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番外:勾夫手記(229)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3:03
A+ A- 關燈 聽書

“爹地……”

“師公……”

景欒闖進山洞的時候,看到的就是簡非離緩緩倒下的身影,而易明遠就在簡非離的身前。

易明遠恍惚一愣,轉頭,看到景欒時皺了皺眉頭,“小欒,你怎麼來了?”

“師公,你沒事了?”

“沒……沒事兒。”易明遠的臉色有些微漾,聲音也有些微顫的說到。

“那我們走吧,我爹地怎麼了?怎麼沒理我?”景欒走過去,小手拍了拍靠在石壁上的簡非離。

“你……你爹地剛剛中了埋伏了,他好象受傷了。”

“受傷?不可能吧。”景欒俐落的跳到了一塊石頭上,然後小手就落在了簡非離的鼻息間,果然是昏了過去。

“誰傷了我爹地?”景欒聲音一冷,轉首掃過周遭,雖然個子小,可是那淩厲的眼神足够嚇人,他這一嗓子喊完了,居然沒人回應他。

山洞裏空蕩蕩的,此刻只有四個人。

爹地。

師公。

還有就是四舅舅。

然後,就是小小的他了。

四舅舅此時正淹淹一息的躺在石頭上看著他呢,“小欒,那人跑了,那邊……那邊……”

景欒轉頭看過去,那是一個細窄的通道,眼看著簡非離還在昏迷不醒中,小人撒腿就朝著那個方向跑去,爹地凶多吉少,他饒不了那個人。

絕對不能饒了。

“小欒,危險,別去。”易明遠沖上去,一把就抓住了景欒的肩膀,直接放在自己的身前,“師公的話也不聽了嗎?不許去。”

“可是爹地……”

“他只是受了傷,這時候去追那個人,若是你爹地囙此耽誤了救治的時間而真的去了,你會後悔的。”易明遠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景欒的眼睛頓時紅了,“可是,也不能放過傷了我爹地的人。”他看看四舅舅,再看看師公,四舅舅好象傷的不清,可是師爺卻沒事人一樣。

此時回想師公拎起他的那一下,力道剛剛好,可,怎麼可能被綁了那樣久師公的體力好象半點也沒有消耗掉呢。

小傢伙有些困惑了,可是這個時候,他根本沒時間想七想八。

“走,我們出去,儘快離開這裡。”

“好的。”四舅舅吃力的站了起來,先是看了一眼景欒,然後就扛起了昏迷不醒的簡非離,景欒的小手握住了簡非離的手,跟在四舅舅的身側再三個一起隨在師公易明遠的身後,四個人一起朝著山洞的出口走去。

“師公,我媽咪也來了,在那個方向,她引開了江誠。”簡景欒小手一指英子的方向,外面的情况必須要立刻馬上告知易明遠,那麼,就算是爹地昏過去了也沒關係,師公會承擔起一切的。

“胡鬧,都不要命了嗎?”易明遠著惱的吼了一聲。

“師公,媽咪是來救你的,她不是胡鬧,要是以後媽咪有事了,小欒也會救媽咪的。”

易明遠回手摸了一下景欒的頭,“行了,我知道了,我們走這邊,快,這邊沒埋伏。”

簡景欒回想了一下,師公說的的確與他查到的一樣,可是看看師公的手腕上,真的沒有手錶。

難道師公用肉眼就能分辨出來那邊安全?

“快走,臭小子。”易明遠見他磨磨蹭蹭,乾脆一把背起了他,然後,與四舅舅一起飛奔而去。

“我爹地在這裡,大家都跟我來,快,跟我走,。”景欒很快就發現了簡非離帶過來的人,對於他來說,爹地的人和媽咪的人都跟他的親人似的,必須要一起保護了,所以,離開也要帶著一起離開。

爹地昏迷不醒了沒關係,這些人還有他呢。

十幾個人立刻跟上了景欒,不聲不響的飛快的往山下而去,所經,果然沒有人員防備,讓他們輕而易舉的就突破了江誠的防線,只要再往前走一小段路,就能看到英子的車了。

“師公,媽媽就在前面。”他引著媽媽走這條路的時候,就是在準備與媽媽匯合的,只是他們從山上下來抄了近路,而英子則是幾乎繞了整整一大圈,才能繞來這裡。

算一算,時間剛剛好。

“好,我知道了。”

易明遠的速度越來越快。

倒是背著爹地的四舅舅走路有些吃力。

然,這個他也幫不上四舅舅,他還小,他更沒有力氣。

好在,四舅舅雖然沒有了平時的速度,卻也不慢,一行人很快的就沖出了江誠的包圍圈。

是的,江誠的人被炸的非死即傷,等其它地方支援的人趕到山洞那邊的時候,他們這些人早就跑遠了。

“媽咪,呼叫媽咪,爹地救出師公和四舅舅了,你繼續開車往前,然後到岔路口的時候停車等我和師公,我們馬上就到。”景欒低頭看腕表,英子的車開到哪裡完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這軟件他可是潜心研究了很久的,但一直都是一點沒有辦法突破,其實細算起來還要感謝那個為江誠擄了他的人,就是那段時間的清閑,才讓他想出了更好的點子,以至於爹地一救他出來,他就改善了那個追跡程式。

果然,很好用。

“好咧。”

英子什麼也沒有想,就以為景欒這樣說師父和四師兄還有簡非離都是安全無恙的,頓時,整個人都松了一口氣,但是,還是催了一句道:“要快,不然後面的人追上來,就不好玩了。”

“馬上就到,準備開車。”

“好咧。”

英子一喜,目光掃過周遭,很快就發現了車前不遠處的人影,“景欒,是你嗎?”

“是,是的,媽咪。”

英子一踩油門,直接把車開了過去,這樣,還能更快的與師父和兒子匯合,匯合了,她的心也就能徹底的放下了。

車到了,就停在迎面走來的人的前面。

英子已經看到了易明遠看到了四師兄還有景欒,然後,當她的目光掠過四師兄肩上的簡非離時倏的一愣,“師父,非離怎麼回事?”

“媽咪,先開車,上了車再說。”景欒催促著,雖然他也擔心簡非離,但是就象是師公所說的,先帶爹地去診治更要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四師兄,你來開車。”英子卻並沒有聽景欒的,而是直接下了車到了四師兄的身前,一把搶過簡非離,直接就坐到了計程車的後排的位置上。

“好。”

易明遠也坐上了車,英子小心翼翼的把簡非離放到了座椅上,然後認認真真的檢查他身上的傷勢,很快就發現了一處刀傷,還有一處槍傷。

看完了,她皺了皺眉頭,“糟糕,都是在要害處,這是誰?居然這樣厲害,連阿郎都傷得了?江誠手下有這樣的人物?師父,你見過沒有?”一邊檢查一邊急急追問,這兩處的傷全都是要命的傷,蔔一檢查完,她已經全身都是冷汗了。

“江誠手上有很多殺手,誰都有可能。”易明遠看著車前的路,小聲的說到。

景欒則是招呼了簡非離的人離開的方向,告訴他們哪個位置有車正等在那裡,這才讓四舅舅開了車。

“不可能的,就算江誠手上有殺手,可是也不可能一刀一槍這樣准,非離不是那樣蠢的人。”英子自言自語的說完,就轉向了景欒,“小欒,你算算,你爹地從受傷到昏迷,一共經歷了多長時間?”

景欒眯眼一算,“不超過五分鐘。”他走得慢,若是走得快,爹地中了誰的刀誰的槍,他一定看到了。

“五分鐘?別說是五分鐘了,就算是沙州的人,給十分鐘也傷不了阿郎的,這其中一定有猫膩,師父,你當時在場,你說說情况。”英子一邊翻出醫藥箱為簡非離做急救,一邊眸色深冷的催問到。

“我當時被綁著,非離進來的時候剛好中了一個人的埋伏,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師公,爹地一進去山洞就中了埋伏了嗎?”

“嗯。”易明遠低低應了一聲,然後,便不說話了。

景欒卻是轉頭看了一眼正開車的四舅舅,忽而,就在車子裏靜的仿似掉根針都能聽得清楚的時候,突然間的道:“四舅舅,爹地一進去就中了埋伏,那他是怎麼到你和師公身邊的,怎麼解開綁著你們的繩索的?”為什麼他一進去山洞的時候看到的是爹地將將倒下的畫面呢?

此時想起,處處都是疑團。

是的,他甚至沒有聽到山洞裏的槍聲。

這怎麼可能呢?

“非離他帶傷為我們解的繩索,解好了,自己就暈了過去。”易明遠慢慢說過,似乎說著每一個字的時候都在字斟句酌,很慢很慢。

景欒不說話了。

英子也不說話了。

娘兩個出奇的意見一致,全都安靜的坐在後排的位置上,只是,一起為簡非離診治著傷口。

簡非離流了很多血,那槍傷分明是子彈正對著他,而且距離很近的射中他的。

那樣正那樣近,簡非離不可能不發現的,可若是發現,他至少可以歪身避一下的,那麼,也就不會准准的傷到胸口了。

英子沒有說話,只是,越來越狐疑了。

車裏的氛圍不知怎麼的就沉重了起來,沉的重的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