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番外:勾夫手記(224)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2:24
A+ A- 關燈 聽書

他不是第一次見到她的身體,可是每一次都恍若如第一次的感覺,英子已經生了景欒了,可是浴室牆壁燈下的女人還是宛若少女一般,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若是她樂意,她絕對可以成為頂尖的職業糢特。

就這樣透過窄窄的縫隙看著裡面的女人,他想起她初初與他一起的時候說過,她小時候最大的夢想就是拍戲,所以,離開沙州島後他一邊去找景欒一邊已經讓西門為她找了編劇和導演,目前正在製作一部專門為她量身定作的與殺手有關的動作大片,届時她若參演,只怕只一部片子就能一炮而紅了。

雖然不喜歡英子抛頭露面,可是,只要是她喜歡的嚮往的,有生之年,他能做的都會為她做到。

女人,是用來寵的,而不是用來打打殺殺的。

女人搶男人的活是錯誤的,他要用餘生去糾正她錯誤的選擇。

“啊……你幹什麼?”突然間發現站在門前的他,英子低叫一聲,兩手下意識的一手去捂上面兩點一手去捂下麵一點,讓他不由得失笑,大手隨即推開了浴室的門,“又不是沒見過,慌什麼?藏什麼?”他說著,一步就邁了過去,兩隻大手落在她兩隻小手上,隔著她的手去感受她上面的兩點再是下麵的一點。

雖然不是直接的接觸,可是這樣的氛圍卻讓英子一下子小臉漲紅,“你……你流氓。”

“呵,你第一次上我的床給我下藥的時候可是比我更流氓百倍千倍,陌英子,你這時候說我我怎麼就覺得你是在說你自己是女流氓呢。”淡笑著開口,他理所當然的語氣加上表情讓英子更是無所適從了。

“你出去。”

“偏不。”簡非離無賴的大手繼續覆在她的小手上,霸道而邪魅的樣子讓英子的心恍惚一跳,“你不走我走。”

然,她才邁了一步身子就被騰空抱起,帶著層層水珠的身體靠在簡非離的身上,肌膚抵著肌膚,滾燙得更加滾燙,簡非離根本不理會她的掙扎,整個懷抱如同銅牆鐵壁一樣的將她牢牢的箍在他的世界裏,“等救了你師父,你就只能是我的。”他輕聲語,灼灼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身上,聲音沙的厲害,滑動的喉結正在噴湧著爆棚的男xin荷爾蒙氣息,濃烈的讓英子根本沒辦法忽略,她就聽著自己的心跳,一聲一聲,如同擂鼓,聲聲不息,仿似永遠也沒有辦法停下來。

“阿郎……”輕輕的一聲低喃,英子閉上了眼睛。

她不敢看他了,男人的那雙眼眸如同盅惑一般讓她情不自禁的開始沉淪深陷,說好的不理他呢?

他這才一進來,才一抱起她,才看她第一眼,她就管不住自己了。

所以,她真的不能再看他了。

簡非離看著終於小鳥依人般的女人,唇角輕開,緩緩輕勾,隨即,緋薄的唇就輕落了下去,一點一點碾壓著英子的唇,彷彿要將她碾壓進他的身體裏一樣。

水聲依舊淅瀝,水花四濺在大理石的牆面上玻璃上鏡子上,英子整個人都被簡非離的男xin氣息包裹著,再也無力掙開男人編織起的那一層層的網,那網,濃密的夾雜著數不盡的愛意,就在吻中悄悄的滲透進她的每一寸肌膚裏,帶起綿長悠遠的深愛。

她好象徹底的愛上了簡非離了。

那種感覺,似乎,真的不錯。

至少,她不討厭。

相反的,這樣的一刻她還很陶醉很享受。

從洗手臺到浴缸,從浴缸到牆壁,不知道他亢奮了多少次,而她就成了他隨水逐流的‘犧牲品’,直到再也受不了的求饒,簡非離才終於放過了累極睡著了的女子。

為她清洗著身體的時候不由得失笑,那個傳說中叱吒風雲的女人竟是不知不覺中就變成了一個水一樣青葱的小女人,讓他滿足讓他愜意讓他只能感歎人生的無常。

若不是很快就將有一場大戰,其實,他還不打算放過英子。

放她在寬大的圓床上,撥開她額前的碎發,看著她酣睡的小模樣,回想她初初走進他世界的那一晚,那時,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會改變他的人生,會讓他從此多了一個家。

這個真正的家雖然來得有些晚,雖然到此刻為止他們一家三口還是居無定所,可至少讓他體會到了家人的溫暖,景欒和她,他已經一個也離不開了。

有一種深愛,叫做相依為命。

他就是要與她相依為命一輩子。

輕摟著英子睡去,依稀彷彿就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忘記做了,直到閉上眼睛馬上就要睡著的時候他才想起來,他答應她要立遺囑的,如她一樣每一次接近死亡的時候都立,可是這會子他真的困極了,就等他醒過來等他救下了易明遠再來立吧。

反正,真的不差這一晚了。

他卻不知道,有些事就只差一點點都是終生的遺憾,而他這裡卻是真真正正的差了一整晚。

夜色溫柔,漸行漸深。

如鉤的弦月掛在樹梢頭,一樓客房裏有手機響起,那是西門的手機,他閉著眼睛隨手接起,“說。”

“西門,江誠的人正在蠢蠢欲動,好象是要連夜帶走易明遠。”

“什麼?”西門一下子坐直了身體,所有的嗑睡蟲全都消去了,原本是想著等沙州島的人到了他們再行動的,所以,他這一刻才能與簡非離一家三口一起忙裡偷閒的休息一下下,可,這一通電話卻把所有的表面上的平靜全都打破了。

“聽說江誠狗急跳牆,因著家後沒殺了季唯衍,就把怨氣報復在易明遠的身上,要把他帶去金三角好好的折磨一番呢。”

西門皺起了眉頭,隱隱的就覺得不好,“有沒有查到李秋雪?”江誠最想弄死的人是季唯衍,可是,與江誠有關係的那個女人李秋雪也許最想死的不是季唯衍,而是簡非離和簡非凡,若是簡非離和簡非凡死了,那麼,在法律上沒有任何子嗣的他們的財產就會全都歸於李秋雪的名下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個,他之前也與簡非離討論過,可是簡非離根本不以為意,又或者他也沒有其它的選擇吧,不管李秋雪的目標是誰,簡非離總不能看著易明遠被劫而不救的。

畢竟,易明遠是英子的師父,而英子是簡非離的女人。

男人,一旦有了軟肋,做起事情就會束手束脚不說,還會帶給自己數不盡的麻煩。

可是,有哪個男人沒有女人的,簡非離的個人情感世界已經因著藍景伊空白了那麼多年,現在,該他享受屬自己的真正的幸福人生了。

所以,說到底,他西門也沒有權利封锁簡非離去救易明遠,然後更加的靠近屬於他和英子和景欒的幸福……

“把你發現的情况具體的說一說。”西門催促著,越來越覺得情况緊急了。

“西門,他們已經開始在裝車了,雖然靜悄悄的,可是我們拿望遠鏡卻可以看得很清楚。”

西門一邊穿衣服一邊聽著手機,很快就整理好了衣服,拿上該拿的,直接就出了房間,“好的,我知道了,通知弟兄們待命,隨時準備行動,我和總裁這就過去。”

“好的。”

那邊掛斷了,西門聽著手機裏發出的陣陣盲音卻一直都沒有掛斷,彷彿要用這聲音來警醒自己似的。

該說的該做的他必須要說要做,雖然還沒有見到簡非離,可他已經確定只要他蔔一彙報這些,簡非離是一定會立碼就行動的,但在行動之前,他還是要勸一下簡非離。

很快就到了二樓,輕輕的敲了敲臥室的門。

那聲低響,讓才睡著沒多久的簡非離倏的就醒了,一旁的女人則是沒睡飽的蠕動著身體,他輕拍了拍她,“安心睡,沒事。”

“嗯。”英子迷糊的應了一聲,果然就安穩的不再亂動了,一旁,簡非離則是俐落的一個翻身,動作迅速的下了床,穿上了衣服,只用了一分鐘的時間就打理好了自己,悄悄開門而出的時候,門外果然站著西門。

他就猜到是西門了,西門的敲門聲一向是低而短促,然後只要他不回應,西門就絕對不會催促,只會靜靜的等在門外,因為西門知道他的習慣的。

隨手輕輕關上房門,這一關,就仿似阻隔了他和英子的世界,沉靜的看著西門,“說,怎麼回事?”

“總裁,江誠的人正在裝車,咱們的人彙報說可能是要悄悄離開了。”

“悄悄?呵呵呵……”簡非離笑了,若是真的要悄悄的離開,那絕對不會讓他的人發現的,江誠這是在下一張網,一張捕他的網。

顯然,江誠的人應該是探知到他來了,而他們最怕的就是沙州島的救兵趕來吧。

這一次沙州島的人是開車來的,所以,慢了些,原因就一個,要帶一些高科技的東西,而那些東西飛機上帶不了。

不然,這會子也到了。

可是,就是他們還沒到的這個空檔,江誠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