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番外:勾夫手記(221)

發佈時間: 2023-01-07 21:31:58
A+ A- 關燈 聽書

車子疾駛出機場,一家三口都是帶著點興奮的,都說少小離家老大回的這一刻是感慨的。

是的,簡非離的心真的是感慨的,他離開T市真的很久了,撇下了公司,撇下了曾經的一切,幸好簡非凡回歸了T市,也挽救了公司,否則,公司早就被江誠和李秋雪算計了去。

“爹地,你有二叔的照片嗎?”景欒好奇寶寶般的搖著簡非離的手臂,就想知道他二叔長什麼樣子的,據說能力一點也不比他爹地差呢,他從前的世界裏只有爹地媽咪師公還有舅舅們,這又要多了一比特親人,小傢伙特別的期待。

簡非離看著兒子渴望知道的小眼神,心底裏又是感慨了,以為被劫了那樣久,小傢伙的心理一定會留下什麼陰影的,沒想到被救出來的景欒並沒有xin情大變的讓他擔心,相反的,整個小人看起來更有親和力了,“這個呢,有也不能給你,要保密,反正,呆會就到家了,到時候,你想怎麼看就怎麼看,你可以抱著你二叔看個够。”

“呃,那不是女孩子了嗎,粘粘糊糊的粘著大人,我才不要呢。”

“那不算是你粘糊你二叔,你二叔最喜歡小朋友了,你又這樣帥,他看到你一定是喜歡的不要不要的,恨不得粘糊你呢,所以,你粘糊他是在幫他,懂?”簡非離想起喻色的三個孩子,心底裏不免就有些替自己兄弟悲哀了,簡非凡養了幾年的孩子,結果,到頭來居然全都是為季唯衍養了,可這些,又能怪誰呢?

總不能把九泉之下的簡鳳樓給挖出來讓他給簡非凡一個交待吧?

卻也真的是簡鳳樓害苦了簡非凡。

“懂了。”景欒笑眯眯,又去扯英子的手,“媽咪,我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一口氣說了十幾個好想你,直接到呼吸快沒了,他才停了下來,深吸了一口氣,小嘴巴唧親在英子的臉上,“媽咪不氣我了吧?”

英子的心早就被自家兒子這幾句給哄的不知道東西南北了,想了念了那樣久的景欒終於又回到她的身邊了,雖然從小鎮到這裡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了,可她還像是做夢一樣的感覺,總覺得不真實似的,親親景欒的小臉,再捏捏景欒的小臉,那觸感還是那樣的美好,“寶貝,再也不許離開媽咪了。”這一句話,她說多少遍也不够,只要可以,就一直一直的對景欒說。

“知道啦。”景欒雖然聽膩了,不過還是耐著xin子哄著英子,小傢伙現在就覺得他和英子的年齡應該倒過來,是他哄著英子,不是英子哄著他呢。

可英子還是覺得不够,“寶貝,來,親親媽咪。”

景欒歪過了小腦袋,認認真真的親了一下,“這下夠了吧。”

“夠了夠了。”英子滿足的把兒子抱到自己的大腿上,“來,說說你這陣子的經歷,媽咪一定要知道那些人是不是有欺負你了,若是有,媽咪早晚給你報仇。”

景欒正要開口,一旁,簡非離說話了,“陌英子,你覺得你兒子有可能是吃虧的主兒?”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倒是,咱兒子不可能吃虧的。”

“所以,倒楣的是那些劫走他的人,因著沙州島的威名不敢對他下手,可是他卻是對誰都敢下手的,聽說他把耗夾子放在了人家臥室的門前,還是每一間臥室門前各一個,於是,那天清晨人家集體醒來的時候,只聽到一聲聲的哀嚎,不過,咱們景欒卻是棉團塞了耳朵舒舒服服的睡大覺呢。”

英子越聽越愛聽,“還有嗎?”

“有,就是講上一天一夜也講不完,一起開晚飯的時候,別人都在喝湯,就只咱家景欒不喝,所有人都覺得那湯有股怪味,後來,吃過了飯調到了監控一看,景欒舀了兩水杯的馬桶水倒進了湯鍋裏……”

“哈哈哈……哈哈哈……兒子,你太能了,你笑死為媽的了。”英子忍不住的大笑,又在景欒的小臉上親了又親,真是怎麼親也親不够,這兒子,真的是上天送給她的禮物,完美無缺的禮物,就是拿她的命去換,她也樂意。

“媽咪,你多大的人了,要穩重。”終於,景欒受不了的推了推英子,這要是再親下去,他覺得他一張小臉都要被親腫了,他這個媽媽,親的也太狠了。

英子也覺得自己有點過份了,這才鬆開了景欒,驕傲的看著這個寶貝兒子,“小欒,不管之前發生了什麼,從此刻開始,你都把那些忘掉,媽媽才不要在你的心底裏留下陰影呢。”

“嗯嗯,不會的。”從被劫到離開,除了被困在一個小地方以外,他真的挺好的,就算是想留陰影也沒啥可留的。

簡非離白了一眼英子,一付你太白癡了的意思,他家兒子心裡絕對不會留陰影的,要留陰影也是那些人,喝了馬桶水煲的湯,這一輩子看到湯鍋都會沒胃口的。

瞄了一眼車外,很快就要到簡家的老宅了,算一算時間,他真的很久沒有回來了,那時候為了救英子他離開了T市,沒想到一走竟是過了這樣久了。

打開手機,他想要給簡非凡打個電話,至少先知會一下,不要他們一家三口到家了,簡非凡卻不在,那多尷尬。

景欒可是吵著要看簡非凡這個二叔呢。

他這個兒子的期待他是一定要滿足的,這會子,兒子已經是他生命中的最重了,甚至於超過了他自己,還有英子,當然,英子也是排在他前面的,景欒第一,英子第二,他悲催的排到第三位了。

然,手機才一開機,荧幕上就跳出了幾十個未接電話,看到是西門的電話,他立刻接起,是的,他這個號碼現在只有西門知道,就連簡非凡也不知道。

“總裁,找到易明遠的下落了,還有老四的。”電話蔔一接通,西門就急急的彙報過來。

“在哪裡?”簡非離瞄了一眼車窗外,小車距離簡家老宅再有幾分鐘就到了,他腦子裏甚至在走馬燈一樣的閃過曾經住過的那個地方,太想了,那是他的家。

“就在江誠藏身的地方,幾十號人守著,而且,全都是頂尖的殺手,總裁,除非你來指揮,否則,我……”

“蠢。”他不去西門就不敢行動,低低罵了一聲,可隨即的他就自責了,別說是西門了,就算是沙州島上的那些精英不也是束手無策嗎,“把位置發給我,立刻馬上。”

“好的。”西門掛斷了電話,就發了地圖過來。

簡非離看了一眼手機荧幕上的地圖,眉頭輕皺了起來,那個地方太荒僻,怪不得找了這樣久才找到易明遠的下落呢,這個事關易明遠的生死,所以,他想了想還是問英子了,就由她做主現在是回家還是去救易明遠吧,否則,若是他們回家的這個時間檔易明遠出了事,只怕,英子會恨他一輩子。

然,簡非離還沒開口,英子和景欒的手錶在同一時間一起響了。

一大一小低頭看下去,然後,齊刷刷的一起看向簡非離。

“阿郎,他們要殺師父,除非我們殺了季唯衍。”

“爹地,師公有下落了。”

先是英子,然後是景欒,兩個異口同聲的沖著簡非離急急的道。

簡非離黑眸微眯,直接把手機送到了英子和景欒的面前,“英子,你决定是現在去救師父還是回家吧。”

英子低頭掃描了一眼手機上的地圖,“師父在這裡?”

“是。”

“去救師父要緊。”他們一家三口已經團圓了,差的只是簡非凡一個人,至於簡家的老宅,去不去有什麼打緊呢,那些都沒有易明遠的命來得重要,若不是為了景欒,易明遠不會去小鎮,也就不會出事了。

“好,掉頭。”簡非離指揮司機把車重新又開往機場,坐自己的私家飛機趕過去總快過開車過去的,既然江誠挾持著易明遠和老四要他殺了季唯衍,那只要他和英子不到小鎮不對季唯衍動手,易明遠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江誠現在算是窮途末路了,一個沒有路可走的危險份子,誰也不能保證他會不會撕票,這也與江誠買通的去劫景欒的人又不同,那些人也算是道上的人,自然懂得道上的規矩,可是江誠不懂,他只認一個,那就是結果,而他想要的結果就是殺了季唯衍,那麼,季氏就有可能再度落到他的手上。

雖然季唯衍已經搶回了季氏,可若是季唯衍死了,多少還有些根基在季氏的江誠還是有希望的。

所以,江誠才死命的抓著易明遠這棵最後的救命稻草不撒手。

而,最為麻煩的是他請了幾十個頂尖的殺手,而他的手下雖然身手不凡,但是少了殺手的冷血和無情,做起來自然就畏手畏脚許多了。

想到這裡,簡非離又對英子道:“請你的師兄們都過去吧,多個人多份力量,對方請了幾十個殺手,我們必須要做最壞的打算。”