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番外:勾夫手記(230)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13
A+ A- 關燈 聽書

“媽咪,爹地不會有事的。”景欒皺起了小眉頭,心也揪了起來,不過,卻是小男子漢般的輕輕握住了英子的手,他在為英子打氣。

簡非離昏迷不醒了,作為家裡的另個一個男人,他就要有男人的樣子。

英子搖搖頭,回握了一下景欒的小手,一大一小兩隻手全都是冰冰凉凉的。

“媽咪,我給西門叔叔打個電話吧,不然,他一定擔心著。”

“好。”

景欒悄悄摸出了簡非離的手機,打開時發現已經靜音,但是,荧幕上卻是無數個未接電話,全都是來自西門。

小手輕輕一點,就回撥了過去,“西門叔叔,你撤了嗎?”他之所以沒急著給西門打電話,是他認為跟著他和爹地一起下來的還有其它人,那些人一定會打電話向西門報平安的,而他也是想要檢查完了爹地的傷勢再告訴西門情况。

“撤了,總裁怎麼樣?聽說他受傷了?我打電話一直沒有人接。”

景欒抿了抿唇,突然之間就不知道要怎麼回應西門了。

可是電話,又分明是他打給西門的。

“小欒,情况很糟糕?”果然,小傢伙的不語,立刻讓西門擔心了,也開始想七想八了。

想了又想,簡景欒小聲的道:“爹地還活著。”還有氣息,這就是唯一的一個回答了,至於其它情况,只有到了醫院徹底檢查了才能確定。

還有簡非離受傷的那個位置距離心臟太近了,簡非離又流了那樣多的血,小傢伙真不確定……

越想越是憂心。

“我知道了,我們第一醫院見。”

“好的。”

簡景欒掛斷了電話,轉頭看英子,“媽咪,我們去第一醫院吧,西門叔叔在那裡等我們。”

“不行。”不想,易明遠立刻否决了。

“為什麼?”景欒小臉一繃,不樂意了。

“我和你媽媽,還有你四舅舅的身份不適合抛頭露面,要是被人發現我們沙州島的身份,在醫院那樣的地方就很難脫身了。”

“好吧,師公和四舅舅不必去,不過我和媽媽一定要去。”景欒點點頭,媽媽放不下爹地的,所以,一定要跟著去。

“不行,我說了不行就不行,你們兩個都不要進去,把簡非離交給西門就好了,西門一定會救簡非離的。”易明遠冷聲命令著,從上了車,一直都沒有關注簡非離的傷勢,只是一直冷著一張臉。

可是,明明是簡非離救的他。

“師父,這是我的車,四師兄可以前面停車,然後你和四師兄下車吧。”始終沒說話的英子輕聲說過,聲音飄渺的厲害,彷彿像是從哪裡飄來的一樣,輕飄飄的一點也不真實的感覺。

“撒麗,師父的話你也不聽了嗎?”易明遠的聲音一下子冷冽了起來。

“是,非離還在昏迷中,他不醒,他在哪兒,我在哪兒。”英子緊握著簡非離冰冷的手,看著他慘白的臉色,若不是因為她,他沒有理由也沒有義務來這裡來救易明遠的,說到底,簡非離都是為了她,可是易明遠卻是這樣的冷漠,她心寒了。

“你不要命了嗎?江誠的人還沒有離開這裡,隨時都有可能要咱們的命。”

“非離的人會保護我的,四師兄,停車。”英子冷冷的淡淡的,不知為什麼,從知道簡非離去救師父開始,她就一直擔心著,這時候師父和四師兄救回來了,可是簡非離卻出了事,這樣的結果真的是太出人意料了,而且,從她抵達了江誠的老窩到接師父幾個人上車,其實細想起來,江誠的人根本就不是玩命的追殺她。

所以,她才逃過了一劫。

總是覺得這其中有猫膩,可是,卻也只是揣測罷了,簡非離不醒,她就找不到答案。

所以,她一定要等簡非離醒了,一定要知道答案。

簡非離的血不能白流,她陌英子的人她是一定要護著的。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反正,只要是欺負了她的人,此仇不報非英子。

“好吧,那你自己好自為之。”易明遠不再强求了,“老四,前面找路邊停車,我們下車。”

計程車緩緩停在了路邊,車上有個簡非離,所以,車子最忌諱的就是顛簸。

“師公,這個給你,舅舅們天一亮就快要到了。”景欒將一隻手錶遞給了易明遠,還有,一打錢。

不得不說,小傢伙是想得很周到的。

易明遠隨手接過,再摸了摸他的頭,“小欒真乖,等你爹地醒了,你和媽咪就回沙州島,咱島上的人好久沒有好好的聚過了,師公老了,就盼著天天聚會,人全全的。”

“知道了,謝謝師公。”景欒點點頭,心底裏也是說不出的滋味,紛紛亂亂。

“注意自己的安全,還有你媽咪的。”易明遠下了車,面容仿似一下子蒼老了似的,看著簡景欒和英子的眼神不知不覺就慈祥了起來。

“嗯嗯,我知道了,還有我爹地的呢。”

“對對。”易明遠這才反應過來,“還要注意你爹地的安全。”

“師公再見。”

“再見。”易明遠站在路邊,看到英子跳到了駕駛座的位置,可是全程,都沒有看他一眼。

景欒低頭看向了簡非離,英子開車,就由他來照顧簡非離了。

簡非離的胸口還在流血,仿似永遠也沒有辦法止歇一樣,即使是英子做了急救措施也沒用。

“媽咪,開快點。”

英子點點頭,脚下一踩刹車,風馳電掣的駛往第一醫院,簡非離,你一定不許有事,否則,我不饒你。

從與她合體,他兩度受重傷,一次是頭部受傷,從左安謙的手中搶下了一條命,這一次又是心臟,她不知道他還能不能……

於他,她就是他的煞星。

是她不好,是她不該讓他來這裡的。

“景欒,為什麼出發的時候不喊媽咪?”如果她一開始就跟著簡非離去了,有她在,絕對不會讓簡非離受傷的,此時想起,又是恨了。

卻,不知道是要恨自己睡得太沉,還是要恨簡非離自私的不帶上她。

“媽咪,是爹地不想你去的,其實,我和爹地設計的方案真的萬無一失,埋了很多的炸藥的,只要炸藥一炸,江誠的人絕對非死即傷,只是……”景欒說到這裡,也覺得簡非離受傷實在是太意外了。

“行了,你別說了。”英子眯了眯眸子,心又是狂跳了起來,那一路,直到計程車開到第一醫院,她的心跳都一直是狂亂的,做殺手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一次象現在這般心狂跳的時間這樣久這樣快。

她一向冷血慣了的。

看慣了生死。

早就對生死沒什麼感受了。

可是此刻對簡非離,她卻無法接受他受這樣重的傷。

是的,一個景欒,一個簡非離,如今已經植入了她的生命,再也分割不開。

那時想要一生不愛,卻不曾想愛的這樣彌深。

車開越來越快,她瘋了般的駛往第一醫院,反正簡非離已經這樣了,再慘也就是死罷了。

她就死馬當活馬醫,也不管是不是顛簸到他,更不管他會不會疼了,反正,越早到醫院越早輸血越早搶救,才越有活路,否則,就是她間接的害死了簡非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媽咪,西門叔叔在那裡。”車進了醫院,景欒一抬眼就看到了等在急診大門口的西門,小傢伙立刻搖下車窗,沖著西門的方向擺了擺手。

西門長腿邁過來,飛也似的一邊沖過來,一邊安排等在外面的護士和醫生趕緊上前急救救人。

人很多,卻並不混亂。

計程車雖然走的是大路,可是起初因為簡非離的傷根本不敢開得太快,倒是讓車上沒傷患的西門的車先行到了,不用問,也知道他把車速飆到了最快。

簡非離直接被推進了CT室,做CT的同時,一個醫生已經采了他的血開始準備做術前的準備工作了。

先查血型準備輸血。

然後就是手術。

麻藥。

開刀。

取子彈這活絕對是一項科技活。

如果不是傷口在心臟處,英子也敢取子彈,可是那個位置連著太多的血管,稍有不慎就連補救的機會都沒有。

到底,她沒敢。

“非離,你一定要活著出來,否則,我不饒你,我恨你一輩子。”英子呆呆的看著被推床推進手術室的簡非離,若是可以,她也想進去。

可是醫院有醫院的規矩,她只能等在外面。

“家後,總裁不會有事的,你放心。”他家總裁有九條命,絕對不會有事的。

“怎麼不會有事?那麼重的傷,又是那個位置……”英子哽咽了,第一次的覺得這樣的無助,比景欒被擄的時候還讓她無助。

那時候,找回景欒的希望是很大的,但是現在,生死一線間,更是眨眼間。

她心顫了。

景欒小手緊握著英子的,小人就站在她的身邊,默默的陪著她。

手錶裏,沙州島的群消息越發越多,沙州島趕來的人來了又走了,隨著易明遠一起離開了。

只餘英子一個,靜靜的守著簡非離。

可是簡非離,分明是為了易明遠才受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