡了,輪到他們兩個男人守在監護室的外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